弄潮1990从厂长开始 161 旸宏科技的技术都是偷来的?

小说:弄潮1990从厂长开始 作者:葫芦村人 更新时间:2022-08-18 09:14:42 源网站:网络小说
  “咱们不自己招聘了?”

  魏方圆没有去质疑谢旸的谋划,甚至都没有提出自己觉得有问题的地方。

  “不,招聘继续。旸宏科技技术研发为主,合资项目,终究只是把技术转化成产品的……”

  谢旸摇头。

  魏方圆有些无法理解谢旸这里面的意思。

  不过,这也不影响他干好自己本职工作的事情。

  “到时候,如果他们同意,你就跟他们谈吧,具体的细节,到时候我再给你说说就行了。”

  看着魏方圆努力做出来的一副我很明白的样子,谢旸也没多说。

  ······

  “苏厂长,你怎么看?”

  费玉来看着苏明强。

  “合作肯定是好事,虽然了解得不是很多,不过我认为谢旸没有这么好心……”

  苏明强说出了自己的感受。

  跟谢旸接触了几次,看起来这年轻人很不错,在合作过程中也没有什么让人难以接受的条件。

  问题就出在这里。

  几乎所有的合作,都是按照谢旸提出来的条件在进行。

  没有附加条件,价格也低,甚至还把自己应得的利润送给滇南一机。

  按理,苏明强应该感激谢旸。

  可苏明强现在却对谢旸这个老辣得跟年龄不相符的年轻老板越来越警惕,只因为他深知天上不会掉馅饼。

  “问题是,他的目的是什么?”

  费玉来问出了他一直都想不明白的问题。

  苏明强跟谢旸在一起的时间更多,他认为对方更了解谢旸。

  “我也不知道。”

  苏明强摇头。

  “要是市场出现了问题,他哪里来的资金解决研发经费?”

  想不通,费玉来就不去想。

  他来,也是因为担心旸宏科技在这方面受到压力太大,市场一直无法取得突破,最后出现问题。

  合作,只是出人,对第一机械集团来说,一点压力都没有。

  “谁知道呢!费总,不知道你对他的提议什么看法?我们是肯定要合作的。”

  滇南一机出的成本不多,得到的好处却很大。

  自然是不会放弃。

  费玉来叹了口气,“虽然我也支持这样的合作,不过我只是负责采购的,需要回去向领导汇报,然后再决定……”

  “你确实负责采购,可研发这块,也是属于你们需要采购的嘛。这样,我跟你一起去找老秦。”

  苏明强能说动秦浩然。

  能跟第一机械团合作,至少未来市场就有了一部分的保证。

  第一机械集团跟国内众多的企业合作,不仅自己对四轴以上的高端加工中心需求大,就连那些客户,也需求很大,这对未来的市场开发有着非常大的好处。

  “可资金这块……”

  费玉来苦笑。

  谢旸说他们出钱,可出多少钱,没有一个确切的数。

  至于第一机械集团的优势,费玉来同样也清楚。

  如果仅仅是这样,谢旸根本用不着拉第一机械集团入手。

  “咱们都还没确定,规模多大,也都是需要讨论的。我那边没有问题,就看你们,如果同样没有问题,我想就可以继续谈合作细节。”

  苏明强可不想错过这个机会。

  让滇南一机自己开发四轴及以上的高端加工中心,无疑天方夜谭。

  系统什么的就不说了,连机械部分,他们开发也难。

  ······

  “廖厂长,我们已经表现出足够的诚意了。数控铣床的控制系统,12万每套;加工中心的控制系统16万,这已经是我们能给出来的最大优惠。提供三轴系统,对于你们来说,是一个非常大的机会!”

  某涉外酒店里。

  鹿边?苟很是不爽地看着他对面的廖斌等人。

  他给了很大的机会,奈何,对方却没有立即就同意。

  如何能让鹿边?苟不闹心?

  以前别说系统,就连采购高精度的三轴加工中心都不是那么容易呢。

  做出如此大让步,对方居然得寸进尺!

  廖斌是京都一机的厂长。

  在大夏的普通铣床等设备设计制造领域,京都一机技术基础是最好的。

  “鹿边先生,非常感谢你的诚意,不过,法拉克负责人井上三郎先生提供的报价更适合我们的需求。另外,我们是机床生产公司,需要的是四轴生产能力,而不是组装能力……”

  廖斌平静地怼了回去。

  鹿边?苟的态度,比起之前,好了不知道多少。

  对于京都一机来说,也算是不错。

  尤其是能提供系统,这样就能让京都一机自己制造生产数控机床。

  换成以前,廖斌等人不会有任何意见。

  可现在不同以往,自然想要拿到四轴的控制系统。

  “这不可能!情况大家都知道,高精度三轴加工中心以上,都是属于国际战略装备,属于禁运清单中重点限制项目!”

