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仙尊归来莫海 第529章恭敬的刘兆辉

小说:重生仙尊归来莫海 作者:青衫剑客 更新时间:2020-01-09 03:09:53 源网站:网络小说
  李建明不吱声了,但韩素青的脸色,也黑到了极点,今天本来是大喜日子,但却在这么多人面前,闹出了笑话。

  “欣雨,莫海是谁?”韩素青问道。

  “他,他是我爸战友的儿子。”李欣雨吞吞吐吐地解释。

  “妈,那小子,我见过,狂妄得很,昨天还骂我垃圾,我本来不想和他计较的,但他今天又来惹事,必须要教训他。”刘兆星说道。

  “兆星,有人骂你,你居然还不收拾他,哥替你去出气,那小子在什么地方?竟然骂我弟弟,我要让他跪着给你道歉。”一旁的刘兆辉沉着脸说道。

  “哥,那小子会点功夫。”刘兆星说道。

  “我们刘家的保镖,哪个不会功夫,容不得他放肆,走,我去找他替你出气。”刘兆辉不以为然地说道。

  刘兆辉,这个当哥哥的,的确很够意思,怒气冲冲地就去找莫海了。

  人群分开,把莫海等人孤立了出来,只是当刘兆辉看到莫海时,他突然停住了脚步。

  “哥,那小子,就是莫海。”刘兆星指着莫海说道。

  “呃,是,是他?”刘兆辉的神色很不对劲,喃喃说道。

  “哥,你怎么了?”刘兆星连忙问道。

  刘兆辉大脑此刻一片空白,他实在没想到,莫海会突然出现,他还没有做好心理准备。

  去年在神药谷,他见识过莫海的厉害,知道莫海不好惹,莫海给了他和郭欣琳神药药方,现在他和郭欣琳都通过药方赚大钱了,但这些钱,要和莫海二八分账,他辛辛苦苦地赚一千亿,要给莫海分八百亿,他如何舍得,所以这段时间,他就一直在想,怎么少给莫海分账,甚至不分账。

  不分账肯定是不行,莫海连神药谷的谷主都敢杀,肯定也敢杀他,那就给莫海少分一点,反正药品一直由他经营,赚多少钱,也是他说了算,所以,他一直在做假账,准备等以后莫海来要账,他就用假账来糊弄莫海。

  就好比现在,半年时间,公司利润已经达到了五百亿,但他做的假账账面上,才不过一百亿,也就是分莫海八十亿,莫海分成由百分之八十,降到了百分之十几,这笔账在刘兆辉看来,神不知鬼不觉,莫海肯定不会知道。

  “半年多没见,刘少还认识我吗?”莫海笑道。

  “呃,莫,莫先生,我怎么可能不认识您呢,您能大驾光临,是我的荣幸。”刘兆辉连忙笑道,语气客气。

  “既然刘少还认识我,那应该知道我来这里的目的。”莫海再次开口。

  “那是自然,不过莫先生,今天是我的弟弟大喜之日,那件事情,明天您到我公司,我们慢慢细说如何?”刘兆辉说道,生怕莫海大庭广

  众之下,说他们刘家研发的抗癌神药,是用了他的药方。

  “好,那就明天说吧。”莫海也没有多,只要刘兆辉履行诺,莫海自然不会为难他。

  见莫海同意了,刘兆辉这才稍稍放心。

  但其他人,却傻眼了,尤其是刘家人,以及李欣雨等人。

  李欣雨有些崩溃,她一直以为自己嫁给了刘兆星,就可以压莫海一头,让莫海羡慕,但现在看来,是她想多了,莫海的人脉,也太广了吧,居然认识刘兆星的哥哥,而且看刘兆辉对莫海的态度,畏惧中带着敬畏。

  李建明和郑秀珠也愣住了,倍感意外。

  莫海似乎比他们想象中,还要厉害得多。

  “哥,这,这到底是怎么回事?这小子到底是谁?”刘兆星有些接受不了。

  “不可对莫先生不敬,你们去忙你们的吧,莫先生这边,我亲自照顾。”刘兆辉正色说道。

  韩素青倒是不傻,她本来怒气冲冲来问罪,但看到大儿子如此表现,她就知道,这其中有原因,她的大儿子,她了解,能让她的大儿子如此对待,这叫做莫海的年轻人,不得了。

  韩素青准备等一下再问情况,此刻这么多人看着,她连忙说道:“没事了,没事了,大家散了吧,我请了乐队,大家去舞池中跳舞吧。”

  众人散去,场中恢复了热闹,只是不少人,都在好奇莫海的来历,毕竟,莫海一个人,能让林艺姝和刘兆辉都对其如此客气,肯定不简单。

  本来,今晚的主角是刘兆星和李欣雨,但现在,莫海什么也没做,就不知不觉成为了主角。

  看到刘兆辉在莫海面前显得小心翼翼,生怕得罪莫海,这让郑秀珠有些后悔了,刘家,看不起他们一家人,但却对莫海,如此客气恭敬。

  郑秀珠之前,可是说了多次,她这个女婿要比莫海强百倍,但现在看来,他的女婿已经被莫海碾压了。

  “老公,这,这莫海,到底怎么回事?他怎么什么人都认识?”郑秀珠郁闷地说道。

  “这,这我怎么知道?哎,现在看来,欣雨错过了,错过了啊。”李建明心中愈发遗憾。

  “其实,兆星也不差的,而且,欣雨和莫海之间,并没有什么感情,强扭的瓜不甜,也没什么错过的。”郑秀珠说道,只是现在的语气,并没有多少的底气了。

  “哎,你的女儿,你还不了解,她对莫海要是没有感情,就不会这么在意莫海对她的态度了,不过事已至此,多说也没有用了,这一切都是命啊。”李建明低叹,愈发懊悔。

  李欣雨陪着刘兆星,在招待宾客,大喜之日,本该高兴,但李欣雨一点都高兴不起来,脸上的笑容,苦涩而勉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