养了一只小狼崽 第21章 去深圳

小说:养了一只小狼崽 作者:小竹子君 更新时间:2020-07-25 20:19:19 源网站:网络小说
  陆云泽还记得的上一次赶集时看到的各种塑料发卡、头花。其实在他眼里,这种东西都太土气了一点,戴在头上根本没有一点漂亮可;然而这个年代就是如此——所有人都在急迫的追求美丽和时尚,然而内陆城市的发展却还不足以满足人民的审美需要。

  但是在沿海的广东,情况已经很不一样了。

  就算在两千年往后,在上海蓬勃发展之时,广东深圳也依旧表现出了极强的竞争力,在珠三角区域始终是一枚闪亮又耀眼的明珠。而此时,在建立深圳经济特区的第十年,广东已经俨然是全中国经济商贸最发达的地方。他上大学时,同宿舍的舍友就来自深圳,无数次躺在床上将深圳的急速发展和家门口的小商品批发市场说给他们听。在他话语之中,光是那个批发市场就创造了无数的千万富翁,运进去的小物件都变成了金银珠宝,把商人们的腰包填的又鼓又满。只是他父母太过保守,始终都没有抓住时代机遇,硬生生的错过了发财的浪潮。

  人生重来一次,陆云泽不想浪费了这个机会。

  他一边吃饭一边把计划和贺邵承说了,虽然之后还需要和曾姥爷商量一下,但显然已经决定要去深圳一趟了。一千多块钱,虽然不多,但也能够支持他们来回一趟,再采购一些零碎的小商品回平县贩卖。

  就算贺邵承曾经也是在首都北京生活的人,听到陆云泽这样的打算,他还是控制不住的感到了惊讶。

  之前的虾饺摊子好像一下子就无足轻重了起来,他忍不住的看着么儿白净又乖巧的面孔,根本想不到对方能有这么多主意。

  明明……么儿也只是比他大了半年而已。

  陆云泽说完,低头吃了口辣子鸡,结果不小心咬到了一块干辣椒,立刻就呛红了面孔,狼狈又可怜的咳嗽了起来。他咳得眼眶都有些潮湿了,贺邵承这才猛的回神,赶忙站起来走到他身边,扶着他的背去拿水和纸巾。陆云泽扁着嘴,吸了吸鼻子,擤了一下鼻涕才好了一点,但还是辣的厉害。他抬头瞅着贺邵承,眼睛都有些红了,“我要喝冰的……你去帮我买一瓶汽水儿。”

  贺邵承点了点头,这就大步走到了冰柜前,拿了一瓶北冰洋。

  他看着陆云泽抱着玻璃瓶不停的喝,喝得鼻子冲气忍不住摇头晃脑的小模样,忽然又觉得么儿其实也还是么儿。

  陆云泽之后都不敢吃那份辣子鸡了,打包带回家给曾姥爷去了。

  他们下午到的街上,曾老头最近和两个孩子一起忙,都是一接到人就回家,下午都不怎么摆摊了。他还以为要买肉和虾呢,还和师傅说好了给他留着五花肉,结果陆云泽今天却说不买了,先回家。

  曾姥爷奇怪,但收拾收拾就跟着回去了,还帮外孙和小贺拿了袋子,让他们两个稍微歇一歇。

  “么儿……怎么了?今天没卖出去吗?”他奇怪的很,一进院子就忍不住问了,“出了什么事儿了?”

