侠徒幻世录 第十二章 梦的开始

小说:侠徒幻世录 作者:诡异的逍遥子 更新时间:2021-01-08 05:55:21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lw.!无广告!

  (8)

  如果没有孩童们的嬉戏打闹,以及近日来时常此起彼伏的琴箫合奏声,商行庭院内总会显得格外安静。只因为人们商议要事时,向来不喜欢走在众目睽睽之下,自然鲜少人迹声响踏足此地。

  尽管整个庭院被打扮得很漂亮——花坛沿着外面的廊道摆放,足足饶了一个圈,将中间的凉亭困在里面。藤蔓枝叶随风摇摆,几朵花瓣落下,芬芳便毫不吝啬地铺满整片草坪。其中飞舞着一些蝴蝶,颜色各异,它们的双翅经由阳光照射,散发出更灿烂的美丽。

  那日清晨,有位少年早早便在此处选了个地方,趁着清幽,舒展几日未曾活动过的筋骨。

  白凤心里庆幸着,自己终于不需要卧床养病。然后他拿起佩剑,随心而动。时而柔和若水,时而如同劲风扫落叶般席卷而过。

  看起来,他的身体已经恢复如初。

  这日同样早早便醒来的娄菁华碰巧想到庭院里散散心,便因此得以亲眼看见那位少年剑客习武的英姿。

  她凭栏远眺了一会儿,又从庭院中的凉亭里看见慕容嫣的身影,随即欺身而去,问道:“白少侠的伤情可有好转?”

  “已经全然康复,为了不耽误正事,他还特意早起练功,娄小姐大可不必忧心。”慕容嫣回以相同的尊敬。

  “我倒是没有忧心,只是没亲眼见过习武之人舞刀弄剑的模样,颇感好奇罢了。”娄菁华索性便就近坐了下去,微微倾侧着身子,以便能够看到华丽的剑舞,同时也能回慕容嫣的话,说道:“慕容姑娘你知道吗,其实在这次来到御夷镇之前,我从未走出过家门、走出过群马镇。所思所想,不是关于生意场、便是四书五经中的陈词旧理。就算曾经有过幻想,那也是很久之前的事情了……”

  慕容嫣听罢,稍有迷惑之感,又问道:“娄小姐此话怎解?”

  “小时候想知道山的那边是怎样的,便爬上自家屋顶,那是群马镇最高的地方了。本以为能够看得更远,却还是让那茫茫的山坡隔断了幻想。后来想偷偷溜进商队里,结果走到关隘上,被官兵发现逮住,遣送回家了。从此以后,我便打消了所有不切实际的念头。只是未曾想到,娄家的重担有一日也会落在我的身上……”

  娄菁华话音刚落,慕容嫣就随即应和道:“所以,你现在重拾了曾经的那份心情,还是很开心的,不是吗?”娄家女儿默然点头,而后又很是欣赏地看了看慕容嫣与白凤,窃窃的笑了笑。

  少顷,白凤结束了剑术的练习,走到凉亭前拜谒道:“娄小姐,我们随时可以出发。可是要在下亲自为小姐执鞭坠镫,或者是乘坐马车前去?”

  “当然是坐马车啊,难不成你想让我这么个弱不禁风的女子染上寒症?”娄菁华嬉笑着嗔道:“寻个知路的车夫,我们速去姚府走一遭。”

  话毕,这二人拜别慕容嫣,先后离开庭院。

  时过境迁,他们走到姚府前。白凤先行下车,上前传话予看门的小厮,那小厮却茫然地回道:“姚大人今早便出门,像是要去北线军营视察。”

  “那北线军营在何处?”白凤问道。

  “公子往东北方向走,出了城门,再继续走十几里就能看见校场了。”

  得知这则消息后,白凤与娄菁华适才知道白跑了一趟。二人旋即改门换路,穿过被晨曦照耀着的,刚刚开始熙熙攘攘的长街,直奔向北线军营而去。

  这军营伫立在北面的某个高坡上,像是御夷镇的第一面堡垒,顽强地紧贴住地面,驻扎在此。

  马车沿着光秃秃的路面一直走,可以轻松到达军营的大门前。那是耗费了许多木料建成的坚固壁垒,表面涂上了防火的漆,跟前站着四个哨兵。

  起初看见有一辆马车到来,那四个兵士本以为是运送辎重的粮车,便个个满腔热血地凑上前去,直说“要酒、要粮。”

  最后白凤从车里蹦出来,倒是先吓了他们一跳,随即这位少年恭恭敬敬地问候道:“各位军爷,在下是赵括、赵公子派来的,是要替娄家的娄小姐向姚大人呈递信函。”

  为首的士兵接过手书,随即小跑着往回走,而其余的三位士兵得知马车内没有酒粮,则像是没吃着糖果的小孩一样垂头丧气,默默回到自己的岗位上。

  少时之后,送信的士兵匆匆回到白凤面前,声称信函已经交到姚大人的手中,“这位公子,让车上的娄小姐下来吧,军营内不便乘坐马车。我这就引你们去见姚大人!”

  白凤走在娄菁华前面,跟着那小兵进了兵营。

  首先映入眼帘的,是一片偌大的射箭场,其次便是正在演武的方阵。那方阵里演练的拳术,令白凤倍感相熟,他仔细看了看教头的样貌,很快便认出那位便是昔日的劲敌,龙虎山庄的虎眼。

  于是乎,这位少年在经过演武方阵的时候,特意上前打了声招呼,讲道:“许久不见,虎眼兄,近来可好?”

  虎眼那家伙倒也不客气,见到旧相识,立马便抛下正在演武的“徒弟”们,走到白凤跟前回敬道:“白凤兄,好久不见!我昨天才知道你和赵公子终于到北镇来了,方才还在思忖,你们到底会不会来看看我呢,哈哈哈……”

  “虎眼兄看来是做了教头,真是可喜可贺啊!”白凤看了眼那方阵中的几十人,每个人都会那套曾经制服自己的拳法,不免心有余悸,便冷笑了一番:“想来上阵杀敌,应该用不上拳术才是,为何姚将军会请虎眼兄当教头呢?”

  “拳法只是强身健体,训练拼杀的意志。”虎眼异常严肃地回道:“军人上阵攻伐,最依赖的其实是意志。况且我龙虎山庄也不是没有武器功法可以传授予人,白凤兄日后若是赏脸,我们大可切磋一番?”

  白凤听到对方领会了自己的意思,顿时欣然笑道:“哈哈哈,虎眼兄,那我们改日再会?”

  “告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