养了一只小狼崽 第18章 长高了

小说:养了一只小狼崽 作者:小竹子君 更新时间:2020-07-25 20:19:19 源网站:网络小说
  他们两个坐在冷饮店里,一人吃了两个冰激凌,一共才花了五毛钱。店老板听说这两个小孩儿是从曾家村过来赚学费的,就让他们随便在店里头坐,左右冷饮店都是凉快的,蹭一两个冷风不算什么。陆云泽和贺邵承终于享受了一次空调,吹得胳膊都凉凉的。等到快下午一点的时候,他们才去买了个煎饼,裹着菜和里脊肉拿在手里,一边吃一边往供销社去。

  他知道贺邵承胃口大,那一份也是塞得满满当当,光鸡蛋就加了两个。手机端sm..

  回到街上,陆云泽满脸得意的给曾姥爷瞧了他们的钱盒子,接着又赶忙去买了肉和虾子,一点都不耽搁的回家里做馅料了。今天的生意让他充满了信心,牟足了劲想要赚上个一百块呢。贺邵承虽然话不多,但几天跟着陆云泽一起赚钱忙碌,无论是模样还是精神都已经比刚从张红盼那里出来好了太多。他低头利落的剥虾,发丝稍稍的贴着耳朵垂下,从侧面看,鼻梁高挺的像是一座山峰,而眉眼又恰到好处的往下凹陷出眼窝来,原本泛着青的眼袋都已经散了。

  陆云泽本来也想来剥的,但是被贺邵承向曾姥爷说了手指头的事情,只能自己扁着嘴去剁肉馅了。

  今天的馅料调得更多,整个盆子都是塞满了的,因此忙完时都已经晚上八点,只来得及匆匆喝了点粥。因为早晨还要早起,他们也没敢磨蹭,收拾好要带进县城的东西就打算去冲澡睡觉了。陆云泽又拿了瓶新的醋,而打开曾姥爷的陶罐查看时,他惊讶的发现里面的油泼辣子居然少了三分之一。

  这可不是个小分量,毕竟他们家辣子味道可重了。

  他抱在手里颠了颠,觉得还够,就没开下一罐子,先继续带着这个陶罐在身上了。

  天气越来越热,他和贺邵承也都不烧热水了,和曾姥爷一样打了井水冲澡。洗完浑身都带着一股凉气,一起坐在铺了凉席的炕上,一时半会儿也不觉得热。新买的钢笔已经吸了墨汁,陆云泽尝试着在本子上写下了自己的名字,顺畅极了。他满意的点了点头,瞧着那只钢笔,怎么摸怎么觉得舒坦。而贺邵承也吸好了自己那一只的墨,在陆云泽的要求下一起写上了名字,整整齐齐的跟在后面。

  小本子上先记录了第一天卖虾饺的成本和收益,陆云泽摊开着本子吹了吹,等到墨迹干涸了才阖上,带着两个小酒窝颇为得意道:“这就是我们两个的小账本了!”

  收好本子和钢笔,他又抱了钱罐子出来,一股脑儿的倒在床上,低着头一个硬币一个硬币的开始数。他已经算过账了,现在就是核对一下,顺便再把多余的钱收在家里头的铁盒子里。屋子里的灯还开着,白炽灯泛着微黄的光,但他的面孔依旧白皙极了。手指拨弄着每一个硬币,他点完十块钱就堆起来成一条,收拾到自己的钱盒子里去,嘴唇还不断的开开合合,是在一个个念着数字呢。

  贺邵承垂眸安静的看着他,就看着陆云泽那张面孔,眼睛都不眨一下。

  钱数清楚了,他这才留了二十块零钱在罐子里,其他的都收在了铁盒中,和之前卖布鞋赚的钱一起,收到了放衣服的箱子里去,小心的藏在衣服底下。

  摸了一遍钱,陆云泽才舒服了,拉着贺邵承躺下来一起睡觉。

  他们还是带着两个麻袋进县城,一样的借了推车,再去政府大院面前摆摊。因为昨天卖得不错,今天从早上六点就开始有人来买虾饺了,根本不用他们费尽招揽生意。这会儿城里头已经有了不少万元户,先富起来的那一批人并不少。因此一块钱的虾饺他们根本不嫌贵,觉得好吃的甚至买了五盒走,每一盒都舀上一勺曾姥爷秘制油泼辣椒。陆云泽和贺邵承忙的满头都是汗,用来蒸虾饺的水都蒸干了两回,不断的要往里头添上一勺子凉水才行。

  他们已经准备了很多馅料,今天也一口气卖了一百多份;但还是有不少起床晚的没买着,颇为惋惜的说好了明天一定要留一份。

  陆云泽看了看他们家的辣椒陶罐,又少了近三分之二,只剩一点点了。

  曾姥爷做的辣椒确实够有味道。

  时间还早,他们匆匆收拾了东西,赶忙往供销社那边跑,紧赶慢赶才追上了电三轮,早晨就回村里头去了。曾姥爷也高兴,早早地给两个孩子烧了午饭,接着就把他们赶去房里头补觉。陆云泽确实是累坏了的,躺到床上就睡着了,额头还汗津津的,把发丝都黏在了一起。贺邵承和他一样忙了一上午,此时也有些困倦,但这份困倦却与过去在张红盼手里被逼着干了通宵的活完全不一样。

  他躺了下来,在脑海里一点一点的回忆着这些天和陆云泽在一起的生活,心口泛起了一股连他都觉得陌生的涩意。脑海里不断的冒出陆云泽笑出两个小酒窝的模样,他忍不住侧过头去看身边的人,而陆云泽刚好往他这边一滚,又抱住了一只胳膊,打起了一阵一阵的小呼噜。更新最快s..sm..

