夺心权少别惹我 第3章 我应该嫁给你

小说:夺心权少别惹我 作者:林辛言宗景灏 更新时间:2020-01-09 06:12:36 源网站:网络小说
  换好衣服,林辛从试衣间出来,又往左边试衣间看,门已经关死了。s.90xs.

  “很符合你的气质。”

  服务员很有眼色,基本看人,就可以挑出适合那人的衣服,林辛穿上浅蓝色的长裙,把皮肤衬托的更加白皙,腰间的系带,勾勒出纤细的腰身,有些过于瘦,但是脸颊已经出落的很精致。

  林国安看着合适,便去付钱,这一看才发现,一件裙子三万多,但是想到她是要见宗家的人,便咬牙付了钱,声音冰冷,“走吧。”

  林辛早就体会到了他的无情,此刻的冰冷依旧让她的心口闷闷的发疼。

  她低着头跟在他身后上车。

  很快车子停在林家的别墅大门前。

  司机给林国安拉开车门,他弯身下来,林辛随后。

  站在别墅门口,她恍惚了几秒,她和妈妈因为弟弟的病,过的生不如死的时候,她的爸爸和那个小三儿,正幸福的住在这气派的别墅内享受。

  她的双手不由的握紧。

  “你杵在哪里干什么?”林国安没感觉到有人跟着自己,回头看了一眼,就看见她站在门口发愣。

  林辛赶紧跟上脚步,听家里的佣人说宗家的人还没到,林国安便让她在客厅里等着。

  客厅的靠落地窗的位置放着一架钢琴,塞德尔,德国产的,很贵,她五岁生日时,妈妈为她买的。

  她很小就喜欢,四岁半就开始学习钢琴,后来被送走以后,她就再也没碰过。

  不由的将手伸了上去,熟悉又兴奋。

  她食指搭在琴键上,轻轻用力,当的一声,悠扬清脆的声音传出,因为很久没弹过了,她的手指僵硬了许多。

  “我的东西,谁准你动的?!”一道清亮的声音带着怒意,在她身后响起。

  她的东西?

  林辛转过身,看见林雨涵正站在她身后,气势汹汹,记得她比自己小一岁,今年十七了,继承了沈秀情的优点,长得不错。

  只是此刻龇牙瞪眼的样子,有几分狰狞。

  “你的?”

  她们破坏了妈妈的婚姻,用着那些钱,现在就连妈妈送自己的礼物,也变成了她的了?

  她慢慢攥紧拳头,在心里一遍一遍的告诉自己不要冲动,不要激动,因为现在她还没能力夺回属于她的东西。

  她必忍!

  她不是八年前那个被爸爸送走,只会哭的小女孩,现在她长大了!

  “你——是林辛?!”林雨涵反应过来,今天是宗家来人的日子,爸爸把那对母子接回了国。

  林雨涵还记得,林国安送林辛她们出国时,林辛跪在地上抱着林国安的腿,求他,不要把她送走的那副可怜样。

  “爸爸把你接回来,是不是特别高兴?”林雨涵双手环胸,鄙夷的看着她,“你也别得意,把你弄回来,不过是要把你嫁进宗家,据说那个男人——”

  说着林雨涵掩唇讥笑起来。

  想起林辛要嫁的是个不能人道,且不能行走的人,忍不住幸灾乐祸。

  婚姻是一辈子的大事啊,嫁那样的一个男人,这一辈子不都毁了?

  林辛皱了皱眉。

  就在这时,佣人走了过来,“宗家的人来了。”

  林国安亲自迎接进门。

  林辛转身,便看见那个一个坐着轮椅,被人推进来的男人,他五官深邃,相貌堂堂,即使坐在轮椅上,也让人不敢小觑。

  这张脸,不是她看到在试衣间里,和女人调-情的男人吗?

  他,竟然是宗家大少爷?!

  可是在试衣间,她分明看见他是可以站起来的,还搂着那个女人,腿丝毫看不出毛病。

  怎么回事?

  她还没想明白,这个男人为何装瘸时,林国安喊了她一声,“辛赶紧过来,这位就是宗家大少爷。”

  林国安耸着双肩一副恭维的样子,弓着腰谄笑,“宗少,这位就是。”

  林国安心里惋惜,堂堂宗家大少爷,仪表堂堂却成了残废。

  宗景灏的目光落在了林辛的身上,看着年纪不大,过于清瘦,倒有几分营养不良的模样,他的眉头紧皱。

  这是母亲为他定下的婚事,加上母亲又去世了,作为儿子,他不能违背约定,所以才会在出国意外被毒蛇咬了以后,放出消息,说那毒没解除,残废了,还不能人道,就是想让林家反悔。

  不成想,林家并不未反悔。

  宗景灏沉默不语,脸色愈显阴沉,林国安以为他不满意,连忙解释道,“她现在还小,才刚满十八,养养长开了,必定是个美人。”

  宗景灏心里冷笑,美人没看出来,倒是感觉到了不寻常,不顾他是个‘瘸子’也要把女儿嫁给他。

  他眉目清冷,唇角挑起的弧度显得意味深长,“我出国办事,不小心伤了,这腿怕是不能下地行走,而且无法履行丈夫的职责——”

  “我不介意。”林辛立刻回答。

  林国安答应她了,只要嫁进宗家就会归还妈妈的嫁妆,就算头天进门,第二天离婚,现在她也会要答应。

  这会儿的时间消化,林辛想明白了这里面所有的事情,明明他是可以站起来的,而来了林家却坐上了轮椅,应该是因为那个女人,并不想履行约定,想让林家先反悔这门婚事。

  只是他没想到,林国安愿意牺牲她这个不受宠的女儿,来完约定。

  宗景灏眯眼凝视她。

  林辛被他看的脊背发寒,内心苦涩,她何尝愿意嫁进宗家呢?

  不答应,她怎么能回国,怎么能夺回失去的东西?

  她扯着唇角,露出一抹笑,其中的苦与涩,只有她自己知晓,“我们是从小就定了娃娃亲的,你成什么样,我都应该嫁给你。”

  宗景灏的目光又沉了两分,这个女人的嘴巴倒是很会说。

  林国安也没听出什么不对劲,试探性的问,“这婚期——”

  宗景灏的表情瞬息万变,最后归为平静,“当然按照约定,这是两家老早就定好的,怎么能毁约。”

  林辛垂下眼眸,敛下思绪,不敢去看他,很明显他也不满这门婚事。

  现在答应,不过是碍于是约定。

  “这样也好。”林国安心中欢喜,用一个并不出众的女儿,和宗家结为亲家,自然是好事。

  虽说林家也有钱,但是和宗家一比,那简直是大巫见小巫,不,确切的说和宗家比,是鲨鱼和虾米。

  根本不能在一起相提并论!

  林国安弯着腰,低声道,“我已经让人准备了晚饭,留在这里吃过饭再走。”

  宗景灏皱眉,他这种趋炎附势,前倨后恭的丑态令人反感。

  “不用了,我还有事。”宗景灏拒绝,关劲推着他往外走,路过林辛身边时,宗景灏抬了一下手,示意关劲停下,他抬起眼眸,“林小姐可有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