夺心权少别惹我 第64章 互不相欠

小说:夺心权少别惹我 作者:林辛言宗景灏 更新时间:2020-01-09 06:12:36 源网站:网络小说
  退婚的事情何家人都知道了,何瑞泽自然也不例外,而且他从何瑞琳的口中知道宗景灏,为什么会取消这次订婚的原因。s.hbacyy.

  所以看见他之后,掩饰不住内心的愤怒。

  旁边他大哥何瑞行,感觉到弟弟波动的情绪,伸手拍了拍他的肩膀,低声道,“我们何家也就是根基深,不然早就在b市站不住脚,你长年不在国内,不知道国内的情况,这次固然是他违约在先,但是,我们也不好和他撕破脸。”

  何瑞泽生气的何止是他退婚,更是因为他发现了林辛。

  六年前,他为了林辛能彻底摆脱他,将她带离b市,隐藏在a国。

  他以为时间久了,林辛就能接受他,六年的是时间也能斩断她和宗景灏之间的那一丁点的牵扯。

  可是六年了,林辛依旧不愿意接受他。

  宗景灏还因为她,而退了妹妹的婚。

  他怎么能冷静?

  “有点臭钱,就可以为所欲为吗?”何瑞泽毫不掩饰自己对他的厌恶与不满。

  何瑞泽没收声,宗景灏自然是听到了,目光投过来,记得这个男人以前和林辛走的就近。

  他弹了弹衣领处不存在的灰尘,从容淡定的道,“你说什么?我没听清。”

  何瑞行连忙上前打圆场,“这不是,你要和琳琳退婚吗,他发两句牢骚,你别理会他。”

  何瑞行说话时拉了拉弟弟,让他别再说话。

  何瑞泽偏不,毫不惧宗景灏,“作为一个男人,如此去伤害一个女人,不怕天打雷劈吗?”

  何瑞行脸色一变,瞪了一眼弟弟,非要亲家当不成,当仇人吗?

  与宗家结仇,对他们有什么好处?

  自己辛辛苦苦为这个家,他从来不为家里做贡献,还来添乱是不是?

  此刻何瑞行,心里对这个只知道自己,不为家族考虑,自私的弟弟感到失望。

  宗景灏皮笑肉不笑,语气耐人寻味,“我就怕这雷,不长眼,劈错人。”

  何瑞泽双手紧攥,不是何瑞行拉着,说不定能冲上去和宗景灏打一架。

  “他们都在里面呢,你先进去,我这弟弟疼我这个从小流落在外吃苦的妹妹,这才口无遮拦,你别和他一般见识。”何瑞行赔着笑脸。

  宗景灏淡淡的看他一眼,迈步走进去。

  宗启封和何文怀坐在大厅首位的沙发上在说话。

  何瑞琳坐在何文怀身旁,眼睛通红,像是哭过了。

  原本精致的妆容,有些花了。

  看见宗景灏走进来,连忙站起来,“啊灏——”

  宗景灏没接话,坐在沙发上,先发制人,“这订婚是我要退的,有什么要求你们提。”

  宗启封差点气到吐血。

  他和何文怀在屋里说了半天,就是不想取消这次订婚。

  两家联姻,强强联手,不管是对宗家还是何家,都好。

  互惠互利的好事。

  “景灏啊,你们年轻人感情上的事儿,我也不懂,你忽然要退订婚,是不是我家琳琳哪里做的不好?”何文怀面色和气,说话的语气也是不急不躁。

  比他两个儿子能沉得住气。

  活到他这个年纪,什么样的事没见过,稳得住。

  要是这何家人大喊大叫,指责他,他倒也好办了,就怕碰到何文怀这种修行了千年的老狐狸。

  宗景灏也不是善茬,虽说没何文怀经历的事多,那也是大风大浪里闯出来的,气势丝毫不输,“我呢生性不喜欢别人骗我。”

  何文怀一听不妙,女儿还真有过错被他攥着?

  宗景灏没想翻旧账,只想尽快解决眼下的事。

  “这事,说到底是我鲁莽,不该答应又反悔,终究是我违约在先,你们要什么补偿,尽管开口,只要是我给的出的,绝不吝啬。”

  “我不同意。”何文怀还没开口,何瑞琳就已经坐不住了。

  她盯着宗景灏,“我今年28了,最好的年华都给了你,现在你要弃我,是要逼我死吗?”

  也就是这一点,宗景灏对她始终有情分,不然依照他的个性,知道何瑞琳骗他以后,早就不会再和她有牵扯。

  “我说过,你要什么我都可以补偿你。”宗景灏知道他这样不对。

  就像何瑞泽骂他的话,仗着有钱就可以为所欲为吗?

  可是事到如今,他没有选择。

  “别激动。”何瑞泽走进来,抱住瑟瑟发抖的妹妹。

  盯着宗景灏,质问道,“补偿,你拿什么补偿?”

  宗景灏回视着他,“你要什么补偿?”

  四目相对,无声的对峙,杀气腾腾。

  到了他们这个家族地位,要钱作为补偿是最低级的行为,即损伤两家的友谊,又断了情分。

  若是今天何家要了好处,传出去也不好听。

  “我要你的命,你给我吗?”何瑞琳失控的大吼。

  屋里人都是一愣。

  “你胡说什么?”何文怀面上呵斥,其实心里也想看看,宗景灏怎么解决。

  这订婚是他答应的,如今他又毁约,他心里自然是不高兴。

  面上没表现出来,不代表心里不在意。

  宗启封的脸色深沉,本来对何瑞琳还很满意,但是现在生出了不满。

  虽然他也不希望宗景灏退订婚。

  可这是他儿子。

  如今她竟这般不知天高地厚。

  宗景灏却云淡风轻,他站了起来,修长的手指挑开西服的扣子,挽起袖绾,露出结实的手臂。

  宗启封紧张的喊了一声,“你干什么?”

  何瑞琳早已经傻住,“啊——啊灏——”

  宗景灏弯身拿起水果盘里的水果刀,朝着何瑞琳走去。

  何瑞泽也吓的不轻,伸手搂紧妹妹。

  生怕他会伤害到妹妹一样。

  宗景灏扯开何瑞泽,看着何瑞林,“如果这是你要的,我给你。”

  他弯身将刀放在何瑞琳的手里,握着她的手,将刀抵在自己的胸口。

  何瑞琳怕了,她真的怕了。

  拼命的摇头,“我,我不是故意的,我不是想你死——”

  宗景灏笑,“我这辈子没欠过谁,唯独你,你要,我给你,但是以后,我们互不相欠——”

  随着他说话,他的手也在用力。

  “啊!”

  何瑞琳想要放开,可是宗景灏的手太有力气,她放不开。

  锋利的刀刃刺破洁白的衬衫,戳进他的皮肉,鲜红的血溢出来。

  宗景灏的行为出乎了所有人的意料。

  他竟然——

  也真敢!

  “不是我,不是我——”何瑞琳满脸的泪。

  宗景灏伸出另一只手去拭她脸上的泪,“那年我14,被绑架到山上,被一个年仅十岁的小女孩给意外救了,后来我知道那个小女孩,是个孤儿,我资助她上学,大学毕业后,她就跟着我,我出差,不小心种了蛇毒,又是她救了我——”

  他的眼神,手指的动作温柔极了,好似在擦拭什么宝贝一样。

  “是我辜负了你,既然你要,我现在给你,从此以后,你我两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