  陆云泽摇了摇头,把钱罐子拿出来了,打开盖子,里头那两张红钞票顿时让曾姥爷一吓。

  他拿过来反复的在手里头看了,确实是两张百元大钞,上面的水印、盲人触纹也是全的,并不是假钞。他惊讶的问是怎么回事,贺邵承便把今天的前面事情都说了一遍。曾姥爷立场和贺邵承一样,听到有人模仿他们家外孙的虾饺,气得胡子都吹起来了,就算明白陆云泽说的是有道理的,可还是忍不住的生气。但接着听到么儿居然把虾饺方子卖了,还卖了两百块钱,心里头又忽然自豪了起来,觉得外孙确实是厉害,小脑袋聪明的不得了。

  陆云泽刚去打了井水洗了一把脸,就看到姥爷和贺邵承凑在一起。曾姥爷夸他,贺邵承点头,一幅相谈甚欢的样子。

  他迷茫的眨了眨眼睛,睫毛还湿漉漉的,不知道自己怎么又挨夸了。

  曾姥爷看到他过来,这就要去厨房给外孙冲酸梅汤喝,因为贺邵承也和他说了陆云泽吃到辣椒呛着了的事情。陆云泽又眨了眨眼睛,这才坐到厨房的小板凳上,和贺邵承一人一大碗井水冲出来的凉汤。虽然可能没有城里买的北冰洋汽水儿那样好喝,但酸梅汤也很解暑,一碗下去肚子都凉快了不少。他接着就犯困了起来,揉了揉眼睛,努力的打气了一点精神,带着姥爷去了自己和贺邵承的卧室,把藏在衣服箱子里的钱盒子拿了出来。

  “姥爷,我现在这儿已经有一千三百块钱了。”他点了点,加起来确实是对的,只是今天那个罐子里硬币还没换成纸币,“我和贺邵承商量好了,从明天开始就不去街上卖虾饺了……我想去深圳,批发一点小东西回来卖。”

  曾姥爷露出了一点迷茫的神情。

  他识字,每天摆摊闲着的时候就是读报纸,知道深圳是在广东,80年被批为经济特区,据说高楼大厦是一个月建一层……可是他毕竟只在报纸上读过那个城市的发达,就好像读到北京的新闻一样——惊奇一下,但和他们没什么关系。他过去的六十多年一直都是在平县过的,去过最远的地方就是县城了,也从没有想过要去别的地方看一看。

  可现在……外孙却说要去深圳搞批发,做生意。

  对于经历过那个革命的人来说,他脑海里冒出的第一个词就是投机倒把。但曾姥爷也明白时代已经变了,城里好多公务员都流行下海做生意呢。

  “这……我得想想……”曾姥爷没摇头,但也没立刻答应,“么儿,你先睡会儿,让姥爷自己想想去。真要去的话,这可是个大事儿,姥爷不能让你们两个小孩单独去……”

  陆云泽点了点头,乖乖的送姥爷出了门。

  他确实是困倦坏了,接着就又打了个哈欠,爬到凉席上抱住了自己的钱盒子。里面的钞票又多又厚,已经堆叠成好几沓,小盒子已经要放不下了。新的两张百元大钞被他单独拿了出来,他拉过了站在面前的贺邵承,让他也坐上炕:“这个两百,我们留着。”

  虽然决定了要去深圳做生意,但陆云泽还是知道要给自己留个底的,“剩下来的一千一我们带着去广东,但是这个两百是我们两个的学杂费,万一去深圳全亏了,回来也还是有钱读书的……你先拿着一百?我也不知道该藏到哪里去……”

  “不用给我。”贺邵承摇了摇头,之前陆云泽给的那张五块钱他还没用过,每一次一起出门都是从钱罐子里直接掏的钱,“但是我觉得……可以放在这里,你来看一下。”

  他下了床,把放衣服的箱子打开了,稍微把自己那一堆衣服往边上推了推,露出了里面一条缝隙。

  “卷起来塞进去就好了,露个头在外面,不用担心拿不出来。”

  陆云泽凑上来看了看,才知道这个柜子里有这么大一条缝。

  他点了点头,把钱给了贺邵承,让他卷进去藏着了。接着,累坏了的陆云泽就爬到了炕上,在凉席左右都滚了滚,沾了一身凉快。他难得睡到了里面去,让贺邵承睡在他外面,自己贴着墙壁,脚都踩到了石灰上去。大概是太热了一点,陆云泽的手也摸着凉席,总之哪凉快抱哪,又一次睡出了轻轻的小呼噜。手机端sm..

  更新最快s..sm..read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