夺心权少别惹我 第26章 充满矛盾的女人

小说:夺心权少别惹我 作者:林辛言宗景灏 更新时间:2020-01-09 06:12:36 源网站:网络小说
  宗景灏横他一眼,“我的事儿,少打听。s.90xs.”

  关劲狗腿的笑笑,“我这不是好奇嘛,白小姐跟着您时间久,我倒是觉得白小姐更合适些。”

  “关劲。”宗景灏语气放的缓,莫名的一股逼摄席卷,关劲打了个冷颤,刚想解释,就对上了他那双似笑非笑的眼,“对我的私事,这么感兴趣,要不要坐下来,我们好好说?”

  关劲脊背直冒冷汗,悻悻的赔笑,“不敢。”

  这时电梯停下来,关劲连忙往后退了一步,赶紧拉开和他的距离。

  宗景灏淡淡的看他一眼,迈步走下电梯。

  似乎知道宗景灏这个时候回来,白竹微正拿着文件站在门口等着,看见宗景灏走下来,她立刻走了过来,“这份文件需要你签字。”

  对于昨天的事儿,她只字未提。

  无理取闹只会让他反感。

  乖巧懂事,才是插在男人心坎上的一柄软剑。

  宗景灏接过文件,在签字处撩撩几笔,将文件夹递给她的时候,说道,“晚上,我们一起吃饭。”

  是补偿吗?

  白竹微笑着说,“好。”

  “位置你定,定你喜欢的。”对于这个女人,他有责任。

  白竹微跟在他的身后边走边汇报接下来的行程。

  到了办公室门口,白竹微合上行程表,问,“你要喝点什么吗?”

  “给我杯咖啡。”说完他进了办公室。

  白竹微去茶水间泡咖啡隔着玻璃看见,人事部新上任经理,带着林辛朝这边走来,她的神色一紧,林辛怎么会在这里?

  她放下手中的咖啡壶走出来,挡住经理的去路,看着林辛,“你来这里干什么?”

  她的眼里是防备,是震惊,似乎没想到林辛会出现在公司。

  林辛笑笑,“我是翻译。”

  白竹微的手遽然攥紧,死死的瞪着她,那天她走了之后,林辛勾引宗景灏了?

  不然她怎么能进公司?

  林辛附身过来,对她耳语,“我老公啊,时时刻刻都想看见我,所以要我来上班,这样他就可以经常看见我了。”

  “你少往自己脸上贴金!”白竹微恼怒的盯着她,“你以为你是个什么东西?啊——会看上你?你也不照照镜子!”

  虽然愤怒至极,但是仅剩的理智告诉她,不能跌口说出她和宗景灏的关系。

  现在整个公司上下,都知道她才是宗景灏会娶的女人。

  看到白竹微跳脚,林辛冷笑。

  从她刺激了庄子衿患上精神病,她们注定不能和平相处!

  很快白竹微理智回笼,这里是她的地盘,想要玩死她,还不是轻而易举的?

  白竹微的目光不经意的略过她的肚子,这个孩子她绝不能生下来。

  “白秘书认识林小姐吗?”人事部经理,已经看出两人好似有恩怨,但是不会贸然说什么,而是装作什么都不知道的样子。

  在这样的集团工作,个个都聪明,没有傻子。

  白竹微脸上扬起惯有的笑容,轻描淡写道,“见过,既然是新来的翻译,把人交给我吧,我来安排。”

  “那自然好。”经理笑着。

  经理走后,白竹微故意晾着林辛,回到茶水间泡咖啡。

  林辛皱着眉,这个女人怎么会这么幼稚?

  这样就能怎么她吗?

  “白小姐,如果你忙,我就去我老公办公室,让他——”

  “闭嘴!”白竹微好不容调整好的情绪,又被她那一句老公给惹恼了。

  这个女人怎么不去死!

  林辛笑着,“要想人不知除非己莫为,白小姐,是你先招惹我的!”

  她,她知道了?

  知道了多少?

  不,不,她不可能知道,唯一知道的那个妇人都死了,她怎么会知道?

  她安耐住心中的不安,平静道,“我不知道,林小姐在说什么。”

  “茗宛小区,白小姐没去过?”林辛盯着她的脸问。

  白竹微愣了一下,原来她指的是这件事情。

  没想到她这么快就知道了。

  不是那件事就行。

  即使这样,她也不会承认,揣着明白装糊涂,“茗宛小区,林小姐的住处吗?”

  林辛冷笑一下,没和她扯,大家心知肚明,“我在哪个位置?”

  白竹微指着最靠里的一个位置,“那儿。”

  林辛故意气她,“就算把我安排在犄角旮旯里,我们依旧住在一个屋檐下。”

  说完朝着那个位置走去。

  万越在a国开发的新项目项目,来往国内的文件不少,没有找到翻译的时候,都积压下来。

  白竹微都拿给她,不给她喘息的时间,要求她两天必须翻译完。

  到了下班的时候,林辛还埋在众多翻译文件中。

  宗景灏走出办公室,白竹微已经换掉身上,上班时穿的正装,一袭白色的长裙,栗色的头发,精致的妆容,美艳,端庄。

  她迎上来,挽住宗景灏的手臂,“我订了,‘梵空’的位置,我记得你喜欢那里的菜。”

  宗景灏淡淡的嗯了一声,并没有什么兴致。

  目光不经意的瞥到角落里的林辛,眉梢轻挑。

  白竹微连忙解释,“就那一个空位置了,只好委屈她在那里了。”末了,她又加了一句,“我有私心。”

  就算她不说,宗景灏也会看出她的用心。

  不如就承认。

  自己不喜欢她。

  她低着脑袋,“我是不是特别小心眼?”

  她都这么坦然了,他能说什么呢?

  “走吧。”他从容平静,丝毫波澜不起。

  别说关劲看不明白他,他自己也看不明白自己对林辛的心思,讨厌她,同情她,还想探知她,她的哭,她的笑,这里面究竟还有什么他不知道的秘密?

  就是这么一个充满矛盾的女人,引起了他的兴趣。

  宗景灏没有生气,也没有替她说话,白竹微心里好受些,想必林辛在宗景灏心里并没有什么位置。

  可能只是看在他过世的母亲的份上。

  毕竟这门婚事,是他母亲为他定下来的。

  这么一想白竹微心里好受些了。

  林辛看见了白竹微挽着宗景灏离开,只是装的没看见而已。

  直到电梯的门关上,林辛才抬起头,他们还真恩爱。

  她不明白宗景灏喜欢白竹微什么,看着简单,实则心思深沉。

  只是这些关她什么事情呢?

  她低头苦笑。

  快到12点,林辛才下班回家。

  这个时间段,整栋大楼里几乎没了人,就连路上的车子都比白天少很多,洗去白天的喧闹,显得清静了几分。

  她站在路边等车子,没过多久不远处就来了一辆出租车。

  她招手。

  车子停在她身旁,她拉开后座的车门,对司机说道,“同福路138号。”

  司机师傅启动车子。

  林辛看着窗外快速划过的风景,半瞌着眼眸,有些困了,她摇了摇头,让自己有些精神。

  过了一会儿,她发现车子开的方向不对,“师傅,我去同福路138号。”

  司机回头看她一眼,笑着说,“我常年开出租车,知道有近的路线。”

  林辛点了点头,毕竟她对那一片确实不熟。

  大概又过了十分钟,车子还没有开到地方,按照正常路线都已经该到了,司机走的还是近路线,林辛发觉了不对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