养了一只小狼崽 第1章 滚下山崖

小说:养了一只小狼崽 作者:小竹子君 更新时间:2020-07-25 20:19:19 源网站:网络小说
  “贺邵承!”陆云泽紧皱着眉,面色并不怎么好看。两个小时前,他被强制按到了这辆车上,已经从高速路驶出上海许久了,“你到底又怎么了?为什么这么着急的要走?”

  自从大学被贺邵承看中开始,他已经在上海的别墅里住了三年了。他甚至都以为自己这辈子就是住在那里,和这个霸道又不讲理的在一起,折腾着过完自己的这辈子。可是今天,贺邵承却匆匆忙忙的说要去香港……

  他抿着唇看着身旁身在驱车的人,一道格外清晰的疤痕从他的发丝间穿过,一直延伸到眉心,让这张原本还算英俊过人的面孔顿时生出了无限的凶狠。他一直都知道贺邵承是混黑的,无论是做生意还是交朋友;但他真的安逸太久了,还以为这个人已经慢慢的洗白了自己不干净的路子,开始学着做一个正道上的人了。

  “我惹了人。”贺邵承继续高速的开着车,目光紧盯着面前,同时还时不时的扫视侧视镜,以免有任何跟着他们的汽车。上坡的路并不好开,黑夜还遮挡了不少视线,但他依旧没有放慢速度,“对不起,云泽,详细的等到了香港安顿下来再说,在这里我们很不安全,这次那个人是要我的命了,我怕你出了意外……”

  陆云泽心口顿时一紧,不可置信的转头看着他。

  他何曾听贺邵承说出这样的话呢?这个男人不总是不可一世的吗?

  他白手起家,十几岁就进了监狱三次,后来专门做道上的生意发了财,结交了一群自己的势力又来上海经营,用他自己的话来说,就是从没怕过的。然而今天,他却说自己怕了。

  “你到底……”陆云泽张了张唇,想问到底是惹了什么人,因为什么事情,居然要到这种生死的地步。然而一句话还没说完,他却猛地发现贺邵承神色急变,直接在高速行驶的状态下狠狠的打过了方向盘。瞬间的惯性让陆云泽狠狠的撞到了车门,若非有安全带拉着,恐怕能够直接从座位上甩到后面去。他苍白着脸要质问这一切到底是怎么回事,而就在此时,一辆漆黑的,连牌照都没有的重型卡车却是猛的撞到了他们的车位,直接把小轿车顶到了公路外的山崖里。

  这一瞬间,陆云泽只能瞪大了眼睛,看着贺邵承扑到他身上。

  轿车一秒就摔在了山崖上,接着则剧烈的滚了下去,就算安全气囊全部弹出,依旧无法阻挡汽车的变形和玻璃的破碎。安全带将他们死死的勒在了座位上,陆云泽被贺邵承抱着胳膊,然而在黑暗之中的翻滚却让他根本无法说出话来。他甚至都看不清对方此时的面孔,只知道身体四处正泛起磕撞的疼。

  树枝划破了他的脸颊,细碎的疼痛让陆云泽的心跳更加急剧。在这一刻,他根本做不到去思考此时的情况,只知道他们滚下了山崖。

  然而滚落也只是十几秒罢了。

  汽车终于翻到了一颗枯树上,斜着挂在了半山腰。也是在这一刻,陆云泽听到了一声让他格外不安的钝闷声响,就好像猛的戳开了什么一样。抱着他的贺邵承痛苦的闷哼了一声,接着便有一股格外清晰的血腥气在车厢里弥漫开来。陆云泽仓皇极了,然而接着,他的腿上感觉到了一点温暖的潮湿……

  “你受伤了?”他瞬间就无措了起来,“贺邵承,贺邵承?你还好吗,怎么这么浓的血腥味?”

  “你等一下,我把手机拿出来,我打电话给120……”

  陆云泽艰难的从口袋里摸出了自己的手机,然而只是打开了手电筒,他就怔住了。

  贺邵承还抱着他,然而背后却是被一根从前车玻璃的粗大枯枝直接穿透了脊背,一直穿到他的胸前。只差最后一厘米,就要戳到陆云泽的身上了。血已经濡湿了衬衫,但还有许多不断的从里面涌出,就像是失了阀门的水龙头一样。陆云泽难以置信的看着这一切,几乎以为这是一场噩梦了。他又沙哑的喊了一声“贺邵承”,眨了眨已经在滚落泪水的眼睛,带着哭腔道:“你别吓我……你别吓我……”

  他还没有忘记自己该做什么,颤抖着手打了120,“我给你喊一声,贺邵承,你会没事的……你忍着点,你肯定会没事的……”

  男人艰难的喘息着,低头看了一眼自己,“没用的,这个伤……救不回来了。”

