侠徒幻世录 第零章——⑦七镇之乱(下)

小说:侠徒幻世录 作者:诡异的逍遥子 更新时间:2020-11-22 06:56:53 源网站:网络小说
  第零章——7七镇之乱(下)

  那个美梦虽不尽真实,但也曾实现过一段时间。于高赘而,这段时间是他日后终其余生都无法企及的——因为改变的事情太多了,唯一不变的,是那个独自从昆仑山而来,满面风霜的男人,依旧孤独如初。

  那夜的接风宴过后,高洛与高欢二人便于翌日领兵与七镇叛将杜洛周会合,他们二人携走大部兵马,往叛变中心而去,意欲共同起事。而怀朔镇的安危,将全权交予适才归乡的二少爷高赘主持。

  自知身负重任的高赘不敢有丝毫怠慢,他每日起早贪黑,勤练兵马、秉公执事、事无巨细,可谓事事躬亲,很快便做了些事情,在怀朔里威名远播。

  怀朔镇既要抵挡北面蛮胡的骚扰,亦要小心元魏朝廷的袭击,更有无数流寇响马觊觎城镇中的繁华。这样腹背受敌,注定了北镇军民经常要与恶相争,也造就了人人尚武的风俗。所以此地比武宴会盛行,骑马射艺更是重中之重。

  高赘正是在这期间习得了上乘的马术与弓术,还领兵击退了徘徊在商道上的流贼,极大震慑了北面的蛮胡,让他们在这段时间内都不敢贸然进兵,一时风头无两、颇得人心。再加上他年纪轻轻又雄姿英发,惹得许多狂蜂浪蝶投怀送抱也不足为奇。

  只恨那高家二公子性情古怪,竟然与不得他人饮酒舞乐,独好清静。比起参与各路宴席盛会,他似乎更愿意待在姐姐与其他亲人身边。若有闲暇时间,便兀自留在他私人修筑的一个小道观内参悟经文、修习本领与智慧。

  也即是说,除却经营日常事务的时候,常人便很难与“公子赘”碰上面。这让那些别有用心的公子哥儿、长舌妇人煞费了苦心。

  这么一位不受巴结,也不随意抛头露面的奇男子,在让人觉得难以接近的同时,也滋生了许许多多神秘感。甚至有人开始传,公子赘在道观里饲养了一条“白蛇精”,而那白蛇在夜晚时会化身成人伺候在旁,所以才让他没有精力应付其他人的相邀。

  这样滑稽的谣,当然是因为高赘常常与那昆仑山的“白蛇仙”坐而论道,甚至一同对弈练剑的情形让他人窥见所致。

  二少爷让“妖精”缠身的消息让高家人心惶惶,虽然高赘本人是一笑置之,但是其他人就不会如此容易接受了。特别是那三小姐高昭君,若不是她常常随父亲在外联络各地士族豪右,高家便不会有如今的声誉和地位,因此她最不能接受高家被这样的谣中伤。

  随后,三小姐昭君便以此为由,将镇中各大豪族的公子小姐都邀到家中举办了一场宴席。她把高赘强留在家中,让他学着去应付各种各样的恭维,以及各色美人的暗送秋波。

  是的,高昭君还不忘介绍了几位刚到适婚年纪的姑娘予高赘,让他学着与鲜卑姑娘互为伴舞,围着篝火舞乐作乐。

  众人见这高家二少爷不仅能文能武,也是一个顶天立地的男子汉,所谓的谣瞬间便不攻自破了。

  这段时间享受的天伦之乐,让高赘渐渐忘却了昆仑山、忘却了葛篷道人的嘱咐。他开始遐想起美好的未来:待父亲与妹婿归来,他们便可以巩固北镇的势力,过上更加稳定的生活。他会娶一位姑娘为妻,与亲人们安度余生……

  无论是多坚韧的个性,终究是敌不过温柔乡。曾经那个敢于冒着严寒独闯昆仑的少年,也开始变得软弱,开始有所顾忌。

  事情,开始慢慢发生着奇妙的变化。

  这样还算安稳生活不过半年,七镇之乱便因叛将杜洛周被围杀而宣告破灭。高洛与高欢等叛乱领导人深陷包围,不知所踪,北面的胡人便准备进兵乘势将北镇叛军势力一举歼灭,进而夺得北边七镇,与元魏形成分庭抗礼之势。

