侠徒幻世录 第三章 启程

小说:侠徒幻世录 作者:诡异的逍遥子 更新时间:2020-11-22 06:56:53 源网站:网络小说
  (1)

  江州地处长江入海口,水路交通发达,是连接南北漕运的中枢。因地处大陆边缘,远离战火中心,兵强民富,百姓得以安居乐业。经济繁荣昌盛,往来旅客众多,实乃乱世中一大奇况。从阳城到江州少说也得数日的路程,而白凤、赵括、慕容嫣三人更是一路上游山玩水,只求能奇遇上更多有趣的人、事。是以驱马漫步在两旁绿衣的官道上,甚是悠然自在。

  三人虽从未到过江州,但听闻来往客商口传的江州,是与位在中原的阳城,地处塞北的御夷完全不同的地方。若不是那里的人皆与他们说一种话、一个语,直会叫人觉得到达了另一个国度。

  骑马走在大路中央的三人,好奇地看着往来的商贾、行人。身旁经过的一身蓑衣的老翁,手上拿着两网袋的鱼;远方即将前来的商队,护卫身后是一箱箱货物;以及身后刚走过的一群念经颂佛的和尚,和尚们围着一口棺材欲送往远方。赵括一问才得知,他们都是因为听闻阳城匪灾已除的消息,方才敢继续上路。

  这下引得赵括不禁赞叹道:“白兄,都是因为你,他们才得以继续正常地生活呀!”

  白凤略不快地回道:“不是我,是那些死去的将士用生命换来的……”

  慕容嫣睹见身旁的少年表情失去了方才的悠然,便拉了拉他的衣袖,关怀地看着他。白凤只是微笑着回应,随后又面无表情地看着前方。

  启程半日后,三人路过一处开在官道边上的小茶馆。茶馆坐落于三岔路的中央,依山傍林,一面印有“林间小店”四字的蓝色旗幡放在了最醒目的位置,用以招揽来往过客。正值烈日当头,故座上客人不少,几人也打算前去茶馆休息,顺便打听下前方的路况。

  小茶馆只有两人经营,是一对老夫妻。一人招待客人,一人掌勺上菜。慕容嫣、赵括二人寻得座位后,白凤便前去询问正在招待客人的老妪有何菜品。而另一边坐在桌前的二人,趁此间隙偷偷讨论着什么。

  坐在慕容嫣对面的赵括用手掩着嘴,悄悄地问道:“慕容姑娘,你有没有发觉白兄有不对劲的地方?”

  “嗯!”慕容嫣抱着极度认可的态度回道:“我觉得他肯定有事情瞒着我们!”

  sm.xbiqugela.

  与此同时,白凤悄无声息地出现在二人的身旁,微笑着问道:“你们……在说些什么?”

  “我……我们在说……”赵括话还未讲完,在他们来的那条路上便传来少女的叫喊声。

  “救命啊!谁来救救我……”

  声音越来越近,也越来越清晰。“这声音怎么那么像……”赵括自自语着,随后转身看向声音传来的地方,接着道:“我的妹妹?!”

  只见赵小妹骑在狂奔的骏马上,摇摇欲坠。她竭尽全力将身体贴近马背,双手紧抱住马脖子,这是应对发狂烈马最常用的方法。小妹闭着双眼,已经完全失去了对胯下骏马的控制。而马更是径直冲向小茶馆,幸好在快要撞上人时,拐进了另一条岔路。

  赵括对于眼前飞掠而过的赵小妹感到束手无策,只能吸着马匹飞扬而过所生的尘埃,一边咳嗽一边问道:“这是怎么回事?”

  此时白凤早已轻盈地跃上了拴在路旁野树的骏马,全速跟上赵小妹的身影。少年很快便步步逼近狂奔的烈马,他边御马边蹲伏在马上,看准时机,从自己的马上一跃而起,坐到了赵小妹的身后。

  白凤旋即抓紧疯马的缰绳,使劲往后拉,并不断发出“吁”的声音安慰马的心情。疯马由于辔头再次被控制,不得不减缓行进速度,而少年的“马语”也起到了作用。疯马在挣扎前行几里后,终于停了下来。

  “赵姑娘,已经没事了,不必再抱着马脖子了。”赵括看着面前的小妹,安抚道。

  小妹惶恐地睁开双眼,方才发现已经停在了原地。她长舒了一口气,坐了起来,不经意间靠到了白凤的怀里。小妹下意识地抬头一望,发现竟是白凤救了自己。她瞪着自己棕褐色的大眼睛,与身后的少年彼此对视了半刻后,二人皆是大羞。

  小妹双手抚着脸颊,羞怯地低下了头,而白凤则慌张地跳下了马,与赵小妹致歉道:“赵姑娘,恕在下冒犯了!”