  他每说一个字,血就流淌的更汹涌一分,好像要把整个身体都流干一样。但陆云泽还不肯相信,哆嗦着手在等120的那边接电话。然而不知道是不是山里信号不好,他怎么都没有等到那边的声音,急的眼泪拼命的流。贺邵承则还维持着搂抱他的姿势,却是低喘了两声,格外轻哑的说了一句“别哭”。

  就像是无数次对他无奈极了安慰时的模样。

  陆云泽咬着唇,已经哭的颤抖不止了。

  120没有人接,他努力的想要做一些紧急处理,然而此时却还被困在座位上,动一下都做不到。他试图用手去捂住出血的地方,可掌心却沾了一手红腥,根本做不到让里面的血停下。

  贺邵承却很平静。

  他大约是意识到自己要死了,但至少他保住了陆云泽,否则这根枯枝就是要戳到陆云泽身上的了。男人还勾唇笑了笑,只是这样的动作都让此时的他有些承受不了。他又喘息了两声,胳膊则收紧了,再一次搂住了自己面前痛哭不止的爱人。他轻声的喊了一声“云泽”,接着则道:

  “对不起。”

  “是我把你拉进了这些事情里……让你不能像一个正常人一样读书,毕业,恋爱……”贺邵承艰难的擦了擦陆云泽眼角的泪,“是我害得你现在这样的哭……”

  “我知道……我一直知道,我对不起你。”男人叹息了一声,“但是没事的,我死了……你就能回归正常的生活了。你还记得我之前和你介绍过的纪裴吗?他就在香港,你打电话给他,让他接应你去……上海这边,等过了几年,你再回来玩吧。你的银行卡里……我也提前存了五千万在里面……虽然不多,但也足够你生活了……”

  “你别说了……贺邵承,你别说这些……”陆云泽哭的嗓子都哑了,“你不会死的,我再打电话给120……肯定有人接的……”

  “乖,眼睛都哭红了。”贺邵承笑了笑,却是没有停下自己临终的低喃,“我们在这里,也不知道多久才会有人过来……别的人也都不能信了,你打电话给张德,他应该能过来救你出去……你听我的,乖乖的去香港……这样就再也不会有危险了。你想结婚就结婚,也可以有自己的孩子……”

  “我不……”他急剧的喘息着,不断摇晃着脑袋,双腿却已经被鲜血完全濡湿了,“我不和别人结婚,我只和你结婚,你活下来好不好?我答应和你结婚了!”

  “乖。”男人只是勾唇,却叹出了一口浊气,轻轻的吻了吻他的唇,“死前能听到你这句话,我也满意了。”

  “当初第一次见到你……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就看上了……”贺邵承说话的嗓音已经越来越轻,呼吸也需要间隔一会儿才能提上来一口气,“好像……上辈子,就已经和你在一起了一样……但是,我不好……一直在强迫你,惹你生气……”

  “贺邵承……”陆云泽哭的不能自已,“你别说了,你别说话了好不好?你活下来,等出去了我和你重新开始,我们一起去香港,我和你好好的谈恋爱,再也不和你生气了……”

  贺邵承的眼神已经有些涣散了。

  他的面孔本来是很英俊的,但因为那道一直延伸到眉心的疤痕,平时都显得有些可怕。然而在此刻,陆云泽却不怕那道疤了,只想他活下来,好好的活下来。青年撕心裂肺的哭着,手机怎么打也打不出去。山谷里传来绝望的“救命”声,然而实在是半夜,连路过的车辆都没有。

  “云泽……别哭了。”贺邵承艰难的吸着气,已经到了强弩之末,“不……哭了,我爱你……”

  陆云泽的脸已经哭的完全红了,“我也爱你……你再撑一撑好不好?我在打电话了,我在继续打了……贺邵承,贺邵承,我什么都答应你了,你别死,你不准死!”首发..m..

  男人的瞳孔一点一点的散开了,只近乎气音的说了一句“对不起”。手机端sm..

  他没有再说话,也没有再呼吸,就维持着搂抱着陆云泽的姿势,连躯体都还是温热的。陆云泽哭了片刻,焦急的看手机,终于等到了张德那边接通。他终于看到了一点希望,带着泪惊喜的喊贺邵承,然而抱着他靠在他肩膀上的人却没有任何回应。手机那一头“喂”了两声,他恍惚的侧过了头,看到了贺邵承已经闭上的眼睛。

  贺邵承……死了。

  陆云泽的呼吸停滞了。

  他似乎连悲伤都忘了,在这一瞬间反而流不出泪了,眼眸却是赤红的盯着那个人的面孔,试图找出一点他还在呼吸的迹象。心跳在这一刻似乎也停止了,陆云泽颤抖着手抚摸到了对方的背上,接着才哑声呢喃:“我们明明说好了……要重新开始的。”

  他的手握住了那根枯枝,狠狠的往前一顶,让它也穿透了自己的胸膛。read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