侠徒幻世录 第十二章 梦的开始

小说:侠徒幻世录 作者:诡异的逍遥子 更新时间:2021-01-08 05:55:21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lw.!无广告!

  (9)

  白凤与娄菁华二人继续走过最后一段路,在小厮的引领下,他们来到整片营地的心腹之地,这里搭建了一个中军营,所有调兵遣将的命令都是从此地向外发出。

  因此,你可以经常看见形形色色的人在营帐内外进出。

  两位外来者先是站在原地等候了少时半刻,只待前去通报的小厮带回消息。他们所处的位置,几乎可以说是这片高坡最为“繁华”的地方。

  这里可以看见各路各级的军官,他们穿着哐当作响的裲裆铠,走路的时候虎虎生风,纷纷对白凤与娄家女儿投以质疑的目光。

  也有好事者,以为这是哪个公家送过来“建立功业”的大少爷和大小姐。这种人一般只负责在军队里吃喝拉撒,领了点功劳,有了点经历之后便可顺利回家复命,做官发财。

  所以,有些士兵便看不过眼,走到这两个看上去乳臭未干的小子和姑娘面前想立了一个下马威。

  他们悄悄地靠近,随即突然作声,使出比自己喊军令时还要大的力气,在对方耳边大吼着:“这次又是哪家的公子小姐,跑到咱们军营来玩过家家了?”

  说罢,这些士兵便像得到了某场战争的胜利一样,嘻嘻哈哈地走开了。

  有那么一时半会,这样的恐吓确实将娄菁华吓得不轻,不过在她身旁的那位少年剑客很快便作出回应,将她周全地保护在自己的臂膀之后,同时怒睹着来意不善的人。

  即使这么做赢不到尊重,却也能让那些欺软怕硬的人望而却步。

  娄菁华惨兮兮地依偎在原地,生怕自己再惹上麻烦。少顷,传信小厮终于掀开幕帘走出来,将那两位少年人邀了进去。

  此时营帐内还集合有许多军官,其中有个军需官正在汇报事务。这让突然来到此地的白凤和娄菁华感到有些不知所措,因为看上去根本没有人把他们当成一回事,他们甚至开始怀疑赵括给的那封信根本什么都没写。

  他们站在一边,看着姚将军统御各路将领加强防备。话说这位姚将军,嘴上梳着三绺胡须,分别都保养得很仔细,头上的钢盔插着红色翎羽,目光炯炯有神,但是下巴生得狭窄尖锐,由此显得格外锋芒外露且不近人情。

  姚将军看见客人来到,竟然只是随意对他们瞥了一眼,而后便又全心全意投入到工作里面去。

  感受到完全被冷落在旁的娄菁华,心中当真是有苦说不出,但是为了心中的愿望,她最后也只能是站在边上苦苦等待。

  在她最耐不住性子的时候,营帐的幕帘倏地被人从外面掀开,走进来的不是任何军官,而是那日在赵家有过一面之缘的姚采薇。

  往日娄菁华也只是听闻过赵括过去的风雅趣事,如今当真是闻名不如一见。

  姚采薇虽然样貌不算出众,但是举止相当得体,气质温润和睦,遇见旧识第一时间便走上去打了声招呼,说道:“娄小姐,你怎的在这里?”

  “我……我是来找你爹爹商量事情的。”娄菁华回道:“看上去……姚将军现在好像是忙得不可开交?”

  “是的,近来得知贺拔氏的军队逼近,是以爹爹每日都得奔走各处军营,加强各处防御工事。”姚采薇的神情看上去依旧像那天一样凄婉,她的眉头好像从来便是如此一样,许久没有放松过,“你还是先随采薇来吧,等将军们的事情解决了,爹爹他自然会过来找你。”

  “好吧……”

  二人交谈话毕,旋即移步至另一个单独的营帐里。白凤若即若离地跟在后面,直到她们两位姑娘进了营帐,他才止住脚步,一直守在营帐外。虽然如此避讳,但他还是不经意间听到了从里面传出来的声音。

  “那日之后,娄小姐可曾再见过赵公子?”

  “不曾,想来是他被赵世叔捉回家里去面壁思过了?”

