养了一只小狼崽 第3章 一起回家

小说:养了一只小狼崽 作者:小竹子君 更新时间:2020-07-25 20:19:19 源网站:网络小说
  陆云泽不吭声了。

  他吃完了粉丝,张红盼收拾了碗,想到自己三岁的儿子,又去厨房捏了一块麦芽糖化成水,给卧房里的儿子送去。陆云泽则小心翼翼的去了后院,见到了正在扫地的贺邵承。他才十二岁,现在的身形或许还算不上少年,只是个男孩罢了。如今是夏天,贺邵承只穿着短袖短裤,露出的胳膊和腿上全是抽打的伤痕和青紫。

  他当然注意到了陆云泽,停下了扫地的动作,冷着脸盯着他。

  大约在贺邵承的心里,陆云泽和张红盼是一类人。而且陆云泽偏偏又瞧上去体面极了,根本和他的模样不一样。他已经习惯了沉默,只是那目光依旧让陆云泽心里难受的厉害。他深吸了一口气,努力的露出了个笑,小跑到了对方的面前。

  “你叫贺邵承?你好,我叫陆云泽。”

  他笑起来脸上就是两个可爱的酒窝,白白的牙齿也露了出来,整齐的不行。手机端一秒記住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贺邵承不吭声。

  陆云泽吸了吸鼻子,从口袋里摸了一粒太妃糖出来,“你吃糖吗?这是太妃糖,里面有巧克力夹心的……我姥爷从县城里给我带的。”

  贺邵承的眼眸垂了下来。

  他毕竟只是个十二岁的孩子,平时又根本接触不到这种零食,很快肚子就响了一下。陆云泽把糖递给了他,贺邵承这才拿着了,又看了他一眼,慢吞吞的把糖纸拆了,将那一粒已经因为一路跑过来而捂化了的糖放进了嘴里。久远的,甜丝丝的味道在舌苔上弥漫开来,贺邵承已经记不清自己上一次吃糖是什么时候了。他安静的品尝着,眼眸稍稍抬起,就看见面前比他稍微高一点的白嫩小孩儿又笑出了两个小酒窝。

  “你吃到里面的巧克力了吗?我很喜欢的。”

  贺邵承点点头,轻声说了一句“谢谢”。

  就在陆云泽觉得自己聊了个不错的开头时,张红盼却进了后院。

  她本来是要来弄鸡棚的,再把自家院子里几个菜浇浇肥,结果就看到贺邵承手里拿这个绝对不是他们家里头的糖纸。张红盼顿时怒从心起,更觉得自己那两块钱就是他偷的了,也不顾还有和侄子在场,抄起放在墙边的竹竿就打了上去:“小兔崽子!那钱果然是你偷的!你偷老娘的钱去买糖啊你!你这个白眼狼还想吃那么好的糖?!贱种!”

  她嘴上一边骂,一边挥着竹竿往这边打。贺邵承却连眼神都没有波动一下,甚至站在原地都没有任何躲避的动作。他已经习惯了挨打,毕竟他也无处可去——其他被拐卖的孩子或许还能想办法找警察,找父母;而他是被后妈亲手交到人贩子手里的。但在他身旁的陆云泽却是猛的紧绷了身体,下意识的抱住了贺邵承,把他压在自己怀里。

  “伯母!那糖是我给的!”

  他叫着试图解释,然而已经红了眼的张红盼根本听不清,只想打死贺邵承,这样就少那每天一口饭了。竹竿噼里啪啦的往下打,陆云泽不断的抱着贺邵承躲,然而还是结结实实的挨了几棍子。

  意识到自己打错了人,张红盼才住手了,“侄子,你别挡着……”

  “那是我的糖!”陆云泽的眼眶已经湿了,又是身上疼,又是心里疼,“伯母,是我给他的糖……我看他和我差不多大,想交个朋友一起玩。”

  张红盼一愣。

  陆云泽吸了吸鼻子,忍住了眼眶里的泪和心里满满的恨意,又露出了个可爱的笑,“伯母,要不我带贺邵承回我家住一会儿吧?我姥爷想让我多和朋友玩玩呢。”

  “你们村上不也有孩子么……”张红盼第一反应是不好的,皱着眉嫌弃的看着贺邵承,“我和你说……这逼崽子,偷钱不是第一次了,你别——”

  她的话语猛的滞住了,在陆云泽的目光下忽然扯出了一个虚伪的笑容,“这事情啊,伯母一个人做不了主,等你大伯回来问一问,他答应了,伯母就让你带他去曾家村上住一住,一起过个暑假。”

  陆云泽又笑了笑,这才放开了被他护在怀里的人。

  贺邵承看着他,虽然面色依旧没什么变化,但眸中却疑惑了起来。

  陆文杰说回来就回来了,只过了片刻就听到脚步声进了屋,嘴上还说着今早拿了两块钱去和王五搓麻将了。张红盼赶忙高喊了一声“文杰”,和他说侄子来了,拿了五块钱让去县城带金银花呢。陆文杰见到五块钱就乐了,谁不知道金银花两块钱就能买一大包啊。他热情接待了侄子,接着倒是被张红盼拉到了小屋里,嘀嘀咕咕的说了一堆。

