侠徒幻世录 第一章 漂泊

小说:侠徒幻世录 作者:诡异的逍遥子 更新时间:2020-11-22 06:56:53 源网站:网络小说
  (1)

  在余晖映照下的向阳坡客栈是阳城外方圆几十里唯一的客栈。所以尽管战争不断,这里或多或少也还有点生气,只是在残阳下,这些许生气更平添了一点绝望。栈内现在人不多,吵杂声也远不如从前,以至于外面的虫声兽鸣都清晰无比,使得这山林野店更显得清幽、静谧。

  伙计阿扁一如往日坐在门外马厩一边喂马吃草,一边打着瞌睡,时不时还不厌其烦地驱赶被马粪味引来的苍蝇。

  “请问这位兄台,此地可有人家?”一少年缓步上前作揖。

  阿扁被这少年的话语惊得苏醒,他完全没注意有除了苍蝇和马鸣外的任何声响。他旋即摆正视野,认真审视眼前的少年。从衣着上看只是一普通人家,寻常的粗麻布衣裳,外貌在红色的斜阳照射下只剩余轮廓,难以辨出,只看得出是一头长发。不过他腰上系着一个葫芦,另一边腰上则带着一把剑,斜挂着,行走时鞘末与膝盖平齐。视线到这,阿扁以为军大爷来了,被吓得马上点头哈腰,强憋了个笑脸迎人。

  “是……是客人啊?!嘿嘿,此地是向阳坡客栈,小的是客栈的伙计阿扁,客官是要投宿还是吃饭?”阿扁一边说一边微躬着腰,且不断摩擦着合十的手掌,想借此缓解内心的恐慌。

  “投宿,顺便送些食物来吧。”少年长舒一口气,随后以冷静得像对着空气的口吻回答。

  话毕,阿扁跟随少年进入客栈,这才看见少年背上还斜挎了一个包袱和一根用布袋装着的长条物品,此物时不时同腰上的葫芦碰出声音,似是木制的玩意。

  “掌柜!有生意来咯!”阿扁向那斜对着大门的那人呼喊。少年进门后便谨慎地环视四周。只见得周围尽是土砌的墙壁、一条红木楼梯通往上层,楼道口的一个房间正对着掌柜所在的位置。四张破旧的木桌子摆在面前,正对着门的那张还破了一个角,它们多多少少都有被年岁冲刷的痕迹。其中靠里边墙壁的那张桌子,坐着两人正在喝酒吃肉,二人旁边也有一个房间。

  “小兄弟,过来这边。”掌柜向少年招手示意。“小兄弟是住店的还是吃饭的?”

  少年回道:“住店,顺便送些食物来。”

  sm.xbiqugela.

  “好好……额,客官先在这写下姓名,我这就安排。”掌柜应对客人熟门熟路,微笑的同时还弄着自己的八字胡须,而少年时不时的斜睨着看向靠墙壁坐着的那两人,与前者相比更显得少年的慌张。

  “这些银两您看够不够?”少年从包袱里拿出了一袋钱。

  “哎哟!这些钱够在小店最好的客房住上一个月的了。”本显得老江湖的掌柜被这么多钱吓了一跳,心想这该不会是此地豪绅的贵公子吧?

  少年似乎被掌柜作出的反应所影响,本已显得慌乱的神色,变得更加手足无措,羞怯地看向了自己的钱袋:“额……我只住一晚,明天早上就离开。”

  掌柜看出来这少年应是第一次出远门,便回应道:“小兄弟初入江湖,可得多长长心眼,外面天天打仗杀人,多得是宰人的黑店。今晚就放心在这住下吧,你的房间在二楼第二间。”

  “您这里就不是黑店了?”少年话锋急转,刚刚还在斜睨那二人的眼睛看向了掌柜的双眼,像鹰隼注视着猎物般持续了半刻。

  掌柜没想到这初出茅庐的少年竟会反问,然而真正让掌柜不再自如的是那对眼睛,“客官啊!这话可不能乱讲,您看我的客人就在那听着呢,他们身上可有刀,我这手无缚鸡之力的,怎能与之搏斗啊?”说完,轻轻的抹去了鬓角流下的汗,同时还在嘀咕着,抱怨现在的年轻人说话不负责任。

  “好啦,快送些饭菜过来吧。”少年注意到自己出不逊在先,以微笑化解了无意引发的事端,随后往掌柜身旁的楼梯走去。掌柜待少年离开后才惊奇的想到:此人明明生得一副白皙俊美的脸庞,为何会有如此凶猛可怖的一对眼睛!

