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影之蛇姨是个好妈妈 第三章 痛苦治疗

小说:火影之蛇姨是个好妈妈 作者:吃俺大仙一棒 更新时间:2020-11-22 06:07:43 源网站:网络小说
  “那么,君麻吕,你有考虑过自己是谁吗?”

  大蛇丸并没有婉转,直接而又平淡地提出自己的问题,仿佛真的只是随意交谈一般,但君麻吕是否有独立的意志,对大蛇丸而非常重要,他相信君麻吕会如实回答这个问题。

  “我……我是辉夜君麻吕,大蛇丸大人的部下,一个失败的转生容器,我……我不知道我是谁,”

  君麻吕断断续续的语句里也有着犹豫,他的友人重吾曾经问过他这个问题,他不敢告诉大蛇丸大人他也一直在思考,并且有了一些思绪。

  这是不对的,君麻吕常常告诉自己,作为大人的工具不应该有自己的意识,可是他的心似乎不满足于仅仅是作为工具,他想要更多自己生存的意义,或许那就是实现大蛇丸大人的愿望。

  或者更加大逆不道地说,他想要守护大蛇丸大人。

  但这是绝对不能和大蛇丸大人诉说的想法,君麻吕清楚自己与大人的实力相差的距离实在太大,如同那朵脆弱的花和旁边的参天大树,他只能受着大人的恩赐与庇护,拼命的回报大人罢了。

  于是,他第一次欺骗了他憧憬如神明的大蛇丸大人。

  “如果大人愿意的话……请大人让君麻吕找到自己的意义吧……”

  “如果您愿意的话,请让您带我找到我未来的方向吧……”

  明明是完全不同的话语,明明是温润少年与清脆儿童声音的区别,但是大蛇丸却模糊中将二者合为一体。是否他刚开始就已经潜意识里想要将君麻吕作为罗古的替代品,没有人清楚,他也不会让人知晓。

  “狡猾的回答啊,君麻吕。”

  “那么我会答应你的这个请求,我会成为你人生的导师,带领你找到自己人生的意义。”

  “现在我就为你做初步的治疗吧,兜,协助我一同治疗,这个术我想对你的医疗忍术进展也有帮助!”

  “你是谁”这个问题同样适用于兜,但大蛇丸不会问兜这个问题。当初收纳兜作为自己的部下,大蛇丸知道兜对于自我的认知有所迷茫,他也承诺会作为兜的父兄与导师带领兜找到一个更加完美的世界,但是大蛇丸自己清楚,兜已经有了自我独立的意识,只是暂时被自己的谎蒙骗而以自己为支柱,终究有一天,兜会回忆起小时候与养母药师野乃宇在孤儿院的快乐时光,找到自己拯救孤儿的人生意义,也就是自己的忍道。但是这并非大蛇丸的忍道,大蛇丸想要探索人世间的所有真理,也想要了解自己孩子的内心。他与兜道不同不相为谋,大战结束后除了实验与医术上的书信交流后便再无往来。

  只是现在兜依旧是自己的属下,大蛇丸也十分需要兜的辅助,他依旧会尽可能的提携这个有着巨大才华的属下,这是大蛇丸的用人之道。

  “首先把君麻吕身上碍事的插管统统除掉,只保留重要的主管,这个术需要我变成白蛇真身,”

  “是!大蛇丸大人!”

  命令兜的同时,大蛇丸寻找到几张纸,在纸上迅速书写着兜接下来要帮忙的步骤、需要兜帮忙结的印以及兜需要准备的手术工具。

  插管解除后不久,君麻吕的生命体征便有明显的的下降,没有了众多药性猛烈的药液帮助,君麻吕体内的细菌非常的猖獗,纵使是半仙人之体也无法阻拦,尤其是这些吸收了君麻吕半仙人之体部分基因的细菌,如果不是以君麻吕的生命力为食的话,这些小东西随随便便传到外界,或许就会引发整个基地乃至整个田之国的灾难性毁灭。

  “过程会有些痛苦,君麻吕,”

  听到君麻吕细微的牙齿打颤的声音,大蛇丸知道他一定身处巨大的苦痛之中,当初小小的罗古,治疗血继病时也是如此,纵使遭受着非人所受的疼痛,也是紧咬牙关一声不吭。

  仔细观察的话,君麻吕真的很像那个孩子……

  原本让人毛骨悚然的蛇瞳温柔了些许,大蛇丸摸了摸挡住君麻吕表情的符咒布巾,当做对君麻吕接下来要承受的更加恐怖的苦痛的安慰,

  很明显,在大蛇丸的安抚之后,君麻吕浑身的颤抖少了一些。

  精神可谓是神奇的事物,明明不是幻术,却能发挥出比b级幻术更加有效的作用。

  但是现在不是想这些的时候了。

  “接下来的治疗也许会是你一生中最痛苦的事情,你想拒绝的话也是来不及了,那么,君麻吕,你不需要忍耐,如果疼痛的话就大声喊叫出来吧。”

  大蛇丸长大嘴巴,从嘴里吐出数量惊人的细蛇,密密麻麻的缠满君麻吕的身体,最后吐出的便是大蛇丸的本体,一条人头蛇身、面目狰狞的白蛇,随着大白蛇的出现,兜凝聚出查克拉手术刀,按照大蛇丸纸上的指示,双手并用,在大蛇与君麻吕的身上刻画着繁复的咒文与印痕,随着阴森可怖的花纹在白蛇身上呈现,乌黑的血滴落到君麻吕身上,犹如侵蚀性液体般浸入君麻吕体内,让君麻吕发出痛苦的闷哼。

  那是大蛇丸的真身之血,含有大蛇丸的灵魂碎片,只是用来消灭细菌实在有些大才小用,但是没有办法,这个医术落后的时代只能杀鸡用牛刀了。

  逐渐的,大蛇的血液如同水一般蔓延到蛇群,黑血所到之处尽是细蛇痛苦的嘶嚎,血液溶解蛇皮,将细蛇们逐渐改造成类似大蛇的真身,只是没有了皮肤的包裹令人作呕,整个实验室都弥漫着血雾,犹如地狱一般恐怖。

  __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