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影之蛇姨是个好妈妈 第七章 蛇寻到了踪迹

小说:火影之蛇姨是个好妈妈 作者:吃俺大仙一棒 更新时间:2020-11-22 06:07:43 源网站:网络小说
  接下来的几日里,大蛇丸一直在基地里研究从君麻吕体内取出的细菌,干脆让兜在实验室里临时布置了一张床,整天闭门不出,仅在需要的时候通过细蛇与兜交流。

  君麻吕的身体非常迅速地好转,达到了可以拆纱布的程度,但是还需在病房里依靠细管供给药液治疗。

  纵使君麻吕每日因为不能见到大蛇丸大人而有些失落,但兜却不再戏谑君麻吕,他自诣为大蛇丸大人的弟子,便不再与大人的属下一般见识,而应当团结稳定他们,共同为大蛇丸大人效力。因此,兜每日和君麻吕的对话大多为告知君麻吕恢复的程度以及对君麻吕的夸赞,君麻吕也重新恢复到从前在大蛇丸身边恭恭敬敬称呼兜为“老师”的时刻。

  兜新连接了一根塑胶管在君麻吕的胸口处,随着浆状的药液缓缓流入起伏的,惨白的似乎没有一点血色的躯体,他还是有些想把药管拔出的冲动。

  新供给的药液里,有着大蛇丸大人的血肉的成分。

  纵使大蛇丸大人宣称即将溃败的身体不足于惜,但是以血肉为药引,还是让兜非常的担心。

  而根据大人所说,尸骨脉的血继病治疗是一个漫长而痛苦的过程,在治愈之前,君麻吕都不能随心所欲地使用他的血继界限,无法成为稳定的强大战力,让一向对实力自傲的君麻吕知道会是个不小的打击。

  但是,嘛……正如大人叮嘱他的那样,还是不要和君麻吕讲这个悲伤的事实了,让他保持积极的情绪更有利于治疗顺利。

  兜离开病房的时候,躺在床上的君麻吕低声向他道谢。

  兜推着装满医疗用品的推车,心情颇好的扶了扶眼镜。如果君麻吕在切磋训练时不总是找他的麻烦,兜还是觉得他是个可以值得一交的后辈,毕竟他对待实力远强于自己的前辈是相当恭敬,可惜对有竞争风险的同伴以及后辈态度相当地傲慢与恶劣。大蛇丸大人的所有据点里,大概只有一点也没有和君麻吕争夺大蛇丸大人宠爱的想法的重吾能和他相处融洽了吧。

  至于红莲,兜只有撇嘴,那是个不折不扣的疯子与魔头,无论实力强大与否,只要被大蛇丸大人稍稍重视都会被红莲威胁纠缠,实在是和兜属性不合。

  “兜大人!”

  一个带着蜘蛛面具的忍者半跪在兜的面前,挡住了他的去路。

  “属下已发现木叶纲手姬的踪迹”

  他是忠实于兜的探子,之前被兜派去寻找纲手姬的几个人之中数他回来的最快。面具忍者从怀里掏出一个卷轴,恭敬地递给兜。

  兜打开卷轴,上面详细的记载了纲手姬所处的位置以及身边的情况。

  “呵,你完成的非常好,去领取这次任务的积分吧。”

  兜交给面具忍者一张卡片,

  “你已经完成了不少特别任务了,积分应该够兑换我的实验资格了吧。”

  “是!能够得到兜大人的指导与研究,属下非常荣幸!”

  面具忍者激动的声音并不像作假,事实上,在大蛇丸的众多属下中,能够得到大蛇丸与兜的正规研究是件非常不容易而且能够迅速增进实力的殊荣,只有做出足够的贡献才能兑换。

  “嘛,那要好好加油啊……因为大蛇丸大人的原因,我的实验可能要推迟一段时间。”

  “属下一定不负大蛇丸大人和兜大人的期望!”

  “属下还有其他任务,请允许告退!”

