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六合 第4243章 又是致命

小说:陈六合 作者:绝代狂兵 更新时间:2020-02-03 10:33:52 源网站:网络小说
  “什么意思?”听到唐望山的话,裕丰的心房一颤,惊惧的说道。

  “如果我不给你制造机会的话,你这个被安插在我身边的毒瘤,怎么会主动现形出来呢?”唐望山说道。

  裕丰的脸色都豁然骤变,死死的盯着唐望山,道:“老东西,你在诈我?!”

  唐望山没有再说什么了,只是用一种无比漠然的目光看着裕丰。

  裕丰面色凶戾爆闪,杀机腾腾,道:“老东西,给我去死吧,我现在就送你归西!”

  说着话,裕丰就扑了过去,用枕头摁向躺在病床上的唐望山!

  就在这千钧一发的时刻,徒然,一道光影从远处毫无征兆的疾驰而出,在昏暗的灯光下划出了一道刺目的寒光。

  下一刻,就听到正处于发狠中的裕丰,发出了一声凄厉的惨叫声,前扑的动作戛然而止,整个人都跌退了几步,跌靠在床榻边缘!

  而他那本该抓住枕头的右掌,此刻却是被一把锋锐的匕刃给整个刺透了,鲜血淋漓,枕头跌落在地。

  “啧啧啧,真是好大的野心啊,真是好大的胆子啊,刚才的那番话,真的很精彩,非常精彩!”忽然,一道慢悠悠的声音在病房的尽头响了起来!

  这声音来的是如此的突兀,差点没把裕丰吓的魂飞魄散!

  他豁然转头看去,赫然就看到,不知道什么时候,在病房的窗台处,出现了一个青年男子!

  男子正一脸冷笑的望着自己,那笑容,充满了嘲弄与讥讽!

  当看到这个青年的时候,裕丰更是吓的差点没有惊叫出声,整张脸都变了。

  这个站在窗台上的青年,不是陈六合还能有谁?

  “陈......陈六合,你你你怎么会在这里?”裕丰吓的语无伦次,脸色煞白,不知道是因为惊恐还是因为疼痛,瞳孔都在剧烈的收缩着,嘴唇都在颤抖。

  “如果我不来的话,怎么能看到这么精彩的好戏,怎么能听到你那番精彩的论。”陈六合笑吟吟的说道,从窗台纵下,站在了病房内的地面上。

  裕丰已经六神无主,也顾不得掌心上扎着的匕刃了,他心思急转,没有分毫的犹豫,起身就要向着病房外逃去。

  他知道,他今晚中计了,他只想以最快的速度离开这里,否则,他只有死路一条,在陈六合在场的情况下,他不可能动的了唐望山,他今晚的行动,必定失败。

  裕丰逃到了门口,就在他刚拉开病房门的时候,突的,一只脚掌从病房外猛踹而来,正中他的胸腹,把他整个人都踹得倒飞进了病房当中!

  敞开的病房门外,伫立着一道魁梧的身躯,面色沉冷目露杀机,不是王金彪还能有谁?

  “今天晚上,就算是天神下凡,也救不了你!”王金彪无比冷漠的说道,大步跨进了病房,拦在了裕丰的身前。

  这一下,裕丰真的吓惨了,万念俱灰,他不明白为什么事情会徒然变成这样,如此精密的行动,怎么就会被陈六合跟王金彪两人给发现了,他们出现的毫无征兆。

  “你......你们.......”裕丰舌头打卷,一句完整的话也说不出口。

  王金彪居高临下的说道:“你以为你的计划天衣无缝吗?你以为你能杀的了唐老吗?殊不知,我们一直都在等着你这个内鬼出现。”

  “你们是怎么知道的.......”裕丰说道:“我隐藏的很好,我没有露出半点马脚,你们不可能从我身上看出端倪。”

  “的确,你的演技非常不错,我们事先并没有看出什么不对劲的地方,但是,我们足够的了解李观棋!知道李观棋会有怎样的行事作风和应对之策,所以,我们便守株待兔就好。”

  陈六合慢悠悠的说道:“没想到,还真被我们逮住了,也没想到,这个内鬼,竟然会是最义愤填膺的你,人生啊,真是充满了戏剧性。”

  裕丰用力的咽了咽口水,突然跪在了地下,对着唐望山磕头道:“龙王,是我糊涂了,我不是东西,求求您放过我一条狗命,我只要一条生路。”

  唐望山目光冰冷,道:“你真是一只喂不熟的白眼狼,我待你如此厚道,你却待我如此薄情。”

  “是我不对,一切都是我的错,念在我追随您十几年的份上,请给我一条活路。”裕丰一个劲的磕头求饶,他现在哪里还有半点戾气?他只想谋求一条活路。

  唐望山闭上了眼睛,对王金彪摆了摆手掌没有说话,那意思很明显,是让王金彪自行处置裕丰。

  看到这一幕,裕丰都吓瘫了过去,他绝望的狞声道:“唐望山,你个老不死的,太狠毒了,我死了,就是做鬼也不会放过你的。”

  王金彪大步上前,一脚踩在了裕丰的脑袋上,让他强行闭嘴!

  “做出了这种事情还想活命?你有一百条命,都不够我杀的!我会把你的脑袋拧下来丢到李观棋的面前,让他看看你惨死时候的模样!”王金彪冷厉的说道。

  旋即,王金彪对着病房门外唤了一声,立即就有几人走了进来。

  这些人,都是王金彪的心腹手下,门外那些裕丰的手下,早就在神不知鬼不觉的情况下,被王金彪给处理了,现在这个楼层,都被王金彪的人所控制着。

  王金彪让手下把裕丰带出去,等下他会亲自处理这个叛徒。

  病房内,还剩下陈六合、唐望山、王金彪三人。

  稳定心神的王金彪难免还是有些后怕的,他真没想到裕丰会是内鬼,差点就把唐望山给害了。

  这一切要不是陈六合提前发现,及时作出应对,后果将不堪设想。

  “唐老,这没什么,咱们一辈子都是风风雨雨的,少不了一些让人伤心的事情发生,我经常都说,这个世界上没有绝对的忠诚,所谓的忠诚,只不过是背叛的筹码还不够罢了。”

  似乎看出了唐望山有些痛心疾首,陈六合轻声安慰了一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