侠徒幻世录 第五章 水城逸事

小说:侠徒幻世录 作者:诡异的逍遥子 更新时间:2020-11-22 06:56:53 源网站:网络小说
  (1)

  岸上的聂云目送友人离去,虽只相识数日,但这段记忆,总够相伴一生。那边的白凤、慕容嫣二人亦望着码头之方向:岸上的白色身影渐渐变小,耳边的嘈杂也慢慢被江流碰击船体之声所取代。两人相觑一笑,皆转身寻另外的同伴去了。

  船上的旅客不止他们五人,除水手、船员外,至少还有十位衣着光鲜的贵公子、富商。他们都是被迫困在万灯镇的旅人,同白凤一行人相似。若不是出了沉船那等怪事,恐怕他们早已离开那处,到达江州。这艘设计精美的客船,大概就是石家为表歉意而特意为这些人准备的。为何要说它精美?主要还是因为船上搭建了一个酒楼样式的雅阁,以供人们休闲解闷。

  白帆顺风而行,江流倒映着两旁的山坡草坪,显得锃绿,仿佛是大地的碧缬裙。船开过时,扬起毫不违和的褶皱,为那裙添上了标志性的纹理。河岸上黄黄绿绿的小花、郁郁葱葱的大地,为这美景添上了天然的陪衬。

  旅途不算漫长,但也绝不是朝夕之事。在天色仍早的时候,人们只能在船上四处走走,消磨时间。有的人在大船边上驻足停歇;有的齐聚于船末的那座雅阁谈天说地。而赵括、阿鹃、赵小妹三人,恰好正与大船边上的其中一位公子,正争论着何事。

  见白凤二人终于寻来,赵括赶紧挥手呼喊道:“白兄,快来瞧瞧这人!”

  那公子身着蓝色绸衣,头戴白玉冠饰,一脸端庄,两颊还抹有淡妆,看上去略带阴柔之息。白凤与慕容嫣见状,匆忙赶去。只见赵小妹正手捧一卷典籍,同阿鹃津津有味地品读着。而另一边的赵括,则正位于船体边缘,逼迫着那公子,似乎异常气愤。

  “小妹,那上面写得什么呢?”阿鹃疑惑道。

  “‘宁封子自焚’?”小妹自语罢,沉吟了半刻,发出惊叹之声。然后走到那惶恐的公子身边,问:“诶!你说这‘宁封子’他真的成仙了吗?”

  赵括伸手夺过典籍,喝道:“这是什么乱七八糟的书!”话音刚落,作势要将其丢入河中。

  “别别别……”那公子顿乱姿态,发冠差些掉了下去,若不是他及时用手扶住:“这可是我家公子差我云游四海,千寻万觅而得的典籍啊!求你千万别毁了它!”

  白凤见那人样子甚是狼狈,不解道:“赵兄,敢问这位公子做了何事,惹你这般气恼?”

  那公子颤着声音,道:“我……我就是好奇,问了问那位苗族的姑娘,一些事情……”

  “你这样对一个清白女子不敬,还敢狡辩?”赵括怒视道。

  “不……不是公子想的那样,是我家公子对那些奇人轶事甚感兴趣,是以命我一路上尽力收集。”

  阿鹃面腆,道:“那也不能说我们苗人女子爱好纠缠有妇之夫,还喜用蛊术迷惑人心,吸人精血呐!”

  “呵呵,原来只是一场误会罢了。”白凤笑道:“赵兄,这位公子也是受人所托,还是把书还给他吧!”

  小妹一把抢回赵括手中典籍,道:“不行,我还没看完呢!”

  那公子见有人如此欣赏自己的书,祈然道:“姑娘想看尽管拿去,日后记得还我便是。”

  见阿鹃一脸闷闷不乐地离了那处,赵括后脚跟上,直以为是她对那公子之语心存芥蒂。小妹捧着书,与慕容嫣一同观赏了片刻,皆感叹其中内容之广泛、精彩。

  慕容嫣对此自觉好奇,问道:“请问这位公子家中的那位‘公子’是何人?怎会对这些奇闻感兴趣呢?”

  “我家公子乃是江州的名门,干府之家主干玺!”男子口中所说的江州干府,正是慕容嫣所要寻之处。

  “啊?”慕容嫣惊道:“那公子又高姓大名?”

  “哈哈,叫我梅兰便好!我的名字是我家公子取的,不是什么高姓和大名。他见我从小伴着他长大,又能吃苦,于是就取了这名字。”

  “那梅公子可曾耳闻那位干公子提及过一位慕容氏鲜卑女子的事迹?”

  梅兰睁着他澈如明镜的眼睛,仿佛他从不会掩饰自身的一切,道:“难道姑娘正是那慕容燕的后人?”

