夺心权少别惹我 第47章 他下跪了

小说:夺心权少别惹我 作者:林辛言宗景灏 更新时间:2020-01-09 06:12:36 源网站:网络小说
  她以为自己可以很冷静,听到宗景灏的提醒,她就有心里准备,但是看到他,隐藏在心底的往事,那些伤,那些痛,一直存在。s.90xs.

  她以为她放下了,其实没有。

  林国安的脸色有些难看,但是现在是他有求于人,脸都没了,那还来的尊严?

  他噗通一声就跪了下去,就跪在林辛的脚边,“,公司就要倒闭了,出现塌方的工程,和业主那边起了冲突,伤了人命,爸爸也是走投无路了,你帮爸爸这一次。”

  原本因为工程的事情,他就面临着官司,这又掺和了人命,好在林辛给他的那个浅水湾的合同,他卖掉弄了些钱,把家属安抚住,赔偿大笔钱,私了了。

  可是工程塌方事件,相关部门的态度很严肃,他少不了被追究责任。

  公司因为这个工程投入的大量资金收不回,公司资金链断裂,正面临着倒闭。

  林辛看着跪在自己脚边的男人,双手紧握,微微的颤抖,不想承认和他的父女关系,不想承认她也曾被他抱过,不想承认亲热的喊过他爸爸。

  就是这么个男人。

  此刻他跪下了。

  说没有感觉那是骗人的,她的心肠真硬不到那个程度。

  林辛不语,林国安以为她不愿意,眼里的血丝都聚在了中间,泛着骇人的红,“你上次说的,我已经按照你说的做了,我和沈秀情已经离婚,她净身出户,我什么都没给她。”

  这也是沈秀情失控的原因之一,她没嫁给林国安时,就是陪酒小姐没钱没势,她嫁给林国安之后,就没出去赚过钱,过着阔太太的生活。

  这样被净身出户,她怎么存活?

  之前她已经混熟了上流社会贵妇的圈子,让她再去做哪些下等的工作,她接受不了。

  她已经习惯了高人一等生活。

  加上林国安把公司里的事情都怪到她身上,说公司会陷入这样的危机,都是因为她惹怒宗景灏的后果,不但没拢到人,反而害了他。

  还说,林辛说只要和她离婚,就帮他度过公司的难关。

  所以强行把她拉去民政局把婚离了。

  而沈秀情把这一切都归根到宗景灏的身上,不是他装瘸骗人,她怎么会让林国安把林辛母子从国外接回来?

  他不装瘸,就不会让林辛嫁给他。

  就不会有后面的事情,她就不会害怕林辛报复,而疯狂的想要替女儿得到宗景灏,也就不会落到一无所有,被净身出户的命运。

  这一切都是宗景灏的错。

  他不装瘸,一切的轨迹都变了。

  林辛想让自己笑笑,可是笑不出来,这个男人还是一如既往的无情啊。

  当初的她和妈妈,现在的沈秀情。

  “,爸爸后悔了,真的,真不该抛弃你妈妈和你。”林国安红着眼,就差流眼泪了,“当初不是沈秀情给我怀了儿子,我不会那么不留余地,你知道的,当时你都十岁了,你妈一直没再怀孕,我是男人,我需要个儿子——”

  “够了!”林辛听不下去,儿子?儿子?

  她恨的指甲几乎先进掌心的肉里,却不自知。

  她浑身都在颤抖。

  离他近的宗景灏发现了她激动的情绪,伸出没受伤的手握住她的,紧紧的包裹在掌心。

  他的手掌宽厚,结实,温暖。

  却莫名的能安抚人心。

  林辛的心情慢慢的冷静下来。

  “你先走吧。”

  “——”

  “不要再说了,你再多说一个字,我连考虑都不会考虑!”林辛低吼,她的情绪有些控制不住,说激动就激动起来。

  可能是林国安做的事情,无法让她不激动。

  “冷静点。”宗景灏扣住她的肩膀。

  林国安张嘴还想说话,宗景灏打断他,“如果想要得到帮助,马上离开!”

  林国安再不情愿,也不敢多留。

  客厅里很快安静下来,于妈在一旁也不敢吭声,本以为是父亲来看女儿,血脉亲情,不曾想父女间还有这样的恩怨。

  于妈心疼林辛了。

  父母离婚,最受伤的永远是孩子。

  林辛擦掉脸上的眼泪,“让你们看笑话了。”

  她低着头,头发挡住大半个脸。

  宗景灏抿着唇,不曾出相劝。

  有些事情,不是别人宽慰几句,就能放下的。

  更何况是这种。

  她再恨林国安,看到他那狼狈的样子,心里也是不好受的吧。

  “那个,你想吃什么?我去做?”于妈岔开话题,试图缓解些气氛。

  林辛领于妈的情,说道,“我想吃甜的。”

  怀孕后,她不喜酸,不喜辣,偏喜欢甜。

  “那好,我今天刚好买了新鲜的排骨,可以给你做个糖醋排骨,烧个甜汤。”于妈转身去厨房,到门口时,回头看了一眼,沙发上的两个人,笑了。

  于妈走后,客厅里安静了片刻。

  “是你做的?”不知觉中,她的语气里带了质问。

  “什么?”

  林辛仰头对上他的眼睛,都说生意人都不干净,他也是这样吗?

  为了达到目的,不择手段?

  甚至伤害人命?

  “你什么意思?”宗景灏瞳孔漆黑,自以为冷静,又不冷静的地道,“你以为人命案,和我有关?”

  安静三秒,“难道不是吗?”

  倏的,宗景灏捏住她的下颚,“在你眼里,我是什么样的人?”

  他的确做了一些事,目的让林氏垮掉,消失。

  林氏本来就犹如龙卷风下的危楼,只要轻轻的一推,就会轰然倒塌,何至于让他费心思,还扯上人命?

  她竟然以为是他做的。

  今天她怀疑了他两次,第一次怀疑他在林家那天。真的对林雨涵做了什么。

  现在又怀疑他为达到目的伤害人命。

  她把他当成什么?

  对上他近乎暴怒的眸子,林辛警觉自己可能错了,“对不起,我不是故意怀疑你的。”

  宗景灏喘着粗气,手上的力道却没放松。

  还是因为她怀疑自己而不高兴。

  下巴很痛,他的手指很有力,下巴如脱臼了一般,她不吭声,不求情,只是默默的承受着。

  宗景灏的怒气在她无声无息的隐忍中,渐渐熄下去。

  他的脸孔贴近了几分,“以后再敢胡乱的怀疑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