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本站地址:[]s.lw.!无广告!

  咦,好强烈的醋意。

  墨无竹往旁侧一弯腰,伸长了脖子,看了一眼玄君临背后的萧凉儿和孩子。

  “美人儿,他怕你被我迷惑了。”

  话音刚落,他那张魅惑白净的脸上,就多了一道血痕。

  玄君临手中的碧落剑,已经染血。

  “你认真的啊?”

  墨无竹惊呼。

  他摸了摸自己的脸,龇牙咧嘴。

  要不是楚万云那个家伙叫自己来找玄君临,他才懒得来!

  就算来了,也得和玄君临动手。

  居然让他毁容了?

  他的美貌毁了……

  侍卫们都围在一起,可是被围着的人,却压根没把他们当一回事。

  吵吵闹闹的,成何体统!

  楚封天被忽然出现的墨无竹,和公然保护萧凉儿母子的玄君临,弄得心情烦躁,又困惑又愤怒。

  “墨无竹怎么会在这里?”

  欧阳瑛皱了皱眉。

  楚昊炎立马追问道,“墨无竹是谁?”

  欧阳瑛答道,“守护着灵卫军金牌的竹妖,活了一千年的妖怪。”

  什么……

  楚昊炎愣住了。

  他知道灵兽魔兽,但是那些都是兽类的模样。

  像真正能化成人的妖,他是第一次见。

  而且,还活了一千年。

  楚封天坐上主皇之位也才二三十年的时间。

  那个墨无竹,却已经活了一千年了!

  “都撤退!”

  楚封天忍着满肚子的怒火,让侍卫们退下。

  因为这群侍卫,根本打不过萧凉儿玄君临,还加上一个墨无竹!

  侍卫们纷纷退下。

  玄君临手中的剑,也落下了。

  墨无竹还在摸自己的伤口,一个劲的碎碎念,“完了完了,要留疤了……”

  萧凉儿可以感觉到,这个人虽然有点古怪,但是对她和玄君临,并无恶意。

  一个白色小瓷瓶扔向了墨无竹。

  墨无竹赶紧接住。

  “祛疤很有效。”

  萧凉儿淡淡的说了一句。

  墨无竹翻看着那个小瓷瓶,眼里满是惊喜,“真的?”

  玄君临伸手就想要把小瓷瓶打掉。

  墨无竹眼疾手快的收了起来。

  “你让我毁容了,还想毁了我的药,玄君临,你这是要赶尽杀绝啊!”

  他吐槽了几句。

  玄君临收起了碧落剑,“嗯,见你一次打你一次。”

  敢觊觎他玄君临的女人,那就是找死。

  开玩笑也是找死。

  萧凉儿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怎么觉得这句话从玄君临的口中说出来,有点好笑?

  玄君临转身,一手搂过了萧凉儿,一手牵住了萧子沐。

  然后便往广场外面走去。

  “你要去哪里!”

  楚封天的语气严厉。

  “送他们回归月宗。”

  玄君临的声音更冷。

  他原本不想和楚封天字明面上撕破脸,因为还不到时候。

  但是现在,他顾不了那么多。

  “你若是敢送他们回去,那么本皇将驱逐你离开主皇神殿!”

  这是威胁。

  “好。”

  简单利落的回答。

  玄君临绝不会在凉儿和权势面前,选择后者。

  萧凉儿的心中一动。

  这是她第二次如此的震撼。

  第一次是在天海的水晶宫外,听到玄君临愿意为了她放弃所有修为时。

  第二次便是此时,听到他愿意为了自己,而离开主皇神殿。

  墨无竹也看着玄君临的背影。

  嗯,真男人。

  怪不得楚万云看好他,还让自己前来这里,辅佐他。

  不过墨无竹也清除楚万云的其他原因。

  那就是玄君临在某些方面,是像极了楚修齐。

  比如异于常人的天赋。

  还有那种说一不二又冷漠的性格。

  甚至连容貌,也有一两分相似。

  不然,以楚万云对主皇神殿的唾弃程度,别说叫墨无竹来辅佐玄君临了,恐怕当初,连玄君临想在主皇一族多待两天,都会被直接拒绝。

  “父皇,既然他的心不在主皇神殿,那就随他去吧!”

  楚昊炎在听到玄君临的回答时,先是一愣。

  随即就狂喜。

  靠,都不用再费心思了,玄君临直接被驱逐出主皇神殿了?

  他喜滋滋,却又装出了一副遗憾的语气,“是他不懂父皇您的一片苦心,非要和那个萧凉儿在一起,归月宗,我看是要反了!”

  反了?

  想起归月宗近来的种种行为,想起玄君临为了萧凉儿一再的不受控制。

  楚封天的内心,便有一股嗜血的怒意。

  欧阳瑛也没想到楚封天竟然会说出驱逐玄君临之类的话,她心里一喜。

  这太好了!

  要是没了玄君临,楚弘裕那个废物,哪里争得过她儿子?

  楚昊炎以后直接成为主皇也好,或者等到金刚门把主皇神殿吞了再上位也好,总之,少了一个玄君临,就少了很多的麻烦。

  连金刚门都不需要再费心思去对付玄君临了。

  “哼!”

  楚封天哪里听不出这母子两个语气中的欣喜。

  他哼了一声,直接离开了。

  这场炼器比试,虎头蛇尾的结束。

  楚杰明明得到了第一名,却没有赢到任何掌声和喝彩,反而是被冷落在了一边,无人问津。

  许久,楚昊炎才想起有个楚杰。

  他心情好得很,便来到楚杰面前,好好的表扬了一番。

  楚杰脸上露出一丝假笑。

  心里却在恶毒的诅咒着,希望楚昊炎接下来,会后悔认了他当义子。

  因为他现在就有一个愿望,以后可以将楚昊炎扔出主皇神殿。

  如此蠢的人,不配留在主皇神殿。

  连五行八卦炉都能拿错!

  ……

  楚弘裕和温寻霜母子两人,心里的狂喜不比楚昊炎和欧阳瑛要少。

  他们现在可是有太清宗暗中支持。

  少了玄君临这个大麻烦,简直是最好的消息。

  只是,楚昊炎有点惆怅。

  当初凤珞答应要帮他,是为了报复玄君临。

  可是现在玄君临已经失去了竞争主皇之位的资格,凤珞还会继续支持自己吗?

  他有点不确定。

  “母亲,我要去一趟太清宗。”

  楚弘裕说道。

  温寻霜以为他是要去亲自将这个好消息告诉凤珞,便同意道,“好,去吧!”

  她不知道的是,这个消息还不知道是好是坏。

  万一凤珞因此而放弃了支持,那么楚弘裕就会重新回到之前的状态,没有任何的势力背景支持,永远都被楚昊炎踩在脚下,当一个透明女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