  么儿连呼噜……都很像母亲养的那一只猫。

  贺邵承在心里默默的画了个等号,终于也闭上眼睛睡觉了。

  随着日子一天一天延长,钱罐子就这样鼓了起来。

  因为每天赚的都是硬币,拿回来的能有一百多,陆云泽的小钱盒子很快就装不下了,只能抱着去了农村信用合作社,换了一沓十块二十块的纸币。曾姥爷的辣椒更是用的飞快,第三天就得不得抱了一罐新的去,可还是撑不了多久。大夏天,为了供应外孙的生意,曾老头脱光了上衣,又在院子里架起了大锅开始炒油泼辣子。农村买点干辣椒、辣椒面都便宜,但最重要的还是里面的各种香料和牛油。

  他炒得热火朝天,把曾家村里的人都吸引过来看热闹,直说曾老头有意思,居然夏天炒辣椒,也不怕把自己呛死。曾姥爷也就只说是外孙上县城乱倒腾要用,并不说陆云泽每天都能赚一百块钱的事情。这会儿农村虽然做生意的少,但攒点鸡蛋鸭蛋去县城卖的也多,卖不出几个钱,只能去换点醋、酱油补贴补贴,因此也就没多想,又都散了。

  曾姥爷又做了十罐子辣椒出来,每个上面都飘满了芝麻,光看着就香。盖子盖上了,他也担心外孙路上给翻了,特地又去拿了蜡烛,一点一点的把边缘都密封好了。陆云泽和贺邵承这天又带了一百块钱回来,算上一算都得有六百了!曾姥爷也不要外孙和小贺的钱,光看着就够高兴的,连买烟草都舍得卖贵一些的了。

  他也好奇自己外孙怎么跌了河里起来后就这样聪明了起来,不过想到之前陆云泽在学校里读书一直是头一名,曾老头又觉得理所当然了起来——他外孙就该是这样聪明的!不和村子里那群娃儿玩刚好,和小贺凑在一起多棒,比大人还要能干。

  他美滋滋的抽着烟筒,不穿上衣坐在院子里吹风,舒服的很呢。

  虾饺卖到第十二天时,陆云泽的小金库第一回有了一千。

  他们的生意好的不行,已经不止是政府大院这一块儿的人来买了,不少听说了的也都会早上过来看看,摊子每天都热闹极了。虽然其他卖早餐的一般生意也都不错,但他们都是一毛,两毛这样攒的,那里有陆云泽和贺邵承一份一块钱来的快呢?不到七点半,所有的虾饺又卖完了,陆云泽只能带着笑和那些没赶上的人解释道歉。人流这才逐渐少了,他们把盆子收好,一路推着去了轻机厂小区,把推车又还给了老头。

  租的久了,老头都已经不收他们押金了,只是每天早上五点开个门,拿那四块钱。

  “我们今天去小饭馆里吃个饭吧?”钱罐子里满满当当的,突破了一千这个关口,陆云泽脸上的笑都散不下去。十来天前,他还在发愁贺邵承的学杂费呢,现在却已经完全没了这份担忧,只想着该怎么多赚一点,带着姥爷住到城里去,好好的检查一次身体,再去上海买那一本能值一万块钱的认购证。

  “好。”贺邵承抬手擦了擦么儿额角的汗,“不过现在是不是早了一点?先去买点水歇一歇。”

  陆云泽点了点头,又和他去买牛奶的铺子里喝奶去了。

  他们坐在椅子上,一边咬着吸管喝,一边吹着风扇,彼此都惬意极了。因为买了不止两瓶,还添了两个冰激凌,店老板也就让他们在这儿歇着,并不把人往外赶。陆云泽的腿忍不住轻轻的晃着,不小心踢到了贺邵承,低头去看的时候才发现贺邵承的腿已经比他的还要长了。他眨了眨眼睛,一愣,咬着吸管小声的问:“你是不是长高了好多?”

  “嗯?”

  贺邵承喝完了自己那一瓶,陆云泽顺势把第三瓶推过去,都是买的高钙奶,“我觉得,你好像要比我高了……”

  这才半个月而已啊。

  贺邵承垂了垂眸,听出了陆云泽那淡淡忧伤的语气,抬起头仿佛什么都不知道一样,“有吗?”

  陆云泽咬着吸管又嘬了一口,稍微比划了一下,觉得好像还是自己高一点,脸上的酒窝就冒出来了。

  虽然他知道贺邵承肯定会高过自己,但至少这会儿,还是他更高的。read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