侠徒幻世录 第七章 逐渐浑脱

小说:侠徒幻世录 作者:诡异的逍遥子 更新时间:2020-11-22 06:56:53 源网站:网络小说
  (37)

  这个原本应当是最为危险的所在,如今却让他们扭转成作为反击的桥头堡。白凤他们三人现在的处境好比逆水行舟:每前进一步,都有可能遇上暗藏在河流中的涌流。当与危险碰面时,这小小的碰击可能会使小船侧翻,也可能化作一股推力助他们航向对岸。如何利用这天赐的良机,便是他们现在应当做的事情。是以步步为营,方为上策。

  目送自己爹爹远去之后,鄂霏英又在房内四处瞧了瞧,不忘探清楚是否隔墙有耳。确认彻底无碍,她适才坐回那张矮桌前,往桌上拿过一块绿油油的糕点,一边放进嘴里咀嚼,一边欺身至白凤身边。

  只见鄂五小姐近乎狼吞虎咽地吃着那玩意,惶恐地说道:“白凤,我刚刚没露出狐狸尾巴吧?本姑娘可是有生以来都未说出过那样羞耻的话!只怕爹爹一眼看穿,到时候遭殃的一定是我们……咳咳咳……”鄂霏英倏地让那口中之物呛了几下,赶忙向旁边的慕容嫣借了一杯茶顺了顺喉咙。

  “英姐姐莫要着急,依妹妹之拙见,鄂大人并没有看穿我们的计策……方才在那样的地方洗浴,英姐姐可都还在护着妹妹的,现在又换成妹妹护着姐姐了,嘻嘻。”慕容嫣便坐在对方的面前,与其分居在白凤的二侧。身上那套黄绿色的鲜艳衣裳被换成一袭素白,加上她本身便面善,现下整个人看起来就像是随身的侍女一样孱弱可欺。

  “鄂姑娘,请别太过忧心。”白凤回道:“尽管鄂大人并未完全信任于在下,但其态度之重视,实为有利之事。这其中,还是多得赵兄一番说服,他的妙嘴生花实在让人佩服,是在下万般不能企及的。”

  “啧,有甚子好钦佩的!”鄂霏英颇为不屑地嗔道:“赵公子的那张嘴,也不知诓过多少人?本小姐生平最恨的便是这种夸夸其谈的贵公子!”

  “嘻嘻……难怪英姐姐极少同赵公子打交道。”一旁的慕容嫣禁不住掩嘴嗤笑着,和道:“其实赵公子为人正直,本性纯良,只是样子生得老成,为人世故圆滑了些,这才惹得英姐姐厌恶的吧?”

  “额……好吧,反正一向自认为品行端正的鄂霏英,不也开始学会诓人了……”鄂五小姐如是说罢,怒饮了一口闷茶。

  白凤话锋一转,又问道:“鄂姑娘,方才你们二人可有打探出任何情况?”

  “对了!还记得你我二人初次潜入到此地时,到访的那个阁子吗?”鄂霏英像是被对方的话语惊醒,突然间才思如泉涌,说道:“我们那时到访的阁子,便是那座太平道观内最高的阁子,名唤‘天水阁’。因为那处有一口极大的温泉,故此得名‘天水’。整个阁子都围绕着温泉所建造,里三层,外三层,高也是三层!”

  sm.xbiqugela.

  “方才随英姐姐一同前去沐浴更衣,谁知那温泉四周阁道通行,像是江州‘琉璃阁’里的说书场子一样四通八达。幸好现下除却有零星的守卫巡逻,并没有多少人,否则在那处洗漱,可真是一件让人苦恼的事情……”慕容嫣说着,便不自觉地羞怯起来,而后又似受了何委屈一样看了眼自己的“哥哥”。

  “嫣儿,怎的了?”白凤微微窃笑道:“不是说‘英姐姐’护得你很好吗?”

  “不,嫣儿只是觉得这个地方实在太奇怪了……”

  鄂霏英见这二人逐渐亲昵起来,心中不知从何生起一团“无名火”,烧得她简直是面红耳赤。她猛地敲了下桌子,引得其他二人注目相望,随后讲道:“白公子,现在没有时间闲闲语了!何不趁机溜进‘天水阁’里搜集有关‘不灭之火’的证据。听闻在第二层的炼丹室内,藏有无数的奇珍异药,说不定其中便藏有我们要寻之物。”

  “鄂姑娘说的是。”白凤自是难为情地回应着:“在下去去就回,嫣儿便拜托鄂五小姐照顾了。”话毕,这位少年剑客便将身上的佩剑以及那串连结着“命运”的铜铃拿了下来,暂时寄放到慕容嫣的手里,然后拱手致敬告辞了。

  见那少年剑客如此轻装上阵,事情势必会速战速决。鄂霏英也打算趁此机会向那失去靠山的“妹妹”旁敲侧击,进一步了解那二人之间发生过的趣事。

  少时,待白凤离去不久,鄂五小姐便借来龙鸣剑玩赏了一番,佯装脱口而出了一句:“带着这样的剑,也不知道经历了什么……不如,慕容妹妹你告诉我?”

