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圣仁心叶皓轩 第4401章 人间清醒

小说:医圣仁心叶皓轩 作者:一念 更新时间:2022-08-24 16:05:25 源网站:网络小说
  “所以伯先生,伴君如伴虎,你为你自己想好了退路没有?”

  叶皓轩问。

  “退路?”

  伯傲微微的一愣,叶皓轩的这句话让他不自由主的陷入了沉思当中。

  是啊,他想好了退路了吗?

  “我知道这样的话题让你很为难,所以我们暂时先不谈这些,我先跟你回府,看看你家人的情况吧。”

  叶皓轩微微一笑。

  策反伯傲并不容易,毕竟他是深受龙皇信任的,在伯傲的跟前提这些,叶皓轩只能保证他不在龙皇的跟前胡说八道。

  不过他是龙皇身边的一位重要的棋子,如果能将他策反,那是在好不过了,所以叶皓轩一直在朝着那个方向努力。

  “好,谢谢叶先生。”

  伯傲如释负重的松了一口气,毕竟这个话题对他来说是十分忌讳的,所以他并不是很想谈这个话题。

  一路沉默,终于到了伯傲的府上了,叶皓轩吃惊的发现,伯傲的居所居然建得金碧辉煌。

  琉璃作瓦,白玉为栏,而且就算是地上的方青石,也是海底世界罕见的东西。

  以叶皓轩对伯傲的了解,他应该是属于那种低调的人,就算是深受龙皇宠爱,他也绝对不会飘,因为他懂得利用中庸之道。

  而二龙皇也不是喜欢那种张扬的人,他之所以受二龙皇的宠信,原因就在于此。

  可是叶皓轩没有想到,伯傲居然会住到这么金碧辉煌的地方,这简直让他有些不敢相信。

  “我的府院,是龙皇赐的,我推辞了几次,最后龙皇动了怒我才敢收的。”

  伯傲似乎是猜出来了叶皓轩的心思,他苦笑道:“如果我傲推辞,龙皇可能就要动怒了,到时候不好收场了。”看書喇

  “原来是这样,看来龙皇对你是信任之极啊。”

  叶皓轩微微的点点头,难怪了,这是二龙皇赐的府院。

  如果伯傲推辞,龙皇一旦动怒,那后果就十分严重了,所以这东西你只能咬着牙收了,否则的话性命难保。

  “是啊,我跟随龙皇已经有些年头了,他对我信任之极,我这些年兢兢业业,如履薄冰。”

  伯傲叹了一口气道:“别人都是羡慕我,但是我的难处,他们却没有人能看到。”

  “伯先生懂得中庸之道,这些东西是别人都拥有不了的。”

  叶皓轩微微的点点头道:“所以眼下的这些东西,都是你应得的。”

  “拿着这些东西就像是烫手的山芋。”

  伯傲苦笑一声,他摇摇头道:“叶先生随我来吧。”

  叶皓轩点点头,随着伯傲走了进去。

  这已经是极夜,整个府院虽然大,但里面的灯光极少极暗,而且一路走过去,也没有见到一个佣人。

  “伯先生是一个人住吗?

  你生病的家人是你什么人?”

  叶皓轩有些疑惑。

  这个地方死气沉沉,没有一点人气的样子,而且这一路走过去,走廊上布着一层厚厚的灰尘,看样子是很少有人打扫。

  整个院子里没有一点人气,这不像是平时很多人住的样子。

  “生病的人是我的犬子,这个地方只有我和他两个人在住,除此之外,我没有任何家人了,而且我喜欢清净,所以也没有请佣人。”

  伯傲淡淡地说:“正是因为这样,所以这个地方看起来缺乏人气。”

  “难怪了,你家公子,是生了什么病?”

  叶皓轩问。

  一路上只顾着和伯傲交谈,却忘了正事,直到现在叶皓轩才问起来。

  “好多年前,一病不起,你说他死了,他却有呼吸,你说他活着,但却一直在沉睡没有任何知觉。”

  伯傲叹了一口气道:“魂魄似离非离,我这些年请遍了名医,却依旧没有一点办法,所以叶先生,我就拜托你了。”

  “我要先看到人才能给你说准确的信息,现在不行。”

  叶皓轩叹了一口气。

  他知道伯傲之所以一个人生活,就是为了不引起龙皇的猜忌。

  因为他知道二龙皇这种人,他真是信任你,对你的疑心也越重,你身边的任何人都可能会让他起疑。

  所以伯傲家里没有任何佣人也是正确的选择,这种世道,保命才是第一位的。

  “行,叶先生心理压力也不用过大,这些年我什么事情都经历过了。”

  伯傲苦笑了一声道:“所以不管是什么结果,我都能接受,另外谢谢叶先生能随我到这里来。”

  叶皓轩点点头,跟着他来到了一个偏殿中,偏殿里亮着长明灯,室内光线还算是说得过去。

  室内的陈设简单,只有一张床摆在里面,而床上躺着一名年轻人。

  浩瀚的宇宙中,一片星系的生灭,也不过是刹那的斑驳流光。仰望星空,总有种结局已注定的伤感,千百年后你我在哪里?家国,文明火光,地球,都不过是深空中的一粒尘埃。星空一瞬,人间千年。虫鸣一世不过秋,你我一样在争渡。深空尽头到底有什么?

  列车远去,在与铁轨的震动声中带起大片枯黄的落叶,也带起秋的萧瑟。

  王煊注视,直至列车渐消失,他才收回目光,又送走了几位同学。

  自此一别,将天各一方,不知道多少年后才能再相见,甚至有些人再无重逢期。

  周围,有人还在缓慢地挥手,久久未曾放下,也有人沉默着,颇为伤感。

  大学四年,一起走过,积淀下的情谊总有些难以割舍。

  落日余晖斜照飘落的黄叶,光影斑驳,交织出几许岁月流逝之感。_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