夺心权少别惹我 第37章 别乱摸

小说:夺心权少别惹我 作者:林辛言宗景灏 更新时间:2020-01-09 06:12:36 源网站:网络小说
  林辛大脑空白了几秒,在他的瞳孔中瑟瑟晃晃,好半晌才稳住,“你,你还好吧?”

  她本能的防备。s.90xs.

  宗景灏精壮的身躯伏在她的上方,眼底的qing.欲烈如火,几乎要溢出来,却还在强行克制,“你当我发烧了?”

  往他额头摸?

  知道现在他不能碰吗?

  特别是女人!

  这只是本能,人一生病就会去摸额头,毕竟他不舒服,林辛就把他当病人对待了。

  “你没事就好。”林辛感觉到此刻的危险,试图从他的身下脱身。

  宗景灏附身下来,压住她试图挪动的身子,“利用完我,不需要给报酬?”

  他的唇就在她的耳畔,几乎沾到她的肌肤,他说话时呼出的热气,密密麻麻洒下来,麻麻的痒痒的,这种暧昧的姿势,撕开她隐藏在心底的旧梦,那晚,那个男人就这么伏在她身上霸道索取——

  她在轻抖,他亦是在紧绷。

  “宗先生——我,我带你去医院。”她强行让自己冷静,“我是有过男人的女人,你一定不会有兴趣。”

  林辛故意咬重我有男人这四个字。

  似是提醒,又似故意让他厌恶。

  有了厌恶,就算再想恐怕也能克制住。

  果然,听看林辛我有男人这四个字,宗景灏的眼底蒙上了一层霜,依旧火热却失了烈度。

  他的手指划过她的脸颊,下颚,下一秒掐住她的脖子,怒喝,“有没有你?”

  林辛摇头,“没有,没有,我和他们势不两立,怎么会和他们一起算计你,你可是我的靠山,孰轻孰重我分的轻。”

  有汗滴下来,恰好落在林辛的脸上,她的身体一僵,他真的在强行克制,透过车厢外的光亮,能够窥探清他额头上的汗珠。

  林辛试着挪动手臂,宗景灏没制止,她按开了车窗玻璃,车厢内灌入新鲜空气,暧昧的温度下去了些,宗景灏亦是清醒了两分。

  他的嗓音沙哑,低沉,“给关劲打电话。”

  说完他便侧身躺了下去,林辛抽身出来,去摸他的口袋,林辛并不知道他的手机放在哪个衣兜,掏了两次都没摸到,手去摸他的裤兜时,宗景灏皱着眉,“别乱摸。”

  他的嗓音克制极了,倏的睁开眼睛,盯着林辛,“再摸——”

  他怕自己会控制不住。

  他拿起林辛的手放在右侧的裤兜,“这里。”说完他松开了手,再次闭上眼睛。

  林辛掏出他裤兜里的手机,找出关劲的号码,拨了出去。

  林辛从后座下来,在外面等关劲过来。

  呆在车里太不安全了。

  谁知道,宗景灏克制力强不强?

  关劲的速度还算快,十几分钟就到了,顺利将宗景灏带回别墅。

  本来林辛是让关劲送医院,她怕宗景灏身体出毛病。

  但是宗景灏让关劲回别墅。

  回到别墅林辛到浴室放了一池冷水,试图让他清醒些,其实他是清醒的,只是看着不清醒而已。

  在凉水里泡了一个多小时,宗景灏几乎虚脱了,全靠关劲和林辛架出来。

  将人放到床上,关劲看着林辛,“接下来恐怕我帮不上你了,我在外面等着,你有事叫我。”

  林辛,“……”

  “等等,你走了他——”林辛指着浑身湿透的男人。

  怎么办?

  关劲耸了耸肩,表示帮不上忙,“换衣服的活儿,我肯定干不了,所以只有你了,你是宗总合法妻子,照顾他,为他换衣服也是合理合法的。”

  林辛,“……”

  名义上是合理合法,可是——

  “我在外面。”说完关劲走出去,并且关上门,他站在门口浑身打了个冷颤,给宗景灏换衣服,看光他的身体?

  只是想想,关劲也能想到宗景灏暴怒的样子。

  搞不好会炒了他。

  林辛站在床边,苦恼的盯着躺在床上的男人,这一身湿衣服不换,恐怕会感冒。

  换,她无奈的望着屋顶明晃晃的水晶吊灯,深深的吸了口气,“看在你今天是因为我的份上,我不能不管你。”

  她弯下身子,伸出手一粒一粒的解掉他衬衫的扣子,抬着他的手臂,将衣服脱了,然后抠开皮带,扭过头拉掉裤子,瞎子似的摸到被盖到他身上。

  做好这一切,林辛才看他,他昏睡了过去,似乎睡的还挺沉。

  她将湿衣服拿出去,关劲看她出来,从沙发上站了起来,“换好了?”

  林辛点了点头,把湿衣服交给于妈。

  “今晚宗总身边可能离不开人,你守着,有事给我带电话,我先回去。”关劲拿着外套。

  林辛认命的点了点头,找出干毛巾给宗景灏擦头发。

  擦好头发她起身去放毛巾的时候,忽然被宗景灏拉住手腕,用力一带她便摔到了床上,他翻了个身,长腿压在了她的身上,林辛试着推开他,可是越推他抱的越紧。

  他紧紧的圈住她纤细的身躯,头埋在她的脖颈中,轻声呢喃,“别怕——”

  林辛不敢动,他的声音太小,她没听清,轻声问,“你说什么?”

  可是没有人回答她。

  后来林辛困了,躺在床上睡着了。

  暖暖的光束透过窗帘的缝隙照进来,宗景灏的睫毛动了动然后睁开眼睛,似乎一夜的沉睡不适应光亮,他闭上眼睛,过了一会儿,才又睁开。

  刚想一动才发现有东西压着自己手臂,他扭头,才发现自己的臂弯里躺着个女人。

  她的黑发如瀑布,睫毛浓密卷翘,像是蝴蝶落在眼睑处,樱桃般红润的嘴唇微抿,起起伏伏的呼吸,竟扰的人心神不宁,他轻轻挪动手臂,然而才刚一动,林辛就咕哝了一声。

  身子咕扭了一下,睫毛轻颤,缓缓地她睁开了眼睛,映入眼帘的就是那张如雕刻般无可挑剔的俊颜。

  此刻还是沉睡的样子。

  她的神情一顿,却又松了口气,若是他醒着,多难为情?

  她掀开被子,想要趁宗景灏没起来时,离开这里,她光着脚下地,转身去给他盖回被子时,目光不经意落在他的肩膀上。

  呼吸瞬间一滞。

  他的肩膀上怎么会有着咬痕?

  林辛只觉得脑子很乱,却又清晰,一个惊天的想法在她的脑子里炸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