养了一只小狼崽 第12章 油泼辣子

小说:养了一只小狼崽 作者:小竹子君 更新时间:2020-07-25 20:19:19 源网站:网络小说
  走到了家,大约是又出了点汗,陆云泽的鼻梁上就泛起了细细密密的疼。

  他还忍着,想赶紧把虾饺做出来,然而又是一滴汗顺着鼻梁滚落下来,把他疼的忍不住皱起了脸。贺邵承察觉了他的神情,赶忙帮着把买来的肉、虾、青豆什么放在了桌上,摘了陆云泽的草帽去看他的脸。鼻根果然是脱皮了一小块,此时被汗液一刺激,又泛起了一层红。

  陆云泽闷声闷气的说“没事”,倒是贺邵承忽然严肃了起来,又像昨天一样去给他打了井水,让他坐在椅子上用毛巾不断的敷。手机端sm..

  “你别动,肉我来剁。”贺邵承虽然年纪小,但做事已经颇为沉稳,“是不是就剁成肉糜?河虾我都放在水里先养着,一时半会儿应该不会死。”首发..m..

  “嗯……是要把肉馅先做好的。”陆云泽还捂着鼻子呢,额头上的汗也都擦去了,不能再让它流到鼻子上,“等会儿我就来帮忙,唔,谁知道真的晒伤了……”

  他小时候怎么就这么嫩呢……

  贺邵承看着他,将毛巾拿下来,又仔细的端详了一会儿陆云泽泛着红的鼻子。

  刚才敷毛巾的时候大约用力捏了一下,现在陆云泽整个鼻头都泛着红,在他白皙的面孔上格外的明显。他的鼻子虽然没有贺邵承那样高挺,但也格外的秀气,在这张面孔上十分和谐。贺邵承轻轻的摸了摸陆云泽的鼻头,他大概是痒,低哼着躲开了。鼻根脱皮的地方又有点疼了,他赶忙重新敷上了毛巾,坐在桌子边上看贺邵承剁肉。

  一小块五花肉,只买了八毛钱,先做做试试的。

  贺邵承力气大,把肉洗干净了放在案板上,拿着菜刀咚咚咚的剁了起来。

  他的手劲很稳,每一刀下去都和前一刀相差一毫米,横着竖着来了两次,肉就已经被剁软了。但因为刀不够锋利,他拿起来稍微皱了皱眉,忍不住的在锅边磨了两下。

  陆云泽赶忙去翻找柜子,拿出家里的磨刀石头。

  他一手还捂着脸上的毛巾,一手则把那沉沉的石头放在桌上给贺邵承,闷着鼻子告诉他该怎么用。贺邵承点点头,把刀磨锋利了才继续剁肉糜。厨房里不断传来咚咚咚的声响,陆云泽继续坐在椅子上,就看着贺邵承的背影。他忽然意识到贺邵承果然是又长高了的,明明还是个半大孩子……却已经有了成年后的样子。

  肉糜剁的又细又软,在陆云泽的一一指导下,他又挤了蒜汁姜汁进去调味。

  接下来的事情就得两个人一起做了。

  一桶虾都还活蹦乱跳的,虽然是河虾,但个头却不小。上辈子他要吃虾饺的时候,贺邵承都是直接买的鲜虾仁,哪里会需要自己一个一个亲手剥。陆云泽还没这样杀过活虾,拿了一个到手里,看着虾不断的动着脚,怎么都有些下不了手。而坐在他对面的贺邵承却是已经把虾头掰了,在虾脚还没停下的时候利落的撕掉了那层虾皮。

  一个完整的虾仁就拨了出来,被他扔到了碗里。剥完,贺邵承还抬头看了一眼他,“怎么了?要不都我来。”

  “不行……”陆云泽摇了摇头,抿了抿被毛巾敷红了的唇瓣,“我们一起做……”

  虾仁一个个的被挑了出来,因为还没烧熟,都是半透明的颜色。

  做这个活别的还好,就是要小心手指被虾壳戳了,尤其虾头上的那根刺,戳进去还挺疼的。陆云泽的手指很快就挨了几下,实在是平时干的活太少了。但他也不吭声,继续和贺邵承一起拨,直到一整桶虾子都剥好了的时候,手指头上都已经有些发毛了。

  虾仁又用水冲了个干净,放进肉糜里一起搅匀了。

  陆云泽找了料酒,生抽出来,又往里面敲了两个鸡蛋。

  他们买的东西多,调拌起来都有一大盆,光看着都知道味道肯定会很鲜美。肉糜用盖子盖好了,他又去揉面,找了个铁盆子在里面不断的来回按。絮状的面块逐渐在他手里变得圆滑,最终整个都给揉光了,一裹就是个球。陆云泽稍稍戳了一下,面团也软软的,一点一点的回弹了起来。

  贺邵承始终在边上看着,将所有的步骤学在心里。

  “等会儿就好了,面还要在醒半个小时,这样才能包馅不破……”陆云泽吐出了一口气,和他细细说着,“等会儿我们就能包虾饺吃了!”