  陆云泽拉着贺邵承坐在椅子上,不用猜也知道他们是在说什么。

  过了一会儿,两个人又出来了,冠冕堂皇的表示同意了,这就让贺邵承收拾东西去。

  张红盼心情简直不要太好,还难得开口问陆云泽要不要留在这里吃饭,要的话她就去供销社买一刀猪肉回来。但陆云泽明白这都是客套话,要张红盼花钱的事情都等于在让她去死。他看着自己假装和蔼的大伯,努力控制着自己的表情才没有露出厌恶来。在外人眼里,他依旧是个乖的不得了的孩子,白白净净的,就像是城里的娃。

  贺邵承收拾好了几件衣服,站定了。

  陆云泽又笑了一下,带着贺邵承回家了。

  如今农村的路都还只是土路,只有主干道是铺了石子的,沥青路那更是城里都还没有呢。之前下了雨,拖拉机开过了,路上就坑坑洼洼的,走路都得小心一点。陆云泽牵着贺邵承的手慢慢的走,一点都不急,不断的转头看身旁的人。贺邵承也看他,只是目光里看还不出什么情绪。

  “你……在他们家里,每天都要挨打吗?”陆云泽轻声的问了。

  “……嗯。”贺邵承点点头。

  光是看着胳膊和腿,陆云泽就知道了。但看着贺邵承这样点头的时候,他还是心疼极了,吸吸鼻子竟然就在边上哭了。贺邵承有些惊讶的看他,只见那干净又漂亮的男孩抬着袖子抹眼泪。

  “你哭什么……?”他哑声问了一句,终于肯主动和陆云泽说话了。

  “我……心疼你。”陆云泽当然不能说上辈子的事情,只能揉着自己的眼眶,“我刚才只是挨了几下,就觉得好疼……你天天挨打,肯定疼坏了。”

  贺邵承被他牵着的手僵了僵。

  已经多久……没有人和他说“心疼”这两个字了呢?

  他以为自己就是个被所有人抛弃的孤儿,但今天第一次见面的陌生人却会哭着说心疼他。

  “……习惯了,就不疼了。”他顿了顿,解释了一句。

  牵在一起的手暖和的厉害,在夏天其实有些太热了,但贺邵承也没甩开,就任凭陆云泽折腾。从陆家村到曾家村,看着远,但实际上过几个农田也就到了。曾姥爷肯定还在修理摊上呢,陆云泽就自己开了院子门,带着贺邵承进自己屋里了。如今条件也不好,还没有商品房呢,农村更是大多土屋,少有能够装修楼房的。

  一张炕在墙边,陆云泽此时已经不哭了,把贺邵承那个包裹放在了炕上,就问他肚子饿不饿。

  贺邵承沉默了一瞬,点了点头。

  他在张红盼手里,基本吃不到饱饭,平时连上桌的资格都是没有的。张红盼也就心情好点的时候把那接待客人的,煮了无数次的看蛋给他吃。这对于贺邵承来说就算是不错的东西了。他跟着进了厨房,看到陆云泽点了干草,自己就进去负责烧火了。陆云泽跑到前面去,先给锅里添了水烧着。接着则从柜子里拿了一大把挂面出来,又去院子里切了一把青菜,摘了一个西红柿。

  “青菜番茄鸡蛋面好吗?我加两个姜进去,你吃的时候记得挑出来……”

  葱姜蒜番茄先下了锅,陆云泽又往里面添了些油,这才把面倒了进去,卧两个大鸡蛋,最后面好了再撒切碎了的青菜。

  整整一锅,盛出来有一脸盆,全是给贺邵承的。

  贺邵承看到时,终于露出了一点惊愕的表情。

  “你吃吧。”陆云泽只给他拿了一双筷子,自己坐在桌边晃腿了,“姥爷之前给我烧了糖鸡蛋,之后又在伯母那里吃了粉丝,我已经不饿了。你把鸡蛋也吃了,不要留着,那两个蛋不是给你看的。”推荐阅读sm..s..

  贺邵承不吭声,拿起筷子开始埋头吃面。

  他确实是饿坏了的,只是一直忍着,一直忍着,忍到他自己都忘了这样一碗鲜美的素汤面是什么味道。他吃起饭来也不斯文,大口大口的往肚子里塞,好像里面有个黑洞,怎么也填不满似的。两个鸡蛋都很新鲜,是水扑蛋,咬一口里面的黄虽然没流出来,但也是嫩嫩的模样。贺邵承吃面时大口无比,吃到鸡蛋却一点一点的尝了,让在边上的陆云泽心里更难受了,又去摸了两个鸡蛋。

  “你多吃一点……别介意,我家有好几只母鸡呢,每天都下蛋,所以每天都有的吃。”

  其实别人家也是一样的,只是都经济拮据,连鸡蛋都要攒着去城里卖了,是不轻易在家里吃的。

  贺邵承把面条,青菜,番茄,四个鸡蛋吃的干干净净。read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