养了一只小狼崽 第24章 上门推销

小说:养了一只小狼崽 作者:小竹子君 更新时间:2020-07-25 20:19:19 源网站:网络小说
  第二十四章

  连着两晚都睡在火车上,就算快车上有空调,陆云泽还睡得不舒服,抱着贺邵承哼哼个不停。曾姥爷虽然有《知音》可看,但也累坏了,是彻底意识到自己跟不上时代了。他们带的衣服也没机会换,彼此身上都不知道出了几身汗,就算是陆云泽这样爱干净的人,身上味道也不怎么好闻了。两袋子东西沉得不得了,好在贺邵承力气大,一路上帮着扛了许久。

  抵达平县后,尽管陆云泽很想直接就在县城里把东西卖了,但也知道这会儿他们都需要休息,因此还是租了电三轮直接回了家。他第一件事就是洗澡,和贺邵承一起,烧了热水用肥皂把身上洗得干干净净。一身汗臭终于散了,他这才舒服了一点,穿着一件干净的短袖在院子里吹风搓头发。曾姥爷夏天洗澡不用热水,自己在后院打了井水就往身上浇,这会儿已经回屋子里头,继续抱着买来的《知音》读。

  贺邵承过了一会儿才洗完出来,面孔上虽然用毛巾擦了,但还是沾了湿气。他们买的两袋子货此时正放在房间里,还没有动过。他知道陆云泽一定有办法,但那毕竟是花了一千二进来的货物,相当于把他们之前所有摆摊卖虾饺的钱都投进去了。他走到了陆云泽身边,抬起手帮他用毛巾揉搓起了头发,同时忍不住问道:“那批货……我们等到赶集的时候再去卖吗?”推荐阅读sm..s..

  “嗯?”头发上揉的舒舒服服的,陆云泽眨了眨眼睛,露出了笑,“不行,那样效率太低了。”

  他心里有计较,虽然赶集的时候由自己直接卖给顾客,价格可以更高一些,利益能够在短期内得到最大化,但他并不想花那么长时间去等一次赶集,也不想和贺邵承再操心招揽顾客的事情了。发丝上的水珠被擦了个干净,他索性不在院子里站着了,拉着贺邵承的手回了房里,把一个麻袋解开,随便拿了一包发卡出来:“贺邵承……你觉得这一个发卡能卖多少钱?”

  虽然就只是玻璃做的水钻,但看上去都很真实,亮闪闪的,绝对是平县年轻姑娘们会喜欢的款式。

  “一块?”贺邵承微微皱着眉,对这类东西也并不了解。

  他知道母亲有许多珠宝,都是从德国带回来的。但上面镶嵌的钻石肯定是真货,价格是完全不能比拟的。陆云泽心里想的也差不多,“其实说不定还能卖的更高一点,因为我们在深圳都是批来的……更何况这些东西还没传到这里。”

  他捏了捏发卡,每一个都装在塑料袋里,塑料袋上面还带着个印花纸标签,用韩文写了几个字,“但是我不想到赶集再卖,明天咱们就去县城,租一个三轮车,去不同的杂货店小卖部推销一下。尤其是学校门口的那种小店……他们肯定会愿意要的。价格上就稍微便宜一点,卖他们八毛,让出去两毛的利润,但是销售这件事就完全不用我们操心了。”

  贺邵承点了点头,“好,那明天还是要三点半起床,今晚早点休息。”

  “嗯……”陆云泽又翻了个电子宠物出来,有些心疼的拆了一个,装上纽扣电池开机,坐在凉席上自己玩了一会儿。

  这会儿的电子宠物功能还很简单,其实和以后的企鹅宠物有点像。开局选一个蛋,接着就慢慢的养,要给它提供食物,洗澡,生病了要看医生。但食物是需要钱的,所以就要玩小游戏赚钱,游戏则也很简单,就是个贪吃蛇和海盗大战罢了。他玩了一会儿,觉得有些累了,就和贺邵承一起躺下来睡午觉。之前在火车上,他都和贺邵承紧贴在一起,这会儿终于宽敞点了,陆云泽还是忍不住靠了上去,贴着贺邵承的肩膀呼吸。

  贺邵承略微有些僵硬,可当陆云泽睡熟时,那只手又伸了过来,抱到了他的腰上。

  他抿着唇,努力的不去想那只温软的手,就这样和么儿紧靠在一起歇了。

  他们只是睡了三个小时,陆云泽起来的时候就发现自己养的那一只电子宠物死了。他低头看着屏幕上那一个小小的坟墓,嘴巴扁了扁,不玩了,关机省点电明天和老板们推销去。贺邵承看着他气鼓鼓的样子,忍不住的想笑,抿着唇跟着下了床。曾姥爷也睡醒了,在院子里抽烟呢,看见他们就从小板凳上站了起来,拍了拍膝盖道:“走,咱们上街,买点肉去。”