  “我?”慕容嫣闻后,不自觉地睹向手上的铜铃,旋即又将其系回自己的脚腕上——就像她与那位少年剑客初次相遇时的

  (37)

  这个原本应当是最为危险的所在,如今却让他们扭转成作为反击的桥头堡。白凤他们三人现在的处境好比逆水行舟:每前进一步,都有可能遇上暗藏在河流中的涌流。当与危险碰面时,这小小的碰击可能会使小船侧翻,也可能化作一股推力助他们航向对岸。如何利用这天赐的良机,便是他们现在应当做的事情。是以步步为营,方为上策。

  目送自己爹爹远去之后,鄂霏英又在房内四处瞧了瞧,不忘探清楚是否隔墙有耳。确认彻底无碍,她适才坐回那张矮桌前,往桌上拿过一块绿油油的糕点,一边放进嘴里咀嚼,一边欺身至白凤身边。

  只见鄂五小姐近乎狼吞虎咽地吃着那玩意,惶恐地说道:“白凤,我刚刚没露出狐狸尾巴吧?本姑娘可是有生以来都未说出过那样羞耻的话!只怕爹爹一眼看穿,到时候遭殃的一定是我们……咳咳咳……”鄂霏英倏地让那口中之物呛了几下,赶忙向旁边的慕容嫣借了一杯茶顺了顺喉咙。

  “英姐姐莫要着急,依妹妹之拙见,鄂大人并没有看穿我们的计策……方才在那样的地方洗浴,英姐姐可都还在护着妹妹的,现在又换成妹妹护着姐姐了,嘻嘻。”慕容嫣便坐在对方的面前,与其分居在白凤的二侧。身上那套黄绿色的鲜艳衣裳被换成一袭素白,加上她本身便面善,现下整个人看起来就像是随身的侍女一样孱弱可欺。

  “鄂姑娘,请别太过忧心。”白凤回道:“尽管鄂大人并未完全信任于在下,但其态度之重视,实为有利之事。这其中,还是多得赵兄一番说服,他的妙嘴生花实在让人佩服,是在下万般不能企及的。”

  “啧,有甚子好钦佩的!”鄂霏英颇为不屑地嗔道:“赵公子的那张嘴,也不知诓过多少人?本小姐生平最恨的便是这种夸夸其谈的贵公子!”

  “嘻嘻……难怪英姐姐极少同赵公子打交道。”一旁的慕容嫣禁不住掩嘴嗤笑着,和道:“其实赵公子为人正直,本性纯良,只是样子生得老成,为人世故圆滑了些,这才惹得英姐姐厌恶的吧?”

  “额……好吧,反正一向自认为品行端正的鄂霏英,不也开始学会诓人了……”鄂五小姐如是说罢,怒饮了一口闷茶。

  白凤话锋一转,又问道:“鄂姑娘,方才你们二人可有打探出任何情况?”

  “对了!还记得你我二人初次潜入到此地时,到访的那个阁子吗?”鄂霏英像是被对方的话语惊醒,突然间才思如泉涌,说道:“我们那时到访的阁子,便是那座太平道观内最高的阁子,名唤‘天水阁’。因为那处有一口极大的温泉,故此得名‘天水’。整个阁子都围绕着温泉所建造,里三层,外三层,高也是三层!”

  sm.xbiqugela.

  “方才随英姐姐一同前去沐浴更衣,谁知那温泉四周阁道通行,像是江州‘琉璃阁’里的说书场子一样四通八达。幸好现下除却有零星的守卫巡逻,并没有多少人,否则在那处洗漱,可真是一件让人苦恼的事情……”慕容嫣说着,便不自觉地羞怯起来,而后又似受了何委屈一样看了眼自己的“哥哥”。

  “嫣儿,怎的了?”白凤微微窃笑道:“不是说‘英姐姐’护得你很好吗?”

