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本站地址:[]s.qq.!无广告!

  女猛地一愣,也意识到自己上当,可是为时已晚。

  她捂着剧痛的腹部爬过来,抱住宗昀乾的腿,“他算计我们。”

  当时她吓得厉害,后来被救,她哪里能想到这是个陷进?

  “你是他堂叔,他不能把你怎么样。”到了这个时候,女人想让宗昀乾打感情牌了。

  关劲在一旁冷哼,“现在想到是亲戚了?早干嘛去了?偷走小宝的时候怎么不想后果?”

  宗昀乾看了关劲一眼,冷声道,“再怎么样,我也不是你动得了的!”

  关劲笑了一声,“我自然动不了你,可是绑架勒索,你是犯法,我不能怎么样你,可是法律能。”

  “你们没证据。”女人紧紧的抱着宗昀乾的腿,现在她能否脱险,都全靠宗昀乾了。

  她完全不知道,宗昀乾也别想善罢甘休。

  关劲冷冷的睨着女人,“看来你是不知道我们老板的脾气啊。”

  他用脚尖抬起女人的下颚,“想让你死,我们能找出一千一万种理由。”

  女人毛孔悚然,害怕的语不成句,“就,就算我犯了法,也罪不至死!”

  说着她抓着宗昀乾裤管的手更加的用力了。

  宗昀乾抓住裤子,呵斥了一声,“你急什么?我还不信了,他真能要你的命!”

  “昀乾,我只能依靠你了。”女人死死的抱住宗昀乾的腿,这是她的救命稻草。

  沈培川走过来,沉声道,“你们涉嫌绑架,勒索,需要接受调查。”

  他让属下将一应相关人员都带回去。

  “你们干动我!”宗昀乾到这个时候,双手一背,拿出他是宗景灏堂叔的架子,“我可是宗家人。”

  沈培川说,“古代皇子犯法尚且与庶民同罪,何况这是法治社会,你犯了法,就要接受调查,来人,将人带走!”

  “你敢……”

  他的话还没说完,就被人押着,公务人员做事赶紧利落,他才不管你什么身份,你犯了错,就要接受调查。

  宗昀乾虽然身体有些小缺陷,可是他从小到大都过着人上人的日子,如今这把年纪了,却被人押上警车,先不说丢不丢人,就这个罪他就没受过。

  “我要见宗景灏!”宗昀乾依旧不配合。

  “你再不老实,我就先给你定一个妨碍公务罪!”沈培川十分严厉的呵斥。

  属下的人不敢怠慢,将人硬着押上车,一看沈培川这么强势,女人也不敢吭声了,小心翼翼的缩成一团,上了车也是挤在宗昀乾身旁。

  “剩下的事情就交给你了。”关劲拍了拍身上不存在的尘埃。

  沈培川点头,上车前她打了个电话出去。

  桑榆这一夜一天几乎没休息过,一直窝在沙发里,一颗心就没放下过,惴惴不安度日。

  如今小宝找到,沈培川第一时间给她打电话。

  很快电话接通,看到是沈培川的号码,桑榆既期待有害怕,期待小宝找到了,又害怕是不好的消息,她将手机拿起来,手只微颤,她按下接听键,压到耳畔,低声,“喂。”

  沈培川知道桑榆担心,安慰道,“别担心了,小宝找到了,没事了。”

  桑榆激动的鼻子一酸,沙哑的问,“真的?”

  沈培川说,“真的,这种事情怎么能骗你。”

  桑榆笑,眼里还有水气,“太好了。”很快她又想到别的事情,“偷小宝的主谋抓到了吗?”

  “抓到了。”

  “你一定要给他们定罪!”桑榆急切的说,“他们怎么可以偷孩子呢,简直不是人!这种人,就不配为人,一定要治他们的罪。”

  “我知道了,好好休息一下。”沈培川轻声说。

  桑榆嗯了一声,其实没有一丝困意,小宝找到了,也不知道有没有受到惊吓,她从沙发上起来,去洗了脸,换了身衣服出门。

  她做出租车到别墅,门口停着宗景灏的车。

  她付了钱下车,站在门口,她停顿了一,很快又恢复脚步走过去敲门。

  很快房门打开,秦雅看见是桑榆忙侧开身子让她进来。

  “小宝回来了。”桑榆不知道怎么开口,于是问了这么一句。

  秦雅点头,“回来了,在楼上,不过你等下再上去吧。”

  桑榆明白,知道应该是宗景灏在上面。

  “过来坐吧。”秦雅拉着她坐到沙发上。

  楼上。

  林辛哄了许久,才把一直哭闹的小宝哄睡,睡的还不踏实,小小的身体一抽一抽的。

  她看着儿子心痛有心疼,知道小宝丢了的时候,她提心吊胆,感觉天都要塌了。

  孩子是父母的命,孩子快乐幸福,父母才会快乐幸福。

  “到底是谁?”林辛转头,她的眸子泛着些许的红,带着难以察觉的犀利。

  小宝丢的太突然,加上葬礼结束,他让自己来别墅,所以她什么都不知道。

  宗景灏站在床边,目光落在儿子身上,“我会处理。”

  “我问你是谁!”不是因为小宝刚睡着,她就大声吼出来了,此刻也是压低质问。

  她总要清楚,是谁偷了她的儿子,意图什么吧?

  以后她也好防范。

  这次真的吓到她了。

  她仰头望着宗景灏,“他是我儿子,在我的身体里住了十个月,血肉都是和我相连的,他遇到危险,我连知道是谁想要害他的资格都没有吗?”

  宗景灏不是故意隐瞒,只是不想她为此担心,没成想她会这么激动。

  他走过来,伸手想要给她擦眼泪,林辛将头扭了过去。

  宗景灏瞳孔漆黑,就这么沉默的看着她。

  一个坐着,一个站着过了许久,林辛平静了不少,低声说,“对不起……”

  她知道小宝出事,他肯定也难受,只是她太害怕那种感觉了,太糟糕!

  让她无法冷静。

  宗景灏伸手扣住她的脑袋,将她摁在怀里,林辛的额头抵着他结实的腹部,她伸手抱住他的劲瘦的腰。

  他的手指在她的发丝里摩挲,“我不是不告诉你,只是不想你担心,人已经让沈培川抓起来。”

  现在林辛冷静了不少,说出了心里的猜测,“是宗昀乾?”

  只有这个人在宗启封去世之后,忽然出现,又在这个节骨眼上小宝出了事,她不得不把事情往他身上想。

  宗景灏淡淡的嗯了一声。

  “为什么?”林辛仰头,“他为什么抓小宝?你和他有过节?还是爸以前和他有过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