  慕容嫣颔首道:“正是,娘亲遭人陷害之前,让我投靠江州干府,她说干府的家主定会助我一臂之力……”

  (1)

  岸上的聂云目送友人离去,虽只相识数日,但这段记忆,总够相伴一生。那边的白凤、慕容嫣二人亦望着码头之方向:岸上的白色身影渐渐变小,耳边的嘈杂也慢慢被江流碰击船体之声所取代。两人相觑一笑,皆转身寻另外的同伴去了。

  船上的旅客不止他们五人,除水手、船员外,至少还有十位衣着光鲜的贵公子、富商。他们都是被迫困在万灯镇的旅人,同白凤一行人相似。若不是出了沉船那等怪事,恐怕他们早已离开那处,到达江州。这艘设计精美的客船,大概就是石家为表歉意而特意为这些人准备的。为何要说它精美?主要还是因为船上搭建了一个酒楼样式的雅阁,以供人们休闲解闷。

  白帆顺风而行,江流倒映着两旁的山坡草坪,显得锃绿,仿佛是大地的碧缬裙。船开过时,扬起毫不违和的褶皱,为那裙添上了标志性的纹理。河岸上黄黄绿绿的小花、郁郁葱葱的大地,为这美景添上了天然的陪衬。

  旅途不算漫长,但也绝不是朝夕之事。在天色仍早的时候,人们只能在船上四处走走,消磨时间。有的人在大船边上驻足停歇;有的齐聚于船末的那座雅阁谈天说地。而赵括、阿鹃、赵小妹三人,恰好正与大船边上的其中一位公子,正争论着何事。

  见白凤二人终于寻来,赵括赶紧挥手呼喊道:“白兄,快来瞧瞧这人!”

  那公子身着蓝色绸衣,头戴白玉冠饰,一脸端庄,两颊还抹有淡妆,看上去略带阴柔之息。白凤与慕容嫣见状,匆忙赶去。只见赵小妹正手捧一卷典籍,同阿鹃津津有味地品读着。而另一边的赵括,则正位于船体边缘,逼迫着那公子,似乎异常气愤。

  “小妹,那上面写得什么呢?”阿鹃疑惑道。

  “‘宁封子自焚’?”小妹自语罢,沉吟了半刻,发出惊叹之声。然后走到那惶恐的公子身边,问:“诶!你说这‘宁封子’他真的成仙了吗?”

  赵括伸手夺过典籍,喝道:“这是什么乱七八糟的书!”话音刚落,作势要将其丢入河中。

  “别别别……”那公子顿乱姿态,发冠差些掉了下去,若不是他及时用手扶住:“这可是我家公子差我云游四海,千寻万觅而得的典籍啊!求你千万别毁了它!”

  白凤见那人样子甚是狼狈,不解道:“赵兄,敢问这位公子做了何事,惹你这般气恼?”

  那公子颤着声音,道:“我……我就是好奇,问了问那位苗族的姑娘,一些事情……”

  “你这样对一个清白女子不敬,还敢狡辩?”赵括怒视道。

  “不……不是公子想的那样,是我家公子对那些奇人轶事甚感兴趣,是以命我一路上尽力收集。”

  阿鹃面腆,道:“那也不能说我们苗人女子爱好纠缠有妇之夫,还喜用蛊术迷惑人心,吸人精血呐!”

  “呵呵,原来只是一场误会罢了。”白凤笑道:“赵兄,这位公子也是受人所托,还是把书还给他吧!”

  小妹一把抢回赵括手中典籍,道:“不行,我还没看完呢!”

  那公子见有人如此欣赏自己的书,祈然道:“姑娘想看尽管拿去,日后记得还我便是。”

  见阿鹃一脸闷闷不乐地离了那处,赵括后脚跟上,直以为是她对那公子之语心存芥蒂。小妹捧着书,与慕容嫣一同观赏了片刻,皆感叹其中内容之广泛、精彩。

  慕容嫣对此自觉好奇,问道:“请问这位公子家中的那位‘公子’是何人?怎会对这些奇闻感兴趣呢?”

  “我家公子乃是江州的名门,干府之家主干玺!”男子口中所说的江州干府,正是慕容嫣所要寻之处。

  “啊?”慕容嫣惊道:“那公子又高姓大名?”

  “哈哈,叫我梅兰便好!我的名字是我家公子取的,不是什么高姓和大名。他见我从小伴着他长大,又能吃苦,于是就取了这名字。”

  “那梅公子可曾耳闻那位干公子提及过一位慕容氏鲜卑女子的事迹?”

  梅兰睁着他澈如明镜的眼睛,仿佛他从不会掩饰自身的一切,道:“难道姑娘正是那慕容燕的后人?”

