养了一只小狼崽 第11章 做虾饺

小说:养了一只小狼崽 作者:小竹子君 更新时间:2020-07-25 20:19:19 源网站:网络小说
  黑暗之中,陆云泽猛的就坐了起来。

  他还记得,90年代刚开始的股市几乎是一个传说。

  因为之前在深圳抢购的情况,上海政府发行了三十元一本的认购证来限制购买的市民,结果却适得其反,整个上海市的反应都颇为平淡。毕竟三十元在这个年代不是小数目,买了认购证也未必能够摇中,许多人便都觉得这是个亏本买卖。然而经过四次摇号,当人们发现中签率高达80%,而发行的那八只股票也如黑马一样上涨时,整个城市都疯了。

  一本认购证直接炒到了一万块钱!

  陆云泽深吸了一口气,一瞬间心跳都停了。

  他对股市不了解,也不知道后面的涨跌,但八老股的传说他也是知道的,似乎是只要买入不动,就永远不会亏本。心脏一瞬间又咚咚咚的跳了起来,他好像看到了无数的钞票在和自己招手,然而接着,一想到那三十块钱一本的认购证,一盆凉水又猛的泼了上来。

  “怎么了?”贺邵承也坐了起来,看着有些发呆的陆云泽,皱着眉摸了摸他的额头,“不舒服吗?”

  么儿的额头有些发烫。

  他更担心了,不知道是不是后来凉水洗脸害的。

  陆云泽摇了摇头,心口凉凉的,自自语:“没有钱……还是没有钱……还有五个月,我得好好想想办法才行。”

  三十元一本认购证对于现在的他确实太贵了,他忙了几天赚的钱才四十多,就够买一本,哪里能够赚大钱呢?他还想让贺邵承去城里头读书呢,毕竟乡下小学的教学质量是不能比的;而他的姥爷,也得早一点去做体检,好好的把胃癌的源头查出来……

  陆云泽看着面前的人,叹了口气。

  “算了,先睡吧。”

  这些事情都不能急,他做不到一天就赚两三万,带着姥爷和贺邵承去城里头买房子的。

  贺邵承看着他,忍不住的皱了皱眉。

  两个人又一起躺了下来。

  陆云泽还在想赚钱的事情,这段时间,他必须想尽一切办法挣钱,每挣到一个三十就能换明年的一万块。他侧躺着看着贺邵承,忽然想问问对方的意见了:

  “你说……我们做什么才能再多挣点钱呢?”

  贺邵承看着他,缓缓的开口了:“我看到,供销社的面粉只卖两毛钱一斤。肉也只是两块钱。但我们今天吃的一碗面,就能卖到四毛。面馆里还有韭菜饼,一毛一个,可是韭菜在这里应该只要几分钱就能买一斤。”

  “赶集确实不会天天有,但我想,他们总该是天天要吃饭的。”

  他也并不确定,只是按照观察到的事情和陆云泽说了。

  陆云泽一怔,在黑暗中眨了眨眼。

  说到吃的……

  卖小吃!

  他睁大了眼睛,一下子笑了起来,兴奋的扑上去抱住了面前的贺邵承。原本还有些发愁的面孔此时又盛满了笑意,酒窝深的在月光下都看的一清二楚:“对!没错!他们肯定天天都要吃饭的!我有主意了……咱们今晚先睡觉,明天就去供销社买东西,我做一点好的给你尝尝看!”

  贺邵承僵直了身体,脸颊第一次红透了。

  陆云泽又夸了他一会儿才放开了。

  他想做的东西也不难,是上辈子和贺邵承赌气不好好吃饭的时候,男人特地去和大厨学了回来给他做的港式早茶。他那个时候总要折腾贺邵承,就不肯吃别的厨师做的饭,逼的贺邵承每天早早的起床给他做早点。本地的小笼汤包,韭菜盒子,麻糕什么陆云泽都吃腻了,最爱的倒是广州香港的特色早茶。其中尤其是那一道虾饺,一口咬下去全是虾仁,味道鲜美的不行。

