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六合 第4160章 不得忤逆

小说:陈六合 作者:绝代狂兵 更新时间:2020-01-07 01:26:52 源网站:网络小说
  陈六合拍了拍君莫邪的肩膀,接着道:“不要把一些未知的东西想的太可怕,他们强,我们也不弱!我们无需妄自菲薄,我还真不信,这个世界上,能有多强悍的存在。”

  “我就怕,我们有去无回。”君莫邪冷漠道:“如果真出现了什么凶险,我想我应该会弃你不顾!”

  “大难临头各自飞,理解。”陈六合道。

  “什么时候动身?”君莫邪问道。

  “天亮之后。”陈六合淡淡道。

  君莫邪点了点头,没有再多说什么,转身离开。

  他这次既然入京了,就一定会帮陈六合去做一件事情,不管这件事情有多难多险,这是他欠陈六合的!

  他这个人,做事从来不喜欢优柔寡断!

  返回了病房,徐从龙和苏小白都入睡了,张天虎坐在沙发上闭目养神,沈清舞则是在翻阅一本古籍。

  看到陈六合返回,沈清舞抬了抬头。

  陈六合轻声道:“小妹,哥送你回去休息吧,这里有虎子照看着就可以了。”

  沈清舞点了点头,陈六合便和张天虎打了个招呼,推着沈清舞离开。

  回到了沈家,已经是晚上十一点多钟了,陈六合帮沈清舞打水洗脚。

  在这个过程当中,陈六合忽然说道:“小妹,哥明天会离开炎京,可能需要几天时间,这几天,你照顾好自己。”

  闻,沈清舞的脸上发生了些许细微的波动,旋即轻轻点了点头,道:“哥,注意安全,我等你回来。”

  陈六合仰起头,咧嘴一笑,道:“放心吧,哥不会有事的。”

  “哥,记住一句话,你的命,才是最重要的,事不可为便不为,留得青山在不愁没柴烧。”沈清舞道。

  陈六合重重点头,道:“嗯,哥会记住的,哥不傻,风紧既撤。”

  专心致志的帮沈清舞把一双莲足洗净擦干,陈六合这才把沈清舞抱了起来,平放在了床榻上。

  沈清舞轻轻勾着陈六合的脖颈,兄妹两四目相对,沈清舞轻声说道:“哥,晚安。”

  “嗯,晚安。”陈六合咧嘴笑着。

  一夜无话,陈六合也毫无困意,独自在卧房内坐到了凌晨三四点,才闭目小歇。

  自从徐从龙他们出事后,苏婉月就没住在沈家了,所以,现在又变成了陈六合一人独睡。

  翌日大早,天色刚亮,才六点,陈六合就起床了,帮沈清舞准备早餐。

  早餐过后,陈六合收拾好一切,道:“小妹,哥走了。”

  沈清舞轻轻点头,帮陈六合整理了一下衣物,道:“早点回来。”

  陈六合再次一笑,拍了拍沈清舞的手背,没有再说什么,大步离开了沈家庭院。

  沈清舞一直目送着陈六合直到消失,她那一双纤细玉白的手掌,都紧紧的扣在了一起,显示着她内心的担忧与不平静,只不过,这一切,她不会表现在陈六合的面前罢了。

  陈六合这次出行,要去面对的可是云雾宗啊,一个神秘而强悍的存在!

  云雾宗随便派出来的执事,便是拥有天榜前五六名左右的恐怖强者,很难想象,云雾宗到底强到了一个什么样的程度!

  这一切,都是未知的,可能会很恐怖很恐怖!

  在这样的情况下,沈清舞又如何能够做到不担心呢.......

  但她同样也知道,这件事情是陈六合势在必行的,所以,她没有阻拦,拦的住,但不能拦!

  胡同口,君莫邪已经在那等候,两人相觑一眼,没有打什么招呼,齐步而行。

  十几分钟后,陈六合跟君莫邪坐上了一辆出租车,向着机场的方向赶去。

  因为云雾宗所在的位置,离炎京非常遥远。

  可还没等陈六合两人赶到机场,出租车在半路上,就被一辆吉普车给拦截了下来。

  吉普车很是凶猛,直接加速横插而上,横在了出租车的前方。

  这个举措,无疑吓了出租车司机一大跳,放下窗户就要破口大骂。

  可到嘴边的话还没出口,就乖乖的收了回去。

  因为从吉普车上,下来了一个身穿戎装的中年男子,威风凛凛,气势如虎,很是慑人!

  看到这一幕,坐在副驾驶位的陈六合眼睛都下意识的眯起了几分!

  “六子,要去哪?”戎装男子来到车旁,看着副驾驶位的陈六合说道。

  他不是别人,正是龙神左使,杨顶贤!

  陈六合没想到,在这里会碰到杨顶贤,并且看着模样,杨顶贤明显是来找他的。

  “赶飞机。”陈六合看着杨顶贤说道。:关注大红威信公众号“大红大紫本尊”,观看陈六合前传,黄百万外传,诸多本书相关剧透,还有红包可拿!

  杨顶贤没有回话,目光微微扫过,看了眼坐在后排闭目养神的君莫邪,他才对陈六合道:“飞机的事情先缓缓,跟我走一趟吧,龙神要见你。”

  陈六合眉头深深的拧了起来,道:“现在?现在我可能没时间,飞机快要起飞了。”

  杨顶贤说道:“你知道的,他老人家的命令没人敢违背,若他不想让你走,整个炎京机场的航班,没有一架飞机敢起飞。”

  陈六合的眉头都上挑了几分,面色多了几分严峻,道:“老师这个时候要见我作甚?”

  “去了你就知道了。”杨顶贤道。

  “通融一下?”陈六合道,他心中已经隐隐有了一股不安。

  “我今天穿着戎装而来,你就应该知道,我是在执行公务,没有半点情面可讲。”杨顶贤道。

  凝视了杨顶贤半响,陈六合才无奈的说道:“也就是说,我不去都不行了?没得选择?”

  杨顶贤露出了一个爱莫能助的表情。

  陈六合叹了口气,心绪虽然下沉,但还是不得不拉开车门下了车,对君莫邪道:“事情有变,你再等我消息吧。”

  “他就是那个鬼气少年君莫邪吧?龙神说了,让他跟着你一起去。”杨顶贤道。

  闻,陈六合的脸色都惊疑了起来,禁不住惊愕几秒,道:“他?一起去?老师要见他吗?”

  “嗯。”杨顶贤道。

  君莫邪睁开了眼睛,冷漠的扫视了杨顶贤一眼,很干脆的推门下车:“能被陈六合尊称一声老师的人,我很有兴趣见识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