  小妹吞吞吐吐地说着:“没……没……事。”

  “请赵姑娘速

  (1)

  江州地处长江入海口,水路交通发达,是连接南北漕运的中枢。因地处大陆边缘,远离战火中心,兵强民富,百姓得以安居乐业。经济繁荣昌盛,往来旅客众多,实乃乱世中一大奇况。从阳城到江州少说也得数日的路程,而白凤、赵括、慕容嫣三人更是一路上游山玩水,只求能奇遇上更多有趣的人、事。是以驱马漫步在两旁绿衣的官道上,甚是悠然自在。

  三人虽从未到过江州,但听闻来往客商口传的江州,是与位在中原的阳城,地处塞北的御夷完全不同的地方。若不是那里的人皆与他们说一种话、一个语,直会叫人觉得到达了另一个国度。

  骑马走在大路中央的三人,好奇地看着往来的商贾、行人。身旁经过的一身蓑衣的老翁,手上拿着两网袋的鱼;远方即将前来的商队,护卫身后是一箱箱货物;以及身后刚走过的一群念经颂佛的和尚,和尚们围着一口棺材欲送往远方。赵括一问才得知,他们都是因为听闻阳城匪灾已除的消息,方才敢继续上路。

  这下引得赵括不禁赞叹道:“白兄,都是因为你,他们才得以继续正常地生活呀!”

  白凤略不快地回道:“不是我,是那些死去的将士用生命换来的……”

  慕容嫣睹见身旁的少年表情失去了方才的悠然,便拉了拉他的衣袖,关怀地看着他。白凤只是微笑着回应,随后又面无表情地看着前方。

  启程半日后,三人路过一处开在官道边上的小茶馆。茶馆坐落于三岔路的中央,依山傍林,一面印有“林间小店”四字的蓝色旗幡放在了最醒目的位置,用以招揽来往过客。正值烈日当头,故座上客人不少,几人也打算前去茶馆休息,顺便打听下前方的路况。

  小茶馆只有两人经营,是一对老夫妻。一人招待客人,一人掌勺上菜。慕容嫣、赵括二人寻得座位后,白凤便前去询问正在招待客人的老妪有何菜品。而另一边坐在桌前的二人,趁此间隙偷偷讨论着什么。

  坐在慕容嫣对面的赵括用手掩着嘴,悄悄地问道:“慕容姑娘,你有没有发觉白兄有不对劲的地方?”

  “嗯!”慕容嫣抱着极度认可的态度回道:“我觉得他肯定有事情瞒着我们!”

  sm.xbiqugela.

  与此同时,白凤悄无声息地出现在二人的身旁,微笑着问道:“你们……在说些什么?”

  “我……我们在说……”赵括话还未讲完,在他们来的那条路上便传来少女的叫喊声。

  “救命啊!谁来救救我……”

  声音越来越近,也越来越清晰。“这声音怎么那么像……”赵括自自语着,随后转身看向声音传来的地方,接着道:“我的妹妹?!”

  只见赵小妹骑在狂奔的骏马上,摇摇欲坠。她竭尽全力将身体贴近马背,双手紧抱住马脖子,这是应对发狂烈马最常用的方法。小妹闭着双眼,已经完全失去了对胯下骏马的控制。而马更是径直冲向小茶馆,幸好在快要撞上人时,拐进了另一条岔路。

  赵括对于眼前飞掠而过的赵小妹感到束手无策,只能吸着马匹飞扬而过所生的尘埃,一边咳嗽一边问道:“这是怎么回事?”