  兜摆了摆手,面具忍者如同出现时一般又忽然不见了身影。

  于是兜将卷轴放到推车上,无声地推着它穿过阴暗幽深如同迷宫的通道,到达大蛇丸身处的实验室。

  刚将手伸到门口,一条莹白的手腕粗细的蛇从阴影处爬出,沿着兜的腿爬至手腕处,冰凉的信子舔舐在兜手腕上的印记,无论几次,都让兜起了一身薄薄的鸡皮疙瘩,等蛇确认没有危险后推开大门,嘶嘶叫喊,又盘绕到推车的钢架上,似乎将推车当做自己休憩的绝佳场所。

  等到门内传来大蛇丸低哑的声音,兜将大门推开更甚,推着推车进来。

  “大蛇丸大人,找到纲手姬所处的位置了,是一个名叫短册街的地方。”

  大蛇丸正俯身看着显微镜中细菌样本的变化,听到兜说出的地点,赫赫笑出声来。

  “短册街啊,确实是个非常适合旅行的地方,兜,这次我们去寻找纲手,可以多逛逛,顺便以后带你和部下们一同去玩玩吧。”

  兜放下手中的卷轴,扶额叹气。

  “大蛇丸大人,您的语气简直就像是专门去玩乐的,顺带才是找纲手姬的一样。您也要为我辛苦寻找的手下们考虑考虑啊,让他们听到您的话会非常沮丧的吧……”

  “在我的面前,你的部下他们就算知道也不敢说什么,”

  大蛇丸甚至和兜开起了玩笑,他嘴上露出冰冷僵硬的笑意,长长的舌头吐出,配上琥珀色的蛇瞳,的确是会让普通人战战兢兢的相貌。

  “大人您不要再开玩笑了,现在知晓了纲手姬的身份,您打算何时启程与她交易?她毕竟是在旅行之中,很有可能很快就离开短册街”

  看到大蛇丸平淡的表情,兜反而有些焦急。

  命运有时何等讽刺,上一世,是大蛇丸自己忍受不了双手灵魂被封印带来的无穷痛苦,焦急地寻找纲手姬治疗;而此世,比起心腹兜,大蛇丸倒更显得悠然无所谓。这次,大蛇丸决计不会让老同学集会之中自己最为狼狈不堪。

  “那么,就现在吧……”

  让兜用鲜血在除去绷带的腐烂手臂上划出繁复符咒,大蛇丸解除了自己加在手臂上的封印。顿时,破败不堪的肢体变得更加腐臭、令人作呕。

  “唔……”

  剧烈的痛苦让大蛇丸瞬间变的更加脸色灰败,等到兜注射高强度的止痛剂,包扎完毕后,他已经头发微湿,贴在脸颊,嘴唇咬出血痕。

  大蛇丸原本就比一般的人更加害怕疼痛,更何况灵魂被硬生生撕扯所带来的的痛苦。不过片刻,他便发起高烧,心律不齐,面色疲惫,变成了被疾病痛苦折磨的病人。

  “呼……现在,是可以去找纲手要求治疗的样子了……走吧,兜……带你见见我的老同学……”

  这一边,虚弱而目的不纯的毒蛇,离开阴暗潮湿的蛇窝,带着自己的心腹进发;而在遥远的另一侧,白发的好色仙人,身边跟随着咋咋呼呼,笑起来像小狐狸的天命之子前进。两侧方向的交汇之处,热闹的短册街的某处赌馆里,青春永驻,身材丰满的明艳女子,正玩乐到尽兴之处,筹码与钞票散落在房间四处,伴随着女子爽朗的笑声和旁边抱猪少女偶尔的嘀咕抱怨声,构成了一幅颇有意思的画面。

  突然,金发的明艳女子心口一滞,纤纤细手上蔻红指甲抚过锁骨之下,纵使隔着丰厚的绵软也能感受到剧烈跳动。

  嗜赌如命的纲手姬,在自己最爱的游戏中体会到了不安的感觉,这心滞之感,让她不由自主的吮起大拇指。

  她的直觉告诉她,她不能再呆在这里了。

  __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