  鹿边?苟不想放弃。

  竭力压制着心中的愤怒。

  之前就是没有太过重视旸宏科技,要是在旸宏科技跟第一机械集团达成协议之前,做出这样的让步,对方绝对会毫不犹豫地感恩戴德签订合同。

  可现在……

  “鹿边先生,旸宏科技提供给第一机械集团的三轴数控系统,仅仅八万不到,你们的价格高这么多,我们即使生产出来,也很难有市场竞争力。我想这一点您应该清楚。”

  副厂长卓元林开口了。

  这些话廖斌不适合说。

  “他们的技术太差!性能也没法跟我们比,一分钱一分货!”

  鹿边?苟冷冷地说道。

  差点就暴走了。

  他万万没想到,原本以为做出让步后,会取得不少的合同,至少能抢走旸宏科技的大部分订单。

  可没想到,这几天什么都不顺。

  “貌似,贵方提供的,比旸宏科技的并不先进到哪里。鹿边先生,你们作为国际上实力强劲的企业,我们相信贵方的技术,可如果没有让我们获得市场优势的竞争力,我们即使引进了贵方的系统,我想也很难在市场上立足。”

  “四轴系统是没有可能提供的!”

  鹿边?苟一脸坚决。

  不卖!

  三菱不是法拉克那样只研发生产控制系统的公司,自身的机械设备生产制造,也是非常强悍的。

  目前,三菱并没有跟谁建立合资工厂的意向。

  何况,京都一机提出的也不是建立合资工厂,而是要四轴系统跟机床的技术!

  “那么,我们很难继续下去了。”

  卓元林一脸遗憾。

  随即,几人就起身,离开了。

  “混蛋!你们以为,有个走了狗屎运,搞出来了三轴控制系统的旸宏科技,就能提供四轴控制系统给你们?要是这么容易,你们早就不需要引进了!”

  鹿边?苟对着几人离去的背影咆哮着。

  几人听到这话,愣了一下。

  随后还是走了。

  廖斌一行人回到厂里时,已经快下班了。

  可没有谁急着离开,反而都进入了小会议室里。

  “廖厂长,咱们这样,是否会激怒对方?要是他们联合起来,对于我们未来的谈判非常不利啊!”

  一名五十出头的干部满脸担忧,打破了会议室里的寂静。

  “是啊。滇南一机那样一个没有多少技术储备的车床生产厂,都向市场推出了数控铣床,根据消息,最迟半年,他们的三轴加工中心就会上市……”

  另外一名干部说道。

  作为通用铣床的扛把子,京都一机在普通铣床等领域,自然没的说。

  可问题是,现在市场最急缺的不是普通铣床。

  而是数控铣、加工中心。

  要是最后市场上只知道滇南一机的加工中心跟数控铣,对于京都一机来说,就是一场灾难。

  市场份额会被抢走,成绩做不出来,他们这些领导干部还怎么升职?

  “数控系统是肯定要引进的。目前也并不是只有三菱一家,不知道大家又没想过,以前不管是三菱还是法拉克,别说引进系统,就连我们要采购一些先进数控机床用于精密加工,他们的条件都苛刻得难以接受,而现在主动找我们,价格降低如此大的幅度,甚至愿意提供系统由我们生产机械零部件生产国产数控机床……”

  廖斌的声音不大。

  语气也很平静。

  可这话,却让所有人都陷入了沉思。

  本子国的这些公司,太反常了。

  他们有这么好么?

  “旸宏科技的数控系统,给他们了太大压力?”

  卓元林看着廖斌,试探性地问出了心中的想法。

  在之前,他们甚至听都没听过旸宏科技。

  旸宏科技有了三轴数控系统,也没有主动来找京都一机谈合作事宜。

  “旸宏科技有这样的资格吗?成立到现在也没有多久,资金是贷款的,土地还是跟土川高新区管委会签订对赌协议免费拿到的……”

  “就是,一家还在大规模招聘科研技术人员的公司,没有什么底蕴,能让这些国际老牌企业感到压力?”

  “旸宏科技即使在数控车跟数控铣的控制系统上取得了突破,要搞四轴控制系统,可没有这么容易,他们的技术经验储备都不足……”

  在首都,即使是一家企业的领导,消息也是非常灵通的。

  旸宏科技跟第一机械集团签订合约后,关于旸宏科技的各种消息,就被他们打听得明明白白的。

  不为别的。

  他们搞了多年,花费了不少的资金都没成功的东西,让旸宏科技这样一家名不见经传的公司给搞出来了。

  要是连基本消息都不知道。

  上面大佬问起来,怎么回答?

  这一了解,不得了!

  旸宏科技成立到现在,也就半年多一点的时间,之前只是一个做机械代工的小厂。

  甚至,技术研发人员都没有几个!

  更不要说资金什么的。

  顿时让无数人傻了眼。

  旸宏科技的数控系统,就像一个巴掌,狠狠地打在了这些企业的脸上。

  却还不能还手。

  最多,就是不跟旸宏科技合作。

  “诸位,情况大家都知道,现在三菱跟东芝等都很反常……换成咱们,跟国际客户谈判,占据优势的情况下,会主动做出大幅度的让步吗?”

  卓元林问着众人。

  他心中对旸宏科技也是很不满。

  无他,旸宏科技搞出来了系统,倒是来跟京都一机谈合作啊!

