废材逆天四小姐 13-18

小说:废材逆天四小姐 作者:苏落南宫流云/免费阅读 更新时间:2019-10-17 17:06:22 源网站:网络小说
  心扑通扑通地跳

  苏落想抽回手,但南宫流云的力气很大,她越是挣扎,他就握的越紧。最新章节阅读

  你到底想怎样?最后还是苏落无奈。在这场气势较量中,苏落不得不败下阵来。

  来讨赌注啊,丫头,你不会故意耍赖装忘记吧?

  什么?赌注?苏落眉目一凝,有些不解。

  故意耍赖的丫头,下午说好的赌注呢?南宫流云的语气颇为宠溺。

  苏落冷冷瞥了他一眼,神色淡淡地说:苏挽被发现而苏溪安然无恙,所以下午的比赛我们谁也没输,谁也没赢,算是扯平了。

  谁知南宫流云却伸出修长食指,坚定地在她眼前摇了摇,口中邪笑道,不,你确实赢了本王,而本王也确实赢了你。该这么算才对嘛。说完,他的手还宠溺地揉揉她的发。

  你耍赖吧,哪有这么算的!苏落为之气结。

  你一开始也没说不许这么算啊。其实真正耍赖的是晋王殿下。

  苏落为之气结。这只狡猾的狐狸,若是在现代混,该有多少人落进他的陷阱中啊?

  乖,过来。晋王殿下勾勾骨节分明的白皙修长手指。

  她又不是小狗!苏落淡定地环胸,似笑非笑地勾起唇角。

  晋王殿下见她如此,俊美眉目微微上挑,那双幽暗的黑瞳,深邃如潭,一眼望不见底,就那么深深地凝望着苏落。

  就在苏落蹙眉时,她忽然觉得一阵头晕目眩,再睁眼时候,她竟然已经跌落到他怀中,抬眸对上他那双邪魅妖娆的眼眸。

  视线碰到那双美丽得不象话的眼睛,心蓦然扑通扑通地跳起来。

  那双眼美丽得不象话,也沉着得不象话,更深邃得不象话。

  似乎,一眼万年……

  苏落的喉咙像是被卡住,愣愣地说不出一个字。

  好半晌她才回过神来,在心中暗自警戒。

  晋王殿下俯身而下,炙热的气息萦绕在她敏感耳垂,那双如鹰隼般的冷眸,带了一丝迷离,泛起妖邪般的光芒,炫丽而邪魅。

  你……干嘛两字尚未说出口,苏落便感觉到一道浓重的阴影朝她柔软唇瓣袭击而来,来势汹汹,无可阻挡。

  唔——唇瓣被攫住,柔软而炙热的触感,苏落只觉得脑中一片空白,头晕目眩……

  眼前是那张放大的脸,这个俊美的不像话的男人正闭眼忘情地吻着她。

  他的吻强势霸道,如暴风雨□□,在她口中攻城略地。

  苏落抗拒地伸手去掰他的手,却怎么也掰不开,适得其反是:晋王殿下的手有如铁箍般越收越紧,紧的她差点痛呼出声。

  狂热的吻,铺天盖地,霸道的,强势的,却又不失温柔的。

  苏落刹那间迷失了自己,酥软地沉醉子啊他的温柔乡中。

  氧气的殆尽,迫使双唇微分,她大口地喘气着,眼神醉人中带了一丝迷离……等她回过神的时候,眼底闪过一丝凌厉!

  啪——重重一巴掌甩向他的脸。

  这个男人,他以为她是谁,怎么可以强迫吻她?

  黑暗中不知名的某一处,似乎空气中引起一阵暴动。但是晋王殿下随意一挥手,那抹带着怒气的空气因子就平静下来。

  看的有点心底发毛

  凌风双拳紧握,冷眸阴测测地盯着苏落,眼底有怒火,也有一丝敬佩。最新章节阅读

  晋王殿下是何等的尊贵?又是何等的天赋卓绝?苏府现在的老祖宗也不过才五阶强者罢了,但是他们家的晋王殿下不过十八岁,却已经是六阶!

