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超神时代 第13章 我从尘埃里回来了

小说:我的超神时代 作者:太一生水 更新时间:2020-10-23 13:00:49 源网站:网络小说
  陈小易将每种药材的比例调配好,放在器皿中,用高温去灼烧,控制整个炼制的每一个环节。

  而且他打算炼制的燃血药剂,是更为猛烈的一种,药性超越了普通书籍中的记载。

  几个小时后,一瓶暗红色的药水炼制出来了。

  陈小易拿在手中,端详了一阵,又嗅了下,确实是那个剧烈的味道,略一沉思,就倒入口中吞了下去。

  满口的灼烧味,实在难受,又喝了点水,嘴里才缓过来。

  但胃里很快就有了反应,传来阵阵疼痛。

  陈小易盘坐下来,双手捏了个诀印,闭上双眼,暗想道,看看我的运气和这药力,哪个更强吧。

  没多久,灼烧的感觉就涌遍全身,血液像是沸腾起来,流经之处就像沸水滚过,痛的龇牙咧嘴,呼吸都困难。

  但陈小易依然咬紧牙关,稳住手中的诀印。

  这是原力真解第一层的起手式,是最基本的引导法诀,只要体内冲开一点原力路径,他立即可以引导原力流转,接引神命。

  那药力还在不断增强,全身里里外外都像是投入沸水中煮了一遍。

  陈小易就当自己是死猪,把精神集中在手印上,感应着血液流过后的身体变化。

  一个小时,二个小时,三个小时……

  他七孔中都渗出血来,模样变得苍白可怖,但一点精神都没有分散,全部集中在意念内。

  终于,心脏再一次的跳动后,血液流经全身,那微弱的原力感应开始出现了。

  “怦!”

  “怦!”

  心脏每跳动一下,感应就增强几分。

  达到某个强度的时候,陈小易大喝一声:“就是现在!”那药力达到了极限,再等下去,原力感应就会变弱。

  他手中诀印一变,全身的原理感应瞬间变得清晰,在意念的强行引导下,一点点的流动,顺着一条全新的道路,披荆斩棘!

  “轰!”打开了一段。

  “轰!”打开了第二段。

  每一段路径的开启,就像是用刀在切割,痛的陈小易浑身发抖,原本七孔内流出的血都凝结在脸上,现在又有新的血流出。

  “觉悟,便是在黑暗的绝境中,开辟出生的道路!”

  “这条路,我已经看见了!”

  “原力回路,重新回来吧!”

  陈小易仰天大吼一声,体内那条原力路径,拼命冲开阻碍,往第二神命冲去,一往无前!

  “轰隆!”

  原力冲入神命中,刹那间形成回路。

  一条全新的原力回路。

  那第二神命仿佛触动了下,又静了下来,并没有抵抗。

  陈小易盯着挂在远处的摆钟,“哒哒哒”的响,十分正常。

  体内一条崭新的金色回路,就像是希望之路,横贯在那,随着时间一点点流逝,并没有封起。

  “成功了!”

  陈小易心都在颤抖,咧起嘴来大笑。

  孤注一掷,终于开辟出了新的道路。

  当初金色拳头轰入体内时,将他的第一神命轰出了体外刹那,原先的十条回路全部打开了一瞬,但随即又被封上。

  这让陈小易意识到,只要那块暗黑色石头不取出来,第一神命就没有解封的可能,自己之前的十条回路也不可能打开。

  于是,就必须在体内开辟新的回路,就以第二神命为原力海,连接回路,这只是在他翻阅了大量资料后,架构出的一个设想。

  但除了一往无前外,他没有第二路可走。

  “嘿嘿,看来还是我的运气更强啊!”

  陈小易摊到在地上,全身痛的无法动弹,但却是两年来,从未有过的开心。

  感应着体内那条全新的回路,那种温暖的感觉,就像是阳光在体内,照遍每一个毛细血孔,每一个身体组织,每一个细胞,无比温馨。

  他从未有过一刻,像现在这样珍惜原力,像现在这样感觉到幸福。

  “我才是这个时代的天骄,我从尘埃里,回来了!”

