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六合 第4004章 三年前的模样

小说:陈六合 作者:绝代狂兵 更新时间:2019-12-03 01:42:54 源网站:网络小说
  一众人,禁不住的毛骨悚然,这样的陈六合,的确可怕,已经不留半点余地了!

  这就是伤害了左安华所需要付出的代价啊,太恐怖了一些,这个代价,也太惨重了一些!

  如果给柳云泰重来一次的机会,想必,柳云泰那条老狗也不敢触碰陈六合的底线与逆鳞吧.......

  “对了,向东,巨龙俱乐部和东盛商会的博弈,现在是什么情况了?”陈六合话锋一转问道。s.kan121.

  “随着柳家的倾塌,东盛商会自然而然的一溃而散,他们对巨龙俱乐部所造成的冲击,一天之内,已经消散全无。”龙向东说道:“巨龙俱乐部的危机解除了,这次事件,很振奋人心。”

  “那就好。”陈六合点头说道。

  没过多久,龙向东就告辞先离开了。

  慕容青峰对陈六合说道:“六子,从昨晚到现在,你都没闭一下眼睛,你还是先去休息一下吧,这里有我来照看着。”

  陈六合摇摇头,道:“我没事,精神很好,你们先去休息吧。”陈六合对沈清舞、苏婉玥、慕容青峰三人说道。

  “去吧,我再待在这里陪陪华子。”陈六合挤出了一个笑容,道:“你们要保持精力,柳家事件落定后,格局重组是必然的,到时候,还有很多事情需要你们去处理。”

  这句话,说的没错,柳家覆灭了,最大的受益者,无疑就会是陈六合一方,到那时候,陈六合威望鼎盛,绝对会有很多人重新站位,那时候,壮大起来是必然的,自然会有很多人际关系需要去处理!

  而这种事情,陈六合向来是不管的,牵头人,一直都是慕容青峰!

  这一晚,依旧是陈六合守夜,在他的劝说下,苏婉玥跟沈清舞都回去休息了,慕容青峰也走了。

  接下来的一连三天,炎京天空的凝云,一直都没散去!

  柳家落到了一个比东方家还要凄凉惨淡的下场。

  柳云泰的后事,办的一点也不体面,庭院外门可罗雀,根本就没什么人愿意跟柳家扯上关系。

  就连为柳云泰送终哭丧的后人,都寥寥无几,大多都是一些小孩女眷。

  这三天中,柳家还一直都在死人,几乎每天都要噩耗传出。

  这一情况,谁都知道,一定是陈六合在后面赶尽杀绝,但没有一个人敢说半句什么,都只能胆颤心惊的静静看着。

  一个礼拜之后,柳家那些该死的人,基本上都死绝了,哪怕是遭遇了牢狱之灾的人,都以莫名其妙的方式死在了牢狱中。

  这次的杀戮,无疑是透露出令人发指且丧心病狂的气息,陈六合的手段,彻底震惊了所有人!

  所有人都被陈六合的冷血凶残,给吓住了!

  这一刻,陈六合的恶名,高高悬挂在炎京的天空之上,雄威凛凛,是个彻头彻尾的煞星,风头最盛,无人敢惹!

  而诸葛家铭神,在陈六合的威名下,却显得那般的黯淡无光,整个诸葛家,在这几天,也出奇的老实和消停,没有再跳出来做一件对陈六合不利的事情,更没有在柳家的事件中,起到半点作用!

  这个突如其来的境况,让得无数人感慨唏嘘,这一切,是那般的似曾相识。

  仿佛,真的回到了三年前的那个阶段,陈六合锋芒盖世,无人能出其左右,谁在陈六合的面前,都要显得那般的渺小与暗淡!

  这,就是陈六合,那个无人敢招惹的大魔星!

  医院内,左安华还是老样子,这一个星期以来503ec884,没有半点好转,也没有恶化,只有极低的心率,在支撑着左安华续命!

  陈六合每天都会走进重症监护室,陪左安华说一个小时的话,也不管左安华能不能听得见。

  这几天来,来看望左安华的人很多,其中包括了那些威名赫赫、已经隐退下来的老人!

  对于左家的后人,他们都是非常关心的,有几个老人,甚至都在重症监护室外,流下了泪水。

  他们都不希望看到,左家的左后一个香火,就这样断送了。

  至于特别的事情,倒是没有发生什么。

  这天下午,郭志军又来医院探望左安华了,他跟陈六合并肩坐在重症监护室外,两人很沉默,没有聊什么,就这样静静的透过透明玻璃,看着躺在监护室内如活死人一般的左安华。

  “这一仗,你打的很漂亮,柳家的事情,已经尘埃落定了,柳家亡了,你陈六合,也名震炎夏。”郭治军忽然说道:“有人说,三年前的陈六合回来了,你的脚步已经无人能挡了,你还是那个风华绝代、举世无双的陈六合!”

  “能把事情做到这一步,沈家的牌匾,你已经扛起来了,并且举在了当空,没有人再敢腹诽沈家,也没有人再敢瞧不起沈家,更没有人敢欺辱沈家,敢说沈家没落了。”

  郭志军看着陈六合,欣慰道:“有你陈六合在的沈家,沈家就永远是站在璀璨光芒下的沈家!”

  陈六合自嘲一笑,道:“那又怎么样呢?我还是主导不了很多事情,我还是对很多事情都只能无能为力,起码,看着华子躺在重症监护室内,我就什么都做不了。”

  “华子的事情,谁都很难过,但这不怪你。”郭志军说道。

  “不是一句不怪,就能让我安心的。华子若是有事,再大的胜利对我来说,都不值一提。”陈六合摇了摇头,尽管过去了这么多天,他心中的悲痛还是没能减缓。

  “你做的已经够好了,没有人可以比你做的更好。”郭志军道,这是对陈六合的肯定。

  陈六合呼出了一口气,没有说话,站起身,独自一人走到了廊道尽头的窗边,掏出一根烟,点燃。

  在烦闷沉痛的时候,只有香烟的味道,能让他好受那么些许。

  郭志军也来到了陈六合的身旁,道:“给我一根。”

  陈六合愣了一下,道:“老领导,您不是已经戒很久了吗?”

  “就允许你小子借烟消愁,不允许我这个糟老头子破例一次?”郭志军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