  晋王殿下从小到达何曾受过一丝委屈?现在、现在竟然被人打了!这个没有一丝灵力的废柴丫头当真是狂妄嚣张!

  南宫流云纤细食指慢悠悠地摩挲着被抽的面颊,那双如鹰隼般的冷眸倨傲冰冷,泛起妖邪般的光芒。

  他的眼幽深地诡异,像镜子般光滑,异常冰冷,深不可测,深邃魅惑的看着她。

  被他的眼睛看的有点心底发毛。

  苏落一时间心里闪过一丝慌乱,不过很快就镇定如初,昂首挺胸,毫不示弱地迎视他的目光。

  忽然,南宫流云那令人惊惧的俊颜上,嘴角缓缓勾起,绽放出一抹笑意,如同盛开怒放的昙花,妖冶而绚丽。

  啪——啪——啪——清脆的鼓掌声一下一下响起,南宫流云一双漂亮的手一把扯过苏落,让她跌落在自己怀中。

  丫头,你的自信心真让人不知该怎么办才好。本王是该为你的勇敢鼓掌呢,还是嘲笑你的愚蠢?南宫流云一双邪魅妖娆的眼底似带了一丝无奈,你可知,在这帝国,主动攻击五阶以上的强者,是死、罪?你已经被判处了死刑,明白吗?<

  br>

  什么话?被强吻还不许她反抗了?这算哪门子的律法?怎么专门向着权贵强者?

  南宫流云似乎明白了她未出口的话,淡淡一笑:在这以武为尊的世界,拳头大就是硬道理。不公平是么?可谁叫你是废柴呢。

  苏落拳头紧握,甚是不甘。

  南宫流云给她上了一堂生动的实践课,让她深刻明白,只有拳头大在这个世界才有话语权。

  南宫流云双眸微眯,妖邪诡异地上上下下打量着苏落,随后又摸摸她的小手,动动她的小脑袋。

  你干嘛?拿她当人偶玩呢?

  月光下,南宫流云那双漆黑如点墨的美眸似蒙上一层淡淡的神秘色彩,他忽然站起身,一下拉住苏落的手,阴魅道:走,带你去个地方。

  去哪儿?苏落有些不解地看着他。

  此刻他的瞳眸似乎闪着一种璀璨光泽,隐隐有一丝兴奋的光影流动。似乎突然之间,疑惑得到了解释一般。

  测试神殿。南宫流云几缕青丝软软搭在光洁的前额,弧度完美的下巴线条分明,声音魅惑,气势逼人,不容拒绝。

  测试神殿?去做什么?这个苏落还是知道的,就是因为那一日,在测试神殿拿到天赋测试的结果,她的人生发生了剧烈改变。

  你觉得,测试神殿还能干嘛?南宫流云忽然温润的轻笑出声,他的声音温润慵懒,好听至极,在万籁俱寂的夜空中更为明显。

  可测试神殿不是只有每个月的初一才能进去吗?

  南宫流云戏谑的轻笑几声,戳戳她光洁额头,声音慵懒邪魅,傻丫头,你要习惯,有的人生来就是拥有特权待遇的,比如本王。

  废柴竟是超级天才!

  身侧的他一头乌黑的青丝倾泻而下,缱绻瑰丽。身形俊削挺拔,修长尊贵,一袭衣袍翩翩飞舞,腰上玉带随风飞散,飘逸若仙。

  他的一双眼自信骄傲,尊贵霸气,那高高在上的气势宛若神明,全身散发住耀眼的灼灼光辉。

  似乎只这么一站,就有睥睨山河将天地收归在手的强烈气势。

  为什么要带我去?苏落喃喃问出口。她一直深信,无辜献殷勤,非奸即盗。她一直对此心怀警惕。

  你不是一直都很想去吗?晋王殿下唇若含丹,目光邪魅惑人,本王的赌注已经收回来的,你的,不预备收了?

