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六合 第3190章 妈呀,疯极!

小说:陈六合 作者:绝代狂兵 更新时间:2019-12-03 01:42:54 源网站:网络小说
  <h1>第3190章妈呀,疯极!<h1>慕容青峰狠狠盯着陈六合,阴鸷道:“他今天犯下这等凶行,做了如此狠辣之事,他必定要栽跟头的,这个跟头,会让他直接栽进棺材里!没有人能保得住他!”柳神韵点点头,道:“没错!这些人的伤,不会白受!不管是陈六合还是王金彪,今天都无法脱身,他们必定为他们的狂妄埋单,这个代价,就是生命!”这些话语在厅堂内传动,被每个人听在耳中!除了陈六合之外,不可否认的,所有人的心都跟着往下一沉!因为这番话说的不无道理,把事情闹得如此严重,可以说是不留任何余地了!在这种惨况下,陈六合怕是难以全身而退,这件事情,也绝不可能善罢甘休不了了之!吴长阳、常凯旋、李根生、尚胜男四人的神情变得无比严峻,到现在,连他们都觉得陈六合是真的太过冲动了,怎么会做出这么不理智的事情来?这样的做法,能解气泄愤不错,可所带来的后果,也是及其严重的,严重到了难以承担!饶是左安华、龙向东、程耀光几人,心中也是开始打鼓,难免紧张了起来!事情的疯狂程度,是超出他们想象的,他们开始为陈六合担忧,三人相觑一眼,都能看到对方眼中的凝重。“如果陈六合只是在呈莽夫之勇,那可就真的太让人失望了。”常凯旋声音极小的说道,眼中闪过了一抹失望,起码到现在,他还看不出陈六合是怎么想的,也实在想不透,陈六合凭什么有底气做出这么疯狂的事情来。吴长阳凝着眉头说道:“先不要着急,看下去再说!我不相信陈六合会没有道理的发狂!因为,他是一个聪明人,甚至是一个拥有大智慧的聪明人!”众人心思沉重,忧心忡忡,紧提着心神!而当事人陈六合,仍旧像个没事人一样,他听到慕容青峰和柳神韵的话,没有半点害怕与恐慌,反倒露出了一个人畜无害的笑颜。砸吧了几下嘴唇,陈六合说道:“看来你们帮我把我的后路和结局都已经设计好了。”“这不用设计,是你自己在自寻死路!就算是老天,也没办法挽救一个一心想要作死的人!而你,就是这个人!”柳神韵说道。陈六合:“在你们的眼中,我已经是一个死人了吗?”“用你常说过的一句话送还给你,这一次,耶稣都救不了你!”慕容青峰冷厉道。陈六合轻轻点了点头,不急不缓的说道:“随便了,你们认为我会怎么样,那我就会怎么样吧,只要你们高兴就好!”顿了顿,陈六合又道:“不过,在我死之前,我们是不是得把游戏继续下去?我这个人,做事喜欢有始有终,半途而废可不是我的风格!”陈六合的话,就像是一道闪电一般劈在每个人紧绷的敏感神经上!游戏还没结束?游戏还要继续?所有人的心脏,都再次剧烈的抽搐了几下,骇然的看着陈六合,瞠目结舌!都已经闹到这个地步了,那些纨绔都被陈六合打得头破血流半死不活,且一个个都如一条死狗一般跪在地下不敢语,还要怎么样?又还能怎么样?很多人的脑子都变得有些混乱与空白,想不出陈六合还要干什么!陈六合也没给众人太多惊疑的时间,他的目光先是在那些凄惨纨绔的身上扫了一圈,最终落回到了东方日出、柳神韵、慕容青峰三人的身上。“好了,现在那些小虾米都已经处理完事了,他们也付出了他们应该有的代价!接下来,就该上你们这三道正菜了。”陈六合缓缓的说道。简单的话语,表露了陈六合的心意,那些纨绔还满足不了他的胃口和凶性,他现在,要动东方日出、柳神韵、慕容青峰这三个正主了!所有人的脸色狠狠一变,已经惊得说不出一句话来了,唯有倒抽凉气,能表现他们此刻心中的惊涛波澜!“动我们?陈六合,你吃了雄心豹子胆吗!你还嫌今天疯的不够,还敢把主意打到我们三个的头上来?”慕容青峰冷笑的说道。“那不然呢?今天的领头羊就是你们三个,我不动你们怎么能行?雷声大雨点小的事情,做起来多没意思?”陈六合舔了舔干涸的嘴唇,说道:“况且,我今天的主要目标,就是动你们啊!他们,充其量只能算得上是开胃菜而已。”“陈六合,不要在那里虚张声势吹大气,风大也不怕把自己的舌头给闪了!”东方日出恼怒的说道,他今天虽然已经受了屈辱,吃了大亏,可他并不相信,陈六合敢在这种场合,这种情况下,真正对他们三个人明目张胆的做些什么。毕竟,他们三个人的身份地位背景摆在那里,绝不是普通纨绔所能比拟的!动了他们三个,跟捅破天没什么两样!陈六合笑容依旧,显得那般平和,只不过在他笑容越来越浓郁的过程中,也渐渐给了人们一种毛骨悚然的森寒感。陈六合开口了,他轻轻吐出了几个字:“我也给你们三秒钟的时间,跪下来,给我道歉!”这话一出,别说东方日出三人,就连吴长阳等人和左安华等人都纷纷惊起,他们坐不住了。吴长阳看着陈六合,凝眉道:“陈六合,你.......”陈六合歪头看了吴长阳一眼,不等吴长阳把话说出口,他就说道:“吴大少,你们今天的主要任务,就是看完这一整场好戏,至于其他的,就不需要多管了。”吴长阳深吸了口气,到嘴边的话咽了回去,他眉头深深凝着,沉了几秒钟,还是说道:“但我还是想说一句,冲动是一种非常可怕的情绪!”陈六合笑了笑,道:“大家都是军人出身,你应该清楚,战友的意义是什么!”吴长阳深深看了陈六合一眼,点了点头,道:“我当然清楚,我们不会离开,至少会等到你所谓的好戏彻底落幕之后,再离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