养了一只小狼崽 第4章 分你一半

小说:养了一只小狼崽 作者:小竹子君 更新时间:2020-07-25 20:19:19 源网站:网络小说
  他吃饱了肚子,这才看着不那么瘦了。他也知道自己不是来当客人的,主动去把碗和筷子都洗了。此时曾姥爷总算骑着自行车回来了,还哼着小曲儿呢,因为下午接了个大生意,修了个熊猫电视机!他一个月虽然也总能赚个六七十,但大多修的还是收音机,自行车,三轮车这种小玩意儿,一天摸个两三块。但电视机就不一样了,光买就要三千多呢,修一修就赚了二十,相当于普通工人半个月工资了。

  他乐呵极了,这就从供销社带了一刀好肉回来,要给自己的外孙吃一吃。

  “姥爷?”陆云泽听到声音,赶忙拉着贺邵承迎出去了。他这次只拉到了胳膊,所以也没注意到贺邵承猛的绷紧的身体,“姥爷,你回来啦!”更新最快s..sm..

  “诶诶诶,我的么儿,你带谁来玩啦?”曾姥爷看见贺邵承就笑了,因为有些近视眼,也看不清他胳膊腿上的伤痕,“怎么以前没见过啊?”

  “他叫贺邵承。”陆云泽也担心姥爷不肯留下对方,便努力的露出自己这个年纪最有杀伤力的笑,“我从大伯家里接回来的……”

  贺邵承礼貌的和曾姥爷问了好。

  陆云泽并不想当着他的面说那些话,虽然是想要讨姥爷同情,但他总觉得直接说出来会让贺邵承更难过,便拉着姥爷回屋子里去了。他接着就抽抽鼻子,把自己衣服撩起来了,露出了背上那几个清晰的大红印子。

  曾姥爷差点急的从炕上蹦起来。

  自从女婿死了,女儿跑了,他就和自己这宝贝外孙一起过日子,哪里有舍得打过——而此时,陆云泽背上的伤明显是拿棍子抽出来的!

  “谁打你了?谁让你受委屈了?”他着急的看着那些伤,摸都不敢摸。

  “是伯母……”陆云泽小声的说了,“我去大伯家玩,一进门就听到伯母在打人,拿鸡毛掸子抽的。她说贺邵承偷了钱,是白眼狼……我进去了,她才不打了,给我弄了碗粉丝。可我后来去院子里和贺邵承玩的时候,她以为我给贺邵承的糖是偷的,就又拿竹竿打他……”

  “哪,哪有这样打孩子的?”曾姥爷皱起了眉,自女婿去世后他根本没和陆家亲戚联系过了,所以也不知道贺邵承哪里来的,“而且这个孩子……是他们家的吗?”

  “是三年前大伯伯母买的。”陆云泽咬了咬唇,“他们生不出孩子,就花一千块从人贩子手里买了贺邵承,可后来伯母怀孕生儿子了,姥爷你也知道了……我看贺邵承身上已经好多伤了,才帮他挡了几下,身上到现在还疼呢。他却说自己习惯了……一点都不疼……”

  曾姥爷已经心疼了。

  “而且,那个钱,根本不是贺邵承偷的。”陆云泽又吸了吸鼻子,“大伯回来的时候我都听到了,他说他拿了两块钱搓麻将去了……伯母肯定也听到了,可是一点表示也没有。我就想着,不能再让贺邵承在他们家呆下去了,会被打死的……虽然我们才第一次见面,但是我想和他做好朋友……”

  “姥爷,能不能让贺邵承在我们家住下啊?”他眨巴了一下眼睛,“就多一口饭的事情。”

  “好啊。”曾姥爷笑了,“咱们家么儿可真是心地善良。”

  陆云泽这才笑了。

  他和姥爷出了屋门,天已经有些黑了。贺邵承正拿着扫把在扫院子,看到他时还动作顿了顿。曾姥爷和蔼的看着这个男孩,拉着他仔细的问叫什么名字,怎么写,多少岁,又问他留下来给么儿做个伴好不好。贺邵承还是第一次听到“么儿”这个称呼,有些讶异的看着边上站着的,干干净净,白白嫩嫩,还冲他笑的陆云泽。

  他念了念那两个字,把它小心的藏在了心里。

  曾姥爷虽然心里头还计较着外孙挨打这件事,但此时也只好先藏着,等到日后再把这口气挣回来。他拎着那一刀肉进厨房了,都是好肉,也是和供销社卖肉的关系好才拿到的。他知道小外孙不爱吃肥肉,所以也没要那五花,而是拿了一条里脊,只搭了两块肥油,放进锅里好入个味。

