养了一只小狼崽 第13章 商量

小说:养了一只小狼崽 作者:小竹子君 更新时间:2020-07-25 20:19:19 源网站:网络小说
  有虾仁在里面的小吃都会更有嚼劲一些,虾仁也比肉解腻,吃着一口一个很容易停不下来。两个人都不说话了,就坐在桌边吃,一笼子十来个几乎是分分钟没了。

  贺邵承又去搬了两笼过来,陆云泽却被烫了一下舌头,皱着脸艰难的忍耐了一会儿。他的嘴巴抿着,唇角却又微微的上翘,眉毛和鼻子都皱着,表情格外的有趣。不过看到新来的虾饺,他还是决定先吃,又夹了一个放到碗里,仔细的沾了醋。辣椒让他的整个舌头都有些微微的发麻,他又吃了一个下去,接着碗边就多了一杯水。

  贺邵承重新坐了下来。

  陆云泽看了看他,小声道了谢,一口气喝了半个搪瓷杯。

  如果不是想好了要给姥爷留一点,他们两个把虾饺全吃完也不是不可能。不过因为实在是太好吃了,曾姥爷也只得了十个,还放在蒸笼上继续焐着呢。碗筷收拾了,陆云泽忙到了下午,终于犯起了困。他又喝了点水,让舌尖的烫散去了一些,站在屋檐下和正在收衣服的贺邵承说要去睡觉。

  贺邵承把昨天新买的衣服收了,又把陆云泽的那几件也拿了下来,这才和他一起进了屋。

  因为也一起住了一阵子了,陆云泽的所有东西都分了他一半。他把几件衣服都仔细的叠好了,整整齐齐的放到了箱子里。衣服箱子的边上就是放课本的地方,贺邵承的目光顿了顿,还是拿了一本出来翻开了。虽然只是小学的教材,但上面的字也都整整齐齐的,一点涂画的地方都没有。他闭上眼睛,就能想象出陆云泽端正的坐在椅子上上课的样子,胸前还会带着一条红领巾。

  “唔……贺邵承,你帮我把窗帘拉上,太阳好大。”陆云泽是真的累了,沾了枕头就想睡,可是眼前又亮堂的厉害。他闭着眼睛皱着眉哼哼,贺邵承便赶忙去帮他拉上了窗帘。隔开了阳光,屋子里也似乎凉快了一点,陆云泽这才安稳的睡了。

  他把课本又放了回去,一起躺到了床上。

  曾姥爷回来的时候,喊了两声才见外孙和小贺从房里头出来。贺邵承还好,陆云泽还没睡醒,一边揉眼睛一边走路,头上还翘着一小撮头发,显然是刚从炕上爬出来的。曾姥爷忍不住的就笑了,对贺邵承打趣自己外孙:“么儿就是个小睡猪。”

  贺邵承抿起了唇,忍着笑意;而陆云泽则不乐意了,扁着嘴和姥爷反驳。他细细的和姥爷说了自己白天和贺邵承是多么的努力在做虾饺,而那份虾饺是多么好吃。曾老头顿时就好奇了,听说外孙还给自己留了十个,这就去厨房坐下来了。

  他也是一样——香醋加秘制油泼辣子,蘸着吃可爽了。

  十个虾饺几乎是囫囵下肚,曾姥爷还没觉得吃尽兴呢,居然就已经没了!他瞪着眼睛看着光了的蒸笼,而外孙正在一旁得意的看着他,问他味道怎么样,能不能赚钱。曾姥爷头一回不想着钱了,心里只有一个念头——手机端sm..

  “真的没有了吗?”虾肉劲道得让他怀念,曾老头有些后悔自己刚才吃那么快了,“早知道下午不接那个破三轮的生意了……早点回来多好啊。”

  他唉声叹气的,自己去把碗碟洗了。

  晚饭是曾姥爷做,他们两个一起去烧火,坐在一起聊天。陆云泽脸上两个小酒窝,拉着贺邵承说了一堆姥爷的事情。曾姥爷其实是地主家的小孙子,后来时代变了,没落了,才落到了这个小土屋子里。但因为小时候还阔过,曾姥爷对钱财一直不怎么在意,就算是最穷的那段时间也不介意拿一毛钱给外孙买个奶油冰棍。

