侠徒幻世录 第零章——②山中秘闻

小说:侠徒幻世录 作者:诡异的逍遥子 更新时间:2020-11-22 06:56:53 源网站:网络小说
  第零章——2山中秘闻

  白凤与椿在山中开始了艰难的生活,他们幸运地在上山第二天便寻到了一处破旧的寺庙作为落脚的地方。庙里放置着一尊断了半截头的佛像,只剩下嘴和鼻头在那半张宽脸上。即使如此,椿仍旧坚持每天对着菩萨念经,祈求菩萨保佑着什么。从一开始二人只能靠少量野菜野果勉强度日,到后来白凤时常能猎取一些野味充饥,椿都会将自己的食物分出一半用以供奉菩萨。

  山上生活约莫半月,椿便染上了病,终日咳嗽不止。但是她依然坚持每天对着那尊残缺的佛像念经祈祷,并把自己一半的食物拿去供奉。由于椿的身体不允许她过于劳累,所以食物的储备越来越少,而椿仍然像往日那样将食物放至腐烂,这让白凤心生不解。终于有一日傍晚,刚猎完野兔回到破庙的少年,看到一如既往在佛像前跪坐着的椿,双手合十且十分虔诚地默念经文,他终于忍不住上前询问她到底在祈祷些什么。只见白凤刚想开口,椿便倒在了地上。

  “姐姐,你怎么了?”白凤扶起虚弱的椿,紧张地问道。

  椿颤抖着嘴唇回答道:“别管我……帮我把剩下的经文……念完……”

  “为什么?”白凤略带埋怨地问道:“为什么!事到如今祈祷真的有用吗?”

  “你是不会懂的。”椿回道。

  “我一直想问姐姐你,到底在为谁祈祷?”

  “我在为你,为我,为活着的人祈祷……”

  少年愤懑地回道:“那真的有用吗!难道我们活着是因为菩萨的庇佑吗?”

  “你……不会懂的……”椿再次重复这一句话,然后用右手抚着自己的头,忽然痛苦地哭泣了起来。

  sm.xbiqugela.

  少年摸了摸她的右手后,发现异常温热,接着又用手背探了探椿的额头,发觉她应该是染上了风寒。

  “姐姐,你病了,我们先吃点东西吧!”白凤急切地恳求道。

  “我……好害怕……”椿一边流着眼泪,一边断断续续地说:“害怕……梦到我的父母、朋友,我看见他们被人像家畜一样宰杀。”她紧紧地抓着白凤的衣襟,仿佛要把它扯下来似的,继续说道:“我眼看着你的父母被杀死,却只敢让你和我一起苟且偷生!”

  豆大的泪珠源源不断地从椿的眼眶里流出,少年闻见她的话语,感到自己一直用锁链禁锢的记忆慢慢又浮现在眼前。他努力压制着那日的记忆不让它出来,但心在跳动,记忆就不会消散。愈是压抑,感觉便愈深刻。白凤忍住眼中即将奔涌而出的泪,回答道:“那……不是你的错!与此相反,姐姐你救了我,是你带我逃离那个炼狱。是你,不是菩萨!”

  “不!我怕死。我怕!我怕再也不能与相公相见。如果……如果他也死了,那我活着又有什么意思?为什么只有我活了下来!”

  白凤完全被这番话所震慑,明明是赐予自己求生意志的人,却远不如看上去那样坚强,甚至在意识上已临近崩溃。他把因过度悲伤而抽搐着身体的椿抱到自己怀里,一边像安慰婴儿一般轻吻、抚摸她的秀发,一边不断重复道:“你很勇敢,你很勇敢。你只是生病了,快些休息吧……”

  待到椿入睡后,为了不让她的病情恶化,白凤需要足够的柴火度过夜晚,于是他便出去收集拾取干柴。让人意想不到的是,少年回到破庙时,看到的不仅是已陷入沉睡的椿,还有一条长约十尺的白蛇!白蛇用身体环绕着椿孱弱的身躯,把渗人的头耸立在她的头上。白蛇发觉有人进来后,一边把蛇信子向着白凤,一边发出“斯斯”的声音。少年挥舞举着火把,小心翼翼地靠近,并大声驱赶道:“快点离开那!”白蛇感受到了威胁,卷弓着身子,并时不时露出自己的獠牙。