  陈小易手中诀印一变,体内那条金色回路运转起来,双手间闪动出一道绿色光辉,慢慢扩大,将自己全身笼罩。

  正是治疗术。

  身上的伤在一点点转好。

  但光芒很快就暗淡下去。

  陈小易苦笑不已,只有觉醒一重的力量啊。

  看来得重头修炼了。

  原力在这一点治疗术下耗费干净,陈小易精疲力竭,昏沉沉的就睡过去了。

  他又做了一个梦。

  梦见那诡吊的月亮,魔种生物;梦见了那老疯子,他告诉老疯子自己又活过来了,直接把老疯子气死了;梦见了挖矿,自己又评上了五好矿工;还梦见了骆青雯,自己甘当螺丝钉,无私的帮助她。

  最后那个助人为乐的梦让他醒了过来,感觉有点凉,起身去冲了个澡。

  天已破晓。

  陈小易将屋内的东西收拾了下,就盘坐在床上,继续施展治疗术。

  燃血药剂的副作用太大了,让他体内的伤不是一般的重,几次治疗术下来,才稍微镇住一些。

  陈小易取出一些丹药吞下去,都是从张家库房里要来的,为了这次突破,他可以做足了准备,至于将来能否诞生第二条,第三条回路,那都是将来的事了,先渡过眼前难关再说。

  天渐渐明亮起来。

  陈小易的听觉也变得敏锐了,觉察到屋外有人靠近,他立即放下手印,从床上站起。

  门被推开,进来的是桂儿。

  “桂儿姐。”陈小易诧异的叫道,有几天都没见到桂儿了。

  “哼,你还记得我。”

  桂儿一脸难看,冷冷道:“你可真有本事,出卖我,自己上位。我不仅被小姐责骂,连这次去不归城,小姐都不带我,居然带你做护卫。”

  陈小易惊道:“骆青雯出关了?”

  桂儿点了点头,道:“小姐派我来给你收拾东西,即可出发前往不归城。”

  陈小易知道是自己大意,害她受了责罚,倍感不好意思,从原力袋里取出一块黄色宝石,有鸡蛋大小,塞到桂儿手中,以表歉意。

  “这是黄岫石,价值不菲,一点小意思,不成意思。”

  “哟,攀上小姐后,就发财了呀。”

  桂儿更酸了。

  陈小易心道,别太过分啊,这块黄岫石的价格,你做十年丫头都赚不到,他又取出一块蓝色宝石塞过去:“这是海蓝之……”

  “我不要。”

  桂儿将两块石头都推了回来,说道:“我只有一个条件,作为你出卖我的补偿。”

  陈小易道:“什么条件?”

  桂儿认真的说道:“帮我把小姐照顾好。”

  “嗯?”

  陈小易愣了下。

  只见桂儿神情有些低落,眼里流露出淡淡的哀伤。

  “小姐其实很可怜的。”

  桂儿突然说道:“人人都以为她是绝代天骄,但她背后付出的努力,常人根本无法想象。小姐九岁那年,最疼她的父亲在张家的竞争体系中被淘汰,然后被派往前线对抗魔种生物,就再也没回来了。”

  “小姐和夫人受尽张家的冷落和嘲讽,每月领着微薄的钱过活。后来实在不堪受辱,夫人就带着小姐回了骆家。但在骆家的日子也不好过,同样到处是排挤和欺负。”

  “外人都以为世家士族的生活光鲜亮丽,衣食无忧,但家族内部的竞争无处不在,一旦在竞争环节中跌落,就看不到未来了。在骆家,夫人为了让小姐有更好的生存环境,于是服从家族的安排,改嫁给了南阳的郑氏。”

  “这才换来小姐进入无欲学院学习的机会。”

  陈小易惊道:“帝国四大学院之一的无欲学院?”

  桂儿点了点头,目光望向窗外的鸢尾花,有些呆滞,又像是在回忆,继续说道:“小姐明白自己的机会来之不易,发疯一般的修炼,别人修炼半天,她修炼一天,别人修炼一天,她可以连续几天不睡,都沉浸在修炼里,所有人女生都嘲笑她是怪物。”

  她惨然笑了下,又道:“就在小姐参悟真解九层巅峰,力压整个学院所有天才的时候,夫人在南阳病逝。”

  “我记得那天下着倾盆大雨,整个南阳的鸢尾花都开了,漫山遍野都是抖动的飞蛾,小姐对我说‘父母亲的印记在心里,永远不会消失,只是我再也没有归宿了’。”

  此刻窗外晴空万里,白云压得有些低,仿佛有落花被卷起,在漫空飞舞。

  “难怪你在鸢尾花前发呆。”

  陈小易听着桂儿的话,喃喃道:“原来如此。”

  他眼中浮现出那张骄傲而倾城的脸,以及面对死亡时的那种平静与决然。

  当心没有了归宿的时候,这世上再没有信任的人,于是只能相信自己,相信手中的力量。

  “放心吧,我会把你家小姐照顾好的,就像桂儿姐这段时间照顾好我一样。”

  看着桂儿眼中的泪水,他上前拍了拍桂儿的肩膀,眼神坚定的说道。

  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