侠徒幻世录 第十二章 梦的开始

小说:侠徒幻世录 作者:诡异的逍遥子 更新时间:2021-01-08 05:55:21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lw.!无广告!

  (7)

  此次三人酒会,使得赵家兄妹被迫暂别各位友人许久,在下一回见面时,业已是半个月之后的事情了。

  在这半个月里,白凤等人确实做成了一番事情,揭穿了不少阴谋诡计。

  为了能把这些事情的来龙去脉说道清楚,又必须从白凤他们如何逐渐适应御夷镇繁荣安逸的生活开始讲起。

  话说慕容嫣在得知白凤会偷偷出去喝酒解愁之后,便打算整日守在他身边,只为让他身上的伤口早日痊愈。

  尽管他们二人的客房本就距离不远,但是慕容嫣仍旧固执己见。平日里若是没有其它必要的事物缠身,她一定会出现在白凤的房间里,时而与其抚琴弄箫;时而在一起咏唱诗歌;时而又会一起招待前来拜访的客人。就连出门时都是成双成对的,使白凤没有半分逃脱的机会。

  白日里他们会将房屋内所有的门窗尽数打开,光明正大的欢迎任何人前来做客。

  赵家商行里滞留有不少来自五湖四海的旅客商贾,这些人去来匆匆,张嘴闭口都是生意经、发财路,给人感觉像是哪一个通天知地的圣人一样无所不知。

  可是这些因为贪婪的欲求而驱使身体做出行动的人,貌似体会不到那股琴箫合鸣中传达的微妙情感。凡要路过白凤和慕容嫣所处的那间屋子,他们总会叽叽喳喳地小声议论,像是要故意打扰别人清净一样。

  相比之下,在很多时候,倒是这些富商的孩子们更能体会那款款韵律中所蕴含的知足常乐的感动。

  有几个七、八岁的小孩经常会趴在窗口外面,垫着脚尖,偷偷往屋子里看。不知道是被余音绕梁吸引而至,抑或是单纯因为好奇心所致。

  他们整整齐齐地站在那,有人擎着双肘,抵住下巴,听得入神;有人躲在角落,只露出上半张脸,好让自己能看清楚是何人在奏乐。

  起初那些孩子还会争相讨论起别人的相貌,展现起自己天真的那一面。

  “那个大姐姐长得像仙女一样,我以后也想变成那样呢!”

  “倒是那哥哥的模样生得可怕,嘴角上面还有一道疤。”

  “你懂什么!听我爹说,江湖上的剑客刀客都是这副模样——满面杀气,我以后也要学剑,然后自己一个人闯荡江湖,让所有人都怕我!”

  他们应该都是瞒着家人来的,否则不会一听见任何风吹草动便一哄而散。有过好几次,当阿鹃或者娄菁华呈送药汤来时,把这些可爱的小家伙们一下子全吓走了。

  而那位坐在床榻上的少年剑客看见药汤又一次送到自己面前,不免心生悸动。虽然喝了这些药能够减缓他身体发热、头昏目眩的症状,但是这些药也会使他在闭目休憩时频频受噩梦缠身。

  这也是为什么在孩童的眼中,他看上去会是如此骇人。

  所以他才会去酗酒,以为美酒醇醪可以让自己过得好点,起码能够温润一下唇角上面的伤痕。

  每当想起这个伤痕,白凤总会不禁记忆起自己承担过的诺,那是一个已然逝去的生命所留下的一块微小印记。

  他不能忘记,自己将要去做的事情。这也使他经常囿于一种矛盾的情感之中——到底是继续如今的美好现状,还是遵循自己的意志,继续往前走……

  有一天,阿鹃如期捧着药汤走进屋门,那几个小孩跟前几次一样,又一次被吓跑了。不过阿鹃看到这一幕,却依然能嬉笑个不停,换作往常,她肯定会为此又生一顿怨气。这大概是由于她本就非常享受被别人喜欢的感觉,所以要是被人讨厌的话,自然是不好受的。

  白凤与慕容嫣见对方一反往常,自然挨个问道:“阿鹃姑娘今日是收获什么大喜事了?”

  “可不是嘛?笑得跟吃了蜜瓜一样。”慕容嫣接着应和道:“凤哥哥,吃完这副药,就还剩下一副了。”

  “这药我不吃了,你瞧,我身上的伤全好了……”

  说罢,白凤便将身上披挂着的衣裳捋了下去,露出几条又长又细的伤痕,那是新长出来的皮肉。

  阿鹃赶忙捂着眼,说:“哎呀,白公子,你要脱衣裳别在奴家面前脱呀,这让人多难为情啊!”

  “噢……阿鹃姑娘,你还是快把药汤拿走吧!”白凤憨笑着,又把衣服给穿上。

  “这么急着赶别人走,奴家还想请你们帮个忙呢!”阿鹃将药汤放到边上,从身上掏出一封信函递给慕容嫣,说道:“这是那韩老大给的,奴家不识字,只好请你们帮忙瞧瞧……”

  “有女名鹃?”慕容嫣拆开信函,当即便念出第一句话来,又道:“这可是情诗啊!”

  “情诗?有人给奴家写情诗了?哈哈哈……有人给我写情诗了!”阿鹃高兴得原地转了几圈,几乎便要跳起舞来,“从小到大,乡里人见我都吓得退避三舍,从来没人喜欢过我。现在,奴家也有其他人喜欢了……可是,奴家不喜欢他呀!”

  “那你就得跟别人说清楚,不然韩老大会很伤心的。”

  “我说了,他会不会恨我啊?”

  “不会的,如果他真心喜欢过你,就不会因为这种事情恨你。”

  “噢。”阿鹃略显乖巧地应承道:“那我先走了,慕容姑娘,你真好!”

  两位姑娘相谈话毕,阿鹃便捧着药汤回去了。

  这间屋子里,又一次只剩下白凤与慕容嫣。

  那几个小孩看见阿鹃走远后,以为音乐声会再次响起,便再次回到那个窗户前。岂料那二位并没有继续操琴抚箫,这次连那位“仙女”姐姐都开始变得神情凝重的样子,像是在商量什么重要的事情。

  “嫣儿,近日以来我一直都在做同一个噩梦。我害怕不能杀那司马荼,又恐行差踏错一步,让变故彻底摧毁我们如今安稳的生活。我,不知道该怎么办……”

  “我相信你的决定,凤哥哥。”慕容嫣坐在床沿,看着对方:“若不是你,嫣儿早便死在那些拦路翦径的匪贼之手。所以,只要是跟着你走,即使是刀山火海也不足为惧!”

  白凤听罢,顿时露出了久违的笑容,原来他担心对方与自己心愿有违这件事,从来都是不存在的。

  “你呀!就再休养一天,然后再去帮娄小姐的忙,明白了吗?”

  “知道了,我绝对不偷喝一口酒!哈哈哈……喂,那边的小鬼,你们看够了吧!”

  窗前的小儿看见被梦中的大侠和仙女发现踪迹,惊呼“快跑!”,随即扬起一片熙熙攘攘的尘埃,跑到另一个地方玩耍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