  陆云泽点点头,和贺邵承牵着手去了。

  从曾家村到街上也就几百米,路上遇到不少人,都问曾老头前两天去哪了。曾老头摇摇头,就说去了趟县城,接着又带着两个孩子往供销社走了。他最知道农村吃完了饭闲碎语的能力,当初女儿走了,爱人去世,他一个老头都差点撑不下来。他又吸了口烟,摸出口袋里那两块钱,在供销社窗口拿了一块钱的排骨。

  “今天烧个排骨冬瓜汤,怎么样?”一袋子排骨都给剁碎了,他又去买了两片冬瓜,两分钱。出来晃一圈,曾老头又给外孙和小贺弄了两个果冻,这才施施然在夕阳下走回去了。陆云泽拿着手里那一根吸吸冻,眨了眨眼,低头咬开开始吃了。贺邵承也和他一样,不过拿着根吸吸冻的模样实在是好笑,让陆云泽一路上都带着那两个小酒窝。

  曾姥爷跟着去了趟深圳,这会儿已经累坏了,随便两个孩子折腾去了。因此第二天早晨,只有陆云泽和贺邵承两个人起床,在厨房里稍微弄了点粥搭着咸菜当了一顿早饭。供销社每天出发去县城的师傅都已经很熟这两个孩子了,看到他们居然一人拎着一大袋子东西,还有些好奇。不过怎么着不管他的事,他就开着电三轮一如既往的进了县城。

  陆云泽笑眯眯的和师傅道了谢,接着才和贺邵承又拎起了袋子,寻了个地方坐下休息。

  城里头干接送生意的三轮车这会儿都还没出摊,小杂货店更是没开门呢。费劲拎着东西到处跑没意思,不如先再攒攒力气。这会儿他们身上就没多少钱了,加起来才带了十几块,陆云泽瞅着早餐摊子纠结了一会儿,才去买了两个大鸡蛋饼,塞到了贺邵承的手里,让他稍微多吃一点。

  贺邵承有些惊讶,但接着就低下头吃了,并没有推辞什么。他确实饭量大,而陆云泽始终都记着这一点,这会儿还担心早晨那一海碗米粥不够呢。

  两个人带着麻袋坐到天亮,街上终于热闹起来时才站起身准备出发。

  贺邵承一个人拎了两个麻袋,虽然有些沉,但对他来说倒也还好。陆云泽这会儿轻松了,看到一个骑三轮车的,跑过去和人家谈租车子的事情。上门都是生意,这种三轮车在市内跑跑地方都是一毛一毛的,更何况他又不是个电三轮。陆云泽和他谈好了价,这就让贺邵承把东西放到了后面,两个人也坐了上去,开始寻找着附近的小杂货店和小卖部。

  他最觉得能够吃下货的还是学校门口的店,因此第一站就让师傅骑去了一个技术学院门口,在那小杂货铺子那儿停了下来。一麻袋东西太多了,他们也不全搬着,只是先拿了一包样品出来,进门去给老板瞧了。老板还以为生意来了,问他们想买什么零食,接着陆云泽就把发卡、胸针拿了出来,带着笑问:“您这儿收货吗?”

  老板皱一皱眉,本来想把人赶出去的,但看到那精巧漂亮的发卡,却又挪不开眼睛了。他做生意,当然知道平时那群学生都爱买什么东西,不过店里头之前也没什么这样的饰品,主要卖的都是零食饮料。

  他拿了一个,拆开塑料袋在手里捏了捏,“这花样倒是很新……”

  “嗯,是韩版的发卡,从深圳进来的。”陆云泽努力的推销着,“您这边收吗?这个发卡厂家定价都是一块钱,年轻的女孩子肯定都会喜欢的。这里有十二个款,花样也很多。从我这儿拿八毛五就行。”

  老板一听价格就皱了皱眉,是嫌贵了。

  如果只要三四毛,他肯定进;但这要八毛五,虽然确实很好看,他也不敢要多少了。他拿着发卡摇了摇头,“太贵了,稍微便宜点,我要点试试看。”

  陆云泽露出了笑。

  他知道小店吃不了多少的,所以也没指望一口气卖出去几百个,只是先谈拢了八毛一个发卡,一块一个胸针的价格,拿了四十来件货给对方。电子宠物和手表他也给对方看了看,但这就不是小店吃得下的东西了,老板摇头拒绝了。贺邵承见只卖出去几十个,微微有些焦躁,面孔都板了起来。这个生意似乎还没有之前卖虾饺的好做,他抿着唇,看着面前两大袋子东西,心口沉得厉害。手机端一秒記住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但陆云泽心情却很轻松,又朝下一家去了。read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