  “你不知道,赵公子他虽然平日里总是花巧语,但是待人接物从来报以真心实意,特别是感情上的事情。总而之,他不会放过你的……”

  “反正……一直以来都是他一厢情愿,我娄菁华从来便没有想过嫁给他……最多,也就想认一个这样好的哥哥而已。”

  “菁华妹妹,我只是想让你再思量思量,如果你回心转意,赵公子他一定会不计前嫌的,到时候你入了赵家门,还怕自己家里的事情解决不得?”

  “姚小姐,我知道你是为了我好,不想让我冒着生命危险去剿匪。可我娄菁华不是你想的那种女人,如果不是没有办法,谁又会想把自己给‘卖’了换钱呢?如今,我有能力亲自去把赵世叔接济我们的银两亲手拿回来,我也不会放弃这次机会!”

  话毕须臾,这营内便断断续续地传出女子哭泣的声音来。然后,姚采薇便从营帐内走了出来,与那位少年剑客说道:“小女先去看看父亲的状况,方才的事情,是我不对,请你代我向娄小姐转告一声。”

  白凤看着姚采薇离开的方向,心中疑惑甚多,旋即翻过幕帘走到营帐内查看下娄菁华的情况。

  不料娄家女儿看见是那位少年剑客来到,当即连连哭喊着让他出去,只道:“别过来,给我出去!真不明白,为什么那赵括只拣了个贱货去喜欢……她自己是那样,凭什么让我也是那样!”

  “娄小姐,娄小姐!你这话可不能大声说,再说下去,我们两个都活不过今天!”白凤桀然一笑,赶忙上去捂着娄菁华的嘴。

  “不说了,我不说了,快挪开你的脏手!咳咳……”

  俄而,娄菁华整理了一番仪容,便让白凤站在自己的身后,准备用最强硬的态度迎接谈判桌上的对手。

  那姚将军倒也识趣,除了自己女儿之外,没有带上其他任何人同来。尽管他仍是一脸的蔑视,开口便是数落娄菁华道:“想不到娄小姐作为女儿家,又不是任何将门世家,居然不好好相夫教子,跑出来闯江湖?本将军生平四十余年,从未见过女儿替父亲出来行商的。”

  “那姚将军如今看见了,不知道有何感想?”娄菁华抿了一口茶,应对自如。不过她道行还是太浅,姚将军只是稍微试探,娄家女儿便开始招架不住了。

  “娄小姐呈来的书信本将军看了看,觉得这个主意很不错!只不过,这帮匪贼可不是普通的匪贼。若是我等能够轻易找到他们的行踪,那不早就把赃款找回来了吗?”姚将军瞥了一眼自己的女儿,意味深长地说道:“那匪首名讳叫‘一笑黄泉’,意思便是常人一听见他的笑声,霎时命丧黄泉。他可是杀人不眨眼,且行踪诡秘、罪恶滔天的恶徒!”

  娄菁华道:“姚将军的意思是,我们找不到他?所以……”

  “所以,即使爹爹愿意借兵,你们也派不上任何用场。”姚采薇紧接着笑道:“小女对娄小姐的胆气甚是佩服,只不过带兵打仗岂是你我可为之事?”

  娄菁华登时回应道:“谁说我要带兵打仗,这不是有你们吗?姚将军,你到底如何才肯借兵?”

  “倘若你们能找到那‘一笑黄泉’的下落,我亲自带兵去剿又如何?”姚将军如是讲道:“这事情就这么算了吧,娄小姐也快些回去歇息吧,切莫要累坏了身子。”

  说罢,姚家父女先后离开营房。

  娄菁华只觉得自己让人摆了一道,心中愤懑之情更甚,便向一旁的白凤问道:“白少侠,你说我该怎么办,在这个人生地不熟的地方,怎样才能找到那伙匪贼呢?”

  “当然是去问问对御夷镇最熟络的人!”白凤道:“现在也只能先去找赵兄想想办法了,娄小姐不必忧心,如果这事情解决不得,赵兄他断不会轻易罢休!”

  娄菁华顿时欣慰地笑了笑,可能是知道自己还有一个大靠山,才勉强从嘴角憋出一丝笑意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