养了一只小狼崽 第6章 学杂费

小说:养了一只小狼崽 作者:小竹子君 更新时间:2020-07-25 20:19:19 源网站:网络小说
  李婶子看着陆云泽在反复的瞧自己做的鞋垫,心里头舒服极了,便又去问这个新来的小朋友小什么名字,原先住在哪个村。贺邵承一一回答了,倒是并没有露出在陆云泽面前才会有的紧张情绪。李婶子瞧了瞧他身上的衣服,笑着说也给小贺做一双去,左右废不了几片布料。而在一旁的陆云泽却忽然抬起了头,带着笑开口道:

  “谢谢婶子!婶子绣的花太漂亮了,我都看入迷了……”

  “小泽嘴真甜。”李婶子忍不住炫耀了起来,“你婶子的手艺可是和原先上海一个老师傅学的……老师傅给人做手工西服呢!可惜我没学会怎么做衣服,只学了这绣花……”

  “那婶子,你看看,可以绣些别的花样吗?”陆云泽眨了眨眼睛,“我去拿张纸画出来。”

  红梅固然好看,但这个年代对审美的需求却是更洋气的。

  他跑去自己卧房里头拿了纸和笔,只勉勉强强找到一个铅笔头,连个黑笔红笔都是没有的。贺邵承跟在他身边,终于忍不住开口问了一句:手机端sm..

  “你是要画什么?”

  “画一点可爱的图案……看看能不能让李婶子绣出来。”陆云泽和他解释着,纸张上就已经有了个卡通的小兔子。

  他们村子里只有都还没有电视机,只有文工团过来放露天电影的时候才能看到些东西,但也只限于天书奇谭这种动画片罢了。他应该对这些是并不熟悉的,然而接着小兔子,陆云泽又在纸张上勾勒了一个卡通小猫出来。李婶子一起进了屋,看到那两个小图案,顿时就赞叹了一声。陆云泽先把这张纸给了婶子,接着又小心的找出了一张白纸,开始画简笔的小人了。

  “婶子你看,这样的图案能够绣出来吗?”纸上可爱的小姑娘逐渐成型,他稍稍用铅笔上了一下色,又把这张递给了李婶子,“如果能绣在鞋垫上,我想赶集的时候去城里卖了……”

  “这个简单,”李婶子看了看,都不是什么难的图样,但她只是觉得卖这种东西卖不出什么钱。农村人基本样样都自己来,再加上前些年对投机倒把的打击,观念上都还不怎么瞧得起做生意摆摊这种事,“可是,这也没人要啊。”

  贺邵承安静的看了一会儿,忽然开口了,“做成鞋垫踩在脚下也看不见,为什么不做在鞋子上?鞋子上多了这种花样别人才会喜欢。”

  陆云泽一怔,眨了眨眼。

  贺邵承虽然不知道陆云泽为什么要赚钱,但他并不介意帮忙一起想办法,“你的图样很新,会有人想要的。”

  陆云泽笑了,两个酒窝格外的深:“你好聪明!对,就应该绣在鞋子上!”他转头看李婶子,“婶子,你会做布鞋么?我们一起试一试好了……万一有人要呢。我姥爷一个人养我不容易,我不想长这么大还全吃姥爷的……”

  他这样一说,李婶子就心软了。

  她知道陆云泽是学校里的头一名,读书很好的,脑子也聪明,所以面对他的时候也没有只把陆云泽当做一个孩子:“好嘞,那婶子就给你试试啊。刚好之前做了几双干净的布鞋,往上面绣绣看一看,效果怎么样。”

  她拿着图纸就回去了,也想看看是不是能绣出这种可爱的模样。

  屋里头,陆云泽一下子抱住了贺邵承,“你真是太聪明了!”

  他笑弯了眼睛,接着又坐直了身体,拉着贺邵承上了炕。贺邵承的身体又绷住了,刚才那一抱实在是出乎他的意料。不过他的面孔一直没什么表情,陆云泽也还在想赚钱的事,就只顾着自己絮絮叨叨了:“你说的对,鞋垫穿在里面的,绣的再好看别人都会觉得没用……但是绣在鞋子上就不一样了……”

  “农村的布鞋夏天穿刚好,透气又舒坦,再有那些别人家买不到的花样,肯定能卖出去的!”

  贺邵承似乎是被他的喜悦感染了,也微微勾了勾唇。

  “咱们到时候一双鞋子卖五块钱……也不知道李婶子那里能做多少双,但跑一趟我们赚个三四十总是有的,唔,到时候我再想想别的办法,就能给你凑够一百块钱的学杂费了……”他撑着下巴,乌黑圆溜的眼睛不断的瞅着贺邵承的面孔,“到时候我们就能一起读书了!”

