夺心权少别惹我 第2章 怀孕了

小说:夺心权少别惹我 作者:林辛言宗景灏 更新时间:2020-01-09 06:12:36 源网站:网络小说
  想到这里林国安也不那么难受了。s.hbacyy.

  但是心里对林辛又讨厌了几分,一心就只想着从他手里扒钱。

  林国安冷冷的瞧她一眼,“你妈没把你教养好,一点礼貌不懂!”

  林辛很想说,你这个父亲就没责任吗?把她丢在这里就没管过。

  但是她这个时候不能说,她的筹码太弱,激怒了林国安对她没好处。

  “准备一下,明天回去。”林国安一甩衣袖离开病房。

  “,婚姻是一辈子的大事,妈妈不允许你这么做。”庄子衿多少知道林辛这么做的用意。

  林辛将饭盒放在床头的柜子上,边端出来边说,“我嫁的也不是外人,不是你朋友的儿子嘛。”

  “她很早就去世了,对她儿子我一点也不了解,就算食,我也要你嫁给你喜欢的人,而不是用婚姻去做筹码,那样,我宁愿一辈子呆在这里。”

  喜欢的人?

  就算以后遇到,她也没了资格。

  她低着头,嫁给什么人都不重要,重要的是夺回被人抢走的一切。

  庄子衿没能说服林辛改变心意,她们第二天便回了国。

  林国安嫌弃她们母女,没让她们进林家的门,而是让她们在外面租房子住,等到结婚那天,林辛回去就行。

  刚好林辛也不想回去,回去,妈妈就要面对那个破坏她婚姻的小三儿,与其不自在不如呆在这里。

  清静。

  庄子衿还是担忧,“,如果这是一门好婚姻,不会落在你头上的,即使我和宗太太曾经有——交情。”

  林辛不想和妈妈谈论这些,于是岔开话题,“妈,赶紧吃点东西。”

  庄子衿叹气,很明显林辛不愿意谈这件事,她跟着自己受苦,如今连婚姻都要牺牲。

  林辛手里拿着筷子,却没有一点胃口,直犯恶心。

  “你不舒服吗?”庄子衿关心的问。

  林辛并不想让她担心,谎称说坐飞机坐的没胃口。

  放下筷子便进了屋。

  房门关上,她靠在了门板上,虽然她没怀过孕,但是她见过庄子衿怀孕时的样子,她就是恶心,吃不下饭。

  而她此时就是这种症状。

  距离那晚,一个多月了,她的例假迟了十来天——

  她不敢继续往下想,那一夜已经很屈辱,不是为了妈妈和弟弟,她不会出卖自己。

  她瑟瑟发抖……

  “你怀孕了,六周。”

  出了医院,林辛脑海里还是医生的那句你怀孕了。

  林辛瞒着庄子衿来医院检查后,结果就是这样的,她心情很乱,不知道要怎么办,生下,还是打掉?

  她的手不由的覆上小腹,虽然意外,甚至侮辱,她竟生出几分不舍。

  有初为人母的那种喜悦,和期待。

  她神情恍惚。

  回到住处,林辛把b超单装起来,才推开门。

  然而,林国安也在,她的脸色一下就沉了下来。

  他来干什么?

  林国安的脸色也不是很好,似乎因为来没见到她,让他久等了,冷冷的道,“去换一件衣服。”

  林辛皱眉,“为什么?”

  “既然要嫁进宗家,你和宗家那位大少爷总要见面的。”林国安上下打量她一眼,“你就要这么寒酸去见他吗?想丢我的脸?”

  痛是什么感觉?

  她以为出卖自己,弟弟死,已经让她痛到麻木。

  可是听到林国安这般无情的话,心还是会痛,并没麻木。

  他把自己和妈妈送到西方一个比较穷的国家,就没在管过她。

  她从哪里来钱?

  如果她有钱,弟弟怎么会因为耽搁治疗而死?

  她垂在身侧的双手紧握成拳头。

  林国安好似也想到这一点,神色略微尴尬,“走吧,宗家人该到了,不好让他们等着。”

  “……”庄子衿担心,还是想劝说住林辛,她已经失去了儿子,现在就想照顾好女儿,钱财只已经不重要。

  并不想女儿再踏入林家,亦或者是宗家。

  豪门复杂,而且还不知道那位宗家大少爷是个什么样的男人。

  她担忧。

  “妈。”林辛给了她一个安慰的眼神,让她安心。

  “赶紧走。”林国安不耐催促着,怕林辛变卦,还推了她一下。

  林国安对她喜欢不起来,林辛对这个父亲也没半点感情。

  八年,所有的血脉亲情都消磨尽了。

  林辛的穿着实在太寒酸,见的又是宗家人,林国安带她去了一家高档的女装店,给她买一件像样的衣服。

  进入店门,就有服务人员过来接待,林国安把林辛往前一推,“她能穿的。”

  服务员上下打量她一眼,大概知道她穿什么码子,“跟我来。”

  服务员拿了一条浅蓝色的长裙,递给她,“你去试衣间试试。”

  林辛接过来,朝着试衣间走去。

  “啊灏,你必须娶林家的女人吗?”女人的声音隐隐透着委屈。

  林辛忽然听到声音,目光朝着旁边的房间望去,透过门缝,林辛看见女人搂着男人的脖子撒娇,“你不要娶别的女人好不好?”

  宗景灏望着女人,似乎有几分无奈,这是他母亲给他定下的婚事,不可以反悔。

  但是想到那晚,他又不忍心让她失望,“那晚,是不是很疼?”

  一个多月以前,他出国到一个落后的国家,考察一项项目,结果被一种淫蛇咬了,那蛇毒烈的很,如果不在女人身上发泄,会燥热而死。

  是白竹微,做了他的解药。

  他自己知道,当时他多控制不住自己。

  都说女人第一次很痛,他又不曾怜惜,可想而知她得多疼。

  但是她又那么隐忍,不曾发出一点声音,只是在他的怀里颤抖着身子。

  白竹微喜欢他,他一直知道,却没给过她机会。

  第一是不爱她,第二是因为母亲给他定下了一门婚约。

  但是她总是安静的陪在他身边,那次以后,他觉得他该给这个女人一个名分。

  到现在他还记得那抹红,多么烈艳。

  白竹微伏在他的胸口,眼眸微微垂着,娇羞的嗯了一声。

  她喜欢宗景灏,这些年一直以秘书的身份陪在他身边,但是她早已经不是处-女,她不能让宗景灏知道,男人有多在意一个女人的纯洁她太明白了,所以,那晚她通过镇子上的居民花了一笔钱,找到一个没有破过处的女孩送到那个房间。

  等到那个女孩出去以后,她才进去制造成那晚是她的假象。

  “喜欢这里的衣服,就多买几件。”宗景灏揉了揉她的头发宠溺道。

  “那间是vip你不可以进,你到右边那间。”服务员提醒林辛。

  这种高档的服装店,试衣间都是独立的房间,而vip更加的高档,试衣间里有内室可以试衣服,外间可以供朋友等候,或休息。

  “哦。”林辛拿着衣服朝着右边的房间走去。

  在试衣间换衣服,林辛还在想刚刚那一男一女,他们的对话里,好像有林家。

  难道那个男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