  如果战事真的如此发展,像高家这样的高门大族必然会失势,进而四面临敌,与死无异,所以怀朔镇内不断有主张投降的声音出现,更有士兵弃甲曳兵出逃。

  因为仅凭怀朔镇内的数千守卒,万不可能抵挡北面胡人的数万大军。加上叛乱被镇压,士气涣散,兵败似乎已成必然之势。

  就在高赘几乎便要弃镇投降的时候,一封家书的到来,振奋了高家所有人的信心。那是家主高洛的亲笔,信上还有高欢的署名:他们意欲让高赘领兵突围至晋阳城会合。

  看见夫君和父亲的家书的时候,三小姐昭君几乎便要高兴得昏过头去,但她显然是知道二哥高赘的性子软弱,便软硬兼施

  第零章——7七镇之乱(下)

  那个美梦虽不尽真实,但也曾实现过一段时间。于高赘而,这段时间是他日后终其余生都无法企及的——因为改变的事情太多了,唯一不变的,是那个独自从昆仑山而来,满面风霜的男人,依旧孤独如初。

  那夜的接风宴过后,高洛与高欢二人便于翌日领兵与七镇叛将杜洛周会合,他们二人携走大部兵马,往叛变中心而去,意欲共同起事。而怀朔镇的安危,将全权交予适才归乡的二少爷高赘主持。

  自知身负重任的高赘不敢有丝毫怠慢,他每日起早贪黑,勤练兵马、秉公执事、事无巨细,可谓事事躬亲,很快便做了些事情,在怀朔里威名远播。

  怀朔镇既要抵挡北面蛮胡的骚扰,亦要小心元魏朝廷的袭击,更有无数流寇响马觊觎城镇中的繁华。这样腹背受敌,注定了北镇军民经常要与恶相争,也造就了人人尚武的风俗。所以此地比武宴会盛行,骑马射艺更是重中之重。

  高赘正是在这期间习得了上乘的马术与弓术,还领兵击退了徘徊在商道上的流贼,极大震慑了北面的蛮胡,让他们在这段时间内都不敢贸然进兵,一时风头无两、颇得人心。再加上他年纪轻轻又雄姿英发,惹得许多狂蜂浪蝶投怀送抱也不足为奇。

  只恨那高家二公子性情古怪,竟然与不得他人饮酒舞乐,独好清静。比起参与各路宴席盛会,他似乎更愿意待在姐姐与其他亲人身边。若有闲暇时间,便兀自留在他私人修筑的一个小道观内参悟经文、修习本领与智慧。

  也即是说,除却经营日常事务的时候,常人便很难与“公子赘”碰上面。这让那些别有用心的公子哥儿、长舌妇人煞费了苦心。

  这么一位不受巴结,也不随意抛头露面的奇男子,在让人觉得难以接近的同时,也滋生了许许多多神秘感。甚至有人开始传,公子赘在道观里饲养了一条“白蛇精”,而那白蛇在夜晚时会化身成人伺候在旁,所以才让他没有精力应付其他人的相邀。

  这样滑稽的谣,当然是因为高赘常常与那昆仑山的“白蛇仙”坐而论道,甚至一同对弈练剑的情形让他人窥见所致。

  二少爷让“妖精”缠身的消息让高家人心惶惶,虽然高赘本人是一笑置之,但是其他人就不会如此容易接受了。特别是那三小姐高昭君,若不是她常常随父亲在外联络各地士族豪右,高家便不会有如今的声誉和地位,因此她最不能接受高家被这样的谣中伤。

  随后,三小姐昭君便以此为由,将镇中各大豪族的公子小姐都邀到家中举办了一场宴席。她把高赘强留在家中,让他学着去应付各种各样的恭维,以及各色美人的暗送秋波。

  是的,高昭君还不忘介绍了几位刚到适婚年纪的姑娘予高赘,让他学着与鲜卑姑娘互为伴舞,围着篝火舞乐作乐。

  众人见这高家二少爷不仅能文能武,也是一个顶天立地的男子汉,所谓的谣瞬间便不攻自破了。

  这段时间享受的天伦之乐,让高赘渐渐忘却了昆仑山、忘却了葛篷道人的嘱咐。他开始遐想起美好的未来:待父亲与妹婿归来,他们便可以巩固北镇的势力,过上更加稳定的生活。他会娶一位姑娘为妻,与亲人们安度余生……

  无论是多坚韧的个性,终究是敌不过温柔乡。曾经那个敢于冒着严寒独闯昆仑的少年,也开始变得软弱,开始有所顾忌。

  事情,开始慢慢发生着奇妙的变化。

  这样还算安稳生活不过半年,七镇之乱便因叛将杜洛周被围杀而宣告破灭。高洛与高欢等叛乱领导人深陷包围,不知所踪,北面的胡人便准备进兵乘势将北镇叛军势力一举歼灭,进而夺得北边七镇,与元魏形成分庭抗礼之势。