  少年交代完便欲走去房间,路上正好要与那两个喝酒吃肉的人相遇。少年低下头颅,步伐加快,想快点路过这二人。怎料二人其实在少年刚进入客栈时就开始观察他,“嘿!小兄弟。别走得急了,过来说几句呗。”少年的计划失败了,脸上顿时多了几分惊恐之色,他缓缓抬起头看向这略带奇异语调的声音所传来的方向,对方乃是“黄须黄发”的异族之人。这下少年内心更是焦急,手心脊背已渐渐被汗水侵蚀。其中一人站起身让了一个座位出来

  (1)

  在余晖映照下的向阳坡客栈是阳城外方圆几十里唯一的客栈。所以尽管战争不断,这里或多或少也还有点生气,只是在残阳下,这些许生气更平添了一点绝望。栈内现在人不多,吵杂声也远不如从前,以至于外面的虫声兽鸣都清晰无比,使得这山林野店更显得清幽、静谧。

  伙计阿扁一如往日坐在门外马厩一边喂马吃草,一边打着瞌睡,时不时还不厌其烦地驱赶被马粪味引来的苍蝇。

  “请问这位兄台,此地可有人家?”一少年缓步上前作揖。

  阿扁被这少年的话语惊得苏醒,他完全没注意有除了苍蝇和马鸣外的任何声响。他旋即摆正视野,认真审视眼前的少年。从衣着上看只是一普通人家,寻常的粗麻布衣裳,外貌在红色的斜阳照射下只剩余轮廓,难以辨出,只看得出是一头长发。不过他腰上系着一个葫芦,另一边腰上则带着一把剑,斜挂着,行走时鞘末与膝盖平齐。视线到这,阿扁以为军大爷来了,被吓得马上点头哈腰,强憋了个笑脸迎人。

  “是……是客人啊?!嘿嘿,此地是向阳坡客栈,小的是客栈的伙计阿扁,客官是要投宿还是吃饭?”阿扁一边说一边微躬着腰,且不断摩擦着合十的手掌,想借此缓解内心的恐慌。

  “投宿,顺便送些食物来吧。”少年长舒一口气,随后以冷静得像对着空气的口吻回答。

  话毕,阿扁跟随少年进入客栈,这才看见少年背上还斜挎了一个包袱和一根用布袋装着的长条物品,此物时不时同腰上的葫芦碰出声音,似是木制的玩意。

  “掌柜!有生意来咯!”阿扁向那斜对着大门的那人呼喊。少年进门后便谨慎地环视四周。只见得周围尽是土砌的墙壁、一条红木楼梯通往上层,楼道口的一个房间正对着掌柜所在的位置。四张破旧的木桌子摆在面前,正对着门的那张还破了一个角,它们多多少少都有被年岁冲刷的痕迹。其中靠里边墙壁的那张桌子,坐着两人正在喝酒吃肉,二人旁边也有一个房间。

  “小兄弟,过来这边。”掌柜向少年招手示意。“小兄弟是住店的还是吃饭的?”

  少年回道:“住店,顺便送些食物来。”

  sm.xbiqugela.

  “好好……额,客官先在这写下姓名,我这就安排。”掌柜应对客人熟门熟路,微笑的同时还弄着自己的八字胡须,而少年时不时的斜睨着看向靠墙壁坐着的那两人,与前者相比更显得少年的慌张。

  “这些银两您看够不够?”少年从包袱里拿出了一袋钱。

  “哎哟!这些钱够在小店最好的客房住上一个月的了。”本显得老江湖的掌柜被这么多钱吓了一跳,心想这该不会是此地豪绅的贵公子吧?

