夺心权少别惹我 第61章 特殊嗜好

小说:夺心权少别惹我 作者:林辛言宗景灏 更新时间:2020-01-09 06:12:36 源网站:网络小说
  这个混蛋!

  林曦晨眼珠子都快瞪出来了。s.90xs.

  宗景灏轻笑,莫名的看到这个臭小子生气,他就高兴。

  林辛撇开他的触碰,抱着林曦晨上车离开。

  她的神色显得慌乱,林曦晨往外看了一眼,朝这那个讨厌的混蛋做了个鬼脸。

  宗景灏皱眉,这臭小子。

  陈皓走过来,同样看着远去的车子,“我们回去吗?”

  宗景灏脱了身上的西装,往陈皓身上一丢,朝着车子走去。

  陈皓拿着西服,撇了撇嘴,却不敢抱怨,快步跟上去。

  坐在车里宗景灏揉着眉心,在回想林辛出现的那一刻,不由的笑了出来。

  开着车的陈皓从后视镜中看他,心中的八卦之火,熊熊的燃烧。

  那个女人是谁啊?

  竟然能让宗景灏花痴的笑?

  妈呀,稀奇,真是稀奇。

  “宗总,您喜欢那样的女人?”陈皓实在是好奇,那个女人长的是好看,可是人家孩子都那么大了,还调戏人家。

  难道他喜欢少妇?

  少妇是有味道,但是也不能找一个生过孩子的吧?

  万一人家有丈夫呢?

  他去做小三,给那个女人做情人?

  越想陈皓越想笑。

  那个场面想想都很刺激。

  宗景灏缓慢的掀起眼皮,听不出喜怒的嗓音,“哪样?”

  “就是你喜欢生过孩子的女——”

  不对,陈皓及时打住,讪讪的赔笑,“生过孩子的才有韵味,看看人家孩子长的,就知道肯定没整过容。”

  听到生孩子,这样的字眼。

  宗景灏莫名的烦躁,他扯了扯领口,“不说话,你会死!”

  陈皓赶紧闭嘴,时不时从后视镜中去看这个喜怒不定的男人。

  之前挺高兴,这说生气就生气。

  还能不能愉快的聊天了?

  陈皓安排好了酒店。

  宗景灏在当地留住一晚,翻来覆去都是那个女人的影子。

  他睡不着。

  她真的变了,以前她给人的感觉是清纯,小女人的模样,而现在——她自信,谈举止,特别是说起自己的专业时,那侃侃而谈的样子尤其的迷人。

  只是——

  这些年她走在这里,身边还有没有别人?

  想着他拿出手机给关劲去电话,顺便让他查这些年林辛的生活状况,身边有没有什么人。

  这接二连三的电话,都是关于林辛的。

  他,是动心了吧?

  关劲默默的想着。

  他何曾为过哪个女人如此上过心?

  就算是当初的白竹微现在的林瑞琳,对她也没如此的在意过。

  这几年他的性子越发的冷淡,忽然变得热情,都是因为一个消失已久的女人,要说没心思,肯定是假的。

  只是关劲不明白,那个女人和他虽有婚姻关系,可是相处的时间并不久,怎么会有感情呢?

  他想不明白,也没人给他解惑。

  宗景灏刚挂了电话,宗老爷子的电话就打了进来。

  不用接宗景灏都知道他打电话过来干什么。

  他的瞳孔波澜闪烁,随即慢慢垂下来遮住思绪,没有刚刚想着林辛时温柔,取而代之的是冷意,他按下接听键。

  “你和琳琳怎么回事,她说你要取消订婚……”

  “等我回去说。”宗景灏目光沉沉的盯着窗外,这也是他为什么不留在这里,让关劲来查林辛的原因。

  这个订婚,不止是他娶妻这么简单,而是何家和宗家的联姻。

  订婚的消息早就传的纷纷扬扬,现在他要取消订婚,何家那边,和家里都需要他交代。

  所以第二天,他就回了国。

  关劲去a国调查林辛了,是司机来接的他,几个小时的行程,并未让他有倦怠之色,而是让司机去宗家老宅。

  风景倒退,很快车子停在一座宅院前,庄严内敛,高挑的门庭和气派的大门,圆形的拱窗和转角的石砌,尽显雍容华贵。

  司机停稳车子走到后面拉开车门,宗景灏从容的弯身下来,站在第一道大门前,仰头看了看,脸上没有过多的表情,迈着沉稳的步子走进去。

  穿过大理石铺成宽阔的地面,走进屋内。

  “少爷。”家里的管家冯叔上前迎了一步,“老爷在里面等着您。”

  宗景灏微微颔首,表示自己知道了。

  宽阔庄严不失格调的大厅,右侧是极具复古的装修风格,颜色偏重,把整个大厅勾勒的更加沉稳,红木沙发上靠着软垫的那位就是宗老爷子,宗景灏的父亲。

  至于旁边那个女人,一眼他都懒得看。

  他脱掉外套递给家里的佣人,朝着沙发走去,在宗老爷子下手边坐下。

  “你怎么回事?”宗启封端坐于沙发,经历了岁月的脸庞,沉浸着时间赋予的沉寂于内敛,声音浑厚不失气度,又夹杂着无奈与惆怅。

  “我会处理。”没有过多的情绪,只是简单的回答。

  宗启封心里明白,宗景灏为何这般冷漠,还是因为他母亲,当年的事——

  平时他不回来,什么都由着性子。

  但是这次联姻关系到宗家未来的发展。

  在b市,宗家是属于‘暴发户’般的存在,企业做的大,但是少了根基。

  何家不同,百年名望,即使现在生意做的不出众,但是名望在。

  和这样的家族联姻,是互惠互利的事情。

  “别的事情,我可以任你妄为,只是这个订婚,绝对不能取消!”宗启封的态度也强硬起来。

  宗景灏不冷不热,轻描淡写,“我的婚姻,也只有我自己能做主。”

  “你——”宗启封气结,胸口快速的起伏着。

  坐在旁边的毓秀赶紧替他顺背,“慢慢说,别生气。”

  “能不生气吗?”宗启封沉着脸。

  “景灏,这次你就听你爸的吧——”毓秀试图劝说。

  宗景灏的声音更加的冷了,冷笑道,“你是以什么身份和我说这话的?”

  毓秀脸色难看。

  “怎么说她都是长辈,你就这么和她说话吗?”宗启封一拍扶手,站了起来。

  毓秀跟着站起来,扶着他,“别生气了,景灏的心情我理解。”

  宗启封叹气,伸手握住毓秀的手,“这些年,苦了你了。”

  宗景灏站了起来,并不想去看父亲与这个女人的恩爱样子。

  他从佣人手中拿过西服外套,背对着宗启封,“何家那边我会处理。”

  说完便迈步离开。

  宗启封指着他,“他,他怎么还这么任性?他还小吗?怎么不知道轻重?!”

  毓秀微微的叹了口气,“或许是不喜欢那个何家千金吧。”

  “不。”宗启封不这么认为,“之前他是答应了的。”

  毓秀一想也是,之前答应了,这就快订婚了,却变卦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