  如果战事真的如此发展,像高家这样的高门大族必然会失势,进而四面临敌,与死无异,所以怀朔镇内不断有主张投降的声音出现,更有士兵弃甲曳兵出逃。

  因为仅凭怀朔镇内的数千守卒,万不可能抵挡北面胡人的数万大军。加上叛乱被镇压,士气涣散,兵败似乎已成必然之势。

  就在高赘几乎便要弃镇投降的时候,一封家书的到来,振奋了高家所有人的信心。那是家主高洛的亲笔,信上还有高欢的署名:他们意欲让高赘领兵突围至晋阳城会合。

  看见夫君和父亲的家书的时候,三小姐昭君几乎便要高兴得昏过头去,但她显然是知道二哥高赘的性子软弱,便软硬兼施

  地逼迫高赘想办法逃到晋阳去。这之间还有大小姐惜君的帮助,最后才让高赘放下心来,愿意带着家中女眷在外奔波。

  就这样,高赘领骑兵一千在前拼杀,让其余兵士护送大小姐惜君、三小姐昭君以及四少爷高昂。

  出乎所有人意料的是,那高赘居然真的在数万兵马的合围之中撕出了一条血路,带着还心存希望的兵士与家人来到晋阳城下。

  本以为迎接他们的是高洛与高欢的出城相迎,岂料城门前挂了白丧,守城人也戴着孝,好像是在祭奠谁人的样子。

  在高欢将怀朔镇的亲人们接到城来后,他才告诉诸位高洛因伤重不治身亡,而他只能固守晋阳,等待怀朔的血亲前来一起吊丧。

  高氏族人在前家主墓前哭丧守灵,好不诚心悲戚,特别是那方才归家半年的二少爷高赘。他呆在墓前整整三天三夜,只喝了点酒便没再进食休息过。

  原本作为世子的高赘理应接替过高洛的位置,当上高家家主才是。可是手下兵士除了从怀朔镇逃出来的那些生死弟兄是站在高赘这一边的,晋阳城内的军士皆对高欢听计从。其中缘由当然离不开高欢多年来的苦心经营,但更重要的是,高欢欺骗了从怀朔逃来的众人。

  这件事情,还是从元魏遣使者送来晋阳城太守官印的时候才被揭发。

  原来高洛并不是病重身亡,而是被那高欢出卖给元魏的镇北大将军葛荣换取了官位和城池!现在的高欢早已不是怀朔镇的小卒,而是镇北大将军的部下。

  事情败露之后,高欢也不再隐藏自己的野心。他深夜召见高赘坦道:“若你能不计前嫌,我们两兄弟一同争夺这天下,岂不美哉?”

  一旁的三小姐昭君也是哭哭啼啼地求情,让高赘左右为难,肆意挑拨着他内心的爱憎。

  在这时高赘才幡然醒悟,高家真正欢迎自己回来的,或许只有一直念着他的父亲和姐姐。三小姐昭君为了让他心软,倒是耍了好些手段,让他现在进不得、退不能。

  他那夜没有作答,只是极度失落地走到姐姐惜君的房间里倾诉心中愤慨,如今他们二人当真是无所依靠了。

  外戚夺权的故事屡屡上演,而且一个比一个血腥残忍且令人鄙夷。

  高赘本想着与姐姐惜君默许高欢的忤逆,两人就此苟且偷安,好好活着便是,可高欢可不会容忍一个如此有能力的人与自己平起平坐。

  正所谓一山不容二虎。高欢平日里对高赘与高惜君二人多加疏离,离间他们与外界的关系,到最后,还记得来关心他们二人的便只有年纪最小的四弟高昂了。或许正是年纪小,才最记得恩情吧。

  来自怀朔的亲卫对高氏正统忠贞不二,一直鼓动高赘夺权,拿回属于自己的所有,就连姐姐惜君也掷下严词,以死相逼,让高赘刺杀高欢。但是高赘生怕计划失败,将仅有的家人尽数害死,因此一直按兵不动。

  终于有一日,高赘下定决心再次离开高家以保姐姐与四弟的平安。他留下书信,极尽乞求之语,立下重誓永不干涉世事,而后便带上行囊,一走了之,就像拾回了当初闯昆仑时的傲气与洒脱,将往事抛诸脑后了。

  _sos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