  “不,嫣儿只是觉得这个地方实在太奇怪了……”

  鄂霏英见这二人逐渐亲昵起来,心中不知从何生起一团“无名火”,烧得她简直是面红耳赤。她猛地敲了下桌子,引得其他二人注目相望,随后讲道:“白公子,现在没有时间闲闲语了!何不趁机溜进‘天水阁’里搜集有关‘不灭之火’的证据。听闻在第二层的炼丹室内,藏有无数的奇珍异药,说不定其中便藏有我们要寻之物。”

  “鄂姑娘说的是。”白凤自是难为情地回应着:“在下去去就回,嫣儿便拜托鄂五小姐照顾了。”话毕,这位少年剑客便将身上的佩剑以及那串连结着“命运”的铜铃拿了下来,暂时寄放到慕容嫣的手里,然后拱手致敬告辞了。

  见那少年剑客如此轻装上阵,事情势必会速战速决。鄂霏英也打算趁此机会向那失去靠山的“妹妹”旁敲侧击,进一步了解那二人之间发生过的趣事。

  少时,待白凤离去不久,鄂五小姐便借来龙鸣剑玩赏了一番,佯装脱口而出了一句:“带着这样的剑,也不知道经历了什么……不如,慕容妹妹你告诉我?”

  “我?”慕容嫣闻后,不自觉地睹向手上的铜铃,旋即又将其系回自己的脚腕上——就像她与那位少年剑客初次相遇时的

  那样。随后,伴着那清脆的铜铃声,开始讲起了她与白凤二人相遇时的故事。

  鄂霏英听完后,直觉得不可思议,以为这是甚志怪传奇里的寓故事。只是在看见慕容嫣再三的肯定之后,也不免对自己以往的认知产生了怀疑。

  “怪不得,他总是开口一句‘嫣儿’,闭口一句‘嫣儿’。”鄂霏英愤愤地讲道:“妹妹你可知道,那天夜宴比武以后,我好心替那家伙包扎伤口,怎料他居然趁机偷袭,拿着这把‘破剑’抵着我的喉咙,说我是帮着司马荼害你。当时我可委屈了!”

  “啊?”慕容嫣一脸的难以置信,说道“如若真有此事发生,慕容嫣在这里向英姐姐赔罪了!”说罢,她便倏地站了起来,正欲屈身致歉。

  鄂霏英见状,亦是接受了对方的善意,搀着对方坐到自己身边,柔声诉道:“其实我不是怪你,反而是有点……嫉妒你了……这样既有勇有谋又有担当的男子,怎么就不能让我遇上呢。”

  “额……”慕容嫣见对方愁眉渐展,面露难色。也就在这时,那位少年应声叩响门帘,使得慕容嫣得以借故脱身,前去开门迎人,“凤哥哥!”

  只见白凤踏过门槛,也不忘朝后看看有无歹人跟踪,随即快速阖上门,二三跨步,极为轻巧地移步到那张矮桌前。

  “白公子,事情如何?”鄂霏英道。

  话音刚落,那少年剑客便将装在怀中的各色药瓶子抖落出来,放到了桌子上,回道:“炼丹室物品众多,我趁那巡逻的小厮出去如厕时才寻得机会潜入。如此短的时间里,只能找到这几瓶看上去可疑的物什。”

  三人翻来覆去地看,那几瓶药物外面分别贴有红底黑字的纸张,上面写着各类奇形怪状的名讳。

  “有炎火散、圣火散、凌霄炙、啖石。”白凤呢喃着,同时与其她两位协作,将这四瓶奇药分类倒出来。

  然后,白凤吩咐慕容嫣与鄂霏英两人拿好茶水,随时准备熄火,而自己便拿出随身携带的火折子,逐一点燃置于桌上的四堆药散。

  第一个是炎火散,让水一泼即灭;第二个是圣火散,虽然它火焰非常明亮,但亦是敌不过茶水的克制,一泼即灭;第三个是凌霄炙,它燃烧时会伴有剧烈的芳香气息,异常迷人,那少年即刻便意识到这是迷香类的物什,于是,他先声夺人,抢过慕容嫣手中的茶杯,往那堆火焰中泼去,火焰还是熄了。

  “看来还需一些时日才能探得些情报……”白凤不禁感慨着,又拿上火折子往那小堆的啖石点去。

  啖石随即燃起,看上去并无任何异样。鄂霏英旋即不以为然地将手中茶水倒下,怎料,这一小杯水似乎完全对这火苗不起任何影响,反而神奇地助长了它的火势。

  “啊?怎么回事!”鄂霏英惊诧道。小小的火苗眨眼间便引燃了盛放其身的木桌,眼看着火势即将像那夜的“无妄之火”一样蔓延。

  幸得白凤眼疾手快,他拿过龙鸣剑,精巧地将剑刃从桌面上一削而过,“锵!”的一下,将那小撮啖石瞬间移到剑的身上。

  就这样,众人看着龙鸣剑上的火焰扑腾,烧了约莫半刻适才停止,心中感慨着上天总算是施恩帮助了他们一回。而接下来要做的事情,便是商讨如何借此证物向下河镇的官民百姓,以及赶来驰援治瘟的鄂炳还等人控诉太平道之恶行。

  _sos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