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嫣然陈阳 第6429章 识君不悔

小说:苏嫣然陈阳 作者:花生是米 更新时间:2021-02-28 19:03:38 源网站:网络小说
  随后李老四也跟着进来了,“大家在说什么呢?”

  李大祺三兄弟郁闷的看向李老四。

  得,来了个猪队友!好在有覃淼在,李夫人的注意力全都落在覃淼身上。

  “小淼淼回来了,来,让娘亲看看。”

  李夫人笑着捧起覃淼的小脸,“哎哟,好不容易才长起来一点肉,怎么又瘦了。

  李老四,你跟着跑出去,怎么照顾小淼淼的?”

  李老四刚回家的喜悦一下子就没有了,都说远香近臭,他都离开好几个月了,怎么娘亲对他还是这样啊?

  跟想象之中相差是在太远了。

  “干娘……”“乖,以后别叫得这么疏远,直接叫娘亲。”

  李夫人说完在覃淼额头上亲了一口。

  李老四羡慕得眼白都红了。

  其他三位李家少爷将目光移开,眼底均是藏着羡慕。

  这种场面他们打小就没有经历过,现在长大了更是不可能了。

  “娘亲。”

  覃淼甜甜的叫了一声,心里暖暖的。

  她现在也是有娘亲的孩子了。

  “来来来,过来见见,这是你嫂嫂秦风。”

  李夫人伸手将秦风拉了过来。

  覃淼一直顾着和李夫人撒娇,现在才发现屋里有个没见过的女人。

  一听是嫂嫂,疑惑的看向哥哥们。

  发现只有陈阳刚才离秦风最近,其他几人此时都没有看向这边,只有陈阳微笑着看向自己。

  当即就看明白了,这是陈阳的女人,“大嫂。”

  秦风被覃淼这一声大嫂叫得更是害羞,脸唰的一下就红了。

  连耳朵尖都爬上了粉色。

  “呀,大嫂害羞了。”

  覃淼勾着嘴看向陈阳。

  陈阳走过来将手轻轻的搭在秦风肩上,“知道她害羞了,你还故意说出来,讨打是不是?”

  秦风感激的看了陈阳一眼,她不知道覃淼与陈阳的关系,以前也没经历过这种事情,还不知道怎么与覃淼相处。

  “这是覃淼,是我的同门小师姐,也是我的结谊义妹,行三。

  还有这位叫李大祺,是义弟,行二。

  这三位是李大祺的亲兄弟……”刚才进门的时候,陈阳只来得及向秦风介绍李夫人,便被李夫人拉着一顿热络。

  详细的介绍过大家的身份之后,秦风一一跟大家打了招呼。

  “大哥,这就是你一直满世界找的嫂子啊?

  恭喜你啊,终于找到了。”

  李大祺是真心为陈阳高兴。

  陈阳有多努力的在提高自己的修为,他一直都看在眼里。

  知道李大祺想岔了,陈阳瞪了他一眼,示意他闭嘴。

  李大祺以为陈阳是不想让秦风知道,怕给秦风造成负担。

  但是这种事情说出来应该有利于夫妻关系才对啊!阳哥不说,他这个做兄弟的得让嫂子知道阳哥的付出啊,这样以后嫂子对阳哥肯定死心塌地的。

  想到这里,李大祺接着说道:“嫂子,你都不知道,阳哥为了找你,为了有能力跟掳走你的人抗衡有多拼命的修……”陈阳看着李大祺,真想一巴掌呼过去。

  找苏嫣然的事情,以及他来华岐大陆的事情,他还没找到合适的机会告诉秦风。

  这货现在这样说出来,秦风突然间听到这些,心里只怕不好受。

  李夫人感觉到气氛的不对,立马将秦风和覃淼拉上,“都回来了,也不见我相公过来,走,我带你们找他去。”

  秦风被李夫人拉着,回头看了陈阳一眼便跟着走了。

  “母亲大人走了,哥几个,咱们先去喝一杯怎么样?”

