夺心权少别惹我 第28章 别对我这么好

小说:夺心权少别惹我 作者:林辛言宗景灏 更新时间:2020-01-09 06:12:36 源网站:网络小说
  何瑞泽的手微顿了一下,钱并不能让他开心。s.90xs.

  林辛张了张嘴,几番欲又止,始终没问出口,刚刚她母亲嘴里的琳琳,是他的女人朋友吗?

  但是何瑞泽似乎不大喜欢别人提起这个话题。

  所以就没问出口。

  何瑞泽抬头,发现她的脸上有五个手指印,眉心蹙起,心疼的问,“这次又是谁?”

  林辛不知道,但是她猜测是白竹微。

  因为自己对她的威胁似乎最大,她很怕自己和宗景灏走的近。

  “我没有证据。”凭空猜测,终究不是答案。

  何瑞泽伸手摸她的脸,林辛本能的往后撤了一下,他的手落了空,心里有几分失落,面上却佯装生气,“怎么,哥哥摸一下都不行?”

  其实林辛不是故意躲,只是对异性的碰触,本能的有些抵触。

  何瑞泽顺了一下她的头发,“害羞了。”转而他的脸色又沉了下来,“你膝盖上的伤——”

  虽说没伤到骨头,但是皮肉伤的不轻。

  “你忍着点。”刚刚他只是清理了伤口,现在要包扎,上药可能会很痛。

  林辛点了点头,何瑞泽给她清理伤口的时候就很痛,她只是咬牙忍着。

  因为她很早就知道,有些痛没有人可以代替。

  没有人会心疼!

  她只能自己坚强起来!

  “嗯。”她抿着唇。

  何瑞泽看了她两秒,故意逗她笑,“要是忍不住,我的手借你咬。”

  林辛配合的笑了笑,心里却异常的沉重,这次白竹微没得逞,会不会憋着后手?

  忽然,她发现自己什么也没有。

  怎么去抗衡?

  何瑞泽低着头给她上药,没注意到她脸上的表情,怕她痛,故意和她说话,“这药,不会影响你肚子里的孩子,不要担心。”

  林辛点头。

  何瑞泽想的很周到。

  她的手抚上小腹,这恐怕是她最新欣慰的事了。

  孩子没事。

  她没有腹痛的现象,没有不适。

  她的孩子也是个勇敢,坚强的宝宝。

  “今晚在这里休息吧。”何瑞泽给她包扎好伤口,抬头,才发现她额头出了很多汗,“需要我干什么,就说,我是你——哥哥。”

  林辛点了点头,现在她得先查清楚是不是白竹微。

  她在公司工作,刚好和白竹微离的近,方便她探查。

  何瑞泽站起来,去接了盆凉水,给她擦汗,冷敷脸。

  “你得罪的是什么人?”竟然下手这么狠。

  林辛想了想,还是说道,“我没用证据,不过我猜测应该是白竹微,宗景灏的女朋友,似乎是因为我嫁给了宗景灏,对我怀恨在心。”

  何瑞泽一想到她和宗景灏是夫妻关系心里就闷闷的,好在只有一个月,“以后我照顾你。”

  等到她和宗景灏解除婚姻关系,他就表白心意。

  以后由他来照顾她。

  不让她再受伤害。

  林辛没听清楚,淡淡的嗯了一声。

  这一夜林辛没有回去,在这里过的夜,一方面对这里陌生,另一方面因为今天的惊心动魄,而无法安心入眠,很早就起来。

  何瑞泽很体贴,给她买了新衣服,她身上的已经没法穿了。

  “是裙子,你的腿不适合穿裤子。”何瑞泽将衣服递给她。

  穿裤子会磨蹭到伤口。

  裙子长款的,刚好可以遮住膝盖。

  除了妈妈,恐怕就何瑞泽对她最好了,这种好,让她很有压力,她不知道怎么回报。

  “能不对我这么好吗?”她的声音哑了。

  何瑞泽故作轻松的笑了笑,“傻瓜,你叫我哥,我照顾你不是应该的吗?客气什么?”

  说着伸手刮了一下她的鼻子,“都做妈妈的人了,还要哭鼻子给我看吗?”

  林辛吸了吸鼻子,对他笑笑,拿着衣服进房间,脱掉身上的浴袍,换上衣服。

  吃过早饭何瑞泽送她回去。

  “去金色港湾。”还有时间,她得去一趟林家,现在她手里有宗景灏给她浅水湾的地皮,就有了和林国安交换的筹码。

  她得先拿回那些东西,只有,有了钱她才有筹码和那些想要害她的人,对抗。

  虽然不多,但是至少解她的燃眉之急。

  还有欠何瑞泽的钱。

  虽然他说不用还,但是她不能不还。

  何瑞泽调转了车头,朝着金色港湾开去。

  很快车子停下来。

  林辛下车,虽然可以走路,但是走路的时候膝盖会很痛,她忍着疼痛,朝着院内走去。

  屋内,佣人在做早饭,他们似乎还没起床。

  “要不要我去叫——”

  “不用。”林辛打断佣人的话。

  曾经她也在这里生活过,上次匆匆来一趟,都没去看看自己以前住的房间,虽说这里的回忆并不美好,可是终究是她小时候生活的地方。

  总是有些感情。

  她上了二楼,想要去开自己曾经住的房间,却发现里面有声音,她轻轻的推开门,发现这里已经被林雨涵霸占了。

  林雨涵躺在床上,沈秀情坐在床边似乎有些失望,“没想到让她给逃了。”

  “什么?”林雨涵猛的从床上坐起来,“怎么会让她逃了?”

  沈秀情沉着脸,“是我太大意了,以为她一个女孩找一个男人就能对付,谁知道那个男人那么没用,竟然连个女人也抓不住!”

  林雨涵气的大叫,“不把她毁了,怎么让宗景灏厌恶她,然后和她离婚?不离婚,我怎么有机会?”

  沈秀情捂住女儿的嘴,“你小点声,别让你爸听见了。”

  林雨涵声音小了些,“我生气啊——”

  “我不生气吗?”沈秀情的面目狰狞,“让她得了宗景灏的喜欢,她仗着宗家的势来和我们算旧账,到时候我们就完蛋了。”

  “所以现在我们必须除掉她!”林雨涵狠狠的道。

  沈秀情要慎重的多,“这次没得逞,恐怕她起了防备之心,再想搞她,肯定有点难——”

  “你——”林雨涵看到站在门口的人,从床上跳了下来,指着站在门口的林辛,厉声,“你,你怎么会在这里?”

  林辛以为害自己的是白竹微,没想到竟然是沈秀情和林雨涵。

  沈秀情看见她也是一惊,“你说什么时候上来的?听到了什么?!”

  林辛冷笑,她抢了妈妈的丈夫,占着她的爸爸,用着她妈妈的嫁妆,她也只是想要回妈妈和她的东西。

  却没想到,她竟然想要害她!

  呵呵。

  怕她得宗家的势吗?

  “听到了什么?”林辛盯着沈秀情,冷笑了两声,“该知道的,一字不落的都听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