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六合 第4454章 古怪的两个人

小说:陈六合 作者:绝代狂兵 更新时间:2020-03-26 16:29:54 源网站:网络小说
  听到天赐.神恩的话,陈六合停下了要掐断电话的动作,道:“离开莫斯洛奇?你觉得呢?佬子这一次在这里吃了这么大的亏,还想让我这么灰溜溜的离开?做他的春秋大梦!”

  “我就知道会这样,这是你的脾气。4141534”天赐.神恩无奈的说了句。

  顿了顿,他又道:“但你应该也清楚,你现在的行踪已经暴露了,你知道你接下来将要面对的会是什么,莫斯洛奇那个渺小的国度,不会太平,将成为最令人瞩目的风口!”

  “来就是了,我敢出境,还会惧怕他们吗?”陈六合说道。

  顿了顿,陈六合忽然换上了一副笑脸,用一种很热络的语气道:“伟大的天赐先生,我认为,如此热闹的时刻,这片土地上决不能缺少了你那伟岸的英姿,我觉得,你很有必要来一趟。”

  听到陈六合的话,天赐.神恩立即就跳脚了,咆哮道:“去你大爷的,我告诉你,你休想,又想坑我一次吗?门都没有了!我是绝不可能去帮助你的,绝不!”

  “如果我出现什么意外的话,那你们神恩家族在我身上的投入,可就打水漂了。你要考虑清楚。”陈六合稳坐钓鱼台的说道,没错,他就是开始忽悠天赐.神恩了。

  在这样的时刻,如果天赐.神恩能来莫斯洛奇帮助他的话,无疑,对他将会是一件非常有利的事情。

  天赐.神恩的实力,是毋庸置疑的,绝对是一个现象级的变汰存在,一个被世人低估的狠角色!

  “不不不,你死了这条心吧,我早就对上帝发过誓,这辈子都不会在与你并肩作战,我被你坑害的次数还少吗?哪一次不是被你卖的差点连抵裤都没剩下?我绝不会再上你的当了。”

  天赐神恩很坚定的说道,显然,他曾经在陈六合身上吃过的亏,可不仅仅是一次两次,偷看圣女洗澡的那一次,只是其中的某一件罢了。

  很难想像,陈六合这个挨千刀的家伙到底对天赐.神恩这个自负到极点的家伙做了什么伤天害理的事情,才能让这个家伙对陈六合忌惮到了这种程度。

  “我最尊贵的朋友,我们之间的友谊难道就这么脆弱吗?誓而已,我相信上帝那个老头不会把你的狗屁誓放在心上的!难道你忘了,曾经我们一天发十个誓的事情吗?”陈六合说道。

  听到这句话,天赐神恩就像是被踩到了尾巴一样,更加暴跳如雷,当场破口大骂:“你还敢提这件事情,你简直就是一个不折不扣的混球,你的心一定是黑色的,你是被恶魔遗弃在人间的放逐者。”

  他禁不住想起了,很多年前有一次,他跟陈六合一起商议去做一件还算惊天动地的大事,为了让各自信任,他们两个在对苍天起誓,满心虔诚、激扬慷慨的发誓绝不背叛对方。

  由于他们两人各自都极不信任对方,所以在一天之内发了十次誓,每一个都是那么的虔诚走心。

  当时天赐.神恩就认为,就算一个再魂淡的人,也不可能违背誓了吧?

  然而......结果就是,陈六合这个万恶的家伙,再一次毫无诚信的把他出卖了,卖得一干二净!

  他还深刻的记得,那一次,他差点没被陈六合玩死,半条小命都搭在里面了,要不是他实力强劲,真的就要把小命丢下了,那一次之后,他在医院足足躺了一个月,简直恨不得把陈六合的骨头都咬碎。

  陈六合似乎也想起了曾经的那件破事,觉得自己的确理亏,悻悻的笑着,没有还嘴。

  骂了一通之后,天赐.神恩的情绪才稍微不那么激动了,他道:“我这次可是发了毒誓的,只要我再跟你这个万恶且卑鄙又无耻的魂淡并肩作战,就惩罚我这辈子失去能让异性愉悦的功能,所以,你死了这条心吧。”

  陈六合笑着说道:“没事,你还可以让男人愉悦,当然,是躺在男人的夸下愉悦。”

  “我要杀了你,我一定要杀了你。”天赐.神恩被气得差点吐血。

  两人斗嘴了一阵之后,陈六合的语气变得正经了起来:“这次真的不来?”

  “去不了,有件很重要的事情缠身,我离不开。”天赐.神恩也收起了轻浮的姿态。

  陈六合眯了眯眼睛,道:“比帮助我还重要吗?跟八大家族有关?”

  “嗯......”天赐.神恩点了点头,没有过多的解释什么。

  陈六合耸了耸肩,脸上划过了一丝遗憾,道:“好吧,看来你要错过一场热闹了。”

  “我早就明白一个道理,一个人的一生,不可能参与每一次热闹,有时候充当一个看客,也不错。”天赐.神恩说道。

  “你就不怕我死在莫斯洛奇?”陈六合忽然问道。

  “不怕。”天赐.神恩很干脆的说道:“这个世界上能让你死的人,太少太少了,至少到现在为止,我还没遇见过。况且,你并不愚蠢,相反比所有人都聪明,在明知道自己的境遇如何的情况下,还敢留在那里,证明你有你自己的底气和依仗。”

  天赐神恩缓缓道:“既然这样,我为什么要为你担心呢?我不信你愿意在莫斯洛奇等死,你是我见过最怕死的人,跟我一样怕死。”

  陈六合失笑的摸了摸鼻子,道:“好吧,大家都保重吧,还有,这次的事情,谢了。”

  “如果一句谢谢能够解决问题的话,那你应该跪到我面前来跟我连说三天三夜的谢谢。”天赐.神恩不客气的说道。

  陈六合苦笑一声:“真是一个毫无风趣的家伙。”

  “记住,我这辈子没有做过一次失败的投资,不要让我成为别人眼中的笑柄,更不要让我成为让整个神恩家族蒙羞的耻辱。”天赐神恩的声音很严正:“你欠神恩家族的,必须还,所以你必须活着!”

  “安了。”陈六合只是轻轻吐出了两个字,便默默的挂断了电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