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本站地址:[]s.qq.!无广告!

  看在她受伤的样子,宗昀乾说,“行吧,不过我们要小心,万一让宗景灏知道……”

  “不会的,我们小心一点。”女人就是咽不下这口气,就是要出气。

  “好吧。”宗昀乾知道她此刻心里恨,见那个孩子不过是想发泄,今天她受了委屈。

  左右他们小心一点就是了。

  他们从后门走出来,左右查看确定没有人才上车,完全没发现,树丛后门躲着人,看到他们上车,就退了下去。

  他们还以为自己走的很隐蔽,根本没有人发现,殊不知,他们从一开始就被人盯住了。

  车子开越来越偏,在外环一座养老院停下来。

  宗昀乾下车,很快女人也跟着下来,还沾沾自喜道,“他们怎么也不会想到,我们会把孩子藏在养老院里。”

  宗昀乾四处环视了一圈道,“我们还是小心一点好,走吧。”

  女人点头,他们进入养老院也是从后门,后面比较安静。

  跟着他们而来的车子也停在了不远处,里面的人下来,尾随而至。

  宗昀乾和女人左拐右拐,最终在院落后面的一间屋门口停下来。

  女人吩咐让跟着来的人守在门口,她和宗昀乾进屋。

  一间四方的屋子靠墙放着一张单人床,旁边一张不大的木桌,一位中年女人坐在床边,怀里抱着一个婴儿。

  “把孩子放下,你出去。”

  中年女人小心的将孩子放下,对她说道,“这孩子一晚上都哭闹的厉害,这才刚睡着。”

  女人很不耐烦,“我知道了,你出去!”

  孩子长得可爱,虽然妇人是拿钱做事,但是看着那么可爱的孩子也心生欢喜,只是不明白,他们为什么把这么小的孩子养在这里。

  但是她也不敢问,妇人给小宝盖好被子退了出去。

  女人走到床边,看着小宝和林辛长得非常像的脸,心里的愤怒不平衡更甚了,同为女人,她只能伺候这些老男人,而林辛却可以嫁那么好的男人,生儿育女,她越想越恨。

  一把扯掉小宝身上的被子,小宝一惊,哇哇的哭了起来。

  “哭吧,使劲哭,你爸妈听见了,肯定会心疼吧?”女人掏出手机,拍下小宝嗷嗷大哭的样子预备到时候给宗景灏看,让他看看,他动自己的下场,就是他的孩子也要受罪!

  她装起手机,伸手摸小宝的脸,“命真好。”

  投胎到了好人家。

  她笑,眼里却都是冰冷也阴毒,“可惜,可惜落了我的手里。”

  说着她一把捂住小宝的口鼻,“不准哭!”

  小宝的脸憋的通红。

  “哈哈……”女人得意的大笑,“今天我受的苦,都要在你身上找回来,你要恨,就恨你父母吧!”

  咣当一声巨响,门忽地被踹开!

  宗昀乾留在门口看守的人,早已经倒在了地上,涌进来一群人。

  “你们……”宗昀乾更想呵斥,却看清楚来人,脸色一下变得煞白。

  女人还没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事情,只听见一声找死,整个人就如抛物线一般,在空中划过一道弧度撞在了墙上,摔下来。

  她痛苦的抽搐,模糊间看到一道挺拔的身影,浑身泛着寒气,表情凌冽森冷,像是地狱锁魂的修罗,她下意识的缩起来。

  憋了片刻的小宝,忽地再次哭出声音,“哇啊……”

  宗景灏弯身将小宝包起来,他脸颊上的红还未褪去,眼圈有些肿,可能是哭的多,小小的身体一抽一抽的。

  “小宝没事吧?”沈培川走过来。

  宗景灏唇角紧抿,眸色深沉,眼底藏着不易察觉的心疼,他轻轻的拂去婴儿脸颊的上眼泪,低声道,“你知道怎么处理。”

  沈培川说,“我知道怎么做。你放心,我会办好。”

  宗景灏抱着小宝走出去,走到门口前,回头看了一眼宗昀乾。

  “你想干什么?”宗昀乾强装镇定。

  “是你绑架勒索,问我想干什么?难道不是你想要干什么吗?”他语气冰冷。

  “我们可是一个祖宗。”宗昀乾大声,试图强势,可是少了那股气魄。

  宗景灏冷笑了一声,“我偷我儿子的时候,想过我们是一个祖宗吗?”

  宗昀乾攥着手,脸上的皱纹重重叠叠好几层,兀自站在那里,像是泥塑一样,一动也不动。

  “怎么会这样?”女人还不清楚,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儿,他们怎么会找到这里来?

  关劲蹲在她跟前,拍了拍她受伤贴了纱布的脸,女人疼的眉眼挤在一起。

  “还真是蠢,我们既然抓了你,会轻易放了你吗?那么轻易就让你被救走,就不觉得蹊跷?”

  女人猛地睁大眼睛,“这是你们的阴谋?你们故意让我逃出来的?”

  关劲冷哼一声,懒得理会她,当然是故意让她被救出来的,后面对付她,也是故意的,就是要激怒她,他砸的时候没下狠手,不然她的手哪里还能动?

  他做这些,不过是让她恨,她怒,她恼。

  然后再给她机会让她被救出去,这个时候的她一定心怀怨恨,人的心里一旦有了怨,就容易冲动,做事就不想后果。

  他们就是利用了这一点。

  从宗景灏离开顶楼的那一刻,他就开始谋划了,先是给关劲发了信息,让他虐待这个女人,但是要有分寸,要留着她的命。

  而他故意把女人消息透露给宗昀乾,让他来救人。

  这个计划,最后知道的是沈培川,宗景灏让他去把关劲带走,才告诉他的。

  当时沈培川去拉关劲走的时候,还说怕自己会被影响之类的话,不过是说给女人的听的,让她觉得她被救走的更真实而已。

  这一切计划都是让她有一颗报复的心,有了报复心她就会在小宝身上发泄,这个时候只要他们紧跟他们的行踪,就一定会发现小宝的下落。

  这个时候宗昀乾也回神,似乎明白了这一切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儿,他瞪向女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