夺心权少别惹我 第49章 和我爸有关?

小说:夺心权少别惹我 作者:林辛言宗景灏 更新时间:2020-01-09 06:12:36 源网站:网络小说
  车窗降下来,林辛看清了那位夫人的模样,一如既往的高贵优雅,没错,那位夫人就是何瑞泽的母亲。s.xssodu.

  她找自己干什么?

  林辛试着从司机嘴里打听情况,“你家夫人找我有事吗?”

  司机摇头,“这个我就不知道了,我只是负责来向你传话。”

  何瑞泽对她不错,不管出于什么原因,她都应该答应,于是说道,“走吧。”

  走到车旁,林辛很有礼貌的先打招呼,“您好。”

  夏珍渝端坐着,优雅一笑,“林小姐现在有空吗?不远处有个咖啡厅,我们去坐坐?”

  林辛犹豫一秒,便点了点头。

  “上来吧。”

  司机过来给她开车门,林辛弯身做进去。

  很快车子在咖啡厅前停下来。

  林辛跟在夏珍渝身后走进咖啡厅。

  夏珍渝挑选了一个相对比较安静的位置坐下,林辛坐在她对面,服务生走过来,“请问,需要点什么?”

  夏珍渝将包放在旁边的沙发上,看着林辛问,“你想喝点什么?”

  “给我一杯白水就行。”林辛淡淡的回答。

  “也给我一杯水,有需要等会叫你。”

  “好的。”

  服务生退下去,位置上安静下来。

  林辛静静的坐着,在等夏珍渝开口。

  她忽然找自己,恐怕不是只为了喝咖啡这么简单的吧?

  夏珍渝喝了一口水,放下杯子时,开了口,“你和我家瑞泽是怎么认识的?”

  “我弟弟有病,是他给看的,时间久了就认识了。”林辛如实的回答。

  “哦,那你们在一起多久了?”说话时目光上下打量着她,“我看你不是很大,我家瑞泽是你的初恋吗?”

  一个一个的问题砸的林辛云里雾里,她以为自己和何瑞泽在一起?

  林辛忽然想起宴会那天,何瑞泽向别人介绍她的身份时说的是‘女朋友’,所以她才会有这一问。

  林辛刚想解释,夏珍渝再次开了口,“我并不希望你们在一起。”

  她神色严肃,“我希望他的妻子,有着和他门当户对的家世,我听说你家里现在出了不少事情。”

  林辛紧紧的抿着唇,终于明白了她来找自己的目的。

  “以你家现在的情况,我更加无法接受你了,你会明白对吗?”夏珍渝柔和了语气,从包里掏出一张卡,从桌面滑到林辛跟前,“这里有些钱,虽然并不能帮你度过你家的难关,至少可以保证你的生活。”

  林辛将卡推了回去,笑着,“伯母,我有手有脚,怎么能要你的钱。”

  这是要拿钱打发她?

  她在心里苦笑,十岁就被林国安送走,能回来也是因为宗景灏‘瘸了’她才有机会回来。

  她没享受过林家的给予的风光,如今却要承担林家的落败带来的影响。

  “伯母的意思我明白,我不会和他在一起,我一直把他当哥哥,如果没事,我就先回去了,我还要上班。”说着她站了起来。

  “等一下。”夏珍渝喊住她,她本来想好了很多话,但是那些话都是在林辛不同意的情况下,但是她如此好说话,倒显得她刻薄了。

  “我不知道瑞泽有没有和你说过,他妹妹的事情,那件事情对他打击很大,这些年他一直在国外,如今愿意回来,愿意面对以前的事情,我很欣慰,你刚刚说,你把他当哥哥,我想他对你,可能也有别的感情,或许是你长的太可爱,他把你当成了琳琳。”

  林辛知道何瑞泽有个走失的妹妹后,也有这样想过。

  在a国时,他对自己的照顾和关心,是不是把她当成了妹妹看待。

  夏珍渝说起走失的女儿,神色黯然,非常的伤感,她这一辈子生了三个孩子,唯一的女儿丢了。

  可是身为何家夫人,她不能一直陷在过去,不能在丈夫面前伤心,家里大大小小的事,都需要她打理。

  欲戴王冠,必承其重。

  她享受了何家给她的身份地位,自然也有所付出。

  “我也想我的儿子和自己喜欢的女人在一起,但是他生在了这个家庭,享受了家庭给予的荣耀与衣食无忧,他也要为此做出牺牲。”夏珍渝收回卡,递上一张名片,“你如此好说话,我也不是刻薄之人,如果以后有事需要我帮忙,可以来找我。”

  一直拒绝显得不礼貌,林辛收了下来,“谢谢伯母。”

  林辛站起来,“没事,那我先走了。”

  “那个,我希望我们见面的事情,你不要和瑞泽说,他的性子执拗,若是被他知道,我怕——”

  “伯母放心,我不会和他说。”原本她对何瑞泽就没有非分之想,她这样的人,根本不配和任何人在一起。

  不管出于什么原因,她总归不是纯洁的女人。

  怎么有资格去谈感情。

  走出咖啡厅,她伸手覆上小腹,“有你在,妈妈不在孤独无助。”

  这个孩子是她的勇气,也是她的未来。

  她深深地吸了口气,迈步离开。

  她沿着路边走回公司,正赶上关劲从外面回来。

  “你去哪里了?”关劲关上车门朝她走来,“不是说去医院了吗?我去医院怎么没找到你?”

  她去医院前给宗景灏说了一声,毕竟她上班,不是自由身。

  “我很早就回来,遇到个人,说了几句话,怎么了吗?”看着关劲的样子挺着急的。

  是发生了什么事情吗?

  “先进去吧。”关劲快步走进大厅内,林辛跟上他的脚步,心里有些不淡定,“发生了什么事情,和我有关系吗?”

  关劲站在电梯门口,按了几下↑键,抽空看了她一眼。

  “你自己看吧。”

  林辛张了张嘴,什么叫她自己看吧?

  她刚想追问电梯的门开了,关劲先走进去,林辛心里不安,动作慢了一点,关劲催促了她一声,“快点。”

  林辛走进来。

  “和我爸有关?”林辛不死心,试着问。

  她刚从庄子衿那边回来,肯定不是庄子衿,那么就是林国安了。

  现在和她有关系的也就这两个人。

  这次关劲嗯了一声,他话音未落,电梯就叮的一声停下,电梯的门缓缓滑开。

  关劲走下来,朝着宗景灏的办公室走去。

  林辛跟着他。

  走到门口他抬起手敲了敲门。

  里面传出一道低沉的声音,“进来。”

  关劲推开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