  贺邵承话不多,他也不介意,因为他知道对方肯定是很认真的在听着的。

  贺邵承看着陆云泽被灶火烤得红扑扑的脸颊,时不时的“嗯”一声。

  灶台前面,曾老头哼着小曲,又把昨天的红烧肉热了热,往里面添了点百叶结。

  饭烧好了,又在锅壁上结了一层锅巴,瞧上去诱人极了。陆云泽最喜欢吃这个,一碗里面全是锅巴。他今天吃了那么多虾饺,已经不贪肉了,夹了百叶结和锅巴一起吃。曾姥爷也不管他,只是催小贺多吃一点。

  他也看出来贺邵承长高了——可这才几天呀?只是吃饱了饭就这样往上窜,以前那可真是饿太狠了!

  贺邵承礼貌的和曾姥爷说谢谢,把那些夹到自己碗里的肉都吃了。

  饭不值钱,他吃了两海碗的饭,都是用肉汤拌着吃的。一份小青菜也分干净了,一点都没留到明天去。陆云泽只是把锅巴吃了,肚子就已经彻底饱了。他很认真的想和姥爷商量一下卖虾饺的事情,然而曾姥爷却随性的很,让他去城里头随便玩,只是再做了虾饺记得要给他吃一点。

  接着就摸摸肚子去后院冲凉了。

  陆云泽心里明白姥爷这是让他放手大胆做呢,就拉着贺邵承回屋里头盘算。

  “我们现在知道这个虾饺方子没问题……到时候就从供销社里买肉,河边去买虾,提前一晚上做好馅,用绳子吊着放在井里头。第二天早上坐供销社的三轮车去县城就好了……”

  贺邵承点了点头,微微皱着眉开口了:“但是……去了城里,我们没有地方包,也没有地方蒸,是要租用别人的摊子吗?”

  “嗯,这个事儿我也在想呢。”陆云泽知道有那种手推的铁车子,里面带个炉,放煤进去烧就行。“有铺面的肯定不会允许我们用的……我是想租一个手推车,带些煤过去就好了。”

  贺邵承的眼眸垂下,似乎是在回忆着上次进县城看到的,类似的东西。

  “不过其实,最大的问题还是去哪里卖。”陆云泽换了个拖着下巴的姿势,轻轻的叹了口气,“学生都放假呢,学校门口是不可能了……可去厂子那边的话,我其实又有些担心价格太贵了。一块钱才三个虾饺,他们未必愿意出钱尝这个鲜。”

  “去政府门口。”贺邵承忽然开口了,并没有任何的迟疑,“政府办公楼可能不允许……那就去政府大院。一块钱对于他们来说,就不算什么了。”

  陆云泽一只手还托着下巴,看着他眨了眨眼,接着嘴角就扬了起来,露出了那个熟悉的,带着两个酒窝的笑:“就听你的。”

  他把本子收好了,铅笔头已经写得太秃了。他忽然想到开学也是要准备文具的,因此便打算赚完了学杂费,再带和贺邵承去城里的百货大楼买两只英雄钢笔。屋里头安静了下来,陆云泽刚刚和他坐到炕上去,一只不长眼的蚊子就飞了过来,在他耳畔颇为嚣张的“嗡嗡”着。他的嘴还没扁起来呢,一个响亮的巴掌声就响起了——

  贺邵承平静的擦了擦掌心,把那只还没来得及吸血就命丧黄泉的蚊子擦掉了。更新最快s..sm..

  “我再检查一下还有没有蚊子。”

  他起身开始查看每一面的墙壁,认真又仔细。

  在角落里躲着的,还没出来作妖的小蚊子也死在了巴掌下面。

  贺邵承擦干净了手才上炕,陆云泽在床头喝水呢。家里的搪瓷杯子也就两个,他只能和贺邵承一起用了,转个方向换个杯口给对方喝。两个人睡前都喝了水,接着才关灯躺下来了。陆云泽翻了个身,蹭了个还没躺过的,稍微凉一点的地方:

  “所以明天我们去不去县城?我想看看别的卖早餐的都是怎么做的……可是要去的话,四点就要赶车了。”他们昨天才回来,还累着呢。

  “后天吧。”贺邵承听出了他的意思,“不着急。”

  “嗯。”陆云泽想想也是,就安心的闭眼睛睡觉了。read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