  此时白凤早已轻盈地跃上了拴在路旁野树的骏马,全速跟上赵小妹的身影。少年很快便步步逼近狂奔的烈马,他边御马边蹲伏在马上,看准时机,从自己的马上一跃而起,坐到了赵小妹的身后。

  白凤旋即抓紧疯马的缰绳,使劲往后拉,并不断发出“吁”的声音安慰马的心情。疯马由于辔头再次被控制,不得不减缓行进速度,而少年的“马语”也起到了作用。疯马在挣扎前行几里后,终于停了下来。

  “赵姑娘,已经没事了,不必再抱着马脖子了。”赵括看着面前的小妹,安抚道。

  小妹惶恐地睁开双眼,方才发现已经停在了原地。她长舒了一口气,坐了起来,不经意间靠到了白凤的怀里。小妹下意识地抬头一望,发现竟是白凤救了自己。她瞪着自己棕褐色的大眼睛,与身后的少年彼此对视了半刻后,二人皆是大羞。

  小妹双手抚着脸颊,羞怯地低下了头,而白凤则慌张地跳下了马,与赵小妹致歉道:“赵姑娘,恕在下冒犯了!”

  小妹吞吞吐吐地说着:“没……没……事。”

  “请赵姑娘速

  去与赵兄见面吧!他必定会很担心你的安危!”白凤拱手低眉,说话时完全不敢有丝毫冒犯之意。

  “那……你怎么办?”小妹斜睨着看向白凤,问道。

  “我在下面为你牵马……”

  赵小妹略表失望之意,心里以为能再同乘一匹马……但也只好同意道:“好吧……”

  白凤牵引着赵小妹之坐骑,往茶馆的方向走。不一会儿,白凤便碰上了自己的那匹马,以及马旁边的赵括、慕容嫣二人。

  赵括闻见马上神态与行为皆略显怪异的妹妹,即刻上前问道:“小妹,你怎会在这里?爹他们呢?”

  “呃……”赵小妹犹豫了一会儿,说道:“我担心你和慕容姐姐会吃亏嘛!至于爹爹,我已经留书信解释了,相信他一定会理解的!”

  赵括看向一旁正在嗤笑的白凤和慕容嫣,无奈地说:“你能不能别再任性了?方才若不是白兄,以你那初窥门径的御马功夫,铁定落不得好下场!”

  “我……”赵小妹哽咽道:“我想跟你出去玩都不行嘛!”话音刚落,便传来小妹哭泣呜咽的声音。

  慕容嫣微笑着劝阻道:“赵公子先不要生气了,小妹也赶了半天的路,肚子肯定也饿得难受了,有什么话回去茶馆再说吧……”

  片刻后,众人回到茶馆,一边喝茶吃东西,一边聊着关于小妹偷偷出跑的事情。老板娘待他们再次上座后,就把吃的东西端了出来。

  “素面来咯!”老妪捧着四碗素面说道。

  小妹闻见几碗的素面,不满地抱怨道:“怎么只有素面啊……这这么吃得下去?”

  赵括不屑地回应:“出来行走江湖,能有碗素面吃已经是很幸运的了!大小姐要是不愿意,现在回到爹爹的身边还来得及!”

  “赵括,你是不是非要跟我作对!”小妹愤怒地回道。

  “我这是为你好!”赵括以牙还牙道:“不知死活的臭丫头!”

  “你!”小妹被气得无语凝咽,说:“反正这东西我不吃!”

  一旁的慕容嫣看着两兄妹闹得难解难分,露出了十分难堪的神情,并向一旁的白凤打眼色,让他想想办法。

  须臾之后,白凤便笑道:“赵姑娘,出门在外,不求吃好,只求吃饱。这可是大人都懂的道理,你怎么能不懂呢?”

  小妹惊讶道:“这是真的吗?”然后看着桌上的素面,摸了摸自己早已饿扁的肚子,大口地吃了起来。

  赵括对此感到不可思议,敬佩地向白凤说道:“白兄,真有你的啊!”

  “吃了这碗面,就是上了我们的‘贼船’了,可不许随便说离开噢!”白凤接着道。

  “我从来……没有说过要走,是那个赵括要赶我走的……”小妹边大口地吃着面,边说道。

  赵括算是彻底服了白凤,也不管自己那任性的妹妹,赶紧吃起面来。虽然往来行人客商走过难免会掀起一些尘埃,但一点也不妨碍几位出门在外的游子吃着单调的素面填饱肚子。

  _sos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