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轩邪医传承 第1297章窝囊气

小说:陈轩邪医传承 作者:徐幻 更新时间:2019-12-05 06:18:11 源网站:网络小说
  * 当然,陈轩可不会那么好心,帮一个瘾君子报仇。

  对他来说,现在最重要的事就是回到云东省,或者想办法让霍英觉、沈冰岚他们知道他在哪里。

  不过陈轩刚上岸,还没来得及向路人求救,就被滕小波直接塞进小车后座。

  滕霓裳开的是一辆宝马x2顶配,落地价38万左右,算是豪车入门,但是也可以看得出来滕霓裳的身家并不是特别富有。

  坐进后座后,陈轩看了滕小波壮实的手臂肌肉一眼,有点不爽的说道:“手劲不小啊,都把你姐夫按散架了,你现在练到明劲哪个级别了?”

  “我叫你一声姐夫,那是看在我姐的面子上,要不然你以为我会对你这种废物客气吗?”滕小波语非常冷淡,说完这句话就把头别过去,看向窗外。

  他没有回答陈轩的问题,但是那股子瞧不起人的神态彰显无遗。

  因为在滕小波看来,自家姐夫出身医武世家,而且艾家还说艾凉川武学天赋很高,现在成了一个废物也就算了,还来问他是明劲哪个级别,这不是自取其辱吗?

  滕霓裳通过后视镜看了陈轩一眼,寒声道:“艾凉川,之前你口口声声跟我保证不会再出来鬼混,也不会再吸毒,现在你看看自己这副鬼样子!到底要丢我们滕家多少次脸才肯消停?现在我不会再相信你的鬼话了,从今天开始,我会没收你的手机,限制你的出行,看你还能怎么联系你那些狐朋狗友?小波,以后你给我时时刻刻盯紧你姐夫!”

  “好的,姐。”滕小波毫不犹豫的点头,他最听滕霓裳的话。

  滕霓裳的这个亲弟弟,生来就是愣头青,脑子一根筋,读书读不好,高中读一半跑去练武了。

  好在底子不差,练了三年达到化劲小成级别,算是滕家比较欣慰也比较自豪的一件事。

  在紫琅市,年仅二十一岁就练到化劲小成的武者,那算是百里挑一了。

  所以滕家就让滕小波在家专心练武,到时候滕小波能在紫琅市乃至整个江北省打出名堂,那就是为滕家争光。

  不过让滕家很不满的是,他们家族虽然与医武世家艾家结为亲家,但滕小波并没有因此得到艾家的指点。

  这一切都是因为艾凉川在艾家没有地位,被艾家人看不起,导致艾家人不太愿意和滕霓裳家往来,也就不可能去指点滕小波的武学。

  因为这一点,滕小波平时就没给自家姐夫好脸色看。

  可以说艾凉川入赘不但没让滕家得到任何好处,反而处处拖累滕家。

  当然陈轩不是艾凉川本人,并不知道这些复杂的事情。

  他很疑惑为什么滕霓裳口口声声骂艾凉川是废物,还知道艾凉川吸毒,这样都让艾凉川当上门女婿。

  难道艾家和戴子钦的家族一样有钱有势,所以滕家想要攀高枝吗?

  但是这样也说不通,如果艾家是紫琅市顶级家族的话,为什么要让自家少爷去当上门女婿,入赘可不是什么光彩的事情。

  只是略微思考一下,陈轩就感觉脑袋一阵阵刺痛,只好闭上眼睛休息。

  二十多分钟后,车子进入一片不算很高档的小区停下,陈轩被滕小波拉了出来,往一栋楼层走去。

  “滕小波,难

  道你看不出来姐夫受伤了吗?动作那么大。”陈轩被拉扯得全身肌肉又酸又痛。

  他真的快支撑不住了,不管身体还是精神。

  但滕小波还是面无表情的把他拉进电梯。

  “艾凉川,你别给我装死卖惨,你这手段多少次了,真当我们是傻子吗?”滕霓裳按下七楼指示灯,然后白了陈轩一眼。

  陈轩嘴角抽搐一下,有苦说不出的感觉真难受啊。

  上来七楼,陈轩被拽进屋里,只见里面一对大约五十岁的中年夫妇正在看电视。

  “爸、妈,我把艾凉川带回来了。”滕霓裳走进客厅说道。

  中年夫妇就是滕霓裳的父母,父亲腾华远,滕家排行老四,在家族里没什么地位,也没什么本事,否则他们就不是住小区里、而是住独栋别墅了。

  母亲马金银,娘家也很普通,就是紫琅市的小康家庭,毫无特别之处。

  马金银转过头来,厌弃的看了陈轩一眼,叹了口气什么都没说,又转过头去。

  至于腾华远,连看都不看陈轩一眼,沉着脸道:“多少次了,为什么偏偏我们家摊上这么个女婿!”

  陈轩默然不语,反正这些话不是说他而是说艾凉川。

  现在最吸引陈轩注意的,是艾凉川岳父岳母放在桌子上的手机。

  待会有机会的话,他一定要拿到手机打电话。

  不过滕霓裳接下来的话,却是浇了陈轩一盆冷水。

  “爸、妈,以后你们手机藏好点,别让他打电话和狐朋狗友联系,而且我会让小波看好他的。”

  “知道了,还有你找找他有没有藏钱,全部没收。”腾华远的话近乎冷血。

  曾经他也对艾凉川这个上门女婿抱有希望,看看艾凉川会不会改掉那些纨绔习性。

  但是艾凉川入赘之后,还是狗改不了吃屎吃屎,丢尽了他们家的脸。

  试问哪个岳父,会对一个多次吃喝嫖赌、甚至吸毒的女婿摆好脸色看?

  如果不是因为某个原因,腾华远早就将艾凉川扫地出门了。

  滕霓裳对父亲点点头,走进房间忙碌起来。

  “有没有饭?”陈轩都不知道自己多少天没吃东西了,他现在迫切需要恢复精力。

  滕小波瞥了厨房一眼:“自己去热菜,吃完别忘洗碗。”

  “还要我洗碗?”陈轩心底一股火气蹭的一下直往上窜。

  他什么时候受过这种窝囊气?

  这一切都是艾凉川这个废物赘婿造成的。

  滕小波将拳头握得咔嚓响:“平时不都是你洗碗做家务的?看来姐夫你嗑药嗑嗨了,需要我帮你好好清醒一下啊!”

  “我洗还不行吗?”陈轩知道现在的自己,被滕小波轻松一拳就撂倒了,只能好汉不吃眼前亏。

  韩信还受过胯下之辱呢,他受这点气怎么能忍不住?

  走进厨房,陈轩也懒得热菜了,直接吃起冷饭冷菜,吃完后,他心念一动,眸光微冷的看向厨房墙壁上挂着的一把菜刀。

  然后陈轩毫不犹豫的走过去,把菜刀握在手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