  苏落这才记起,她对他还可以提一个条件。

  那么,就容她也来耍耍这文字游戏好了,反正又不是她亲口提出的条件,不是么?

  走!南宫流云话音刚落,便将苏落抱在怀中,身子犹如大鹏展翅,飞速在半空中掠过,几乎脚不点地,如蜻蜓点水,浮光掠影。

  耳边的风呼呼吹着,苏落觉得好奇便睁开眼,看到的就是自己飞在半空的情景,俯视而下,将整个帝都都囊括在眼中。

  不怕?带了一个人轻松游走在半空中,南宫流云还能开口说话而不岔气,可见他的武功之高,高深莫测,深不见底。

  我喜欢。苏落是真的很喜欢这种翱翔在天际,万物皆在眼的俯视感觉。她深深吸一口气,手却紧紧握成拳。

  可惜了,她是天生废柴,注定达不到如南宫流云这样的高度。

  南宫流云似乎看懂了她的欲又止,嘴角绽放出一抹邪魅笑容,声音低沉而魅惑,等测试结果出来,谁说一定不会有大反转?

  但愿吧!苏落在心中暗暗给自己鼓气。

  远远的,就看到了神殿轮廓。

  神殿建在帝都的最中心,地理位置比皇宫还要规整,从上往下看,只能看到尖尖的屋顶,宽阔的广场,广场中央是一个喷泉水池,水池前方是一座座大师级的艺术雕塑。

  虎、豹、豺、狼……大陆上的魔兽雕塑,在这里都可以找到。

  到了。南宫流云带着苏落翩然飘落,两人直接落到神殿门口。

  南宫流云连令牌都不用拿,那守门的老者对他恭敬行礼,目不斜视地将殿门打开。

  按照南宫流云的说话,他这张脸就是最好的招牌。

  牵着苏落来到三楼大厅。

  一楼是给普通百姓测试。

  二楼是给文武百官级别的人测试。

  而三楼,能上去的人极其少,只有皇室中人才有资格进来。

  三楼幽幽的灯火亮着,富丽奢华,精致唯美。宽广的正厅中央有一个大理玉石桌,桌上摆着一只柚子大小的水晶球。

  水晶球荧光闪闪,清澈剔透,明亮的如同眼睛,探照人内心最深处。

  天赋灵力分为赤、橙、黄、绿、青、蓝、紫七种颜色,其中以赤色为最差,紫色为最强,而大陆有史以来,能够拥有紫色天赋的,非常稀少,屈指可数,很可能几百

  年才出一位。

  废柴竟是超级天才!2

  而从一个人的天赋灵力,就可以看出他在这个强者为尊的世界能够走多远,最后站的位置会有多高。

  所以,天赋测试往往能决定一个人的命运。

  将手放在水晶球上。南宫流云对苏落示意。

  苏落深吸一口气,坚定地上前一步,将手缓缓地放到水晶球上。

  反正她已经是传说中天赋为零的废柴了,还有比这更差的情况吗?没有了,所以,她完全没必要纠结。

  水晶球晶莹剔透,清澈地如一泓泉水,让人躁动的心渐渐安宁下来。

  闭上眼睛,什么都不要想,只管往里面输入灵气就好了。南宫流云的声音低沉和缓,犹如小河溪流缓缓流淌,给人一种很愉悦的感觉。

  苏落点点头,神色宁静祥和,不知不觉中进入了另外一种境界。

  水晶球后面是七条水晶棱柱,根根都有十米高,而且全都晶莹剔透,清澈见底。

  现在的它们还没有任何颜色,若是一个人的天赋灵力够好,那么这些水晶棱柱会从第一根开始变化颜色。

  七根水晶棱柱的一次排列分别是赤、橙、黄、绿、青、蓝、紫,从第一根柱子开始,如果第一根赤色灵力满了,第二根橙色才会开始。

  却说苏落,此刻她掌心的灵力如潮水般涌出。

  水晶球开始发亮,而且越来越亮,越来越耀眼,亮的几乎要刺痛人的双眸。

  只是南宫流云依旧定定伫立在苏落身旁,不过他的一双深眸却有瞬间的凝固——

  忽然——

  一道炽热的光束打在第一根水晶棱柱上。

  嗖一下,不到一秒钟的时间,第一根水晶棱柱里已经蕴满了赤色灵气。

  第二根橙色棱柱,又嗖的一下灌满了。

  南宫流云原本双手环胸,姿态闲适地站着,嘴角叼着似笑非笑的表情,但是现在这一刻,他也有些站不住了,他有些傻眼地看着那不断变化,流光溢彩的棱柱!

