养了一只小狼崽 第26章 辣椒酱

小说:养了一只小狼崽 作者:小竹子君 更新时间:2020-07-25 20:19:19 源网站:网络小说
  他们两个走在路上,并不知道之前挨了揍的小卖部老板真的气急了要报警,结果被隔壁两家好是嘲讽了一番,骂他又拿假钞骗人,挨了揍也是报应。显然他早已经不是第一次拿假钞了,他自己也怕警察过来先把他的店铺给查了,只能咬着牙硬吞了这口气,回铺子里面踹狗撒气了。

  陆云泽和贺邵承慢慢的到了政府大院。

  他们也不大确定这里可以不可以摆摊,而且这次出门其实也没带塑料布出来,可能并不方便。但只是一到门口,就有院子里在乘凉的老客户把他们认出来了,赶忙摇着蒲扇走出来。老大爷还牵着小孙子呢,小孙子一看到两个哥哥,就蹦出了“虾饺”两个字。陆云泽忍不住笑了,蹲下身去摸了摸小弟弟的脑袋,而那大爷也开口问了:

  “你们怎么就不来卖虾饺了呢?”

  “虾饺生意太累了,”陆云泽站了起来,看了眼身旁的贺邵承,“而且后来也有其他人做了一样的东西,我们就不打算再做了。”

  “唉,”老大爷叹了口气,“别人家做的料没你们两个小娃娃做的好啊……而且,你们家那辣椒,真的是,这段时间大院没吃到,不少家的孩子已经都闹腾上了。”

  他们在门口站了一会儿,大约是被住在楼里的人瞧见了,这会儿又从里面出来一个年轻人,急匆匆的跑了过来,“诶,是你!就是你!小兄弟啊,你家辣酱还有没有?卖我一点怎么样?我老婆怀了孕,现在天天都说要吃你家的辣椒酱,没那个味儿饭都吃不下了!”

  陆云泽和贺邵承对视了一眼,一愣。

  他们没想到遇上两个人,居然都在问曾姥爷做的油泼辣子,然而这一次身上实在是没有,只能摇了摇头,打开袋子给他们看了看今天手里的东西。那年轻的小伙子听说没有,反复踌躇,都不知道怎么和爱人交代了。他苦着脸买了三个发卡三个胸针,打算先拿这个去讨好一下对方。而老大爷身边的小朋友则看上了电子宠物游戏机,闹着要玩。

  贺邵承把已经拆开的样机递了过去。

  “所以你们今天来卖其他的货啊。”老大爷又摇了摇蒲扇,让孙子和两个哥哥说声谢谢。小朋友已经被游戏机吸引了,抱着那小东西眼睛都不眨。贺邵承“嗯”了一声,说了去从深圳进货的事情,那大爷就夸奖英雄出少年。四个人站在门口,陆云泽也不嫌弃地上脏了,直接就坐了下来,把几样东西放在了地上。

  有个大爷在这儿,路过认识的人都先过来瞧瞧了。发现是熟悉的卖虾饺小朋友,不少都给个面子,拿一个发卡走了。在家里放暑假的小姑娘们也出来凑热闹,在摊子上一阵挑挑拣拣,看着那些漂亮的东西,忍不住的就想拿了。贺邵承长得英俊,而陆云泽长得秀气,两个男孩儿帅的各有风味,让她们根本不舍得走。

  陆云泽笑眯眯的给姑娘们比划着发卡。贺邵承虽然话不多,但也被几个女孩儿围着。

  老大爷难得看个热闹,笑呵呵的,身边的小孙子已经玩得入神了。

  电子手表和电子宠物都贵一些,有的带着孩子的过来了,被闹得不行,只能掏钱要了一个。老大爷这才意识到不对了,蹲下身让小孙子把东西还回去,但小家伙立刻就哭了,抱着那游戏机扁着嘴,说自己已经把小宠物养出感情了。陆云泽抿着笑,知道自己这样的行为不太好,但他也确实是想把这个样品也出了。老大爷被哭闹的孙子弄得没办法,只能叹一口气,回家拿钱去了。

  但因为是个拆开的货,陆云泽只收了他十块钱,没按照十三的价格收。更新最快s..sm..

  到晚上要下班的时候,不少从政府机关回来的人都瞧见了这个摊子,女人们更是围着挑拣发卡和胸针,每一个都不肯放手。政府里的人到底家境殷实一点,陆云泽卖的可快了,而且价格还比之前出给小卖部的时候要高一些。不过与此同时,被反复问到的辣椒也引起了他和贺邵承的注意,而且听这些人的语气,虾饺摊子不做了就不做了,但那辣椒酱最好能挑着来卖一点。贺邵承转头看了一眼陆云泽,微微皱了皱眉。

  “回去再把剩下来的两罐辣椒带过来?”他尝试性的建议着,“我们可以去买几个玻璃罐子,分装成小瓶。”

  陆云泽眨了眨眼睛,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

  最后,电子宠物都卖完了,只剩下两个手表,和几个零散的发卡。

  天已经黑了,这会儿还不回去估计姥爷要着急,他们两个终于站了起来,收拾好钱盒子一起往供销社方向走。坐上便车是肯定不可能了,只能花三块钱打个电三轮回去。贺邵承拿着一个手表,放了三粒纽扣电池进去,屏幕就微微亮了起来,显示了一个现在的时间。

  “还能记时呢,”陆云泽戳了戳他的手,帮他把手表戴上了,“来,刚好你一个我一个,以后在外面都方便一点。”

  贺邵承点了点头,“这趟都赚回来了。”

  “嗯,赚了有一千四左右吧。”陆云泽还没点钱,有些不确定,打算晚上回去拿着小账本好好的算一算,“你瞧,还是去一趟深圳划算……就是太累了一点。”他忍不住打了个哈欠,“其实这次一个铺子一个铺子推销也挺麻烦的,下一次最好能够找到一个愿意大量收的贩子,稍微再便宜一点也没事……”脑袋靠在了贺邵承的肩膀上,陆云泽轻轻的蹭了蹭,“对了,你觉得那个辣椒酱怎么说?”

