养了一只小狼崽 第7章 蚊子叮了

小说:养了一只小狼崽 作者:小竹子君 更新时间:2020-07-25 20:19:19 源网站:网络小说
  中午的时候,李婶子的两个女儿回来了。

  看到坐在自家院子里的两个小孩儿,她们都有些新奇,毕竟一个是认识的陆云泽,另一个竟然是个生面孔。李婶子看见女儿们就把之前绣好的布鞋拿了出来,给她们看上面的花样。两个年轻的姑娘顿时眼睛就亮了,一边问着什么时候做的这么好看的鞋,一边坐下来往脚上穿。

  李婶做的布鞋本来就很服帖,线条也和其他普通的布鞋不一样,是贴着姑娘家的脚走的。后跟还稍微搞一点,还显得腿都长了一些。而此时绣上了新款花样,更是像从百货大楼里拿出来的一样——漂亮的很呢!

  两个姑娘几乎是爱不释手了。

  李婶子说了这是陆云泽给的花样,要拿去县城里卖的。她们便立刻表示说这肯定可以卖,城里的姑娘们说不定还要抢破头呢!李婶子信心大增,高高兴兴的烧午饭去了。陆云泽和贺邵承当然也被留了下来一起吃午饭。

  虽然没有荤,但也是很朴实的农家菜了。

  吃完了饭,李婶子也不耽搁,拉着两个女儿一起开始做布鞋。

  常做鞋的人家里也都有样板,一码一码都好做。贺邵承就拿着剪刀在剪布料,陆云泽则继续描花样。五个人坐在一起忙,动作果然快了不少,到晚上的时候又做了四双鞋子出来。一下午的忙碌让两个姑娘累坏了,陆云泽也没想到动作能这么快,便约了明天早上再来一起做,等到十五号赶集的时候,他带去县城里摆摊卖了。

  曾姥爷也到家了,拎了一条鱼回来。

  他想着外孙带了小伙伴,怎么着都得吃好点,所以才去河边和渔家买了条五毛钱的大乌鱼,还拼命的扑腾着呢!陆云泽看到姥爷就拉着贺邵承的手跑了过去,细细的和他说了白天的事情。曾姥爷有些惊讶,毕竟前几天外孙还在满田埂乱跑呢,今天居然说要赚钱了!不过他也乐意看小孩子自己闯荡,点点头就同意了,还又去卧房柜子里拿了十五块钱出来,让他去县城里好好玩。

  陆云泽知道姥爷还以为他是贪玩呢,不过也不介意,带着小酒窝把钱收下了。

  贺邵承被他牵着手,抿紧了唇。

  晚饭大菜是红烧鱼,曾姥爷把鱼头鱼尾吃了,两边鱼肚子肉都是给的两个孩子。贺邵承又吃了一大碗饭,洗完碗之后则和陆云泽一起去冲澡。只是两天吃饱了肚子,他的面孔就已经看上去精神了不少,陆云泽对着镜子都觉得他好像长高了一点。两个孩子一起躺在了床上,听着外面蝉鸣声响,准备睡了。手机端sm..

  一只蚊子飞到了边上,安安静静的在陆云泽的胳膊上叮了一口。

  一个黄豆大的肿包立刻在他白嫩的肉上冒了出来。

  陆云泽本来都要睡着了,忽然胳膊痒的厉害,一摸就知道自己是被蚊子叮了。乡下的蚊子都是花蚊子,毒的很,而他的肉又嫩,咬一下就要难受好久。他这才意识到自己忘记点蚊香了,拧着眉毛在黑暗之中挠胳膊,也不知道该不该起来去点上。在他身旁的贺邵承却是没睡,侧过头来轻声问:

  “怎么了?”

  “被蚊子叮了……”陆云泽的嗓音软软的,有些委屈,“痒。”

  贺邵承没再说话,却坐了起来,就着月光握住了他的胳膊。

  白皙的肌肤上肿了一个大包,不用开灯都看得很清楚。他伸手上去,略微粗糙的指腹抵在了那肿包上,接着则小心的揉了起来。大约别人揉是要比自己揉更解痒一点的,陆云泽居然真的慢慢的舒服了一点。他看着面前还年幼,但已经有几分未来样子的贺邵承,忍不住的小声呢喃了一句对方的名字。

  “贺邵承……”

  “嗯?”

  “我们开灯点蚊香吧。”

  “好。”

  电灯又拉开了,陆云泽踩着拖鞋下了床,去找了放在墙角的蚊香和蚊香盘子。

  火柴还是厨房拿来的,他点上了蚊香,可屋里头还是有蚊子。估计是吃饱了肚子,嗡嗡嗡嗡的叫,嚣张的不得了。贺邵承的目光锐利至极,紧盯着那不断飞着的花蚊子,忽然像猎豹一样出手拍了。陆云泽都吓了一跳,凑过去看他掌心,里面果然是个蚊子尸体,还绽开来一包血。他忽然想到了上辈子听的一个笑话,又笑出了两个小酒窝。

  “贺邵承,你知道一只蚊子吸了你的血该做什么吗?”他拿了抹布过来给对方擦手,眼睛都笑的弯弯的。

  贺邵承看着他,皱了皱眉,“打死?”

