夺心权少别惹我 第34章 给老婆撑腰

小说:夺心权少别惹我 作者:林辛言宗景灏 更新时间:2020-01-09 06:12:36 源网站:网络小说
  宗景灏的办公室极具现代化,宽敞简洁,陈设简单,浑厚的单色,尽显沉稳大气,侧面是正面墙的落地窗,光线十足。s.xssodu.

  站在那儿,视野开阔到能俯瞰整个城市。

  宗景灏在看文件,头也没有抬。

  林辛拿着文件站在桌前,将文件递过去。

  宗景灏没接,淡淡的道,“放桌上。”

  林辛只好将文件放下,几番开口,但是都没有好的说辞。

  这个头怎么开?

  说,宗先生你能不能跟我回一趟家?

  光是想想林辛都知道,他肯定会拒绝。

  宗景灏以为是白竹微,“什么事?”

  他翻了一页,依旧没从看文件中抽出视线。

  “我想请宗先生帮我一个忙。”林辛鼓足勇气道。

  似乎是听出这声音并不属于白竹微,他抬起头便看见林辛蹉跎的站在办公桌前。

  林辛连忙扯出一个笑,“宗先生。”

  在看到是她的那一刻,他的眼底快速划过一抹愉悦的光亮,不过很快就消失。

  似乎出乎意料她会出现在他的办公室。

  宗景灏合上了文件夹,身子往后一仰,视线落在她的身上,毫不收敛的端详,她的脸,她的脖颈,她的胸口,她的腰际,每一寸,每一处,他都未错过。

  “找我有事?”

  林辛微微错开他戏弄的目光,“宗先生,你没有发现,因为你给我带来了多麻烦吗?”

  “哦?”宗景灏倒是意外。

  林辛攥了攥手,冷静道,“白竹微在公司故意刁难我,这点不用我说,我想宗先生也是知道的,还有,我昨天差点被人害了,也是因为嫁给了宗先生,所以,宗先生能不能为了我的安全,和我回一趟林家?”

  宗景灏单手撑着额头,手指摁着太阳穴似乎是有些乏了,不愿意出声。

  林辛站着,一颗心七上八下,也不知道他是个什么意思。

  过了许久,他抬起眼皮,“你刚刚说什么?”

  “你能不能和我一起去一趟林家。”林辛赶紧又重复了一遍。

  他的声音低又缓,“哦。”

  行不行给个话啊。

  林辛内心那个煎熬。

  想要张口问,但是又觉得不妥,左思右想间,目光落在他按着太阳穴动作上。

  想着有求于他,林辛心一横,绕过办公桌走了过去,别别扭扭的开腔,“我帮你按。”

  他放下手,沉沉的闭着眼睛,是默许了。

  林辛没经验,只是试着揉摁他的太阳穴。

  肌肤赤裸相亲的那一刻,他明显肌肉一绷。

  林辛以为他不舒服,放轻了点力道,问,“这样行吗?”

  他哑着嗓子轻嗯了一声。

  林辛按照这种力道在他两侧的太阳穴揉捻,他的每一处肌肉非常结实,富有弹性,在她站的角度,这样望下去,他侧脸的线条连带着脖颈,凸.起的喉结,勾勒出的景象极性感。

  林辛不敢再看,撇开目光,试着问,“我让你陪我去林家没有别的意思,只是单纯的吃个饭。”

  他半瞌着眼眸,明显不信,语气有几分戏弄的味道,“是吗?”

  林辛的心紧紧一揪,这是瞒不过他。

  坦白道,“我就是想让林国安看到,其实你挺‘喜欢’我的,他手里有些我的东西,我想要回来,所以宗先生,可以答应我吗?”

  林辛怕他拒绝,又说道,“宗先生,今天我差点被开水泼到,如果不是宗先生的女人太看得起我,我想我也不会有这无妄之灾吧?”

  她顿了一下又继续道,“上次在家里,给你翻译的文件,虽然谈好了价格,可钱你也没给我,我可以花了一夜的时间,现在,我不要了,只求宗先生帮我这个忙。”

  他终于抬起眼皮,“你话说到这个份上,我倒不能拒绝了。”

  “谢谢宗先生——”

  咚咚——

  林辛道谢的话音未落,办公室的大门被敲响。

  林辛神经一紧,自觉的放开给宗景灏按摩的手,退到一旁。

  宗景灏看了她一眼,并未置喙,默许了她的行为。

  林辛低着头,揉了揉手指,掌心全是汗。

  若不是想借宗景灏的这张虎皮,她是万万不敢这般去讨好他的。

  她无依无靠,如今只能利用这个‘丈夫’的权势,夺回自己的东西。

  白竹微拿着文件进来,看见林辛在,眉头一皱,刚想问,她为什么会在,这时,宗景灏开了口,“有事?”

  “这份文件需要你签署。”白竹微僵硬的扯出一抹笑意。

  他伸手接过来,浏览文件间,说道,“这里不用你,先出去。”

  林辛低头,退出办公室。

  白竹微扭头看了她一眼,恨不得上去给她一把掌,是趁她不在,来勾引宗景灏的吗?

  这里是她的地盘,她林辛休想越界!

  “啊灏,她——”

  “我让我进来送翻译文件,有事?”他平静的脸孔,不起半点波澜。

  丝毫看不出他有说谎的痕迹。

  潜意识里,把责任归到自己身上。

  白竹微对她不友善,他怎么会看不出。

  只是对白竹微他不能怎么样。

  他有责任。

  “没。”白竹微走过来,给他按肩膀,“以后这样的事交给我就行。”

  宗景灏淡淡的嗯。

  下班后,林辛站在大厦外路边。

  看见从车库开出来的黑色车子,她挺了挺脊背。

  因为她认识那辆是谁的车。

  很快车子在她身边停下,今天关劲没跟着他,他自己开的车,车窗降下来。

  宗景灏的目光落在她的身上。

  林辛身上穿着一件红色的裙子,一字领,收腰设计,裙摆及膝盖下,露着细白的小腿。

  感觉到他的目光,林辛解释了一句,“穿的太难看,我怕给你丢脸,毕竟是你‘妻子’的身份。”

  她有私心,怕林国安他们看出她和宗景灏并没爱。

  趁着午休的时间,她回去了一趟别墅,这是她十八岁生日,何瑞泽送的,她一直没穿。

  林辛本身就白,红色更是把她的肌肤趁的白里透红,精致的锁骨,细长的脖颈,每一处都极有韵味。

  令人印象深刻。

  宗景灏的目光微闪,淡淡的道,“上车。”

  她坐在副驾驶的位置上,因为这是要去林家了,做戏得做足了。

  宗景灏的脸色过于沉静,林辛不知道他什么意思。

  难道是自己穿的不合适?

  她自己极少穿这么艳的颜色。

  当时何瑞泽说适合她。

  车窗外斑驳浮光掠影,不断倒退,丝丝缕缕交缠,映在宗景灏俊美刚硬的面容,像是瑰丽的梦幻。

  不真实,那么遥远。

  就像他们的距离,看着很近,却是隔着大山。

  林辛蹉跎片刻,问出心中疑惑,“我是不是穿的不好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