  李大祺全然没有感觉到现场气氛的变化,笑着搂住陈阳的肩膀。

  看到其他三兄弟期盼的眼神,陈阳生生将一脚踢开李大祺的冲动按压下去。

  “走,喝酒,去城中最好的酒楼,今儿李大祺请客。

  咱们一起吃香的喝辣的去!”

  到了酒楼,陈阳豪气的点了一桌子好酒好菜,还怂恿其他三兄弟也点了不少。

  李大祺只当陈阳和李老四在林子里呆的太久,想吃顿好的。

  直到吃饱喝足再也吃不下喝不动的时候,还陆陆续续有菜上桌,李大祺总算回过味儿来。

  他也不知道自己做错了什么,准备找大家问个明白的时候,陈阳手臂一挥,搂着李老四和李老三一起走了。

  李老二也赶紧跟上去。

  李大祺看着四人的背影,有种自己被孤立的感觉。

  可他明明谁都没有得罪呀!陈阳回到屋里的时候,秦风正端坐在椅子上,抬头与陈阳目光对视。

  她在等陈阳的一个解释。

  她在春风楼呆了这么久,见识过各种男人。

  她跟陈阳一开始本就是一场交易,也没有想过陈阳会对她一心一意。

  这个世界修士生存不易,特别是很多背后没有势力支撑的散修。

  过着今天不知道明天还能不能活着的日子,大家对道侣这件事的态度都比较宽容。

  只要当事人没有意见,有几个道侣的也大有人在。

  合得来就在一起,合不来就分开,这是很正常的事情。

  她以前也是这么想的,可是跟陈阳在一起之后,好像就不那么想了。

  她好像变得自私了,只要一想到陈阳还有其他道侣,心口就抽抽的疼。

  陈阳走过去蹲在秦风身前,伸手将她的双手捧在手里。

  抬头看着她,伸出一只手轻抚着她的脸,轻声的说道:“故事有点长,我慢慢说给你听……”陈阳将自己的故事全都说给了秦风听。

  秦风听完微微了红了眼眶,抱着陈阳沉默了一阵,抬起头已经恢复了本来的模样。

  “我想一个人静静,可以吗?”

  陈阳想过很多种可能,却没想过她会如此的冷静,没有多问一句。

  换做是他的话,听说自己身边的人来自其它世界,心里也会有很多好奇和疑惑的吧。

  他今天说的话,信息量的确有些大,秦风一时间难以接受也正常。

  “好,我去找李大祺喝酒去,天亮的时候回来。”

  陈阳离开没多久,秦风便离开了李家。

  李夫人得知消息,以为秦风是一时之间难以接受,本来想派人跟着。

  想着是两个年轻人自己的事情,秦风也许现在不想人看到她的失态才想着出去走走,她也不好插手,便只叫人远远跟着。

  天亮时分,陈阳回来的时候,发现房间里面已经没有秦风的身影。

  床上的被子也还是他离开时的样子。

  桌子上放着一个小玉瓶和一张传音符。

  一种不好的预感爬上心头,陈阳赶忙拿起传音符就想激活。

  却见传音符表面写着几个字:识君不悔,各自安好。

  再简单不过的几个字,再直白不过的意思。

  陈阳拽着传音符,想激活听听里面有没有留言,又舍不得毁掉上面的字。

  这种传音符是低阶的传音符,用过一次之后传音符就会自燃。

  犹豫了一下,陈阳将旁边的瓶子拿起来打开。

  里面是一只有些像蜜蜂,又长着三对长长触角的小飞虫。

  秦风跟他说起过这种飞虫,它可以通过秦风给他的花蜜找到他。

  秦风和他身上都已经没有可以联系到她的传音符,这种飞虫和花蜜是他们之间唯一能找到对方的途径。

  现在秦风留下这样的文字,又将飞虫留下,这是想和他彻底分开的意思。

  陈阳将两样东西拽在手里就往外跑。

  他知道秦风是个性子执拗的人,一般不会轻易的做出决定。

  如今这样怕是已经打定主意要离开了。

  只是就算要分开,也该好好的道个别。

  更何况她现在修为那么低,一个人在外面很不安全。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