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仙尊归来莫海 第88章宗师交手

小说:重生仙尊归来莫海 作者:青衫剑客 更新时间:2020-01-09 02:09:13 源网站:网络小说
  ,, 楚启河的话,如石投湖面,顿时掀起波澜,让本来就紧张的气氛,更加沉寂压抑。

  “你不服气?”陈烈虎阴冷的目光看向楚启河,冷声问道。

  在陈烈虎强大的气场下,楚启河后背不由微微发凉,但是他还是坚定地说道:“我自然不服!”

  楚启河说完,看向旁边的彭涛,彭涛不愧为武道世家的人,在陈烈虎宗师气场下,依旧面不改色。

  “彭二公子,麻烦您了。”楚启河轻声说道。

  彭涛微微点头,然后上前一步,面色平静地看着擂台上的陈烈虎,淡淡说道:“洪门多年之前远离华夏,曾说过,不再涉足华夏,如今你们这么做,莫非是想违背当初誓?”

  “哪里来的小子,这里可没有你说话的份!”

  陈烈虎面色一沉,不爽地说道,洪门当年的确说过这样的话,不过这些陈年旧事,早就淹没在历史长河中了,谁还在意。

  “不可对我家公子无礼!”

  突然,站在彭涛身边的一位毫不起眼的老者开口了,这位老者,身穿中山装,个头不高,一直跟在彭涛身边,平平无奇,属于放在人群中,别人都不会多看一眼,但谁能想到,此刻他突然开口,声若洪钟,几乎都引起了擂台上那面铜锣的共鸣。

  陈烈虎脸色微微一变,看向老者,眼神之中,露出一抹凝重之色。

  这等气势,和他现在相比起来,也不遑多让。

  “没想到,今天能在这里碰到一位化境宗师,报上名来吧。”陈烈虎沉声开口。

  “老夫只是彭家的一位老仆罢了,早就忘记自己的姓名了,阁下也没必要问,老夫这次前来,只是奉了家主之命,保护二公子,同时,帮这位楚启河楚老夺下华东龙头之位。”老者缓缓说道,同时不急不缓地朝擂台上走去。

  陈烈虎皱眉,这老者,一副气度俨然之态,实在让人摸不透。

  “彭家?难道是沧南武道世家彭家?”陈烈虎问道,这位老者毕竟是真正的化境高手,而陈烈虎,是伪化境,面对真正的化境,心中自然有些发虚。

  老者走上擂台,气息内敛,稳重如泰山,看着陈烈虎,淡然开口说道:“阁下久居海外,还能记得沧南彭家,看来我们彭家,在武道界的名声,还没有没落。”

  “你们彭家的名声,对我而,自然不陌生,我师父时常说起,在多年之前,他曾凭借一己之力,横扫彭家,打得彭家家主彭连城跪地求饶,不知道彭连城现在,还是不是彭家家主。”陈烈虎玩味地笑道,他自持背后有师父,有洪门撑腰,根本不会把区区一个华夏武道家族放在眼中,此刻这么多人看着,他要保持霸气不减。

  此一出,所有人傻眼了,彭涛更是气得脸色发青,彭连城不是别人,正是他的爷爷,也是彭家的家主,在彭涛眼中,他的爷爷一直就是高高在上,如神一般的存在,今天居然被人如此羞辱,彭涛岂能不怒。

  “刘伯,快点

  让这人闭嘴。”彭涛大喊。

  擂台上的老者,此刻也是脸色铁青,怒意汹涌,他的命,都是彭连城当年救的,现在居然有人当着他的面出侮辱彭连城,这让老者无法接受。

  “敢对我家家主不敬,你找死!”

  老者如一只被激怒的恶犬,脸色狰狞,内敛的气息,在这一刻,如决堤之水,汹涌而出,也不废话了,直接出手。

  现在面对化境强者,陈烈虎可不敢丝毫大意,全力以赴,和老者交手在一起,两人你来我往,内劲激射,如刀光剑影一般,内劲划在擂台表面的混凝土地面上,留下一道道沟壑。

  这一幕,让人震撼,化境宗师,在如今已经很罕见,更很难见到他们出手,今天两位化境宗师交手,着实让人大开眼界,这简直比电影里的场面还要精彩。

  “天啊,这还是人吗?”

  “简直比武侠小说里的打斗还要精彩啊,我都怀疑我现在是在做梦。”

  “我只听说过化境宗师很厉害,但是没想到,如此厉害,今天算是大开眼界了。”

  “听说化境之上,还有神境,你们说,神境交手,又会是什么场面。”

  “神境?那是传说中的境界,整个华夏,都没有几人可以达到,到了那种层次,怎么可能还会轻易出手。”

  一群围观者,被震撼得眼珠子都差点瞪出来,语无伦次地议论着。

  楚启河,吴炳雄等大佬,都不由神色紧张地看着,这一场战斗,关乎华东地下以后的格局,还有很多人的命运,尤其是关乎楚启河和吴炳雄二人的命运,他们不得不紧张。

  陈烈虎和彭家老者缠斗了十几招之后,明显渐渐处于下风,他根本没有想到这次华东地下龙头擂台赛会出现化境宗师。

  “噗嗤!”陈烈虎的肩膀,被一道内劲划伤,顿时鲜血直流。

  陈烈虎受伤,连连后退,而且他的秘法也只能短暂地维持化境修为,现在受伤,再加上耽误的时间太长,他若是再无法取胜,必败无疑。

  彭家老者,并没有乘胜追击,陈烈虎明显不是其对手。

  “你不是我的对手,快点认输吧,我可以不杀你。”彭家老者冷笑一声,淡淡说道。

  看到这里,众人的脸色,顿时各异,有高兴的,有遗憾,有着急的。

  楚启河大喜过望,看来这次请彭家相助,是请对人了,陈烈虎一败,华东龙头之位,就是他的了。

  吴炳雄一脸焦急,陈烈虎要是败了,那他就惨了,他如今可是和楚启河彻底撕破了脸,洪门若是退出华东,那他以后就真的没有好日子过了,楚启河不弄死他是不会善罢甘休的。

  擂台上的陈烈虎,脸色深沉,脑子中,在急速思索对策,他是绝对不能输的,他这次前来,可是代表了洪门,一旦输了,那就是丢了洪门的脸。

  突然,陈烈虎神色一动,计上心头,脸上微不可查地浮现一抹阴险冷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