  这特么速度也太快了吧!

  根据南宫流云以往的认知,即便天赋再好,这水晶棱柱也是像小河流淌,缓缓满溢上去的,可他还真没见过,嗖一下,坐火箭似的蹿飞上去的。

  赤色……

  橙色……

  黄色……

  嗖嗖嗖,不到一分钟的时间,苏落竟然已经连过三道水晶棱柱,而且看她的样子脸不红气不喘,完全没有到极限的意思。

  南宫流云静静地看着耀眼光圈里那光芒万丈的少女,眼底露出了一丝奇异的情绪。

  此时的她,身上如蒙上一层圣洁光辉,乌黑的长发透着晶莹的光泽,吹弹可破的肌肤细致如美瓷。

  淡然伫立的她脸上带着恬淡的笑意,透出智慧的光芒,如春晖朝露,清新动人,她是那样的迷人,那样的摄人心魂,叫人移不开眼神。

  苏落完全不知道南宫流云的心思,也完全不知道自己的天赋已经让南宫流云都吃惊万分,此时的她还在不断地输出灵力。

  绿色……绿色的那根水晶棱柱也已经被灌满了。

  灵力还完全没有停止的意思,又快速爬到青色那一块!

  废柴竟是超级天才!3

  轻而易举地跨越青色……

  虽然速度慢下来,但完全没有停止的趋势!

  蓝色……

  南宫流云眼睛直直地瞪着那水晶棱柱,看着那缓缓爬升的蓝色灵气,

  黑眸闪过一丝深思。

  能够点亮蓝色灵气,这已经表示天赋灵力很强大了,因为整个大陆能达到蓝阶天赋的,也是极少的。

  然而……让南宫流云无语的是,那灵气就像调皮的小孩子,一下一下,虽然升的缓慢,但是它在爬到顶端后,竟然——

  竟然转而点亮了紫色水晶棱柱。

  紫色水晶棱柱——东陵国有史以来出了几位那也是屈指可数的,但是苏落这丫头她竟然达到了紫色灵气!

  而这样的丫头这十年来竟一直被当成废柴对待,欺负凌辱,荒废时光。这简直就是暴殄天物!

  这一刻,饶是南宫流云教养再好都忍不住想骂娘了。

  当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为什么这小丫头那么好的天赋竟然会被当成废柴?此事,一定要查个清楚。南宫流云眼底闪过一丝冷意。

  十分钟,三十分钟,一个小时……她的灵力犹如大海般连绵不绝,如此长时间的输入,她的神色竟没有一丝疲惫。

  在这个以武为尊的世界,天赋和实力决定一切,在这七

  种颜色中,各种颜色都代表了各自将来的成就。

  紫色还分为上品,中品和下品。

  随着时间的流逝,紫色灵气缓慢爬升,慢慢地越过下品,达到中品,最后竟然……

  上品!

  紫色上品!

  南宫流云淡定无波的脸上,此刻的表情是完全呆愣住了。

  他原本以为苏落能达到蓝色灵气就不错了,但最后,竟然是紫色上品,这简直就是不可思议,天赋强大到可怕。

  但是……但是那紫色灵气竟然还在诡异的往上爬,默默地爬,速度比蚂蚁快不了多少,但事实上,它一直都不曾听过。

  接近了,接近了——

  然而,事情忽然在这一刻发生了骤然巨变!