  “不,吸了你的血就是你的人了,你应该养着它们母子,给它买房子,买车子,送小蚊子读书……”陆云泽自己说的挺乐的,又笑了一会儿。

  但贺邵承没有什么反应,就安静的看着他。

  “不好玩吗?”陆云泽有些泄气,“算了,睡觉吧。”

  “好玩。”他终于开口了,神色认真的不得了,“我记住了。”

  陆云泽拉了灯,吸吸鼻子睡觉了。更新最快s..sm..

  不过他手上的包还有点痒,忍不住的侧过身挠。另一只温热的手此时倒是伸了过来,帮他揉起了那鼓起来的小包。他小声的说了一句“谢谢”,贺邵承帮他揉的动作顿了顿,接着又继续揉了。外面的风慢慢的从纱窗里吹了进来,胳膊上也不痒了,陆云泽慢慢的就睡着了。他是侧对着贺邵承睡的,因此贺邵承都能闻到他身上淡淡的肥皂香气。

  他垂着眸,在黑暗之中继续轻轻的碰着那只光洁白嫩的胳膊。

  ……

  第二天,陆云泽和贺邵承又去了隔壁李婶子家一起做布鞋。

  他自己针线功夫并不好,只能做点其他的事情,倒是贺邵承下针力气又大又稳,学了一个上午就会纳鞋底了。不过这个活很伤手,尽管李婶子给了针箍,但一天下来贺邵承的手指还是肿了。陆云泽心疼的不得了,拿冰凉的井水不停的给他泡,又拿蛤蜊油仔细的给他抹了,免得明天肿的更厉害。

  晚上曾姥爷带了个西瓜回来,特别大。

  这种西瓜是本地的品种,长得像个冬瓜一样,瓜皮上也看不见漂亮的麒麟纹路。瓜在井水里泡了两个小时,吃完了饭洗完了澡,三个人才坐在院子里,吹着夜风摇着蒲扇,一起吃起了水汪汪甜丝丝的瓜瓤。

  也不比吃冰棍差。

  陆云泽小口小口的咬着西瓜,只觉得甜到心里头去了。

  他长大了,总是忘记了许多儿时的美好,只留下对这个年代穷困、单调的记忆。然而实际上,他的生活也可以很愉快,只是夏天没有空调,太热了一点。一瓣西瓜吃完了,还有不少放在桌上,都拿篓子盖着呢。他又去拿了两块,给刚吃完的贺邵承塞了一个,继续一起坐在院子里吃。

  天上的星星格外的亮,院子里还能见到几个萤火虫在飞。

  三个人肚子都吃的饱饱的,可还是有半个西瓜没有动。他们也没有保鲜膜,曾姥爷就把西瓜重新泡进了井水里,摇着蒲扇腆着肚子回房间睡觉了。

  这是贺邵承住进来的第三天,他已经习惯不少了。

  两个男孩子一起去卧房睡觉,今天记得了点蚊香,拍蚊子。不过有两个蚊子飞的特别高,害的陆云泽拿着拍子追了好一会儿才打死。他们依旧没有盖毯子,就穿着衣服一起躺在凉席上睡。然而就算如此,陆云泽也时常会迷迷糊糊的觉得热。

  不过今晚半夜倒是忽然打了雷,下了场雷阵雨。

  外面哗啦哗啦的下,凉风一阵一阵的吹进来。两个人都醒了,难得在夏天里这样舒服一次,索性开了一点窗,一起坐在炕上吹风。贺邵承看着外面疾风暴雨,明明是那样的吵,但他却依旧听得见陆云泽轻微的呼吸声。他转头看了一眼陆云泽,陆云泽正一副困困的样子,都有些坐不住了。他抿了抿唇,轻声喊了一句“么儿”。

  陆云泽吸了吸鼻子,以为是姥爷在喊自己呢。

  他自己也不知道后来是怎么睡的。

  总之这一晚是难得舒服的一晚,一点都不热,让他想到了前世在那间别墅里,也是一个夏天,贺邵承非要在厨房折腾草莓雪糕给他。他梦到了当时的自己——是那样的气恼,明明也挺喜欢吃雪糕的,但非不肯吃贺邵承做的。男人的面色好是难看了一阵子,最后又欺负他,把他弄得一边哭一边吃雪糕。当时的自己应该是气坏了的,觉得这全是羞辱……然而现在,陆云泽却觉得那些记忆都泛着和西瓜一样丝丝的甜。read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