  慕容嫣颔首道:“正是,娘亲遭人陷害之前,让我投靠江州干府,她说干府的家主定会助我一臂之力……”

  二人相见恨晚,鉴于船外风大阳高,梅兰邀那三人前往船中雅阁小聚,再做详谈。小妹沉迷手中典籍,若不是白凤相唤,怕是会被独自留在那处。后边的赵括也牵着像小孩闹别扭似的阿鹃,紧随其后。

  几人坐在靠窗的位置,透过镂空纹理的窗口,可以看见外边江水的漪澜起伏,耳边亦是此起彼伏的议论、玩闹声。随着时间的推移,天色已近黄昏,众人已经渐显疲态。一直在看书的赵小妹,全然没有注意到旁边的人在说何事,与此相同,旁人也没有注意到她的异样。

  “慕容燕的故事,我在我家公子的典籍里曾略窥得其中一二。”梅兰道:“大致内容我已记不大清楚,但公子一直都没放弃过寻找慕容燕的后人,据说这是老家主的遗志。”

  “总而之,在此能遇见干府中人,真乃天赐的良缘!”白凤应道。

  赵括举杯致意道:“既然如此,那方才之事,还望梅兰兄海涵。我干了这杯,了以谢罪!”

  “赵兄,这事我也有错,就是不知那位阿鹃姑娘……”梅兰举杯回敬道。

  阿鹃一直看着窗外美景,佯装不在意梅兰口中之事。须臾,发现众人都在瞪着自己,等待她的回应,只能支支吾吾地回道:“我……我……我再怎么说也不能算是纠缠有妻之夫呀!虽然别人心里一直想着别的女人……”话毕,阿鹃几乎委屈得哭了出来,让一边的赵括无比懊恼。

  坐在阿鹃身边的小妹,忽然倒下了身子,依靠到阿鹃的身上,虚弱地讲道:“阿鹃姐姐,我的头……感觉晕乎乎的。”

  阿鹃看着两眼无力下垂,唇白脸青的对方,忙关心道:“小妹,你没事吧?”

  “这傻丫头是第一次坐船,怕不是疰船了吧?”赵括和道。

  “啊!我可没带治疗疰船的药啊!”阿鹃搜罗着自己的小包裹,无奈道。

  坐在小妹另一旁的慕容嫣,将小妹扶到自己那里,翻了翻她的眼皮,瞧了瞧她的舌头,道:“幸好只是普通的疰船,我有一个方子,让小妹服下后休息一晚上便会缓解。”说罢,众人就同那梅兰告辞,赵括背着自己妹妹,回到船舱休息。而慕容嫣、阿鹃二人则去准备药汤。

  即使是病恹恹的,小妹对手中之典籍依旧不释手,惹得一旁的梅兰笑不拢嘴。

  药汤备好,已是入夜时分。小妹坐在床上,等着慕容嫣她们过来,心想着待会儿又要喝苦涩的药,不免倍感煎熬。而自己的哥哥又去休息了,身边没有任何人可以依赖倾诉。

  “真是孤单呢。”小妹内心感慨道。

  俄顷,慕容嫣携着手持长箫的白凤进了小妹的房间,道:“小妹,记得喝药噢!我让凤哥哥给你奏乐,柔缓的音乐对你的病情很有帮助。”

  “嫣儿,这不太好吧!毕竟是女子的房间……”白凤迟疑道。

  慕容嫣俏皮地笑道:“没事,我在旁边看着你。”

  赵小妹望着那药汤半刻,发现它不同于以往的深色药汤,是透明的白色。深咽了一口唾沫,紧闭着眼,喝了一口,道:“甜的?”

  “这是柑橘茶,当然是甜的啊!”慕容嫣回道。少倾,她就坐在床的边缘,示意白凤开始演奏。

  悠悠箫音,伴着波涛击打木船的声音,别有一番滋味。赵小妹饮着甜甜的柑橘茶,看着眼前的白凤闭目演奏,心中荡漾非常。为了不让别人发现自己的窘态,只能深深颔首,但又禁不住看那少年几眼。每一眼都是柔情似水,每一次都是一眼万年。这样的怪况,怎会逃过同为女子的慕容嫣之法眼。也许就是在这一晚,她也发现赵小妹对白凤的情愫非同一般。

  慕容嫣轻抚着赵小妹的额头,温柔地笑道:“小妹,喝完药早些休息吧。”话音刚落,她便起身离去了。

  “慕容姐……姐……”赵小妹伸手想留下慕容嫣,不免与一脸不解的白凤四目相会,这使得她又再次羞愧地低下了头。

  “赵姑娘,早点休息吧。”话毕,白凤随着慕容嫣离开了那处,没有一丝犹豫。

  这一夜,赵小妹几乎没有休息。她一边看着梅兰借予自己的典籍,一边想着若是慕容嫣得知自己对白凤的心意,将会怎样对待她。

  _sos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