  贺邵承沉默了一瞬,想了想之前卖虾饺的情况:“曾姥爷做的辣椒很受欢迎。当时……我就看到,有人是舀了一大勺拿回去的,应该不止是沾虾饺吃。”

  “诶?我都没注意。”因为他只负责收钱,陆云泽还真的没看到顾客加料的情况,“我还奇怪呢……那辣椒挺辣的,怎么大家都这么能吃,一罐子两天就没了。”

  “嗯……你觉得我们可以做这个生意吗?”贺邵承垂了垂眸,微微皱着眉头,“如果他们喜欢,我们也可以稍微卖贵一点。”

  陆云泽撑着下巴开始思考了。

  辣椒酱这种东西,铺子里也都有卖,最常见的是“阿婆香”牌子,才卖一块钱一瓶。因为是生活中常用的东西,所以也贵不到那里去,更何况乡下辣椒才几分钱。如果跑一趟卖几十瓶辣酱,最后才赚个十来块,那肯定是不划算的。但如果能够一次性生产很多……

  “咱们先去把家里两个罐子的分装一下,按你说的试试看。”他敲定了方案,“一瓶卖两块钱,看看他们愿不愿意买。如果愿意……那说明辣酱确实很受欢迎,但如果大家不愿意,那么就还是算了。”

  贺邵承点了点头,在他眼里,曾姥爷的油泼辣子卖这个价格是绝对没有问题的。

  两个人老晚才到家,把曾老头急得不行,还以为外孙和小贺在外面出什么事情了。当陆云泽把钱罐子拿出来,告诉他已经基本上把货物都都卖了时,他又惊呆了,看着那一盒子塞不下的钱,吃惊的张大了嘴。外孙之前卖虾饺,那好歹是一天一百一百这样的挣,可这一趟……一下子就拿了两千多回来!他也着急了,问哪能卖掉那么多,贺邵承便一一的把事情说了,不过略去了收到假币还把人打了一顿的事情。

  陆云泽坐在小板凳上,把钱盒子倒扣过来,开始一点一点的数钱。

  这次因为去了好多家,卖的量多,五十、一百都收了不少,比全是一块钱五块钱好点多了。他还是一样,先按照币种分类,接着再一个一个的数数,计算出总共的钱。所有的零碎也点上了,陆云泽脸上的小酒窝立刻就露出了出来,仰起头和身边的姥爷还有贺邵承道:“两千六百三十五!”

  曾姥爷是真的吓坏了,一边嘟囔着“太多了”,一边颤抖着手,走去灶台边上舀水烧粥了。

  陆云泽还在笑,贺邵承也抿着唇,和他一起享受着赚了钱的喜悦。

  晚饭吃的简单,只是点米粥搭着小菜,但他们吃的都很舒坦。

  曾姥爷还是不怎么好,虽然他早就知道外孙厉害,但是就一天……外孙居然挣的钱已经超过了他这些年的积蓄,老人家就只能抖着手回房里头去寻找《知音》的安慰了。陆云泽和贺邵承也回了房,只简单的冲了把澡,身上都凉快着。他第一件事就是藏好钱,接着再拿出账本记账,用端正的正楷字一笔一划的写下每一个货物的出入价格。

  贺邵承手里拿着个水晶发卡,上面还有一个漂亮的蝴蝶结。

  他拨了拨,又看了一眼坐在床上认真写东西的么儿,悄无声息的抬起了手,在他的背后把发卡夹在了陆云泽头顶的那一撮毛上。

  “嗯?”脑袋上忽然感觉到了什么,陆云泽抬起头眨巴着眼睛看着身边的贺邵承,“怎么了?”

  贺邵承盯着他挂着一个蝴蝶结发卡的脑袋,面色不变,“没事。”

  但脑袋上忽然多了个小东西,不是说没事就真的没事的。陆云泽拧起了眉,自己伸手摸了上去,一下子就知道是个发卡。他皱着脸看着贺邵承,把发卡摘了下来——居然还是个蝴蝶结的!!贺邵承这才不端着样子了,一下子就笑了出来,结果被陆云泽的小软手狠狠的拍了几下。

  “你果然没做好事……贺邵承!”他也不记账了,把本子和笔丢到了一边去,要把这个发卡夹到对方脑袋上。

  两个人在房里闹着,陆云泽怎么都按不住贺邵承,只能去抓他腰上的痒痒。结果贺邵承自己一点反应都没有,反而伸手挠了一下陆云泽。他顿时就不行了,躺在床上笑的肚子都酸了,头发上则又被发卡夹了个揪揪出来,像个小姑娘似的。贺邵承今晚的笑特别多,终于像这个年纪的男孩子了,唇角的弧度就没有放下来过。他一直看着陆云泽,不断的在心里低喃着“么儿”两个字,等到真的闹得不行了,才一起拉了灯,紧靠着睡在了一起。手机端一秒記住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上一次这样大笑是什么时候了呢?

  贺邵承闭上了眼睛,已经不大想得起来了。read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