  就在水晶棱柱被灌满的时候,那七彩水晶棱柱突然间就像当机黑屏一样,所有的色彩全部消失。

  就在这一瞬间,七彩水晶棱柱又恢复到原来的透明清澈冰冷,不带一丝色彩。

  苏落忽觉嘴角一甜,一道鲜血从嘴角涌出——

  落落!南宫流云几乎是瞬移到苏落面前,速度快的犹如一道白烟飘过,他将苏落抱在怀中,眼神带了一丝紧张。

  我没事。苏落靠在他怀中,虚弱的摇头,刚才怎么回事?我的测试结果到底如何了?是不是依旧是废柴?

  说到底她还是在意她的废柴天赋的。

  南宫流云嘴角勾起一抹邪笑,敲了敲她光洁额头,声音低沉,:若你是废柴,那全天下的人就都是草包了。

  这么说……我不是废柴了?苏落顿觉心情一松,目光如电,期待地凝视着南宫流云。

  咳咳。南宫流云一时不知道该怎么告诉苏落这个事实,事实上吧,可能这水晶球出了点问题……

  炼药师的天赋

  什么意思?苏落表示不解。最新章节阅读

  南宫流云也不知道是哪里出了问题,他敲敲苏落的额头,放心,你绝对是天才中的天才,这点谁也无法否认,只不过这个过程可能艰难了点。不过这十年都等过来了,也不在乎再多等几天吧?

  嗯?苏落定定地望着他,难道我这种突然收回去的,是特例?

  南宫流云一脸同情地望向她,郑重点头。

  苏落颓然地跌坐在地上,抱着脑袋哀嚎,她怎么就这么命苦呢?

  告诉你个好消息。南宫流云不忍见她如此,笑嘻嘻地凑近脸,笑的邪魅而神秘。

  说。苏落很干脆一句话。

  你的天赋确实强大。看到刚才浮现在周围的光芒了吗?还记得是什么颜色?

  绿色中带着橙色?苏落有些不确定。

  南宫流云像摸小狗一样揉揉苏落的脑袋,嘴角带着一抹连他自己都不曾察觉的柔情:傻丫头,难道你不知道绿色代表木系,而橙色则代表火系?

  你是说?

  没错,你拥有双系元素,分别是木系和火系。南宫流云眼底流露出一抹殷羡,真的是很让人羡慕啊,木系和火系。

  你在羡慕什么?苏落不解地问,她可是听绿萝科普过的,这位传说中的晋王殿下可是三系元素同修的,居然会反过来羡慕她这个双系的?

  真是身在福中不知福的丫头。南宫流云将她扶起来坐到一旁的软榻上,为她解惑道,如若是别的元素,双系也就罢了,但是木元素和火元素同时出现在一个人身上,那代表了什么你知道吗?

  什么?苏落的表情愣愣的,对这个以武为尊的世界她确实知之甚少。

  木系和火系同时出现,那代表了炼药师的现世。丫头,你知道炼药师吗?一脸迷惘的小丫头好可爱,偷偷摸一把粉嫩小脸蛋。

  苏落瞪了他一眼,淡淡道:求解释。

  南宫流云哈哈一笑,元素天赋的人本来就少,而炼药师需要火木双系这样苛刻的条件,所以炼药师在大陆上一直都非常稀少,地位很高。就拿你来说吧,若是当你们家老头子知道了你的天赋,绝对会将你供养起来,旁人别说欺负你,就连说你一句都不敢的。

  炼药师这么有用?苏落扬着小脸,细细地问。

  当然。听说过突破极限丹药没有?只要一颗,就能让困在极限的人突破禁锢,如此,你还觉得炼药师不重要?南宫流云揉揉她的脑袋,现在知道自己的天赋有多逆天了吧?心里舒服了点没有?

  可是……苏落看着自己的双手,又看看那清澈透明的水晶棱柱,她的灵力很诡异啊。

  等我三日。南宫流云面容难得的认真,目光如黑曜石般闪着灼灼光辉,三天后我会告诉你答案。

  看来有必要去一趟落霞峰了。南宫流云的眼底划过一丝复杂光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