  陆云泽和贺邵承虽然都不饿,但也没说,乖乖的去厨房灶子后面烧火了。他们两个人,刚好一个人一个位置,一起捏了草和柴放进去烧。陆云泽已经许久没弄过这些东西了,白白的脸颊被烧的红扑扑的,更显得他那双眼睛漂亮圆润了起来。

  贺邵承看着他,依旧不怎么多说话,却是会主动把柴掰开一半直接递到陆云泽的手里了。

  如今的酱油都还是手工的,香的很,加进去和肉一起烧,简直是人间美味。贺邵承虽然刚才吃了一大盆面下去了,但此时还是有些本能的想要尝。他知道自己不应该这样做,陆云泽和他姥爷已经是难得的愿意对他表达善意的人了,他不能得寸进尺。因此等到吃晚饭时,他只吃自己面前的炒白菜和米饭,目光都没有往红烧肉上瞥一下。

  陆云泽尝了一块,笑眯眯的夸姥爷烧肉烧的好。曾姥爷也乐呵,自己拿了平常宝贝了好久的酒瓶子出来,倒了一点点在杯子里,开始和外孙说自己修的那个熊猫电视机。

  陆云泽一边乖乖的听着,一边看身旁的贺邵承。

  他忍不住的就会把自己所有的目光都放在这个人身上——尽管贺邵承现在没有上辈子的记忆,也没有上辈子那高大宽阔的体格。他还清晰的记得对方抱着自己的样子,明明胸口都被戳穿了,还强撑着要和他道歉,让他一个人拿着钱远走高飞……

  曾姥爷喝着酒乐呵坏了,已经开始摇头晃脑了。

  贺邵承还在低头吃饭,就算闻着肉香也是好的。但接着,一筷子肉就夹到了他的碗里,是从身旁来的。他惊愕的抬头看身旁的陆云泽,陆云泽已经拿勺子舀着肉和肉汤进他碗里了。

  曾姥爷看着,笑眯眯的,也一点不介意。他就希望自己外孙多一点朋友,毕竟因为早早地没了父母,陆云泽总在村子里受其他孩子欺负。

  “你拌着吃,肉汤拌饭,可好吃了。”

  “……嗯。”贺邵承低下头,大口扒起了饭。

  三个人一斤肉,很快就吃干净了。

  曾姥爷看到光溜溜的盘子还鼓掌了,乐呵极了,去院子里点了根烟就晕乎乎的回房里头睡觉了。陆云泽知道姥爷就是这样,和贺邵承一起收拾了碗筷。他的目光终于可以直接落在对方身上了,不过看了许久,也没看出来对方的肚子有鼓,就好像那碗面根本不存在似的。碗放在了柜子里,陆云泽关上门也准备回房间了,贺邵承终于低声说话了——手机端sm..

  “可以洗澡吗?”

  他的脸上并没有什么表情,但拳头却捏的紧紧的,显然是紧张不堪。他不知道自己在想什么,也不知道自己对陆云泽到底是什么情绪,毕竟他们才认识了一天而已……然而这短短的一天,却已经是三年来他过的最幸福的日子了。

  所以,他不想让自己身上的脏碍了对方的眼。

  陆云泽眨了眨眼,又对着他笑出了两个小酒窝,“好呀,那我去烧水。”

  现在洗澡也没那么讲究,连马桶都只是后院的一个坑,哪里有专门的浴室呢?家里也就厨房一个浴桶,成年人坐进去都显小,但他们这个年纪倒是刚刚好。水烧好了,陆云泽往里面一瓢一瓢的舀水,又添冷水进去,把温度调的刚刚好。他又去院子里拿晾着的毛巾过来,一进门却看到贺邵承赤裸着的背。

  一个十二岁男孩的背,干瘦又布满了各种疤痕。

  贺邵承没想到他又进来,抿着唇有些紧张的看着他。

  他知道自己的身体是丑的,腰上还被张红盼拿火钳子烫过,留下来的疤痕像蜈蚣一样。他本能的不想给陆云泽看,然而陆云泽却绷紧了脸,又当着他的面哭了。

  “他们怎么能这样……”他比贺邵承还要大一岁,此时还高半个头,但身体无论怎么说还是和孩子,哭起来便抽抽噎噎的,“贺邵承,他们怎么能这样对你?”

  “就欺负你还是个孩子……那群混蛋!”

  贺邵承抿着唇,低哑道:“我本来就是没人要的孩子。”

  陆云泽含着一包眼泪摇头,“你不是,你才不是……从今天开始,你来我们家了……你是我们家的人了。”

  “我把家分给你一半……你再也不用挨饿挨打了。”read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