夺心权少别惹我 第65章 技不如人

小说:夺心权少别惹我 作者:林辛言宗景灏 更新时间:2020-01-09 06:12:36 源网站:网络小说
  “我不要!”

  何瑞琳疯了一样摇头,嘴里不停的重复着一句话,“我不要,我不要和你两清,我要你爱我。s.xssodu.”

  眼泪,凌乱的发丝,她样子不好狼狈。

  即使这样,宗景灏也未曾有一丝一毫的心软。

  “饭菜已经准备好——”夏珍渝进来,本想告诉何文怀饭菜准备好,可以吃饭了,结果就看到何瑞琳手里握着刀,捅了宗景灏的画面。

  鲜红的血,刺激着她的大脑。

  发出了一声惊叫。

  大家这才回神,宗启封沉喝一声,“快点叫救护车。”

  懵了的何文怀喊离他们近的何瑞泽,“还不快点把你妹妹拉开!”

  这件事情本来是宗景灏的错,现在他到何家却受了伤。

  这样让原本有优势的他们,又落了下风。

  事情弄成这样,对他一点好处没有,心里有火,又不能发出来,气的手紧紧的扣着桌沿,手背青筋暴起。

  啪!

  何瑞侧将妹妹拉开的那一瞬间,水果刀落在地上,发出一声清脆的响声。

  刀刃上沾着鲜红的血。

  “啊,啊灏你没事吧?”何瑞林想要伸手去碰他的伤口。

  宗景灏撇开她的手,就在这时,客厅里忽然响起一道手机铃声。

  大家的目光都投向了宗景灏放在沙发上的外套,声音是从那里面传出来的。

  白晃晃的灯光从宗景灏的头顶一圈一圈的罩下来,将他整个人都笼罩在光圈里。

  恍恍惚惚的,不仔细看,不会看出来他额头上渗出的细小汗珠。

  他捞起外套,掏出手机,看到是关劲打过来的,他接了起来。

  很快关劲的声音传了过来,“宗总,你要我查的事情,我查清楚了,六年前林辛出了车祸,才失信没回来办理离婚手续,何瑞泽把她和她妈妈带到a国隐藏起来,期初他们居住在巴尼,后来才转到a国首都,这期间,她们生活过的痕迹,何瑞泽都会刻意抹除,不想让人知道。”

  宗景灏握着电话,目光缓慢的抬起来,落在搂着何瑞琳的何瑞泽身上。

  他看着何瑞泽,话却是对关劲说的,“这些年,他一直和她在一起?”

  “是……”

  黑压压的乌云,翻滚过他凌厉的眉目,“以什么关系?”

  隔着电话关劲也能感觉到来自宗景灏逼人的大气压,不由的吞了一口口水,他话还没说完,能不能先别这么生气?

  注定他的非议,宗景灏听不到,只能老实的回答,“貌似,林小姐并没接受他,只把他当哥哥,除了他以外,身边没有其他男性,也不是没有男性——她生了个儿子。”

  “我知道了。”宗景灏挂了电话,横眉冷目的撇了一眼何瑞泽,而后扫了一眼何家人,“你们依旧可以提条件。”

  说完便迈步走出何家,似乎不愿意再多做纠缠。

  大厅内一片狼藉,静默了片刻,何文怀才缓过来,扯着笑脸,“老宗,这事——”

  宗启封站起来,负手而立,浑厚的声音有丝不悦,“我儿子有错在先,毕竟是他先不守约,你们有什么要求尽管提。”

  这宗景灏都受伤了,他还这么说,明显是不高兴了。

  “你这话说的,孩子们感情上的事情,分分合合常有的事情,亲家做不成,还有交情不是,我怎么能提什么要求。”何文怀赔着笑脸。

  他话这样说了,宗启封也不好再说什么,叫了一声,“冯叔,我们回去了。”

  冯叔连忙迎上来,“少爷去医院了,我们过去吗?”

  “能不去吗,我就这么一个儿子。”他这话也不知道说给谁听的,何文怀的脸色变了又变,很明显,他这是话里有话。

  还是故意说给他听的?

  何文怀心里憋气,这宗景灏有胆量,不得不承认他有魄力,硬生生扭转了对他不利的局面。

  “瑞行,你去送一下。”站在门口的何瑞行听了父亲的话,连忙跟了上去,“宗伯父,我送您。”

  宗启封没回应,冯叔拉开车门,他弯身坐进去,看了一眼站在一旁的何瑞行,“替我给你爸带个话,这件事,我没放心上。”

  撕破脸,对大家都不好。

  “好的,我一定带到。”何瑞行轻轻的将车门关上,交代司机,“开车慢点。”

  等到车子离开,何瑞行才转身进屋,何文怀阴沉着脸,坐在那儿,看着儿子和女儿,想要训斥几句,也找不到话。

  最后冷笑一声,“宗景灏好手段。”

  何瑞行回来刚好听到这话,不由的看了一眼弟弟,深深的叹了口气,“技不如人,我们的确没人家有本事,本想妹妹和他能结婚,成为亲家,不成想把事情弄成这样——”

  “你们说够了没有!”何瑞琳大吼,订婚被取消最难过的是她好不好?

  “你要是有本事,他会取消订婚吗?”何文怀一拍桌子站了起来。

  因为她这事,把整个家都弄的乱糟糟的,她还有脸发火?

  夏珍渝过来给何文怀顺背,安抚道,“小孩子不懂事,你别生气。”

  “我自己生的儿子,不如人家,我能说什么?”何文怀一甩衣袖,转身去了内间。

  夏珍渝跟进去劝说丈夫。

  怕他生闷气。

  何瑞行对弟弟也是感到失望,叫来佣人收拾客厅便回了自己的房间。

  客厅只剩下何瑞泽搂着瑟瑟发抖的妹妹。

  “我送你进屋。”他扶着何瑞琳。

  “为什么?”何瑞琳到现在也无法接受宗景灏要取消订婚的事实。

  她不明白,事情怎么会走到这一步呢?

  那个女人明明都消失了六年。

  为什么要出现?

  她一把抓住何瑞泽的衣领,“哥,这么多年了,你为什么不把她变成你的女人?”

  如果林辛跟了何瑞泽,就算宗景灏知道她,也不会对她有想法了吧?

  “你累了,需要好好休息。”何瑞泽扶她坐到床上。

  何瑞琳却不肯放开何瑞泽,“哥。”她望着他,“当初你为什么要救她,不让她死了?她死了,就不会有人来和我挣啊灏了……”

  何瑞泽皱眉,“你在胡说什么?”

  “我没胡说!”何瑞琳一下站了起来,盯着他阴狠的道,“我为了让啊灏对我愧疚,娶我,我故意出了一场车祸,为了逼真,我真的被车子撞了,痛,真的很痛,所以我也要她尝尝被车撞的滋味——”

  哈哈……

  何瑞琳狂笑。

  何瑞泽却僵硬的站在那儿,不知道怎么去反应,怎么去看待这个妹妹。

  她,她怎么会这么心狠?

  明明小时候,她那么天真可爱。

  “琳琳。”何瑞泽看着她,“那当年,你让林辛顶替你是为什么?”

  这一直是他想不通的事情。