  人蛇大战即将开始之际,一缕箫音吸引了双方的注意。白凤瞧着白蛇将鲜红的信子吐向声音传来的方向,然后松开了对椿的束缚,缓缓的从白凤身边经过,径直爬向门口。门外同时也传出一个年迈男人的声音:“小白,原来你在这啊!又发现什么猎物了吗?”

  “猎物?”白凤心想:“难道‘阳山白蛇仙’的传说是真的!”少年绷紧的神经一直向着门外,等待真相的揭晓。

  只见一个手拿着灯笼,腰间斜挂着一支长箫,身穿着绿衣白袖长袍的男人出现在眼前。他的毛发尽白,长髯及胸,身姿挺拔修长,远远望去,真乃仙人之姿。白凤未及多想

  第零章——2山中秘闻

  白凤与椿在山中开始了艰难的生活,他们幸运地在上山第二天便寻到了一处破旧的寺庙作为落脚的地方。庙里放置着一尊断了半截头的佛像,只剩下嘴和鼻头在那半张宽脸上。即使如此,椿仍旧坚持每天对着菩萨念经,祈求菩萨保佑着什么。从一开始二人只能靠少量野菜野果勉强度日,到后来白凤时常能猎取一些野味充饥,椿都会将自己的食物分出一半用以供奉菩萨。

  山上生活约莫半月,椿便染上了病,终日咳嗽不止。但是她依然坚持每天对着那尊残缺的佛像念经祈祷,并把自己一半的食物拿去供奉。由于椿的身体不允许她过于劳累,所以食物的储备越来越少,而椿仍然像往日那样将食物放至腐烂,这让白凤心生不解。终于有一日傍晚,刚猎完野兔回到破庙的少年,看到一如既往在佛像前跪坐着的椿,双手合十且十分虔诚地默念经文,他终于忍不住上前询问她到底在祈祷些什么。只见白凤刚想开口,椿便倒在了地上。

  “姐姐,你怎么了?”白凤扶起虚弱的椿,紧张地问道。

  椿颤抖着嘴唇回答道:“别管我……帮我把剩下的经文……念完……”

  “为什么?”白凤略带埋怨地问道:“为什么!事到如今祈祷真的有用吗?”

  “你是不会懂的。”椿回道。

  “我一直想问姐姐你,到底在为谁祈祷?”

  “我在为你,为我,为活着的人祈祷……”

  少年愤懑地回道:“那真的有用吗!难道我们活着是因为菩萨的庇佑吗?”

  “你……不会懂的……”椿再次重复这一句话,然后用右手抚着自己的头,忽然痛苦地哭泣了起来。

  sm.xbiqugela.

  少年摸了摸她的右手后,发现异常温热,接着又用手背探了探椿的额头,发觉她应该是染上了风寒。

  “姐姐,你病了,我们先吃点东西吧!”白凤急切地恳求道。

  “我……好害怕……”椿一边流着眼泪,一边断断续续地说:“害怕……梦到我的父母、朋友,我看见他们被人像家畜一样宰杀。”她紧紧地抓着白凤的衣襟,仿佛要把它扯下来似的,继续说道:“我眼看着你的父母被杀死,却只敢让你和我一起苟且偷生!”

  豆大的泪珠源源不断地从椿的眼眶里流出,少年闻见她的话语,感到自己一直用锁链禁锢的记忆慢慢又浮现在眼前。他努力压制着那日的记忆不让它出来,但心在跳动,记忆就不会消散。愈是压抑,感觉便愈深刻。白凤忍住眼中即将奔涌而出的泪,回答道:“那……不是你的错!与此相反,姐姐你救了我,是你带我逃离那个炼狱。是你,不是菩萨!”