  他天天看着贺邵承在厨房里给自己包,久而久之对那些步骤也熟透了。虽然自己没有做过,但一闭上眼,都能回忆起男人的手指是怎样把面片捏出漂亮的花纹。

  陆云泽闭上了眼睛,一边想着一边倒是真的困了,下意识的抱住了一只胳膊,迷迷糊糊的蹭了蹭。

  这种虾饺……县城肯定还没有呢。

  他白天也累坏了,下午回来之后又没休息,此时一会儿就睡着了。大约是太累了,唇瓣还微微张开着,不断呼出温热的气来。贺邵承被他抱着一只胳膊,身体还绷着,躺在凉席上一动都不敢动。夏天的夜晚,他应该是嫌热的,然而身旁有个陆云泽,他却又一点都感觉不到热了。手机端sm..

  么儿……

  贺邵承闭上了眼睛,终于也一起睡了。

  第二天起来,陆云泽简单的吃了个早饭,就拉着贺邵承一起去供销社买肉了。

  曾姥爷本来想骑自行车带两个娃娃的,但一个自行车哪能带三个人,就只能自己先走了。陆云泽的脸昨天虽然用井水好好的敷了,可今天还是红了一点点,尤其是鼻子上,似乎是有些脱皮的样子。他乖乖的戴了草帽,并且给贺邵承也找了一个,尽管贺邵承皮黑耐晒,并没有像他一样晒伤。两个人一起走到了供销社,在曾姥爷的陪伴下买了一块五花肉,接着则又在街上秤了一小把玉米和青豆。

  贺邵承帮他提着东西,头一次走到了曾家村的河边。

  这条河并不小,水流其实还很快,因为河对面曾经是军队驻扎训练的地方,所以又叫军民河。河上有不少船,都搭了铁板的房子,里面住的就是依水而生的渔民。早晨也是打鱼刚结束的时候,不少人都过来买新鲜的鱼,还有一些是贩子,要挑去县城里卖的。

  陆云泽踩着一根木板子上了船,摇摇晃晃的,让站在他后面的贺邵承面孔都绷紧了起来,时刻准备着扑上去接住他。

  “呦,小泽又来玩了?”渔家的阿姨是认识他的,前几天就是他们家把这小孩儿从浅滩里捞出来的,“河边可不安全啊,你还是乖乖的回家去吧,再出了意外曾老头就受不了了。”

  陆云泽腼腆的点了点头,“我今天不是来玩的……阿姨,我想买点虾子。”

  他知道现在平县没有基围虾,只有最普通的那种河虾,因此也不挑剔。毕竟只要是虾,放进去都会鲜美的。阿姨看了看他,确认陆云泽没有在开玩笑,才转身踩着橡胶鞋子去了里面,“虾子当然有,刚刚捞上来呢!”

  渔船里面有个池子,专门把捞上来的鱼和虾子丢进去的。她拿了个网兜一捞,一大把河虾就到了兜子里,都活蹦乱跳的,新鲜的不得了。阿姨转身给陆云泽看了一眼,还有不少水甩了过来。陆云泽踮起脚尖往前努力的瞅了瞅,接着就点起了头。

  “就这个,我要一斤就行……阿姨,怎么卖啊。”

  那阿姨上下打量了一下陆云泽,觉得还是个孩子呢,“两块五拿走吧,咱们河边刚打出来的,新鲜还不贵。从我这儿拿了卖到县城里去的都要卖四五块呢。”她伸手把陆云泽递过来的两块五拿了,接着又从边上抽了个黑色的塑料袋,直接把一网兜虾子都扔了进去,看样子还不止一斤。陆云泽赶忙笑着道谢,模样甜甜的,讨人喜欢的不得了。

  他拿着虾又从木板子上走了下来,这才牵住了贺邵承的手。

  “走了走了,回家,我给你做好吃的。”

  贺邵承握着他有些湿了的,凉凉的软手,轻轻的“嗯”了一声。

  推荐阅读sm..s..read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