  少年似乎被掌柜作出的反应所影响,本已显得慌乱的神色,变得更加手足无措,羞怯地看向了自己的钱袋:“额……我只住一晚,明天早上就离开。”

  掌柜看出来这少年应是第一次出远门,便回应道:“小兄弟初入江湖,可得多长长心眼,外面天天打仗杀人,多得是宰人的黑店。今晚就放心在这住下吧,你的房间在二楼第二间。”

  “您这里就不是黑店了?”少年话锋急转,刚刚还在斜睨那二人的眼睛看向了掌柜的双眼,像鹰隼注视着猎物般持续了半刻。

  掌柜没想到这初出茅庐的少年竟会反问,然而真正让掌柜不再自如的是那对眼睛,“客官啊!这话可不能乱讲,您看我的客人就在那听着呢,他们身上可有刀,我这手无缚鸡之力的,怎能与之搏斗啊?”说完,轻轻的抹去了鬓角流下的汗,同时还在嘀咕着,抱怨现在的年轻人说话不负责任。

  “好啦,快送些饭菜过来吧。”少年注意到自己出不逊在先,以微笑化解了无意引发的事端,随后往掌柜身旁的楼梯走去。掌柜待少年离开后才惊奇的想到:此人明明生得一副白皙俊美的脸庞,为何会有如此凶猛可怖的一对眼睛!

  少年交代完便欲走去房间,路上正好要与那两个喝酒吃肉的人相遇。少年低下头颅,步伐加快,想快点路过这二人。怎料二人其实在少年刚进入客栈时就开始观察他,“嘿!小兄弟。别走得急了,过来说几句呗。”少年的计划失败了,脸上顿时多了几分惊恐之色,他缓缓抬起头看向这略带奇异语调的声音所传来的方向,对方乃是“黄须黄发”的异族之人。这下少年内心更是焦急,手心脊背已渐渐被汗水侵蚀。其中一人站起身让了一个座位出来

  刚好把放在桌上的刀展现在少年眼前,仿佛是在告诉他:“要么过来,要么就尝一尝这刀吧!”少年战战兢兢,右手一直没离开过别在腰上的圆形剑柄,似乎在迎接着即将到来的恶战。

  少年入座,另一名身材较矮胖壮实的异族人斟了一杯酒示意少年喝下,少年看着酒杯不为所动。

  “喝吧,这酒可是掌柜的陈年好酒,醇得很!”矮壮男子说完便自己干了一杯,连连称道:“好酒!”

  少年若有所思:“说吧,要谈论何事。”语气刚正,冷静得出乎了另外在场两人的意料。

  “小兄弟啊,看你外貌清秀、肤白肉嫩的,远看还以为是个姑娘,想不到语倒像是个干脆的男人。”另一较高瘦男子把刀从刀鞘里拿了出来把玩,似在逗弄、更似在威胁着少年。

  “快点问吧,要是继续在语上轻薄于我,怕是免不了要拔剑相向了。”少年的语气似冰块一般冷。

  “这小毛孩子,细手细脚的凭什么跟我们哥俩打!”矮壮男子已经喝醉了,但他吐出来的话未必不是真。

  “好了,我也有话直说了。”高瘦男子说道,“我们是逃兵,本是尔朱氏部下的一员。听说现在外面抓逃兵厉害得很,所以就想问问你来的路上有遇见军队吗?”他说这句话时眼睛一直盯着手中的刀,尽管语气没有咄咄逼人,但少年心中不免被这股杀气所震慑!

  “我……我并没有遇见什么军队。倒是听说尔朱部已经被人诛灭,访间还传闻尔朱兆在一处荒山的破庙中悬梁自尽了。”

  “尔朱兆将军自尽了?身为一个鲜卑战士居然自尽了!”高瘦男子放下刀,另一只手握紧拳猛击桌子愤慨道。

  少年微翘嘴角冷笑:“你们也不过是逃兵。”

  那矮胖男子不满的说:“我们本就不是军人,要不是为了那粮饷,我们应该还待在北方牧羊呢,为什么要替那尔朱兆卖命?”

  “他说得没错,自从与高欢一战败北后,尔朱兆气数已尽。”瘦高男子接着说。

  “我先失陪了,告辞。”少年转身离开的同时松了一口气,随后走向自己的房间。

  不一会儿,阿扁端着饭菜送到了少年的房间里,此时少年正在查看自己的行李。阿扁轻敲房门示意饭菜到了,然后凑到少年边上细声细语的说:“客官啊,你可千万别招惹那两个鲜卑人,他们的刀使的厉害得很,虽然我和掌柜都恨透了他们。”

  “他们怎么了?”

  “他们吃白食啊!说是给我们看家护院,实际上都快把我们客栈的粮仓掏空了。”

  “为何不报官?”少年一边把包袱绑好放在床头,一边说。

  “这兵荒马乱的。官府哪有人手管得了这荒山野岭的事啊!”阿扁一脸无奈。

  “我知道了,你先下去吧。”

  阿扁离开了房间后,便旋即回到马厩继续自己的工作。

  _sos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