  “不!我怕死。我怕!我怕再也不能与相公相见。如果……如果他也死了,那我活着又有什么意思?为什么只有我活了下来!”

  白凤完全被这番话所震慑,明明是赐予自己求生意志的人,却远不如看上去那样坚强,甚至在意识上已临近崩溃。他把因过度悲伤而抽搐着身体的椿抱到自己怀里,一边像安慰婴儿一般轻吻、抚摸她的秀发,一边不断重复道:“你很勇敢,你很勇敢。你只是生病了,快些休息吧……”

  待到椿入睡后,为了不让她的病情恶化,白凤需要足够的柴火度过夜晚,于是他便出去收集拾取干柴。让人意想不到的是,少年回到破庙时,看到的不仅是已陷入沉睡的椿,还有一条长约十尺的白蛇!白蛇用身体环绕着椿孱弱的身躯,把渗人的头耸立在她的头上。白蛇发觉有人进来后,一边把蛇信子向着白凤,一边发出“斯斯”的声音。少年挥舞举着火把,小心翼翼地靠近,并大声驱赶道:“快点离开那!”白蛇感受到了威胁,卷弓着身子,并时不时露出自己的獠牙。

  人蛇大战即将开始之际,一缕箫音吸引了双方的注意。白凤瞧着白蛇将鲜红的信子吐向声音传来的方向,然后松开了对椿的束缚,缓缓的从白凤身边经过,径直爬向门口。门外同时也传出一个年迈男人的声音:“小白,原来你在这啊!又发现什么猎物了吗?”

  “猎物?”白凤心想:“难道‘阳山白蛇仙’的传说是真的!”少年绷紧的神经一直向着门外,等待真相的揭晓。

  只见一个手拿着灯笼,腰间斜挂着一支长箫,身穿着绿衣白袖长袍的男人出现在眼前。他的毛发尽白,长髯及胸,身姿挺拔修长,远远望去,真乃仙人之姿。白凤未及多想

  便怒号着冲上去想打倒这个人。结果男人轻松向左侧身,伸出一只右脚绊倒了鲁莽的少年。随后,叹息道:“年轻人初次见面都这样打招呼吗?”

  男人走到椿的身边,看了一眼后,问道:“染上风寒了吗?”然后蹲伏在那,号着椿的脉搏,说道:“这可不是普通的风寒呐!”

  白凤站起来面对着他,喊道:“我不许你碰她!”顷刻后少年方才发现,那条白蛇正从自己的脚上爬到上面来。白蛇身上冰冷的鳞片摩擦着少年单薄的衣服,骇人的触感直使白凤站在原地不能动弹,让它直接爬到了自己的头上,与自己四目相对。

  “小子,若你还想让她活命,就随我来吧!”男人看着呆若木鸡的少年讲道。

  白凤不敢相信地说着:“什……什么?”话音刚落,白蛇甩着头颅撞向少年的额头,白凤不禁“啊”地叫了一声,然后傻傻地坐在地上。

  男人微笑着说道:“小白,别闹了。”话毕,他便将躺在地上的椿背了起来,走了出去,白蛇也神奇地随之行动。睹见这一幕的白凤自然是觉得惊讶万分,但它却是发生了的事实。

  “也只能跟着走了。”白凤心里说道。

  路上白凤一直跟在后边,过了许久终于说了第一句话,他向那个男人问道:“先生,你就是‘白蛇仙’吗?”

  “是,也不是。”

  “诶?”白凤疑惑道。

  “那这位姑娘又是你的什么人呢?”

  白凤回道:“她是我姐姐。”

  “是吗?”

  “是……也不是……”白凤低着头说道。

  “噢?”男人侧着头看了后面的少年一眼,说道:“这其中是有什么因缘吗?”

  “她救了我一命,而我的家人都已不在世……”

  “听起来跟山下发生的事情有关啊!”