  结果,人家根本就没理会。

  众人看着他,也没法反驳。

  “元林同志有什么想法,说出来大家听听吧。”

  廖斌知道卓元林肯定是有什么想法。

  “安排人去一趟旸宏科技,了解具体情况,这样就能确定是不是旸宏科技给了本子国这些企业压力。如果真的是这样,我想对我们是好事。到时候,不只是本子国的系统我们可以选择!虽然我对旸宏科技这种傲慢的行径很不满意,为了企业的发展,我可以亲自走一趟……”

  卓元林说出了自己心中的想法。

  廖斌一动不动地看着他,其他人同样也是神色复杂地看着卓元林。

  ······

  朗朝科技。

  会议室。

  空气中弥漫着烟雾,气氛几乎凝固,压抑不已。

  所有人的目光,都聚集在会议桌中间的bp机上面。

  “诸位,你们已经搞了两年的时间!这两年,我们资金、技术支持都没有少提供,可到现在,都没有完成。而市面上,已经出现了汉字显示的bp机,价格还非常低……而你们……先生们,请问还有多久?”

  亚历克斯打断了会议室里的凝固。

  他虽然不愤怒,语气却冰冷。

  对于朗朝信息的效率,产生了严重的怀疑。.c0m

  “明天,这种bp机就会在香江上市跟蛙岛上市!先生们,之前出于信任,我们一直没有催问进度,可现在,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的对手,已经占据了先机……”

  甘家宁就没有亚历克斯那么好的态度了。

  最先在香江市场上市,首当其冲的就是香江分公司。

  业绩大幅度下滑,虽然是竞争对手抢走了市场份额,可总公司却不会理会这个。

  他们的考核标准很简单,业绩!

  麦克隆·亚当叹了口气,即使之前在香江的时候就解释了,也没用。

  在香江,他们了解情况后,很快就做出了降价等应对方案,这也只是治标不治本的方案。

  要从根源上解决,就必须得拿出他们的汉字显示寻呼机。

  “我们的新机型,就等着你们的汉字显示技术……”

  甘家宁看着浪潮科技总经理梅荣军,目光咄咄逼人。

  朗朝科技的众人,在了解到市面上出现汉字显示的传呼机时候,也是被震惊了。

  汉字显示传呼机,技术难度有多大,他们比谁都清楚。

  要不然,怎么会搞这么长的时间?

  虽然说汉字有将近十万个,而常用汉字就只有七八千不过万,可汉字显示bp机需要的,不只是把这些汉字显示出来,还得按照语习惯等,完整地表达意思。

  这就涉及到太多工作。

  别说小小的bp机,就连微型计算机,要翻译过来,还得使用专门的汉卡来转换!

  他们都无法想明白,旸宏科技究竟是怎么做到的。

  在短短的时间内,就推出来了。

  旸宏科技真的只是一家生产电子手表的公司么?所有的技术人员,真的是几个月前才招聘的么?

  没人知道。

  也没人能回答这个问题。

  “亚历克斯先生、甘先生,技术难度已经说了多次,现在就不提了。之前我们已经提出方案,被你们否决了。”

  梅荣军不乐意了。

  什么叫出于信任没有催问进度?

  给的钱不多,提供的先进研究设备什么的也少。

  现在倒是自己这方的责任了。

  “梅,之前你们提供的设计方案,太臃肿了,需要使用到最先进的存储芯片跟运算芯片,即使搞出来,成本也会增加太多……”

  麦克隆·亚当不乐意了。

  方案是有,可不符合他们的需求。

  “梅总经理,该不会是你们的研究资料泄露了,或是你们有好的方案而不拿出来吧?”

  甘家宁突然阴恻恻地说道。

  “你放屁!”

  不等梅荣云开口,一名四十多岁,戴着遮住半张脸何况眼镜的干瘦中年男人就跳了起来。

  “虽然是合作,从我们研究室建立开始,所有工作人员都是由你们的人管理!每一块芯片,每一样设备使用,都是有登记的!谁能不声不响地把研究成果带出去?”

  梅荣云没有阻止。

  所有人都极其不满地盯着甘家宁。

  “没有?大陆没有一家研究bp机的公司!更不要说有研究bp机使用汉字显示的科研团队,就只有你们……”

  甘家宁现在心情正不爽。

  没有证据,如同疯狗一样胡乱泼脏水。

  “还有,旸宏科技的前身只是一家小机械加工工厂,连自己的产品都没有,只做加工代工业务……旸宏科技成立到现在,短短半年时间,在这之前甚至一名相关技术人员都没有……另外,根据我们的调查,旸宏科技负责bp机的人叫杨韬,原来就是你们朗朝科技的员工……”

  什么?

  朗朝科技的众人面面相觑,都通过眼神交流,询问谁知道杨韬是谁。

  可惜,没人知道。

  就连梅荣云一时间也不知道怎么反驳。

  这几年,国营单位下海的人可不少。

  朗朝科技本来就是前沿技术研发公司,每年分来了不少的大学生。

  自然,停薪留职甚至干脆直接辞职下海的人,也不会少。

  如果杨韬真的是今年才下海的,跳进黄河都解释不清。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