  这又是肉又是虾的,普通农村家庭还真的不太吃得起。

  贺邵承看到他额头有汗,立刻伸手帮他擦了。

  “有创口贴吗?”他看着那依旧泛着红的一小块肌肤,“找个创口贴贴起来吧。”

  陆云泽摸着鼻子“嗯”了一声,和贺邵承一起去姥爷房里头翻创口贴了。

  鼻根上的伤,当然不可能竖着沿着鼻子贴一条,陆云泽就只能横着贴在了两旁,本来秀气的面孔忽然就变得有些淘气了起来,像是刚打完架的小男孩一样。贺邵承帮他贴的很仔细,鼻梁两边的都是一点一点拂过的,接着又拨了拨他额头上的发丝。

  他的目光一直很沉静,小小年纪,脸上就已经见不到什么表情了,每次看得久了,陆云泽就会生出其实贺邵承也重生过来了的错觉。

  但他知道这只是错觉。

  陆云泽甩去了这些乱七八糟的念头,对着贺邵承笑出了两个酒窝,“差不多了,我们回去包饺子。”

  虾饺的包法和普通饺子不一样,虽然并不会影响口味,但想要突出小吃的特色,还是得包成蜘蛛肚的模样才行。而这个模样也并不难做,只是先捏个小包子,再把包子顶在手上捏平就成。贺邵承手上沾了干面粉,帮着把面团擀成圆形的小面皮。陆云泽则舀一勺满满的馅料,一手拇指压着,另一只手快速的捏出漂亮的褶子来。

  最后一按,第一个虾饺就做好了。

  “好看吗?”每一个步骤都是看过无数次的,陆云泽抿着唇笑着,又翻了翻手给贺邵承看整个虾饺的模样。

  贺邵承看着他,“嗯”了一声。

  么儿每次笑起来,脸上都写满了得意,那双眼睛更是和猫儿一模一样。他当然是不会把这些话说出口的,只是又低下头去擀面皮。一个个小巧大肚的虾饺捏好了,陆云泽看了看觉得可以放一层蒸笼,就先把做好的上锅开蒸。厨房里头的热气越来越足,若非鼻子上贴了创口贴,他肯定又要喊疼了。

  一大盆馅料,包了得有五十多个虾饺,还是陆云泽每一个都塞得满满的情况下。

  这个季节生的放不住,于是就都先蒸上了。贺邵承去添柴,他自己则拿了小本子坐在桌子边上算用了多少馅料。包这个其实肉要的不多,重点是里面的虾子。所以如果真的要上街卖,买个一斤半的五花肉估计就够了……不过虾的话,起码得配四斤,毕竟剥出来还要损失不少……

  香气在厨房里弥漫了开来,他们忙了一上午,这会儿都已经下午两点了。

  灶里面添了两个耐烧的柴,贺邵承也不一直坐在后面,又走过来看陆云泽。陆云泽正拿着铅笔头写呢,不断的在算自己该卖什么价格。虾饺这个东西平县是没有的,他打着广式早茶的名头,买贵一些应该没问题。

  “我算了算……你说,我们三个虾饺一份,卖一块钱,你觉得怎么样?”虽然比肉还贵了,但卖的就是个独特,“不过这个样子……就得想想去哪里卖了。”

  贺邵承点了点头,并不觉得这样精致的点心卖一块钱贵。

  “应该蒸好了,我去把最底下一笼拿过来。”

  陆云泽还在算自己买一斤半肉能赚多少钱呢,经他提醒才觉得肚子饿了,一起站起来去拿第一个放上去的蒸笼。

  锅上热气腾腾,拿的时候还得小心一点。贺邵承手上垫了湿抹布,把一大笼子放到了桌上。这其实是用来蒸馒头的,只不过家里实在是没有更小的了。

  虾饺此时都蒸得晶莹剔透,光闻着就香得厉害。

  陆云泽拿了两个碗碟和醋过来,倒了一点进去,接着又转身继续去翻找,“你等下,柜子里头应该还有一罐子辣椒的,嗯……就这个!”

  一陶罐油泼辣子,是过年的时候曾姥爷亲手做的。

  陆云泽看到那熟悉的陶罐,忍不住笑弯了眉眼。

  他姥爷做油泼辣子的手艺特别好,过年的时候整个曾家村用的辣椒都是他炒的,烧菜加一勺香的不得了。他拿着罐子到了桌边,终于坐下来了:“我和你说,我姥爷做的辣椒可香了,你在外面绝对买不到……”

  盖子打开,里面立刻传来了一阵香。

  辣椒上面飘着一层红油,底下的则都是些花生碎,芝麻碎,辣椒碎。他舀了一勺,分别放进了彼此的碗里:“不过就是有点辣,少一点,多了会受不了。”

  贺邵承“嗯”了一声,用筷子把辣椒在醋里面搅开了。

  他始终没有自己先动筷子,尽管按照他这样快速生长的身体,他的胃里早就空了,不断的提醒着大脑需要摄入食物。陆云泽把陶罐盖好,见他还看着自己,这才意识到贺邵承是在等他吃。心口一下子就酸了,他怔怔的看着对方的面孔,抿了抿唇才露出了一个笑。

  第一个虾饺终于夹起来了,不过是放到了贺邵承的碗里。

  “你快吃呀,帮我尝尝烫不烫。”小酒窝在脸上,陆云泽的神色看不出一丝作假。

  贺邵承“嗯”了一声,这才低下头去咬了一口。不少汤汁流了出来,滴到了碗里,让醋的颜色都淡了几分,“还有些烫。”

  “那就吹一吹。”他自己也夹了一个,小心翼翼的咬了个小口,接着则呼了两下才喝了里面的汤,腮帮子都微微鼓了。眼睛眨了眨,浓密的睫毛在空中扇着,陆云泽脸颊上的酒窝则是加深了几分,“味道好棒!贺邵承,你快吃……肯定很好吃的!”

  虾饺沾了醋和曾姥爷秘制辣椒,一口咬下去就能吃到虾肉,爽口又劲道。read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