  白凤沉默不语,不想多谈论那些事情。半刻之后,少年跟随着神秘男子的身影走入一座竹庐中,尽管是夜晚,但仍能感受得到那里的清幽静谧和与世隔绝。庐前两个石灯笼亮着,为二人指明道路。

  之后的数日里,少年每日都在那里看护着椿。虽然“白蛇仙”每天都会在山里采到新的草药做成药汤给椿服用,但是椿的病情依然没有好转,反而日益恶化。直到某一天,手上长起了几个显眼的脓疮,“白蛇仙”随即宣判了椿的死刑。

  “已经没有办法了,当脓疮破裂之时,也即是她性命垂危之际。在这段时间里,尽量满足她的愿望,也好让她去得安心……”

  仍旧懵懂的少年似乎不明白什么是“性命垂危”,直到椿手上的脓疮流出黄色的脓水时,痛不欲生的她几乎每晚都在歇斯底里的哀嚎中度过。最后不知是谁给予了一串佛珠,让椿得以念经缓解痛苦。白凤询问白蛇仙道:“先生,这串佛珠是先生你给姐姐的吗?”

  “既然她喜欢,有何不可?”

  “没事,只是觉得念经打坐终于起作用了。”白凤怪笑着说道。

  “呵”白蛇仙冷笑着,回道:“小子,我还不知道你叫什么名字呢!”

  “我叫白凤,先生呢?”

  “我的名字不重要,你叫我‘白蛇仙’便可。”自称为白蛇仙的男人说道:“现在最重要的事情是,白凤,去问你的姐姐还有什么未了的心愿,免得抱憾终身。”

  白凤听从吩咐,前去询问椿有何未了的心愿。

  “首先,我希望你不要报仇,希望你能好好活下去。其次,我……我想再见到相公一面。”椿一边用右手转动着佛珠,一边对白凤说道:“虽然知道这不大可能了……”在那之后没过几天,椿去世了,两只手近乎被感染至腐烂。

  在她入葬的那天,白凤忍耐了许久的泪水终于喷薄而出,他低声质问着:“老天!为何要这样对待如此善良的人!”语毕,一缕箫音吸引了他的注意,原是那“白蛇仙”在一旁吹奏着悲凉的曲目,正为死去的人哀悼。

  待曲子奏完,白蛇仙走到少年的跟前,问道:“白凤,今后有何打算?去复仇吗?”

  “不,我不想复仇。我只是不明白,为什么我们要受这

  第零章——2山中秘闻

  白凤与椿在山中开始了艰难的生活,他们幸运地在上山第二天便寻到了一处破旧的寺庙作为落脚的地方。庙里放置着一尊断了半截头的佛像,只剩下嘴和鼻头在那半张宽脸上。即使如此,椿仍旧坚持每天对着菩萨念经,祈求菩萨保佑着什么。从一开始二人只能靠少量野菜野果勉强度日,到后来白凤时常能猎取一些野味充饥,椿都会将自己的食物分出一半用以供奉菩萨。

  山上生活约莫半月,椿便染上了病,终日咳嗽不止。但是她依然坚持每天对着那尊残缺的佛像念经祈祷,并把自己一半的食物拿去供奉。由于椿的身体不允许她过于劳累,所以食物的储备越来越少,而椿仍然像往日那样将食物放至腐烂,这让白凤心生不解。终于有一日傍晚,刚猎完野兔回到破庙的少年,看到一如既往在佛像前跪坐着的椿,双手合十且十分虔诚地默念经文,他终于忍不住上前询问她到底在祈祷些什么。只见白凤刚想开口,椿便倒在了地上。

  “姐姐,你怎么了?”白凤扶起虚弱的椿,紧张地问道。

  椿颤抖着嘴唇回答道:“别管我……帮我把剩下的经文……念完……”

  “为什么?”白凤略带埋怨地问道:“为什么!事到如今祈祷真的有用吗?”

  “你是不会懂的。”椿回道。

  “我一直想问姐姐你,到底在为谁祈祷?”