  陆云泽的一番话让贺邵承猛的瞪大了眼睛。

  他怎么也没想到,陆云泽是在为自己赚钱。

  赚那一百块钱的学杂费。

  心跳都乱了一拍,他又怔了一会儿才确定自己没听错。喉中有些哽塞,贺邵承真的不明白对方为什么要这样做,明明他们昨天才认识了而已……

  “给我的……?”他沙哑的开口问了,“为什么……”

  陆云泽也一僵,这才意识到对于此时的贺邵承来说,自己的所有举动都太过亲密了。他有些心虚的垂下了眸,嘴唇也抿了抿,这才小声解释:“我……我心疼你。”

  “你就当我善心没地方放好了……反正我不会让你再回陆家村去的。你就在我们家住着,我们一起去上学,读书……”

  “为什么?”贺邵承看着他,虽然陆云泽比他还要大一岁,但或许是昨天听了曾姥爷那一句“么儿”,他总觉得陆云泽是比他小的,“那可是……一百块。”

  陆云泽安静了一会儿,忽然抬起了头,有些气鼓鼓的说道:“我看上你了好吧?我把你带回来当童养媳的!”

  他知道自己是怎么都解释不清楚这些事的,只能抿着唇瞪着对方,让贺邵承自己不再问这个问题。不过一直盯着那张熟悉的面孔,先撑不住的倒是他自己了,满脑子都是十来年以后贺邵承抱着他欺负的那张坏脸。陆云泽的脸慢慢的烧红了,起身下炕要走,找了个去隔壁婶子家看绣花的借口。而还坐在床上的贺邵承则是看着他的背影,抿着唇。

  他不住的想着从昨天到今天的一切,闭上眼深吸了一口气。

  “好。”

  陆云泽是除了他亲生母亲以外,第一个愿意对他好的人。

  他决定在这里留下来。

  陆云泽走到院子里就揉了揉脸,吸了两口气才把剧烈的心跳压了下来。他面对十二岁的贺邵承当然是没那方面的想法的,但他和这个人上辈子怎么着都纠缠了三年,要他放下那份感情也根本做不到。隔壁李婶子那边确实要去看看,如果真的可以做出来的话他也得帮帮忙,谈好怎么分钱。他走了几步,想到贺邵承还在屋里,便转过身来喊他。

  “我们一起去啊,去李婶子家帮忙!”

  贺邵承走了过去,手又被牵住了。

  李婶子果然在做呢,就在她家院子里的小桌子边上弄。桌子上已经放了三双新的布鞋,应该都是给她两个女儿做的,模样特别纤细。她把图纸四处放了放,觉得绣在鞋头正中也不好看,反倒是放在侧边又洋气又漂亮。看到陆云泽,她把样式比划了一下,又给他看了看自己绣小猫的配色。

  “这样怎么样?两双鞋都绣在外面,绣一篮一粉两个猫。”

  “婶子就这样做好了,”陆云泽也觉得不错,“我和贺邵承过来帮忙,一起看看行不行。”

  他们两个男孩也不太会碰线,只能在过年贴的那种窗花纸上描样,用铅笔好好的勾边了再减下来,给李婶子当做模子对着绣。绣花熟练了动作都快,更何况这个花样也没多大,并不需要多少刺绣功夫。她很快就把两个小猫绣好了,又扯了底下的纸头,果然是大方又洋气的。尽管李婶子一开始并不觉得好卖出去,但此时她也忍不住点头了:

  “是不错……我上次去赶集的时候,都见不到这种花样呢。”

  陆云泽拿过来和贺邵承一起看了,“你觉得怎么样?”推荐阅读sm..s..

  贺邵承点了点头,“肯定能卖。”

  另外两个图样也都在鞋子上绣了。

  小猫小兔子简单一点,但到小姑娘的时候就稍微麻烦了一些,不过做出来更加漂亮。三双鞋马上就做完了,李婶子又想去拿给丈夫做的布鞋,不过这就不是白色的了,而是藏青色。陆云泽看着那完全不一样的款式,摇头觉得不能绣这些可爱的。他低头用铅笔写了一句英文,又挑了银白色的丝线。

  “呦,这是洋文啊。”李婶子认不出,“看不懂啊。”

  “城里读书的多,会有能看懂的。”陆云泽又看了看,确定自己没有写错单词。

  但在他身旁的贺邵承却忽然念了出来——

  “serendipity?”他也并不认识这个单词,但能够发音,“这是什么意思?”

  陆云泽下意识的解释了:“是小惊喜的意思……这句话也没什么,就是说找到生活中处处的小惊喜……不对,你怎么?”

  他记得小学现在是没有英文课的,要到初中才会开始教英语……可是听贺邵承刚才的发音就知道,他肯定不是自己乱读出来的。

  贺邵承又不说话了。

  陆云泽看着他,猛的想到了对方从不提起的过去。

  他只知道贺邵承是被后妈卖给人贩子的,但至于他之前的住在哪里,家里是什么背景,竟然都全然不知。他又忍不住仔细打量起了贺邵承的面孔,这张熟悉的,英俊的脸果然是和别的人都不一样的。

  他只在外国人脸上见过那样深邃的眼窝和高挺的鼻梁。

  李婶子还在绣,陆云泽没再问什么,像是忘掉了刚才的事情一样,露出个甜甜的笑,继续帮忙准备线和花样了。read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