  “我在为你,为我,为活着的人祈祷……”

  少年愤懑地回道:“那真的有用吗!难道我们活着是因为菩萨的庇佑吗?”

  “你……不会懂的……”椿再次重复这一句话,然后用右手抚着自己的头,忽然痛苦地哭泣了起来。

  sm.xbiqugela.

  少年摸了摸她的右手后,发现异常温热,接着又用手背探了探椿的额头,发觉她应该是染上了风寒。

  “姐姐,你病了,我们先吃点东西吧!”白凤急切地恳求道。

  “我……好害怕……”椿一边流着眼泪,一边断断续续地说:“害怕……梦到我的父母、朋友,我看见他们被人像家畜一样宰杀。”她紧紧地抓着白凤的衣襟,仿佛要把它扯下来似的,继续说道:“我眼看着你的父母被杀死,却只敢让你和我一起苟且偷生!”

  豆大的泪珠源源不断地从椿的眼眶里流出,少年闻见她的话语,感到自己一直用锁链禁锢的记忆慢慢又浮现在眼前。他努力压制着那日的记忆不让它出来,但心在跳动,记忆就不会消散。愈是压抑,感觉便愈深刻。白凤忍住眼中即将奔涌而出的泪,回答道:“那……不是你的错!与此相反,姐姐你救了我,是你带我逃离那个炼狱。是你,不是菩萨!”

  “不!我怕死。我怕!我怕再也不能与相公相见。如果……如果他也死了,那我活着又有什么意思?为什么只有我活了下来!”

  白凤完全被这番话所震慑,明明是赐予自己求生意志的人,却远不如看上去那样坚强,甚至在意识上已临近崩溃。他把因过度悲伤而抽搐着身体的椿抱到自己怀里,一边像安慰婴儿一般轻吻、抚摸她的秀发,一边不断重复道:“你很勇敢,你很勇敢。你只是生病了,快些休息吧……”

  待到椿入睡后,为了不让她的病情恶化,白凤需要足够的柴火度过夜晚,于是他便出去收集拾取干柴。让人意想不到的是,少年回到破庙时,看到的不仅是已陷入沉睡的椿,还有一条长约十尺的白蛇!白蛇用身体环绕着椿孱弱的身躯,把渗人的头耸立在她的头上。白蛇发觉有人进来后,一边把蛇信子向着白凤,一边发出“斯斯”的声音。少年挥舞举着火把,小心翼翼地靠近,并大声驱赶道:“快点离开那!”白蛇感受到了威胁,卷弓着身子,并时不时露出自己的獠牙。

  人蛇大战即将开始之际,一缕箫音吸引了双方的注意。白凤瞧着白蛇将鲜红的信子吐向声音传来的方向,然后松开了对椿的束缚,缓缓的从白凤身边经过,径直爬向门口。门外同时也传出一个年迈男人的声音:“小白,原来你在这啊!又发现什么猎物了吗?”

  “猎物?”白凤心想:“难道‘阳山白蛇仙’的传说是真的!”少年绷紧的神经一直向着门外,等待真相的揭晓。

  只见一个手拿着灯笼,腰间斜挂着一支长箫,身穿着绿衣白袖长袍的男人出现在眼前。他的毛发尽白,长髯及胸,身姿挺拔修长,远远望去,真乃仙人之姿。白凤未及多想

  样的磨难?”

  “是这个时代。”白蛇仙冷漠地说道:“这个时代决定了你们的命运。”

  “时代?”白凤疑惑道。

  “是的,想要改变它吗?”

  “我,我可以吗?”

  “因为你很像我,我曾经也想改变这个世道。只是,受奸人蒙骗,不得不躲在深山中。”白蛇仙回道:“白凤,你愿意做我的徒弟吗……”

  之后的六年里,白凤便一直跟随着白蛇仙修行。直至六年后的某一天,白蛇仙于竹庐中仙逝。安葬后,白凤为其守孝七日。在第七日时发现,他师父生前一直待之若友的白蛇竟用身体缠绕着白蛇仙之墓,绝食而亡。

  _sos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